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爱你如痴念成殇 第99章:拔山举鼎

我爱你如痴念成殇

雯晞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6173

    连载(字)

66173位书友共同开启《我爱你如痴念成殇》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拔山举鼎

我爱你如痴念成殇 雯晞 66173 2019-09-02

林逸眉头深蹙,摇摇头说道:“我亦不知,只隐约感应到若仙已然不在此界,至于在哪就不得而知。”

凤阑绝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刚刚只不过是太过着急了,一时间有些忍不住脱口说出了那样的话。

只是,他的双眸中,所看的,却并非那弹琵琶的女子,而是坐在他身边的上官云端。

而很显然,她以为,上官云端这个时候让她留在府中,是想要加害她的孩子。

“凤阑绝,你要将岚儿关进密室?”只是,恰恰在此时,一声略带怒意的声音突然的响起,随即一身冷魅的蓝魅辰快速的走了过来。

只是,就算他心中明白,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他的心中也早就希望岚儿能够对凤阑绝放手,特别是在凤阑绝娶了亲之后。

若说,刚刚的皇嫂的话,激起了所有百姓的热情,得到百姓的拥戴,那么刚刚的事情,便让皇嫂彻底的完全的得到了所有的百姓的心。

相对的,蓝城的公主就看过的就少了很多。

看皇高兴成这样,不会是不想把这些银子送去桐城了吧。

不管她是不是南宫雪,今天他都会把她找出来……他就不信,她还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逃了。

她这话,可以说是直接到没有给蓝岚留半点的面子,对于那种无聊的事情,她一点都没有情趣,不是怕那个女人,而是心中不屑。

那些大臣,对上她的眸子,都纷纷的垂下眸子,脸上都多多少少的隐过愧疚。

一个数字,可以是碰对了的,也可能是他事先告诉她的,但是若是她接下来,写出后面所有的数字,那么那些人就无话可说了。

惊愕中,微微的转眸,望向不远处的凤阑绝,想要从他那儿得到答案。

“她跟你说了什么?”凤阑绝绝非八卦之人,但是现在却忍不住问道。

“不如,先去拜访一个‘朋友’吧。”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心中有了打算,那两个家,她都不能回,不管是回了哪一个,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身后的那个男人,可不是一般的人……

南宫世家,南宫逸他是认识的,南宫逸并没有娶妻,所以,她显然不可能是南宫逸的女人,而且若是南宫逸的女人,南宫逸也断然不会让她半夜三更的出来抢劫。

让依琴与流萧再次的惊住,看来主子是真的走过人家的后门,难道主子真的与南宫逸关系非浅?

虽然暗暗担心,但是却也不得不跟着上官云端进了府。

“没有消息,就证明一切顺利。”凤阑锐似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

等到他解决了凤阑绝,这一切就不用再担心了,到时候就算太上皇醒过来,他也不用怕了,大了不,除去他,一个老家伙,还能有什么可怕的。

毕竟,现在的皇上还是凤阑锐,谁都清楚,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所有的大臣聚集在这儿,代表着什么意思,他们也明白,若是万一被凤阑锐当场撞到,那么他们只怕。

而上官云端唇角的笑,却是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下意识的圆睁,错愕中带着几分懊恼,皇上这个时候来,事情只怕有变。

“那是你定的,本王可没答应。”夜无痕的眼角都没有抬一下,说出的话,更是让皇上气结。

而丞相能够拿出药来给她,便也证明,没有因为柳如絮的事情而怪皇上,相反的,应该正如她先前猜测的那样,丞相求的只是柳如絮一个痛快的死,所以,丞相才会在最后拿出这药送给她。

叶寒这才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动了一下,只是,却似乎仍就有些犹豫,并没有说什么。

叶寒找到秦思柔时,秦思柔正在收拾行礼。

“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秦思柔看到他那一脸笑,不由的闷声说道,声音中隐着些许的担心,她害怕,她跟夜无痕真正的关系被人知道。

“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你说,跟本王之间,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蓝魅辰听到她的话,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冷冷的盯着她,那一字一字的话语,带着太多的怒火,那望向她的眸子中,更是有着一股似乎想要将她直接的焚烧的怒火。

凤忆希的身子再次完全的僵滞,突然的用力,推开了他,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他,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一时间,似乎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刚刚说什么?

不过,人家刚刚都喊过了,她现在才喊,她这惊呼也的确是太迟了。

而悲伤中的秦思柔的身子似乎微微的僵了一下,那微垂的眸子中悲痛之下,多了几分失落,多了几分黯然。

想到此处,身子猛然的僵滞,若真是那样,这个女不仅不傻,还精明的可怕。

“上官云端,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皇上的眸子再次望向上官云端,略带不耐地说道,特别是在看到上官云端那张脸上,他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厌恶。

夜无痕本来也想要去看看她,但是,看到这面前的情形,总要有一个人来收拾,而若是靠皇上,只怕这件事,永远都查不清楚了,为了上官云端,他就管一次闲事。

这上官凌雨真够毒的,给她下了毒,已经让她的全身不能动弹了,还点了她的穴道,让她不能动,不能说话,分明是想把她活活的饿死在这儿。

“老夫人,奴婢有重要的事情跟将军说。”李妈虽然有些害怕老夫人,但是却没有退下去,而是鼓起勇气说道。

“你想要的,只能靠自己去争取,这是你告诉我的,但是你自己现在呢,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要嫁人了,却这般死气沉沉的坐在这儿,我都有些看不起你了。”秦思柔见他仍就没有动静,便用话激他。

虽然他知道内情,但是现在,却也不得不装出一副极为愤恨的语气来,只希望,还能够撇清关系。

“父皇,你看?”皇上似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的转向太上皇,低声请示。

“大家觉的,这种情况下,谁的嫌疑最大?”二皇子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众人,故意慢慢的说道。

她在现代也看过不少的皇宫戏,所以对于这皇宫中的景色并不陌生。

凤阑绝此刻半蹲在上官云端的床前,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双眸更是直直地望着她,细细的观察着她脸上的神情,生怕她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不到他。

“叶寒,你发什么疯呀,人家就是问问皇嫂的情况,你有必要生气吗?”凤忆希的心中也有着几分不解,而望向一脸沉痛的夜无痕时,不由的对叶寒怒声吼道。

“重色轻友。”叶寒十分的不满,愤愤的说道。

夜无痕竟然去抢亲,便足以表明,他对上官云端的感情,但是这一刻,他竟然选择放手,一个放的下的男人,而且他明显的是为了上官云端的幸福而放手的。

他从雪山回来时,虽然皇上认了他,但是,刚开始地时候,所有的人都想要欺负他,都看不起他,就连皇上,对他也是爱理不理的。

凤阑绝微怔,微微的抬起脸,直直地望向她,然后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心灵相通,本王那一刻感觉到,你就在那儿。在喊本王。”

这么多年来,凤阑绝一直觉的有些亏欠他,想要找机会弥补他,而因为小时候的感情,也是一直相信他的。

毕竟刚刚所有的人,都被她的举动惊滞,凤阑锐这个时候逃走,是完全有可能的。

凤阑绝的脸上,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凝重,只是,却也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凤阑锐做的那一切,的确是无法原谅的。

她自然知道,当年他并没有碰娘亲,毕竟当年娘亲是将计就计,不会让他有那样的机会。

“我当然记得。”那个男人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反而更多了几分激动与兴奋,连俩的回道,只是话语也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继续说道,“当年,老爷把我捡回来,说让我好好的保护小姐,那年我才只有十三岁,第一次看到你时,我就知道,这一生注定要为你而活着。”

哎,这个二夫人实在是不知道珍惜。

“李公子竟然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不认识?这话,说出来,会有人相信吗?”上官云端轻笑,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李玉与丞相,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然后再次转向夜无痕与尚书大人,一脸凛然的沉声道,“李玉竟然在这公堂之上,当着王爷与尚书大人的面说谎,分明是不把王爷与尚书大人放在眼里,也是蔑视夜阑国的律法,而且他说谎,便也证明他心虚,证明他与此案有关,请王爷与尚书大人明断。”

“丞相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你可还有其它的证据?”尚书大人毕竟也不敢与丞相大人对抗,遂再次转向上官云端,沉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