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85章:仰事俯畜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好喽!”轻歌轻松地应了一声,出了房门。

浩浩汤汤,数百人之多。

    她在桌边一边喝着热水,一边用水在桌面画着圈圈,一边想着事情,时间不知不觉便过了大半个时辰。

“混账!”藏锋大怒,“你竟然敢说本座糊涂?”

本来还需要再看两日的账本,一日便彻底看完了。

“还有一盏茶!”谢芳华道。

谢芳华伸手捂住他的嘴,想反驳,却觉得他说的是事实,可是这般说出来,让她心里更难受,她一字一句地轻声道,“以前忠勇侯府的确重若我的性命,你排不上号,可是从今以后不会了。哥哥身上的病已经好了,我虽然不会不管忠勇侯府,但是我回京这么长时间,该做的我都做的。以后就走一步看一步,看忠勇侯府的运数了。”

秦铮跟在她身后,来到门口,他还没进门,谢芳华“碰”地将门关上了,将他挡在了门外,他讶然片刻,伸手推门,推不动,门从里面插上了,他失笑,“你将我关在外面,谁来帮你梳头?”

几人听罢,无奈地叹息,武功剑术一道,贵在悟性,她们没有那个天赋。不过今天看二人过招,真是觉得酣畅淋漓,受益匪浅。

谢芳华在落梅居闭门不出,已经喝了七日的汤药,这一日,秦铮休课,闲在府中。

到底是个妇人,虽然手腕再狠,虽然多年来依靠宫中的姐姐和柳氏母族一直在府中强势。虽然李猛有了外室和儿子,但是她对李猛也是有情,不希望他因此而死。

“可是女儿哪里受得住”卢雪莹又羞又愤。

谢芳华似乎犹豫了一下,伸手轻轻扯掉了面纱。

孙太医一僵。

孙太医抬头看向谢芳华。

秦铮被拖着后退到灵雀台的栏杆上,看着挡在他面前的人,翻了个白眼,终于受不了地推开英亲王,自己面对忠勇侯,清声道,“欠债自然要还的,天经地义,我又没说不还?老侯爷,您急什么?”

谢芳华摇摇头,缓缓下了马车。

“这么多年,谢氏米粮与忠勇侯府虽然看着像是疏远了,但到底是血脉亲族,一旦出现了事情,还是一家人。”皇帝话里有话,“朕听说老侯爷和谢世子都去了谢氏米粮”

天下囔囔,浮世浮生,能与他骨血相连,溶血入骨,就算死亦无憾了。

“抓紧!”谢芳华轻喝一声,忽然对着上空出手。

“不要多说了,届时进了京城,见机行事。你再不准多嘴坏我事儿。否则,我真会后悔带你来南秦。”言轻道。

云水一噎,“那与谢芳华有什么关系?”

“是我要问芳华小姐这是何意才是?三更半夜在荒山野岭与齐国皇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待在一起,到底意欲何为?”秦钰面色也稍冷。

“关山险恶,重重杀机,他却平安地踏到了临汾镇,临汾桥埋伏了重量**和杀手都未能将他如何。相反,他坐镇临汾镇,将一切掌控在手中。”谢云澜不答他的话,继续道,“若是他回到京城,可想而知,其他皇子更不是对手。”

侍画、侍墨立即一左一右护住谢芳华,谨慎地看着这辆马车。

“有一个人来了。”玉灼立即对谢芳华说。

谢芳华点点头。

“侧妃还没睡!”小丫头收起讶异,往日这么晚的时候,大公子从不出现在这里。不过想想今日大公子去了左相府,午膳和晚膳都派人回来传话说不回府了,如今大约是和侧妃商量什么事情,连忙去屋里禀告。

“没有,我家公子在小厨房。”听言立即道。

李沐清看着秦铮笑道,“还喝酒?我可听说了,昨日你在忠勇侯府喝得大醉,回来在门口摔了脑子,喝酒伤脑,你不怕?今日还喝?”

林七还要说什么,秦铮摆摆手,“行了,按小王妃说的做吧。”

饭菜摆上,秦铮和谢芳华落座,其余人也依次坐好。

英亲王妃瞪了她一眼,“谢天地能惯用?以后还是看好了大公子,别再这么荒唐畜生,才是道理。”

“这么说,我若是想要白莲草,只能去找小姑姑要了?”秦铮问。

程铭点点头。

不多时,侍画、侍墨匆匆回来,脸色发白,“小姐,是丽云庵。”

谢芳华坐着没动,也未言语。

大长公主面色现出凝重和愁容,压低声音说,“你们不明白,你被梦魔这件事儿,哪里有那么简单?娘不想继续查下去,也是不想我们大长公主府卷入其中。京城内外接连出事儿,今年真是多事之秋。”

他话音未落,谢芳华拿出了腰牌。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恭敬地起身送她,因为她看到孟棋掐着点来了落梅居。

“看起来不错了?”秦铮走到她近前,细细打量她。

英亲王妃将手递给谢芳华,谢芳华顿了一下,一手拿着篮子,一手上前轻轻扶了她。

李沐清和郑孝扬对看一眼,不解。

“他们不放心边境之战,处理完事情,早晚也要再去漠北军营的,总能见到。”秦钰道。

英亲王妃立即喊住他,“站住。”

秦铮当先走了进去。

李沐清此时开口,“韩大人若是听到动静,半夜起来,应该是掌灯,掌了灯后,打开窗子,然后,可能灯忽然灭了,他背过身,去重新掌灯。就在这时,有人出手,拿金针杀人。而后,正如小王妃所说,他可能只感觉突然后背疼了一下,心悸那么一会儿,便觉不出什么了,于是,他又关上了窗子,熄了灯,上床睡了。”

“我的人送他回去。”秦铮看着秦钰,“敢不敢?”

谢云澜偏头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说话,伸手从旁边拿起一卷书,轻轻地翻看。

他的语气已然从堂妹、芳华妹妹,简短到芳华二字了。

“今日可发生了什么事情?”赵柯压低声音,向西跨院看了一眼,显然已经知道谢芳华住在西跨院了。

“既然知道,你就干脆放弃。”明夫人道,“你是女儿家,年纪小,就算赏花会上大放阙词,也没有人真正去揪着你不放,说你言而无信,你还是能找个真心待你之人。”

谢芳华不与他抬杠,示意谢伊跟上。

谢芳华无奈地将秦钰衣服洒了酒,侍画带他去落梅居换衣服的事儿说了。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芳华身子不好,性命堪舆,朕却帮不上忙,还要依靠秦铮处理这南秦江山的麻烦。”秦钰道,“只能困在这宫墙里,愈发觉得帝王难做。”

“是命吗”秦钰问。

过了片刻,那辆车没抬来,一群人从里面呼啦啦地出来了。

右相头疼地不再理他,对管家吩咐,“去将那辆车弄来。”

谢芳华摇头,“娘,不用把脉,我的身子我知道,回头我开一副药,吃下养着就好了。”话落,她道,“太医看不了我的诊,还是我自己来吧。”

谢芳华摇头,“娘,昨日您和兰姨将这盆花搬出去,都什么人看了它,碰了它。”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嗯。”英亲王妃道,“你仔细想想。”

“但可以肯定的是”谢芳华抿了抿唇,“这个人,背后之人,我一定认识。”

满朝文武,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京中这一次的大彻查。毕竟昨日的事情,任谁想来,都甚是惊心,天子脚下,皇城城楼,竟然成为了北齐暗桩的窝点,这么多年,丝毫缝隙不查,昨日若是皇上和小王妃出了大事儿,这南秦可就完了,如今想起来,都是一阵后怕。

谢芳华笑着跟在他身后,一起出了宫。

秦钰勒住马缰,看着左相,笑道,“左相来得正好,明日早朝前,朕若是赶不回来,你就吩咐下去,诸事照常。”

“昨日没睡好?”秦铮瞅着她,心下有些揪紧,她对言宸就这么在意?

谢芳华难得见到秦铮大方,不由好笑。

在门口,正巧碰到了秦钰和秦怜、李沐清和李如碧四人。

    春花和秋月看着谢芳华出来,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听言立即应声,跑颠颠地去了。

大长公主点了点头,“怎么出了这个事情,希望能妥善解决,别闹大了,否则你们刚升职赐婚,多不吉利。”

女子的闺房,外男轻易不得入内。

谢芳华一怔,抬眼看右相夫人,见她满面含怒,一双眸子看着谢芳华似乎要冒火。

郑诚一惊,顿时噎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答复。

那边,管家已经哭成一通。

金燕目光顿时凝重,“我知晓你、钰表哥、铮表哥如今都是齐心为了南秦江山。朝野上下对于他们二人能够握手言和,十分欣然。娘亲也私下说他们真是长大了,舅舅一去,他们担起了南秦江山的责任,不是只知晓情情爱爱行事的不计后果的少年了。你与我实说,是不是此事干系南秦江山基业”

女人一旦爱上一个人,那个人若是也爱自己还好,若是不爱自己,便会开始受煎熬。

谢芳华看着她身影走远,烈日打在她的身上,她后背挺得笔直,脚步稳重,一步一步,隐隐透出骨子里的决心和坚毅。直到她走得没了影,她才收回视线,没急着离开,慢慢地坐下身。

秦钰又怒道,“若是如此,我坐这个皇帝何其窝囊!”

谢芳华看着秦钰,他是真的怒了,比起数日前秦铮回京闯宫,他的怒意丝毫不少于那日。

“这样行吗”谢林溪怀疑地问,“若是被发现,怎么办”

“我陪你进宫待嫁。”谢云澜想了想,又道。

崔允叹了口气,“没想到你的婚事儿比你娘当初嫁入忠勇侯府还麻烦。”

兄妹二人说笑两句,总算使得心情轻松了几分。

“这是老夫人离开后,那一日,我去你府里,碰到了谢氏米粮的当家夫人,是她给我的。”谢芳华将当日的情形重复了一遍,见谢云澜脸色变幻了一瞬,她低头道,“对不起,云澜哥哥,瞒了你这么久,是我一直没想好怎么给你看这个。”

谢芳华忽然闭了闭眼睛,重新睁开,点点头,“不怕、不惧、无畏。”

“急冲冲的不稳妥,像什么样子。”永康侯夫人笑骂一声。

李沐清温和一笑,“出些汗到觉得身子清爽了些,娘别担心,儿子无碍。”

&n

“小姐,铮二公子,您二人回来了?”侍画、侍墨显然是在门口等了许久,如今见二人回来,立即迎上前。

秦铮“嗯”了一声,一边往画堂走去,一边随意地问,“京中今日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谢芳华看了秦铮一眼,若谢氏族长一脉是傻子的话,也不会一直掌管着谢氏族权了。虽然谢氏族长一脉无人入朝为官,但却有着随时能面圣的特权。不在朝,却可以言朝。先去探寻了皇上口风,再去忠勇侯府,摆明了此事听皇上和忠勇侯的决断。若是那两方准了话,他再斟酌行事。

“可是要吃饭了呢!”英亲王妃向里屋看了一眼,见林七、听言、侍画、侍墨齐齐端了晚膳走了进来,一阵香味,她对身后的翠荷吩咐,“你进去喊他们,再累也要用过晚膳再睡。就算那臭小子不吃,也要华丫头出来吃,她身子骨弱,可不能饿着,务必喊起来。”

翠荷刚要开口,谢芳华摆摆手,她噤了声,跟着谢芳华出了房门。

秦铮眸光跳跃了两下,忽然伸手盖住她的脸,遮住了她的眼眸,嗓音低哑问,“还难受吗?”

谢芳华赶紧地收起心中被他牵引出的热度,闭上眼睛,用心强行地继续去睡。

秦铮“嗯”了一声,“兰姨,抬一桶

春兰笑呵呵地问,“是奴婢侍候您沐浴换衣?还是让侍画侍墨等人进来,她们都在外面候着呢。”

她话音未落下,秦铮的笔已经落下。

谢芳华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转身回了房,侍墨跟进屋侍候她梳洗。

不多久,府门外忽然传来一声高喊,“皇后娘娘驾到!”

秦铮慢慢地点了点头,面色没变,眼中却因为感受到了什么,迸发出奇异的情绪,手明显地颤动了那么一下。

红绸蔓延进喜堂,众人的喧闹声也跟着迎亲回来的秦铮一路追随到喜堂。

秦铮迈入喜堂后,一眼便看到了秦钰,脚步顿住,对他挑了挑眉。

秦钰看着他和他怀里抱着的人,忽然眯起了眼睛,本来含笑的眸子霎时冷了下来。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一时间,群臣都惊骇不已,心底隐隐地觉得这怕是太子和铮小王爷暗中博弈的结果。

秦铮话落,并没有就此打住,而是淡淡一笑,“我南秦上下,满朝文武,能才大才多得是。漠北三十万军马,一直由武卫将军驻守,这么多年十分之忠心为国,军纪严明。即便漠北当前失了主帅,一时半会儿也乱不了,太子不必忧急,稍后再派人去就是了。”

二人开口后,京中与秦铮有交往的贵裔公子哥们纷纷起哄开口。

心中渐渐地被潮水溢满。

秦怜凑过来,仔细地打量谢芳华,她的妆容不是那种新嫁娘惯常涂抹的厚厚的白粉,而是淡扫蛾眉,粉黛轻施,配上fèng冠霞帔,红如火的嫁衣,使得她看起来明丽如画,美艳不可方物。满屋喜庆红色,也不及她这个人散发出的滟滟华彩。

谢芳华笑看了秦怜一眼,大约是这些日子帮英亲王妃准备两场大婚,她累得瘦了一圈。

有月票来铺床么……nn~ ~ ...我是萌萌哒的存稿君,某个女人去参加年会了,这是第一天的存稿,关小黑屋无数天后,终于将我给放了出来,大笑三声,左扭扭,右扭扭,腰摆摆,腿弹弹,某个女人说了,让我不要太得意,若是我这么萌都没有人给月票的话,就不要我了……/(tot)/~ ~ ------题外话------

“听说你抓了初迟?”秦钰见谢芳华不语,笑着问他。

月娘此时已经青丝散乱,衣裙被刮了几道口子,几乎半个身子都染了血。气息发急,再过片刻,恐难支撑了。

一路顺畅,用了大约三炷香的时间,来到了月娘放信号之处。这是一处半坡的山峦。半山腰处有一处庙宇。而此时,两拨人正在动手。

谢芳华转过头,同样恼怒,“秦铮,你还是不是人!”

“你说话啊!”秦铮看着她,“用心感受到了吗若是还感受不到,要不要我将我的心挖出来给你看看”

一盏茶喝罢,谢墨含抬起头对谢芳华认真地道,“你给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帮助燕亭离开的。”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不得不说,她的哥哥是聪明的,而且太过聪明。

谢芳华有些无语,英亲王妃这般说话作态,好像她真是因为秦铮不过去一样,她无奈,在她的温柔和蔼下无法抵抗,挪步走了过去。

“我爹想府里的姨娘了,想回府。”秦铮忽然下了马,扔了马缰绳,强调轻慢。

“你给我住口!”英亲王恼恨地看着秦铮,“这里不是英亲王府,是忠勇侯府,你喝醉了酒,别有的没的胡言乱语!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不孝子!”

今日上墙者:亦堇堇堇堇,lv3,状元[2015—02—12]“抢红包活动火热进行中。虽然阿情不定期出现,但是偶尔也在默默窥屏噢。哈哈哈…正版订阅的西家美人们,快加入我们吧…具体入v群方式,请看置顶。”

...谢氏长房四个字从众人口中出来,一时间,大殿内的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若不是痴情,那么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

皇帝抿起唇,没说话。

青岩利用掌风,将那片衣角吹到了秦铮的面前。

法佛寺主持伸手接过那片衣角,看了一眼,立即拿给他最近的普云大师看,“师叔,您看这……”

“大师怎么判定这就是无忘的衣角,依我看,这不就是一块普通僧袍的衣角吗?”林太妃也凑近瞅了一眼道。

“哪里不同?”林太妃问。

,闻言说道。

燕岚立即伸出手,递给她,“那我就不客气了。”

言宸点点头,“好。”

言宸看着她,“如今内忧外患,南秦江山各种琐碎之事,如今先皇入葬,朝中大臣们一定会谏言秦钰尽快行登基大典。”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本来已经够焦头烂额,可是竟然还出现了三皇子、五皇子、柳太妃和沈太妃之事,他这个新继位的皇帝也算是古来罕见的倒霉人,收拾一堆先皇留下的烂摊子。她点点头,“这样处理了最是妥当,将柳太妃和沈太妃打发去皇陵,以后就不必回宫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