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87章:韫椟而藏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严雨西狐疑上下打量了她半天,“我都听阿坤哥说了,这几日豪哥在外头的业务很忙,几乎晚上就没怎么回来睡过,还有豪哥刚才话里的意思,你一个人独守空房……难道就没碰见曲总出来吗?”

“……”

可是那晚的酒气和烟味甚浓,这些她平常不太喜欢的气味交织,自然就氤氲了她的脸颊,深了粉红。

“妈!”裴淼心着急去看曲母,只见后者面无表情一般冷冷站在原地,手上身上到处都是肆意而滚烫的茶水,可想而知她才是烫得不轻的那个人。

“臣羽……桂姐,臣羽醒过来了吗?”

曲耀阳的神经被她软中带娇的小香唇一触,下半身立时就跟着紧绷起来。

“可是裴经理,你这个样子我们也很为难,上一份设计方案你还没有做完,舒总监说你的设计存在问题,要我们把那方案改了才能继续做下一单,你这样让我们怎么办?”

睡得最不安稳的时候,好像腰间一轻,一阵旋转,又回到了自己温暖舒适的小床上面。

曲耀阳转过头瞥了一眼这自作聪明的餐厅经理,在电梯就要往上升的中途,突然转向下行,按了个“1”。

大家左右为难,还是推举了年限最久也最资深的秘书拿主意,于是那秘书联系总裁往日作风,还是狠狠一道:“拿进去!”

“你就是我的梦想。”聂皖瑜微笑,说得理直气壮。

她直觉哪里不对,给曲耀阳打电话过去,也是过了半天才有人接起。

裴淼心递了纸巾过去,默不作声中,只觉得时移世易,曾经意气风发又傲娇到极致的夏芷柔,居然也会有今天。

扬手一喊:“豪哥,这边!”

怎么这小女人到现在还是这么紧?

沈俊豪有事要走,招待的任务就落到了阿坤哥的头上。裴淼心眼见着沈俊豪闪人离开,立时便向阿坤哥告了歉,说自己人不舒服,想先回客栈休息。

她烫热的小手放了下来,没再触着他的手臂。

这一下太过突兀,他一只说拽住裴淼心的手臂往自己身后甩,打完了人还要恶狠狠上前再补两脚。

她说,这对胸针是夫人的一点心意,感谢他当天的善举,以及重新赠送给自己的宝石项链。当夫人看到这两只胸针同时出现,以着她对珠宝的了解与认识,也看得出来这两只胸针应该是一对。既然那天他送了份这样的大礼给她,而作为主人家,她也想回份礼与人情给他。

裴淼心怒极了挣扎,“你不要脸我还要脸了,如果这外头要是有人,你、你叫我拿什么脸出去见人?”

这一连串的声音惊骇了房间中的两个人。

“咔嚓咔嚓”的声响,显然是久久等不来屋里回音的曲母已然起了疑心,动手就去拧门把手。

喝完了水重新上楼准备睡觉,经过客厅大门的时候,看到紧闭而又黑暗的一切,想来他已经走了,只是没有车开,他也应该走不到哪里去。

可是一闭上眼睛就是与她接吻的画面,唇齿纠缠的感度与热度,似乎每一样都娇嫩而美好……

奔进客房洗手间里用挂在一边墙壁上的风筒将自己的头发和衬衫吹干,旋身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听着主卧里的动静,想他大抵还是在冲澡收拾当中。

“你别叫我妈!”曲母早就恶心得不行,“这里谁是你的妈?你们家那老鸨子才是你妈,你要有本事回去找你妈去,别在这里污了我的眼睛!”

“你可真行啊!”大门边突然响起曲母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从外面回来,“我们一家人在这里为了子恒的事情忙得死去活来,一个个急得要死,可你居然还有心情吃饭,你可真行啊!裴淼心!”

电话那头的曲臣羽已经挂断了电话。

既然眼里心里浑然不觉有多在意,又何必现在做得好像多么放不下自己?

“我尝一下你,只尝一下你就好……”皱着眉低喃,对于他的纠结,她听着都要笑出声来。

“耀阳,干什么去?”

曲臣羽看着她的模样好半天没有说话,似乎正深思着什么,还是轻道:“也许,我又慢慢想起了很多东西。”

“是的,耀阳,你也知道你爸爸他有那么多个孩子,可是他最看重的那个人就是你!”

他回过头来看到是她,快步上前,“没有,你工作做完了吗?”

“你什么意思?”这下换万晓柔不甚明白,刚才那一刻还好好的女人,怎么一下就变得这么悲戚。

万晓柔弯唇一笑,“您这是想让您儿子听见呢,还是您那位所谓的儿媳妇?”

“嗯,过去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无力改变什么,那就让它都过去吧!而现在我想告诉你的是,从前的曲耀阳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现在的曲耀阳脑里心里都只装得下你一个人,任何人都装不进来,明白了吗?”

那护士从随手扯过一张面纸要帮奶奶擦拭唇畔,却被裴淼心一下将纸巾夺了下来。

后者冲他们点了点头,便着意与他们擦身而过。

芽芽在后座的儿童专座上已经熟睡,均匀的呼吸声在安静的车厢里徘徊,曲臣羽正好伸出右手,将调频电台的儿童音乐节目声音关到最低。

他侧了侧眸,“我只是觉得,她很多地方很像从前的你。”

她喉头有些哽咽,“不吃了,我刚才好饱,已经吃不下去。”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他不想回头?我看他现在好像真的挺喜欢你。”

厉冥皓却在这当头把他给挡了,也不知道轻声在后者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但见尤嘉轩的面色苍白眸底也似泛着难堪的心疼。果不其然,他竟然管都不管自己,就这样转身同厉冥皓走掉了。

“爱?你才多大一点就知道爱是什么?曲婉婉你别说我没警告过你,像他那样的男人说的爱根本就不是爱情!你去问问他,你去问问,如果今天你不是曲家的女儿,他还会不会跟你在一起!”

起身到梳妆镜前重新装扮,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再有一会儿就要开始晚餐,到时候便是所有人给爷爷祝寿送礼的时候,曲家未必真就有人关心了她的去向,可是曲臣羽若是不见,定会上来寻的。

等到好不容易送走所有的宾客,包括曲家的其他人,曲臣羽为了接一通长途电话,急冲冲就去了书房。裴淼心等到厨房把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才转身准备上楼,脚步踏上楼梯的时候回身,只觉得偌大一间屋子里到处都静悄悄的,除了自己,再没有别人。

洛佳刚要暴走,立马就冲过来几个同事,架起她连忙开了包房的门出去,只说让她醒醒酒去。

厉夫人赶忙拉了拉此刻正挽着她手臂的年轻人,“老司令,这是我儿子,冥皓,今年刚刚从大学毕业,前段他外公和几位老参谋长一块过来的时候,都是他代我们老厉做的接待。”

他把卡片翻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张代驾的名片,很土的黄底蓝字,上面一串放大的数字。

曲耀阳皱眉,嘘着眼睛定睛去望,却见一个娇娇悄悄的小姑娘站在那里。

她仓皇之下赶紧拼命点头,“爱!你知道的,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在爱你了,这么多年来我所爱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现在和以后,也会只爱你一个人!耀阳,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你应该明白我的啊!”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抓扯马鞍不到几下,腰间突然一紧,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般大胆,野蛮地侧抱,像夹沙袋一样将她用力一甩,管也不管她的踢蹬,快步向马厩里去。

他伸手去拉她,却被他用力一甩,紧接着自己强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也不要他的搀扶,自己倔强地向马厩外去。

桂姐见他的气色不佳,过来推了他到门外,说:“这话我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可是刚才那会儿是夫人给二少奶奶打的电话,小小姐在旁边看着她妈晕倒,可把孩子给吓得。当年老夫人还在世的时候就说过这话,以后不管你同谁结婚都尽量离那个家远一些,那一位没有容人的量。”

她说:“我害怕。”

裴母嗔她,苏晓和几个姐妹就在卧房里继续逗她,说她新嫁娘还这么不害臊,尽瞎笑。一众人热热闹闹的,直到客厅的门铃被人按得大响。

他将车从裴淼心所在的小区停车库里开了进去,搭乘电梯上楼之后用钥匙开门,玄关处一盏小灯的光明,算是她留给他这个暗夜造访者最后的欢迎。

边扣腕表边从走廊上经过,他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曲婉婉,问问这小丫头何时胆子已经大成了这般,敢公然算计他这位哥哥。

告诉自己不哭就是不哭,既然在发生了昨夜跟今早的那些事后,他还能口口声声说出自己在他眼里从来就不是个女人……裴淼心一把扶住浴室的墙壁,又一次制止自己狠狠撕裂的心疼。

对了,这是在他出事前,她对他的称呼,可是,她总以为他已经不记得,甚至对这个称呼再没有任何感觉。

几个小女人手挽着手往前走,谁也不去搭理他,果然快步到山下一间非常大的超市门口。

“那你帮我打电话叫她过来吃火锅。”

吴曦媛拎了把自己手中的袋子,轻叫了一声,说:“你们看,这下好了吧!说是散步散下来买东西,可是买了这么多的东西,让人怎么拎上去啊?这得多重啊!”

裴淼心一边拿着遥控器换台,一边眼也不抬地吃着曲臣羽一颗一颗处理干净后递到她唇边来的螺丝肉。

她说:“哦!那这是什么?”

裴淼心在这难耐的情绪里渐渐放开自己,只认认真真去感受他给她的每一个吻。

曲臣羽搬正她的下巴迫使她直视着他的眼睛。

“谁要你假好心了!你知不知道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你现在在勾引我的男人!”

小张回头看她,“四小姐?”

她大抵是刚刚哭过,一张娇俏的小脸上全是泪痕,看到曲耀阳进来了,模样便更是委屈,哭着唤了句:“耀阳……我、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病床上的聂皖瑜听到这样的话,好似哭得更惨了,歪头奔进聂母的怀里。

曲婉婉的话让曲耀阳一怔。

他到不是真的怕了裴父,只是好几次看到他们在曼哈顿的街头出入,都差点要忍不住冲上前去问问裴淼心的下落。可是他怕气伤或气死了裴父,这两个裴淼心在这世上最后也是唯一的亲人,若他再害了他们,那她该有多么难过?

他知道她找不见她了。

曲家的男儿向来失去比得到的还要多得多。

“芽芽,刚才还在房子里的时候,你麻麻不是跟你巴巴已经商量好了,她也跟你说好了吗,今天你要跟巴巴还有姑姑在一起过,我们会带你去看跟玩好多好有趣的东西,还会吃好多又漂亮又好吃得不得了的东西。还有,我是你巴巴的妹妹,也就是你的姑姑,你应该叫我‘姑姑’,不是‘姨姨’,知道吗?”

她着急要伸手去摘那卡通熊的头套,却叫对方一把抱在怀里道:“乖老婆,可不能在这里摘下来,要丢人,丢死人的……”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