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82章:好学不倦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李珺看着那金票,忍不住眼中噙满了泪水。

……

那李珺脸上出现喜『色』。

噗哧!

冷漠中年人也摇头,随即道:“宗主你认为呢?”

只见一柄战刀抛飞起来!

这一战,很短!

三四年?

绿衣少女嗤笑道:“不就有靠山?可咱们这些师姐妹中,这滕青雨实力是最差第一个!”

在武阁门口也有两名弟子看守,见到诸葛元洪立即躬身行礼。

“青山,这两边书架上,摆放的都是地级秘籍!”诸葛元洪说道。

“是,师傅。”滕青山也明白。

“他跟咱们可都是二十七代弟子。喊师弟怎么了?”

“师弟。”滕青山也笑着应道。

“好了,你们两个都去休息,明天还要晨练。”滕青山说道。

……

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越看心底越喜:“心『性』坚韧,不骄不躁,天赋了得,又有毅力!在我细心教导下,十年踏入先天境界,怕是不难。一旦达到先天,就可以神感悟天地,逐步,提高境界……以青山的『性』子,苦修数十年,超越我的成就,并非不可能。甚至于将来我归元宗成为扬州第一宗派。取那青湖岛,而代之!”

“青山大哥!”

“这些都是小事。这赤鳞兽体型庞大,那鳞甲足以打造二十套覆盖全身鳞甲。这鳞甲是你一个人单独弄到的,我便给你两套。至于给谁,你自己安排。你妹妹……哈哈,有天赋的,我归元宗定会悉心教导。”诸葛元洪看着滕青山,“我想问的是你,你自己呢?有什么要求?”

来不及拔枪抵挡!

“杀了他没有?”关绿询问道。

轮回枪的枪尖,宛如锥子,旋转着摧枯拉朽般,接连穿透那泛着灰『色』光晕的手掌,而后速度几乎不减,噗哧,又刺穿司马庆的胸口心脏位置!司马庆身体表面的灰『色』光晕渐渐消散了。

贴身藏好,如果他被杀死,钱财才会被夺。而死了,金银对他也没意义了。

那枪尖直接寻银发老者头部,银发老者吓得连拼命用刀继续挡。他不敢不挡,因为,他的刀比滕青山的枪要短,他还没杀到滕青山,滕青山就杀死他了。

他最擅长的,就是拳法!

“嗯?”关绿环顾周围,根本看不到一个人,一时间,不知道往哪追。

一个内劲武者,如果内劲外发,威力很一般。

“躲的挺快嘛!”银发老者冷笑道。

整个赤鳞兽庞大的身躯完全从岩浆流中冲出,那足有两丈多高,四五丈长的仿佛一座小山般的庞大身躯。让远处的武者们都惊呼起来。

而滕青山他们跃起的五人,此刻也落下来。就在他们落下,无法借力的过程中。

滕青山和冀鸿几乎一瞬间同时跃起,带起一阵劲风,飞向那湖中央的黑『色』大石头。

他是肚皮朝上,想扔出东西,借力逃命都没法子。

仅仅片刻,上面高手只剩下六个人。

“嗤!”

对,就是诡异!

……

“那石头烫成那样,普通的皮革靴子一上去就着火烧掉,得靠咱们黑甲军的战靴啊。”冀鸿笑着说道,黑甲军高手有统一的重甲装备,不单单身上,连脚上、脖子、头上都有装备。

“你们着什么急?”那名站在下方的少岛主‘古世友’一挥手中长枪,拦向滕青山。

可是大家都知道,那可是有过万名武者的,高手如云。归元宗想要占上一半,恐怕其他高手会将归元宗的人给撕了!

“抢灵果啊!”

冀鸿的确抱着出去后,就泄『露』消息的想法。

“报应?”杜九一双三角眼,阴毒的目光扫过滕青山三人,“就你们三个!”

双方彼此相距大概五十丈!

他在天下间闯『荡』,所练的一本秘籍,是不入流的内劲秘籍。至于刀法,更是偷看别人练,随意地学些招式。他这样的实力……在武者中算是最低层次。就是有几手庄稼把式的三流武者,都能威胁到他。

乌岱嘿嘿笑道:“少岛主,你地位高,我就一个小人物,你给了我秘籍,还怕我欺骗你?”

“是,是。”乌岱连应道。

“隐秘洞『穴』,在那?”那三角眼、白发秃顶老者仰头一看,随即整个人一跃,仿佛一头老鹰,到了崖壁上,抓着藤曼,略微一查看,便发现了旁边隐藏在藤曼后面的大洞『穴』,秃顶老者朝下方点点头。

“锵!”滕青山手指一弹,就将那柄匕首给弹飞。

旁边杜洪则是对那精瘦汉子喝道:“小子,你再耍滑头,都统大人不动手,我就一枪戳死你!”这个时候,杜洪他们也都从背后取出了长枪,滕青山也将背在身后的长枪,拿在了手上。

“我先下去。”滕青山开口道,随即看向精瘦汉子,“你第二个,青虎,老杜,你们跟在后面。”滕青山担心那精瘦汉子耍什么手段。

那精瘦汉子连跟上下去。

十余丈的高度,厉害的一流武者还是敢跳的,这也不会暴『露』滕青山实力,只会让那些黑甲军军士愈加佩服滕青山。

关绿也吃惊看着滕青山,这些天来,还没人传出有谁发现黑火灵果所在地。

“咱们现在必须保密!”冀鸿连道,“不能让别人知道……这样,这午饭,咱们还是照常,一切照常。等到下午出去搜寻的时候,青山,关绿,就你们两个跟我悄悄进入那洞『穴』,好好看看。”

“嗬~~”

……

又一个新冒出的强者,击败了《地榜》高手。这令围观的武者们很是兴奋,那‘华赤柱’的大名,将会很快传遍天下。而众多武者们心中也羡慕华赤柱,同时也渴望自己哪天也能如此。

滕青山心中一动,“我追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感觉到身处危险当中,他肯定要选择一条安全的路来跑。周围的山峰很多,为什么专门选了那一座?而且,它跳下去后,我紧跟着下去,慢不了几秒,怎么就找不到了?难道那峡谷有特殊之处?”

……

只见空旷场地上,司马峰剑意愈加的狂猛,整个人也不复之前的冷静,而是变得有些狂躁,脸『色』都开始涨红起来。

银发老者心底有了定计,便笑眯眯观战。

……

“燕铁,你能击败冯无血,或许也能击败滕青山啊。”也有人高声喊着,在人群中的燕铁眉头一皱,目光扫过去。可是周围人太多。特别一些身材高大的,将视线完全阻碍。他根本找不到谁在喊。

冀鸿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说道:“这不奇怪!你如今毕竟才十七岁,在许多武者看来,十七岁再厉害也厉害不到哪儿去。即使你击败了孟田,他们也会认为,是你施展了阴险手段,比如下毒!”

顿时八十多号人都围过去,冀鸿取出一副卷轴:“这是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你们都看清楚样子。”说着便展开卷轴。

魏苍龙?

“小二!结账!”独臂男子淡漠道。

段侯很清楚,有铁衣门在,他根本无法和铁衣门争。

历史上,还没人驯服过赤鳞兽,妖兽都是极难驯服的,当然,有极少数妖兽有希望驯服。

一声低沉咳嗽,令整个大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冀鸿统领冷着脸扫了一大群人,这才冷声道:“这次,赤鳞幼兽出世,消息肆意传开。刚好,赤鳞幼兽又是在火焰山这出现,这里距离青州不远,这次,被吸引到火焰山的武者,最起码是扬州、青州两州之地的武者高手!所以……到时候高手如云,我们归元宗弟子不可嚣张跋扈,当然,谁敢惹我们,我们也不必留情!听到没有?”

“滕都统!”关绿脸『色』一冷。

“律律~~~”

“青山兄弟,年纪轻轻!我自问勤奋、天赋、奇遇都有,年轻一辈比我强的应该不多,可这青山兄弟……”朱崇石在海外闯『荡』数年,也有过生死经历,有过奇遇,他从来没放松武道磨练。

而直线距离,就要短的多。

且不论孟田是否真死,可兵器被夺,这是事实。

过去,诸葛元洪是将臧锋、关绿以及儿子诸葛云三人,当成宗主候选人。

段侯仰头嘶喊道:“怪物!”

滕青山发现,这头妖兽的肚子只是微微鼓起。

“这头妖兽应该就生活在火焰山,长期在这,肯定很熟悉。要找到它,怕是有难度。”滕青山定下心来,行进在峡谷中,仔细地观察着峡谷周围,想要寻找到一些踪迹,然而,在这峡谷中,搜寻了许久,将峡谷周围搜寻一个遍,滕青山都没找到那妖兽的踪迹。

“族长。”那汉子急得眼睛都红了。

“他娘地,老子的拳头,你们忘记了?”一道轻佻的声音响起,“没那个能力杀了妖兽,还欺负人家普通山民?你们算什么武者啊,我看啊,买一个豆腐,撞死算了!”那段侯笑『吟』『吟』走过来。

金家庄上千名族人眼眸都暗下去,他们都快绝望了。

滕青山看到那个孩童,心中微微一颤。

“不过赤鳞兽再厉害,咱们也无法收服它。真正让武者心动的,是和赤鳞兽伴生的灵宝‘黑火灵果’。”段侯眼睛发亮,不停说着,“秦狼兄,当那赤鳞兽长大,只有吃了‘黑火灵果’,才能最后蜕变,蜕掉黑『色』鳞甲,长出赤红『色』鳞甲!成为可怕的妖兽!咱们武者可以抢在它之前,夺了那黑火灵果!”

呼!

滕青山速度一瞬间飙升起来!

“轰隆隆~~~”枪法带着可怕的气爆。

诡异的,孟田皮肤一下子变地涨红,甚至于身上『毛』孔等各处,还渗出了颗颗血珠。一瞬间,这些鲜血就染红了孟田身上单薄的汗衫,孟田整个人一下子变成了血人,全身通红,骇人的很。

琴声婉转,时而轻快迅疾,时而缓慢柔和,琴声能够带着人的心情跌宕起伏,琴艺能达到这般意境,的确是不凡。这绿衣,样貌只能算是清秀,可她的琴艺,却奠定了她红牌的地位。

“再过几里地,就过了徐阳郡,进入楚郡了。”朱崇石脸上满是喜悦。

车队还要赶路,大家也只是感叹唏嘘一番,第二天一早,滕青山他们一群人便继续赶路,踏上了楚郡的地界,大家也放松很多,待到傍晚。

“哗!”

锵!锵!……

滕青山点头。

体质越好,就越难中毒。

“哼!”

滕青山杀死十余名弓箭手后,一脚踹飞旁边的房门,直接冲入二楼的一房间,而后整个人“蓬”的一声直接撞碎大窗户,跃入正在混战的广阔后院中。

“看来,还真有埋伏。”滕青山眉头皱起。

“哼,杀你们,死的兄弟越少越好。”那大当家骑着战马上,慢吞吞在后面追着。他这边带领的三千兄弟,只有一千马贼是有着战马的。而现在因为追赶的缓慢,所以,两名马贼共乘一匹马。

轰隆隆~~~

一声声嚎叫,让马贼们都眼红起来,马贼本来就是刀口上『舔』血,最忌讳别人说他们没胆。更何况他们有五千人,怕什么?

马贼两边,各有数十名弓箭手一字排开,有部分弓箭手都已经排到农田里去了。两边弓箭手狂『射』箭矢,箭矢犹如雨下,疯狂的袭击过来,黑甲军军士们都将头盔的面罩合上,一个个低着头。

“快,拦住他,杀了他!”大当家此刻已经想要后退,同时他身侧的几名精英高手已经挥舞起铁链。

“嗯,好。”

可惜,小猫死了。等小猫死了,他疯狂报复red组织时,才领悟‘黯然一刀’,而后全身心投入武道,才终于踏入宗师境界。可惜,一切都晚了。

她们丈夫,在海外数年,就是为了这货物。

滕青山一伸手,张开五指。

“都统大人,真是厉害啊!”

而那马车里,朱崇石的家眷们伸着脑袋朝外看。

“哈哈,滕都统,为了等你,酒壶都热了三遍了。”那杨柯揶揄笑道,“不过总算见到咱们黑甲军最年轻的都统了!可惜啊……现在时间不早了,否则,我定要和你喝个痛快!”

“刘三老哥。”滕青山脸上『露』出笑容。

“哈哈,青山老弟你当初要去加入这黑甲军,我就知道,青山老弟你前途无量啊。可我也没想到,这才半年不到,青山老弟你就已经是都统了。”刘三爷随即瞥到周围大量出酒楼的黑甲军军士。

来到黑甲军接近半年,滕青山还不知道都统是住在哪里的。

“喊什么九爷?凭空将我喊老了,滕都统看得起我,称呼我一声兄弟便是。”朱崇石笑着说道。

“朱兄,漂流海外,是为经商?”滕青山问道。

一天,大概也就前进一百二十里左右。

“他的九儿子,请宗主你干什么?”冀鸿疑『惑』道。

官道上一片马嘶声,惨叫声。

“都统大人,其他马贼已逃!”两支十人队回来了。

“等人到了,按照我吩咐的做,懂?”那大当家看向周围几人。

不过……

“放心,我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吗?”滕青山笑着又扔过去,“这本秘籍《烈火五式》是我所创,你学没事。”

当时那年轻人的伙伴被杀死,那年轻人一副疯狂的样子去杀白崎,可突然却放出暗器。

这刘三爷笑容满面。

这是他的根!

这李二,是某大商行的一个小头目,一般滕家庄购买矿石等,都是和李二购买。旁边滕云龙笑道:“青山,这消息还是李二他刚刚告诉我们的,刚才一笔生意,这李二可仅仅收了我们八成银子,其他两成可都免了。”

“青山,吃!”袁兰连朝滕青山碗里夹菜,“娘,够了,够了。”滕青山看看母亲,又看向一旁父亲,以及那乖巧的妹妹,心中一阵暖流。

滕青山五人都心热起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