豪门太太超任性

雯晞-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575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1章:有求必应

雯晞 65756

她急红了眼睛,赶忙摆手,“不是不是的。”

这一刻压抑了多年的情愫好像顷刻间爆开了似的,他停不下来,也不想停,她美得他拼了命也不愿意放开,美得他心动又心疼——瞧瞧他都错过了多少年她的美好。

曲耀阳抿着唇没说话,那阵没来由的寒意与痛楚让他整个人都有些发昏,尤其是脸颊上先前被爷爷扇过的巴掌,隐隐作疼。

“嗯,我记得。”

“那这跟臣羽有什么关系?”总闹不明白现下的状况到底是怎么了,可裴淼心隐隐还是觉得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

重新安抚了她在病床上睡下,又叫了护士过来为她打上点滴,曲耀阳这才带着桂姐,转身从病房里出来。

她除了在偶尔的清晨给他做一份早餐,在床上与他腻死腻歪以外,但凡离了床的地方她都刻意与他保持距离,只因为他不过是她一名“玩伴”。

陆离大抵也是察觉出不对了,曲耀阳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好似一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姿态。他赶忙过去拉了乔榛朗一把道:“朗少,朗少你喝高了吧?瞧你身上这酒精味重的,怕是从昨天晚上一直醉到现在吧?”裴淼心听完了就是冷笑,“谁不知道你曲耀阳的本事跟能耐?如果不是你的话,臣羽为什么到现在一点音讯都没有,他也没有跟我联络,你说,这是为什么?”

那资深秘书拿着东西刚要转身,曲耀阳又像是遭过电击一般抬起头来。

从曲家的小别墅里走出来,她才忽然想起自己先前是叫的车,这会山路上没有半个人影,想要下山,那就得走到山下的马路边上。曲婉婉听了,当时自然应允,等到听见门里面两个孩子的哭声和几个大人状似争吵的叫喊声时,这才赶忙奔了进来。

曲耀阳抱芽芽去了她的房间,这间房间原是客房,在知道了这世上有她的存在后,他找人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装饰出来。

这一听,曲婉婉才猛然发现,浴室里还有一个男人正在洗澡的声音,而不用猜,她刚才口里叫着的那名字的主人现在正在里面,她刚刚不过一时情急认错了人而已。

“啊……”曲婉婉陡然瞪大了眼睛,若说先前他用手指的勾挑,那疼也只是疼在表面,可现下,这真正的撕裂的疼却将她逼得几近晕厥过去。

他吃惊,又懊悔得不行。这个时候的进退两难,出去,他舍不得,继续,必然要让她痛进骨子里。

夏芷柔的话里带着或多或少的试探,曲耀阳怎会听不出来。

“最近这个michellepei好像在珠宝界很红,上次我跟朱太太还有郑太太几个人去‘迈凯薇’做头发的时候,看见好多杂志上都在提她设计的珠宝。就连香港富豪榜前十名,在东南亚地区主营旅游业的何爵士夫人郑惠华都把自己的宝石交给她设计。”夏母唏嘘不已。

“你都不知道我为了学炒你喜欢吃的菜,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进厨房,被油锅烫得满屋子乱窜和蹲在地上哭出声时,到底是什么让我要一直坚持下去。”

“没有。”夏芷柔用手背揩过眼角,“当年其实我们一直都很好,非常非常要好。即使后来陆仲一次又一次地威胁我,我一次又一次地妥协和委曲求全,也是为了在耀阳的心中保留一个完璧无瑕的自己。”

裴淼心摇头,“我只想知道曲耀阳他现在到底想做什么。”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她会支付不起你的律师费?还是说……那天我跟你们坐同一辆车离开的时候,你诱哄她自己先代垫律师费而曲耀阳回来后会给她……这一切都是骗她的吗?她做了曲家少奶奶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支付不起律师费?”“妈妈,我现在工作跟生活都很好,我完全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也可以同时兼顾好芽芽跟思羽,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还有您跟爸爸也是,你们辛苦了那么多年,这次让我来照顾你们好吗?”

再过几个月就是“青苗会”一年一度的“走乡村,慰问山区失学儿童”大型公益活动,届时作为“青苗会”主席的梁大太太必定会带着她们一帮干事,到偏远的山村去。

是啊!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没有。”

想想还真是讽刺,她似乎早料到他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所以先前他从她手里夺过去喝掉的伏特加里加了重重的扎来普隆,扎来普隆,又称安眠药或安定片。这是早年她在国外刚生完芽芽却因为过度紧张和焦虑而睡不着觉所开始吃的安定片,如果与酒混合,那药力则更是加倍,再甚者,可能直接要了那个人的命。

经过二楼回廊的时候,面朝马路的那扇窗正好大大开着,滚滚热气从外面一个劲儿地往里扑,实在是让人不太好受。

“等我。”

他拿着东西从大厅旋身往俱乐部楼上的休息室去,这时候那房间里早聚着后来几个又加入的朋友,一群人在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双开门大屋内自己玩自己的。

她被气得不轻,仔仔细细去看那报纸,就见上面连夏母早年给人当二奶当小三,后来金主生病过世她才不得不改嫁了后来的男人,而那后来的男人就是她夏芷柔的养父,当初娶夏母的时候就没安什么好心,不但好吃懒做还好赌,没几年就耗光了夏母身上的钱。

一听要验军军的dna什么的,夏芷柔就知道收养孩子的事情可能再包不住了。若是从前她可能会害怕,可是现在她肚子里怀的这个却真真是曲耀阳的孩子,她还有一个王牌在手,她不怕验什么dna的。

“耀阳那里我自会去同他说,一个裴淼心,一个你,你们这两个女人难道把他害得还不够惨么!我好好的儿子,我那么优秀的儿子,一个纠缠了他这么多年后现在才来害他伤心难过,一个根本就是一只鸡!我、我都不好意思出去见人了我,万一再验出军军不是我们家的孩子……夏芷柔你就给我等着,我们曲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索性带来的东西并不算多,几下收拾妥当她就可以离去。

以前他不碰她不靠近她时一切都还能佯装得很好,可是瞧瞧她都干了些什么,漫长纠结的岁月里头为什么总是在他的眼前来来去去挥之不散?

是的,那夜里因为曲母的算计,事后他看到了那张床单。

曲耀阳突然抱着她从床上起来,大手紧紧箍住她夹在他腰侧的两条白腿,一边艰难地上下挺动着自己的腰身,让她紧紧抱住他的脖颈,在他身前一起一浮之间,每一下都撞进她最深的里面。

他恶狠狠看着她吼道:“这样的情况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你回家!现在就回家去!”

曲臣羽弯腰下来吻了吻她的唇,“真的不用,陪着我转了一天,你应该也饿了累了,你先下楼吃些东西,我很快冲个澡就下来,你别全吃完了,给我留点就成。”

裴淼心犹豫着此刻应不应该打开门出去,却不到半刻钟房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

“耀阳,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一直觉得你爸妈这么多年来,都是貌合神离。作为女人,我知道你妈妈的心里肯定不会好受,所以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这点可以理解。”

裴淼心见他的脸色不太好看,赶忙又换了语气道:“啊嗯……大叔,要不你叫我小乖,或者小乖乖,这些名字都挺好听的,跟我也挺符合的,你随便挑一个,行不行?”

曲耀阳本来阴郁的心情被她一逗,忍不住就笑起来道:“什么小乖乖,你也不嫌酸人。”

她拿着小勺喝餐前汤的时候有些微怔,“挺好的,怎么会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

“你什么意思?”这下换万晓柔不甚明白,刚才那一刻还好好的女人,怎么一下就变得这么悲戚。

“我问你,你答应我的事情到底还做不做数了!”曲母怒目而视。

“聂皖瑜!”曲耀阳回身准备轻斥聂皖瑜,却在抬眸的瞬间与对面的裴淼心打了个照面。

“嗨,两姐妹之间何须说这些有的没的,只是你跟曲耀阳离婚的事情,到现在还没跟你家里人说么?”

尤嘉轩见她那副模样,立时就心疼得跨步上来。

“行了啊!洛佳,有些话点到为止就行了,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你……”

“那我也愿意。”她笑笑凑进他怀里,“不是有你疼我么,嗯?再说了,你妈最近的精神状况也不大好,咱们做晚辈的能够多抽出一点时间陪在她的左右总归是好的。就算她现在看不到我的好,她以后总有机会明白的。”

他努力保持清醒,找到自己的手机接起,刚说得一句“喂”就听见电话里的人说:“哥,是我,我想跟你喝一杯。”

“淼淼刚才已经睡下,这段她的胃口刚刚好转,可是每天都困乏得不行,所以我让她先睡了。”

然后她听见曲耀阳低低的笑声,那笑却让人感觉怪怪的,像是夹带着什么崩溃的情绪。

“嘉轩他不是找不到工作,他是已经有工作了,他自己开了工作室,现在正在写程序编软件。”

很快,男生那边有人牵着自己的马过来,一张眼,就看到这边的情形。

……

“我跟耀阳之间早就断了,从他在我们的婚姻当中不忠开始,从我决定放弃他离开他开始,我跟他之间早就没有什么了,苏晓,你要信我!”

“我们不会在医院待很久的,我已经做完产检了,马上就会带芽芽回家去的。”

曲耀阳弹了弹指间的烟灰,嗓音被烟草熏染后显得有些微哑,“这么激动做什么?我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

也许人生中的有些爱情,终究,只能是路过的风景。

她找了个大碗将小锅里的方便面一股老地倒进碗里,再重新取了一双筷子过来放在他跟前,“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进去睡了。”

夏芷柔气不过,站在房间里生着闷气,“我也没有想过那样对他,可是情急之下我也没有办法,与其告那两个女人谁一状,让耀阳去修理了她们最后也改变不了什么,到不如让耀阳以为,是他自己把自己的孩子弄掉,这样效果也许来得更为直接。”

“哎哟,不会吧!曲太太,你也跟何太太似的,没听说过这个东西?”李太太震惊。

裴淼心轻弯了弯唇角,站起身来,“刚才你一定没有吃饱,厨房里还剩了一点鱼汤,我把它热了给你……”手臂一紧,她重又跌坐在沙发上头。

有医生进来查房,他努力在自己的情绪崩溃以前压抑住自己。

曲臣羽就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坐得太久和躺得太久的关系,我总觉得腰部以下全部都已经麻痹。”

到底还有什么情况,会比他这段时日以来的所有感觉更糟糕的了?他已经在着手同夏芷柔离婚的程序里,可她终究不会为了他再等在原地。

直到站定在她的门前,他仍然没有想好见面以后应该同她说些什么。

这个时间正好是芽芽午睡的时间,他正好借着来看女儿的目的,在她刚哄女儿睡下没有多久而又不忍心叫醒的情况下,在她的客厅里多坐一会。裴淼心一边处理着手头的菜,一边就开始叹息。

“姐夫……”

“所以?”

“是么,看来,我是白出现了。”两个人正说着话的时候,旁边突然有车子经过,等车窗放下来的时候,一回头,才看清楚来人是谁。车子一直从医院开到曲家的大门前面。

所以他偶尔会跟女儿通通电话,问问她在国外生活的情况,有时候甚至会问起曲臣羽腿伤是否康复的事情,却只字未提起过裴淼心。

“不是。只是我始终觉得,我哥这人虽然在商场上一贯地贴面,做什么事情都很果断决绝,可是在唯独面对感情时,他偶尔会有失去方向的时候。”

天亮以前她起身想走,他本也没有留人的习惯,可偏偏是那次,真是怎么要都要不够。

他刮了她的鼻头一下,一双凤眸来回梭巡过她双眼,才道:“爱我,留在我的身边。”

他永远都是那么小心翼翼。

所以,她也才会这般义无反顾地,想像他照顾她与保护她那样对待他。

聂皖瑜哭着哭着反而笑出了声音:“你还想打我了对吗?耀阳,是你说过你会同我结婚的,可是你不参与咱们整个婚礼的准备过程也就算了,你还要和这个女人纠缠不清!”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了,看来,她真该听了年婷的建议,重新为自己换一辆新车。

洛佳仰起头来看他,他已经恶狠狠上前逼视着她的眼镜,他说:“帮我照顾好她,送她回家。如果她有任何闪失,我一定第一个找你,明白吗?”

“曦媛,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查到国内有谁购买过montblanc年后刚刚推出的限量版珠光蓝高定钢笔?”

“他生没生异心我是不知道。可是在‘玉奇’完成权力交接的关键时期,我不希望因为任何一个人的问题而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也不希望其他高定部的员工觉得我是要回来对付他们的。我给他们加薪,也是想暂时稳定住军心。至于谁是不是生了异心,我自然会去发掘的。所以‘心工作室’这个时候最好还是独立经营。”

“但是什么?”

“嗯?”曲婉婉低头,索性在她跟前蹲了下来,“怎么了,芽芽?”

小家伙皱了眉,“可是我麻麻没有我她会怕怕,芽芽也会怕怕。”裴淼心点头,“好。”

不明白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不明白他怎么就吃了火药,她偷偷打量了他几回,那黑沉的脸,就跟扔进臭水沟里洗过一回似的。

裴淼心转过头去,“大叔,我现在心里很难过,咱们能别再说这件事了,好吗?”

他不说话,小芽芽也不说,父女两个就比沉默,看谁挨得过谁。

等裴淼心也抬头望向大门的方向时,就见一只巨大的卡通熊正迈着蹒跚的步子朝自己走来。

裴淼心哭笑不得,还来不及挣扎,餐厅里所有的人都开始尖叫——就见一只巨大的卡通熊抱住花容失色的裴淼心,奋力冲出了大门……

(全剧终!!!)车子很快到了曲市长的家门前。

那聂皖瑜已经笑着弯了身,捏了捏芽芽的小脸后才道:“就是我刚才在厨房里做的糖醋虾球,没有经过二嫂的同意就给了她两只,不好意思。”

裴淼心整个人被这突然的举动骇得站在原地僵直了一下。

烦恼地揉了揉眉心,眼前放电影似的跳出画面,画面里的人却全部都是裴淼心。有她十七岁光景里穿着花色连体裤出现在他面前时,没心没肺地笑着问他是不是曲耀阳;有她在大学里一次晚自习时间,她偷偷亲吻过他脸颊,又笑闹着跑开的模样;还有还有,婚后他第一次吻她,还有那些失狂的画面,每一样每一样都是她,娇娇嫩嫩的模样,让人情不自禁产生怜惜,想要将她搂进怀里,化进血液里,与她,融为一体。

曲臣羽的眼神让他觉得心慌,那眼神太火辣太直白,让他生生就开始心慌意乱。可是转念一想,又亏得她现在刚好怀有身孕,且她的身子一直都不大好,臣羽也万是不会在这紧要关头再碰她的。

从认识,到现在,她这般新嫁娘的模样竟然一次也没在他跟前展现过。

他进屋的时候,墙角的加湿器正发出“咕噜咕噜”水蒸气蒸腾的声音,而曲母则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微眯着眼睛,借以确定他是不是还在她的身旁。

曲耀阳猛地一推,将曲子恒撞得背抵墙面,带着不顾一切的愤怒和痛恨道:“曲子恒你给我把话听清楚,我不许你这么说她,你听见了没有!”

“我是会做好我自己的!可是你呢?大哥,你又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用了,您有什么想说的就在这里说吧!我听着。”

曲市长轻勾了下唇角转过头来,“怎么,有胆子跟耀阳两个人在这里同居,却没胆量上我的车?”

所以,他也才会在滑雪的过程中严重摔伤,以至于后来陷入了昏迷。

“你姐妹儿一直一厢情愿地缠着他缠到结婚,他没有办法了才会妥协的!又不是我想变成现在这样!相爱有什么错啊!我不要名份什么都不要地一心跟着自己喜欢的男人,这又有什么错啊!你们凭什么来指责我啊!”她想要用力挣开自己的小手,哪怕是在这狼狈中将被他褪到膝盖的睡裤拉起来一些也好,免得在晨光里只只看得见自己身上那条薄薄的蕾丝小内要让她的神经好过得多。

夏芷柔皱一张苦瓜脸,怨怼地望着自己母亲,“你又乱刷耀阳给我的附属卡了对不对?这些什么冬装,我现在肚子大成这个样子,我要怎么穿?你干嘛又不经过我的同意帮我订这么多东西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