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太太超任性

雯晞-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5756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6章:没完没了

雯晞 65756

要说,这样的话,可是有些伤风败俗的,特别是在这古代,对孟冰的名声会有影响。

“很快就可以了。”孟千寻的声音也带着几分不舍,她也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形,两个人暂时还不能是在一起,毕竟,招亲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如果就让人知道了夜无绝随意的出入皇宫,让人知道了她跟夜无绝的关系,那么到时候,肯定就会有人质疑最后大选的结果。

不知道,他要她宣布这次的招亲大会要比试什么?

她突然觉的,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然后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犹豫,这么迟了,他来,会不会不合适。

这一次,她的脸上多了几分认真,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她相信,夜无绝那边定然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正在等着他呢。

月无双的眸子微微的眯起,隐隐的带着几分错愕,但是却更多了几分欣赏,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确是够厉害,这个时候,听到他这样话,竟然还可以这么的冷静,而且,她刚刚那翻话也是恰到好处青帝重生。

“唐将军可是凤阑国的忠臣,怎么也会跟了二皇子?”孟千寻微微蹙眉,对于那位唐将军,她还是听说了很多的,就算现在皇上管不了事了,但是,以唐将军的忠诚,也不可能会帮着二皇子呀。

所以,她这分明是在暗示着李逸风孟冰可能根本就不是处子之身了。

“你小子还在这儿做什么,你媳妇正在房间里等着你的,你还不快点回去?”李老爷子看到仍就坐在房间里,明显的有些魂不守舍的李逸风时,眉头微蹙,略略提高声音喊道。

“你有办法说服他吗?”李老爷子却有些不放心,毕竟,他们这么多人逼着李逸风都没有用,只是李赢一个人,能管用吗?

李逸风不断的说道,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轻笑,但是那种轻笑,却让人听了心碎。

李逸风愣了愣,那眼眸再次的动了几下,但是仍就没有睁开,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再说话了。

他知道,这个男人今天是做了万全的准备而来的,那么今天,他就是有针对性,有目的而来。

她不是狠毒之人,但是却也不是那种任人欺负,任人宰割的无知的盲目的好心之人。

他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正在向外走去的夜无绝,眸子深处快速的隐过太多的复杂,有着怀疑,有着冰冷,也有着阴狠。

只怕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

而此刻,夜无绝把圣旨打开后,只是微微的伸出了一些,并没有完全的递到了他的面前。

此刻,他离花断尘之前有着几米的距离,若是他一动,花断尘定然会发现。

花断尘虽然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但是,揽在她腰上的手,却还是慢慢的松开,带着几分小心,带着几分试探。

“老头子,严重了。”一直静观其变的李老夫人也不由的发话了,她是很了解老头子的脾气的,说出的,就一定要做到的,而且,说出来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手,是收不回来的。

听说,有很多的人嫁到了夫家,都要气婆婆的欺负,受婆婆的气,但是,李老夫人,不但从来没有给她气受,平时更是连个冷脸色都没有给她过。

这件事情,到底要怎么办呢?

只是,此刻,他的这样的笑,看在花断尘的眼中,却成了再明显不过的挑衅。

这个到底是不是来参加招亲的呀,怎么竟然一点都不着急的,好像一点都没有诚心呀。

不过,随即一想,他做事,何时害怕,他做事,向来都是只要他想做的,就会不顾一切。

其实,花断尘此刻的想法也太过偏激了,要说,孟千寻根本就没有戏弄他的意思。

花断尘听到她的话,身体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猛然的圆睁,难过置信的望着她。

要他抱她?

“呵呵、、”段红却突然的轻笑出声,那公鸭磉子此刻就是他的胸前传来,更让花断尘多了几分恶心。

李老夫人暗暗懊恼,“你说,你这是做什么,还真的要绝食呀,身子可是你自己的,你若是饿出个毛病来怎么办呀?”

只要那样,风儿才能够慢慢的去忘记,才能够不再那么痛了。

想来想去,还真是没有。

他貌似没有说错什么话呀。

说真的,李老爷子还真的没有想到李逸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原本以为,这小子这般的极为的掩饰,而且这小子向来可是狡猾的很。

他的性子本来就急,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再次问道。

“怎么?无话可说了吧?”李老爷子见他突然的停住,以为他是因为知道事情败露了,掩饰不住了,声音中不由的多了几分得意。

她对他,绝对不会那么的无情的。

而且,甚至不顾自己的骄傲与面子,在这儿摆了这么一大堆的花,那怕就是她明显的拒绝了他,他仍就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书房中,孟千寻一直都没有再出声,因为,她现在直接的是对这个男人无话可说了。

白容的眸子此刻也是微微的眯起,虽然,他不知道公主跟这个男人之间以前发生过什么,但是,他却十分的确定,公主爱的是人三皇子,而不是他。

难道她说真的那么的狠心,真的不肯原谅他吗?

一定要让她为他走出书房。

她来认这个父亲,要的也仅仅是那份她最渴望的亲情,而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好处。

李灵儿仍就一直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着皇上的手,不断的收紧,收紧,而她的手,似乎带着微微的轻颤。

北尊大帝见她终于答应了,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多了几分欣慰,“千寻答应了,父皇就放心了,父皇相信你,一定会处理好朝中的事情的。”

圣旨很快便写好了,北尊大帝将写好的圣旨交到了一直跟在他的身边的太监的手中,沉声吩咐道,“明天早朝的时候,宣读朕的圣旨。”

毕竟雪太医跟李逸风都说了,父皇要好好的休息才行,不能让人打扰。

李逸风留了下来,又为皇上检查了一下,“皇上先休息,我回去做一些药给皇上带来,皇上只要好好休息,暂时不会有什么事的随身带个英雄联盟客户端。”

“行,我保证从今天起,我什么事都不管了,只是安心养病。”北尊大帝再次微微的一笑,仍就是一脸的轻松,那怕是病成这样,他仍就是那般的从容。

“这所有的事情,都是按你的想法发展的。”李灵儿的唇角微扯,慢慢的说道。

而当孟千寻慢慢的走到了龙椅前,坐在了那只属于皇上的位子上时,所有的人都惊的目瞪口呆,一个个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她。

她的身份无人能及,那么此刻的那句以下犯上,便自然的成立。

若是此刻再有人违抗她,那她若是要治罪,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一个女人,能够在大殿之下,单靠自己的能力,震住全朝的群臣,这样的事情,怎么不让人惊滞。

并不是她就那么的相信刑部尚书不会贪。

刑部尚一直都是跟丞相大人站在一条线的,如今这丫头一出来,就将重任将给丞相那边的人去办,他的心中肯定气恼。

“刚刚又有人送了一些花了,我让人拦住,想问一下是谁送的,但是那些人死活不说,那都是一些平常百姓,只说是受人之托。”那个守门的侍卫眉头微蹙,略略思索了片刻,再次说道。

站在一边的白容看到公主脸色突变,便也明白了,这花不是三皇子送的,而且看公主的神情,似乎已经知道了是谁送到了。

刚刚公主听到有人送花的时候,可是有些高兴的,而且若是公主不喜欢,应该就不会让他去取那上面的字条来了。

而很显然,夜无绝是早就知道了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所以,此刻,她也不想再隐瞒了,全部说清楚了,或者更好,因为,她真的不想让那个男人再影响到她以后的生活。

不想让他去回忆那沉痛的过去,所以,不管以后她有什么事情,他都不想问。孟千寻怎么会不明白他的心思,知道他是怕她伤心,怕她难过,但是,她现在对那个男人真的没有任何的感情了,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的伤心与难过了。

孟千寻听到他这么说,心情便也轻松了些许,唇角也微微的淡开一丝轻笑,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唇角微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其实,我并不是这儿的人。”

而且,其它的人,只怕也没有那样的能力,这件事情还真是非他不可。

“修筑河渠是北尊王朝的事情,是为百姓造福的事情,本公主现在处理朝中的事情,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北尊王朝,为了北尊王朝的百姓,若是因此做了什么事情让你的误会的话,那么,我现在向你道歉,所以,你最好不要太过自做多情了替身。”

“我跟你之间,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我现在对你,再不会浪费任何的感情,不,是再不会浪费任何的情绪,我想,我话说到这个份上,你应该明白了吧。”既然他一直都听不懂她的拒绝,那么她不介意再对他说的更清楚一点,这也,他总该听的懂了吧。

“对不起,我实在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孟千寻的眉头紧蹙,她怎么突然觉的,这个男人穿越到这古代后,脑子似乎锈住了。

他更不可能会知道了,毕竟,他也是到现在才知道了她的身份的。

孟千寻的双眸微闪,用夜无绝做借口,骗他?

她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仍就直直地站在她面前的男子。

所以,既然公主这么说了,他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所以,她想到了一个人,就是,跟她一样,从现代穿越而来的,那个曾经她爱过,却更是伤她最深的男人。

“大将军是糊涂了吧,花公子是皇上特别派遣的,而且花公子不是朝中的大臣,不受朝中的俸禄,不管朝中管束,而且,皇上当初曾经说过,花公子所做的事情,直接受皇上来管,其它的任何人都不得干涉,如今大将军竟然说要弹劾花公子,这话只怕不妥吧?不少字”丞相大人的双眸微沉,直望着大将军,平时温和的他,此刻脸上也多了几分严厉。

孟千寻愣住,刚刚孟冰跟宝儿明明说夜无绝在皇宫?

“这个,三皇子当时什么都没有说,所以,属下也不知道?”侍卫微愣了一下,然后再次恭敬的回道。

“那夜无绝?”李逸风听到孟冰的话,微微的一怔,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疑惑,而一双眸子也直直地望向孟千寻,隐约间多了几分暗怒,“难道是他、、、、”

“漂亮叔叔,你会抢的我娘亲吗?”小宝儿可是向来都是十分的固执的,一直没有听到李逸风的回答,便再次的追问道古往今来涉艳记。

李灵儿仍就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去追问李逸风什么,只是一双眸子仍就望着北尊大帝,而那握着他的手的手更加的紧了几分。

“皇兄离开京城已经一年多的时间,朝中可是有很多的事情,正等着皇兄处理,若是皇兄不管,那要谁来管呢?”孟冰的脸上多了几分担心,不仅仅是担心皇兄的身体,还是朝中的一些事情。

而且,他这么多年,为了找灵儿,对于朝中的事情,也忽略了太多。

所以,此刻朝中看着似乎平静,但是却有着太多的问题,甚至有着太多的隐患。

可能是因为咳的时间太久了,他也有些受不住了,呼吸也微微的变的有些急促,当孟千寻扶着他要他回去休息时,他这一次没有拒绝,而是任由着孟千寻扶着他下了大殿。

孟冰心中着急,也没有再问,便连连的带着宝儿转向离开,竟然连早朝都没有结束就离开了,那么是不是说明皇兄病的很厉害?

李灵儿仍就一动不动的守在床前,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那么直直地望着北尊大帝。

只是,这未免也太巧了点,他的病早不犯,晚不犯,为何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犯了呢?

“皇上,这怎么可以呀,招亲昭书都已经散布天下,天下各地的人都已经来到了北尊大朝,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取消?若是取消了,那皇上岂不是要被天下嘲笑,辱骂,说皇上不守信用,那以后皇上的名誉可就完全的毁了,北尊王朝也定然会受到严重的影响。”丞相大人一听到皇上的话,连连的跪在了地上,一脸紧张的说道。

不过,天下之事势力与声誉本来就是最重要的。

“怎么?你就是要违抗朕的旨意?”北尊大帝的脸色猛然的一沉,冰冷的声音中却透着一股让人惊颤的威严。

“皇上,你万万不能着急,不能着急呀,否则会出大事的。”雪太医此刻急的脸都红了,生怕皇上太过着急,身体出了问题。

夜无绝的身子却是猛然的僵滞,突然感觉到脑中一片空白,一时间,似乎无法思考了,又有着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让他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

原本宝儿真的是他的女儿,真的是他的女儿。

孟千寻微怔,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他下了那样的昭书,如今竟然还跟没事人一样,还一脸轻笑的问她回来了。

众人纷纷猜测着,这个女子的身份,毕竟虽然都知道皇上找到了皇后,还找到了自己的女儿,但是这些大朝们却都还没有见到过。

而且,他这一咳竟然半天没有停下来,咳的脸都变了色,似乎连那肺都要咳出来了。

“咳。”孟冰忍不住的咳出声,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竟然连这么老的人都敢想。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父亲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了。

答应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夜无绝肯定只怕正赶去北尊王朝。

李灵儿语气,是的,其实她也是担心的,毕竟现在的夜无绝跟当年的他真的太像了。

孟冰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知道此刻再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便想要去抱宝儿,只是,一转身,却发现宝儿竟然不见了。

宝儿抬眸,直直地望着那男人,慢慢的,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了一丝轻笑,而向她走来的男人,也是直直的望着她,看到她唇角慢慢绽开的轻笑时,似乎突然感觉到有着什么惊颤到了他的心底。夜无绝望着面前的女孩,竟然感觉到移不开眼睛,这个女孩他肯定没有见过,但是,却为何有着一种十分强烈的熟悉感。

“猜?”夜无绝怔住,猜他的身份,他可是偷入皇宫的,而他跟这个小丫头以前绝对没有见过面,这小丫头怎么可能会猜到他的身份。

夜无绝愣住,神情间隐过几分犹豫,若是并非如自己做想的那样,他跟着这小丫头去见了人家的娘亲,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误会,毕竟这小丫头看上去的年纪,以及说话什么的,都绝对不可能是只有一岁的孩子能够达到的。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以前从来没有过。似乎是一种无法割舍的牵挂,时时刻刻的牵动着他的心。

“三皇兄,你不会也对这件事有意思吧,不过,你也是娶了正妃的人,虽然说,你的王妃现在不知道去了哪儿,但是,你娶王妃的事情,可是众所皆知的,而北尊王朝的昭书说,可是说的清清楚楚,只是娶了妻子的人,都不以参加。”五皇子看到夜无绝突然停了下来,微愣了一下,连连说道。

但是,孟冰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他的人也没有带回任何的消息。

“三皇兄,你没事吧?不少字”五皇子看到夜无绝的样子,微微的愣住,平时的夜无绝,在他们的面前,可是从来不会泄露半点自己的情绪的,但是这一刻,夜无绝似乎完全的惊住了,根本丝毫都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

两人相遇,坐在高马上的一位男子,跟另一位男子打着招呼。

王公子的脸色微微的一沉,虽然早就想到了,但是明确的听到答案,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毕竟像这样的情形下,多一个强大的敌人,就少一份希望的。

听王公子就意思,这刘公子的妻子是刚休了的,只怕就是为了去参加这次的招亲的。

“呵呵,我去凑凑热闹。”王明自然不可能就那么放弃了,心中虽然极为的不满,不过此刻也不敢再惹怒了他,一脸陪笑地说道。

这一刻,这两个人偏偏碰在了夜无绝的抢口上,只能算他们倒霉。

小丫头说到这儿时,脸上多了几分懊恼,没有想到外公那么狡猾,就是不上她的当。

“你受伤了。i^”梦千寻僵滞,那一刻心突然的整个的悬起,揪住,平时遇事冷静的她,此刻,却有些慌了,心不受控制的跳着。

跑到河边时,她快速的滑入了水中。

玉血灵珠,关系着国家的兴亡,如今竟然不见了。

到时候,她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那人全面的伪装,看不清样子,但是,从体形可以看出是一个男人。

这张脸,真的太像,太像当年的那个女人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般。

很显然,他没有认出孟千寻,所以,他以为夜无绝这是另结新欢了。

不过,惠妃难道以为她是傻子吗?以为她还会像以前那样听她的话?

她现在已经是夜无绝的王妃了,看他们的样子,夜无绝对她显然不错,而她看起来,也很开心,很幸福的样子。

惠妃看到他的神情,微愣了一下,双眸再次的一闪,故意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般地说道,“其实那丫头心中是喜欢着你的,都怪母妃,都是母妃的错。”

“不行,本王要去问个清楚。”果然,此刻的皇浦拓一听到这个消息,向来冷静的他,便再次的有些失控了,而他的脸上带着太多的懊悔与伤痛,若真是那样,那他就真的该死,真的该死。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惠妃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很好,看来拓儿已经成功的拦住了她,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不过,孟千寻一直都知道这个女人阴险,狡猾,所以,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警惕。

“听说,昨天晚上,梦家大小姐突然像发了疯般,做了一些不堪的事情,然后被蓝家休了。”那个侍卫果然说的是这件事情,只是,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而且,今天早上,二夫人突然晕倒,不省人事,大夫说,可能没救了,而且,老夫人应该是承受不住打击也晕倒了,如今也是不省人事,整个将军府,乱成了一团。”

先不说北尊王朝的公主长的怎么样,单单是这北尊王朝的驸马的头衔就够吸引人的了,而且,还是北尊大帝唯一的女儿呢。

一时间,竟然不敢回头,那个女人可是这儿出了名的彪悍,男人见了都要害怕的。

“真的吗?还有这么一回事?这么说来,那个公主是真的了?”有人半信半疑。

“对呀,我好像也听说过这件事情。”有人也跟着符合。

当然,他也知道,主子未必是对北尊王朝的公主感兴趣,毕竟主子还没有娶妻的打算,主子应该就是对这昭书感兴趣,或者是对北尊大帝这突然的决定感兴趣。

原本对于他们的谈话,他一点都没有兴趣,但是若是扯到了北尊王朝的事情,他自然不会不管了。

夜无绝快速的离开了皇宫,直接的回到了王府,立刻便让人喊来了初也,他也确定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然翁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怎么叫做他老呀?

不知道这丫头是没有听懂呢,还是故意的,不过,这丫头的性子向来固执,只要是她认定的事情,谁都改变不了。

北尊大帝的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这小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固执,只是她为何非要喊他美人呢?

“哈哈哈、、、”北尊大帝却是忍不住大笑出声,早已经习惯了宝儿的外公美人的称呼的他觉的这个称呼其实还是不错的。

“噗。”孟千寻终于忍不住了,喷笑出声,这小丫头真是太可爱了,再怎么聪明,再怎么比其它的小孩子发育的早,那也只是一个小孩子,有着小孩子的天真与可爱。

“宝儿,我收你为徒如何?”然翁望向小丫头,脸上堆出最和蔼的笑,一脸期待的望向咱可爱无敌的宝儿。

宝儿自己不愿意,她肯定也不可能会替宝丫头答应了。

北尊大帝一脸轻笑的离开,小宝儿便也想要跟着离开。

“你手中拿着什么?”只是,偏偏孟千寻眼尖,看到他的小动作,更加的觉的奇怪。

孟千寻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了北尊大帝,明显的带着几分质问。

“哦,你说的是那件事呀。”李灵儿的眉角微挑,恍然大悟般地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他们跟我们当年不一样,而且三皇子对寻儿的感情也很深,你不能因为我们当年的事情,就杞人忧天。”李灵儿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