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太太超任性

雯晞-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575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章:不死钢

雯晞 65756

容析元白天一整天都不在家,谁也不知道他忙什么去了,尤歌只有香香陪伴,吃了午饭就在花园里,望着别墅大门,盼着熟悉的身影出现。

说什么只是当亲人,说什么他的妻子只会是尤歌一个,这些话,再也唤不起尤歌心里的波澜了。

容析元已经很久没释放过了,蓄满了的精力和渴望都在这时候全面爆发出来,他现在只想要彻底占有怀中的小女人,狠狠地品尝属于他的香甜!

沈兆一愣,可随即也愤愤地说:“难道就这样等着吗?不能放病毒,也不能冲过去澳门救人,我们就只有永远处于被动了!”

容析元心头微微一凛,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长臂一伸,将她搂在怀中,靠在枕头上,慵懒而又悦耳的嗓音包裹着淡淡的疼惜,钻进她耳膜:“你以为仅仅只不合而已?这么说吧,刚才那群人,你看到了吗,全是跟我有血缘关系的,可是彼此却连外人都不如,我是他们的眼中钉,那些人成天都盼着我突然消失才好。可他们偏偏无法如愿。看到了你,他们的怨气就找到了发泄的目标,说出什么荒唐的话都有可能,如果你非要信他们而不信我,我也没话可说,你就自己找不痛快。”

“难受极了。”这货毫不犹豫地回答,半个身子都靠她撑着。

容析元也不生气,只是两手一紧,捏着她的腰,笑得邪魅:“你好奇我还有什么招数吗?这个……等结婚之后,我会想点花样来满足你的要求。”

鸡血石由于产量有限而日益珍贵,像盒子里这八块石头都是鸡血石中的“梅花血”,并且都有瓷碗那么大,除了价格不菲,关键是鸡血石近几年被炒到很火爆,越来越难买到真正的鸡血石了。

老爷子坐在第一排,笑得合不拢嘴,心情就跟花儿似的。

尤歌,沈兆,都没见过容析元这么慎重过,感觉出来这次他是太紧张了。

龙晓晓有时也挺机灵的,这话还真被她说中了大半。

这哪里是饭,许炎就觉得这盒子有千斤重,他要是接了,势必会有麻烦。

而现在,许炎查到那些企图害尤歌的人就是澳门的,那是一群训练有素的职业凶徒,要查他们,势必要进入赌王的地盘,如果事情顺利就还好,但如果不顺利,或者凶徒中有人身份特殊而惊动了赌王,这就不太好玩了。

“……”

难怪容析元自始自终都没紧张没慌乱,原来他知道会有人找麻烦,更知道鉴定结果是什么,他全都牢牢掌握着局面,又怎会担心?

两个婴儿车,里边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奶娃,同时在喊着奶嘴,呆萌呆萌的表情望着尤歌,时不时发出只有婴儿才能懂的声音。

尤歌清冷的眸子滴溜溜一转,冲着佟槿说:“去医院的事,一会儿再说吧,翎姐还没吃晚饭,你去把饭菜热一热。”

沈兆在调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旧识,叫杜勉。他曾经是道上的小混混,如今已是改邪归正,开了一间发廊,做正当生意。

野蛮粗鲁地将尤歌这水灵灵的人儿按住,他浑身散发着灼烈的气息,急切而又大力地索取着占有这具美妙的身子,是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

“户口本?”郑皓月质疑的语气带着一丝探究,这个狡猾的女人很快就猜到了几分。

很快,佣人拿着户口本过来给尤歌,之后再也没人搭理了。郑皓月不知干什么去了,总之她是不会想再面对尤歌的。

容家,以及博凯集团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老爷子近几年十分重视宝瑞的发展,这是块红烧肉,谁吃到嘴里都是油啊。

撕破了脸皮之后的话,更加伤人了。

“你不就是想我这么对你吗?怎么你在抖?别装了,你这是太兴奋吧……”许炎邪魅的眸光一闪,低下头,咬上了她的脖子!

但事实就是这样,许炎因为那里被踢,正痛着,哪里还能腾出手来,一不小心就被人给压住了。

尤建军与尤歌之间虽然也是血亲,但由于当年是郑皓月成为了尤歌的监护人,这些年来才得以在总裁的位置上独揽大权,因此,尤建军与郑皓月是表面和睦,实际内心最忌讳的人就是郑皓月。

许炎的表情此刻就跟便秘似的,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瞒不住,总有一天会被尤歌知道……那要不要干脆提前向尤歌坦白?

尤歌看着容析元和佟槿的胃口都不错,她也倍觉欣慰,那几年在国外的生活都是自己下厨,使得她对中式西式餐点都挺拿手的,这就为现在的婚姻生活打下了基础,起码能做一顿像样的饭菜吃,而不是佣人走了就只能吃面和鸡蛋。

尤歌甜甜地笑着,晶亮的大眼弯成月牙:“大叔,佟槿说得没错吧?”

太难得了,平时都是佣人或者尤歌下厨,今天容析元却主动提出要做饭,尤歌很惊喜,能尝到他的厨艺。

他现在是光头,昨天唐虞梅才为他剃头了,所以,这触目惊心的缺陷的头骨,他能在镜子里看得清清楚楚。

“嫂快把他锁住!”唐虞梅的喊声充满焦急和恐慌,生怕容析元跑了。

他忽然凑近她耳边说:“你很紧张我?”

尤歌的态度,让所有人都吃惊,想不到她居然还敢顶嘴?说他们没资格教导她?

一切带有攻击和侮辱的言语,口诛笔伐,无论外界闹得多么沸沸扬扬,无论多少伪君子扯着道德的大旗在咒骂,他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容析元神情不变,像是很随意地将杯子往chuang边一放……

尤歌气鼓鼓地瞪他一眼,伸手在他肩膀上狠狠一掐……

这就太奇怪了,翎姐和佟槿像是亲姐弟那般,她表现出来的也是对佟槿的关怀,亲情,可为什么此刻翎姐的表情却怪怪的。

这番话的意思就是——收购底价,需要尤歌和容析元再重新提交一次,这也是最后的机会,那家公司的底价能让泰华满意,谁就是赢家。

他的回答看似没什么问题,但仔细一想,却是太奇怪了。

人事部的詹沁为了这件事,向上头反应,表示强烈不满和反对,可是没用,上头直接叫她消停点,别蹦跶……

尤歌听了,心里一紧……就咸菜好吃而不是她煮的面味道好?

===========

香港。

...一场别人的婚礼,最开心的却是许炎和苏慕冉的老爸,两个老友因为子女在“交往”中,高兴得合不拢嘴,晚上还喝了几杯酒,结束之后还拽着许炎和苏慕冉,四个人一起去k歌。

苏慕冉一看,更是郁闷,直接关机睡觉了。容析元嫌恶地看着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按下了座机电话键,叫沈兆进来将郑皓月带走,他不想再看到她这张脸,不想再听到她说的话。她就是个恶性肿瘤,将她安排去澳门,至少尤歌就能安心上班,再也没有郑皓月再从中作梗了。

“你们……呵呵……你们还是人吗?真正的翎姐被害死,今天如果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不介意跟何家来个鱼死网破!”容析元眼中的狠意含着浓浓的悲痛,他有个不好的预感,真正的翎姐可能早就遭遇不测了。

她是——尤歌。

容析元虽然赶去酒会了,可他内心的愤怒却是压抑着。他能肯定是自己人干的,但究竟是谁?要等沈兆查了监控之后才知道。

压抑的尖叫声,某些女人不顾自己身边还有男伴在场,花痴地看向容析元,就跟脑残粉见到自己偶像似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会展中心是维多利亚港湾上最耀眼的明珠,旁边就是著名的紫荆广场,远远就能看到闪耀着金色光芒的紫荆花雕塑

尤歌看了看自己穿的礼服上的珍珠,脑子里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不过……”容析元又说话了。

可这一看又没人了,难道是他的错觉?

热闹的订婚礼,仪式才几分钟就被匆匆完事,宾客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私下里议论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特殊事件?

“好啦,我没开玩笑,这个周末,我想带着香香还有佟槿出海,租你家游艇啊。”

晚上11点,容家各房的人还在开家庭会议,容老爷子已经睡了,会议是在容炳雄这边的书房进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