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9章:鸡零狗碎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乔天翎魂不守舍的递过钱,却在递过钱的一瞬间,背后被电击了一下,随即失去了知觉。

佟槿一愣,露出回忆的神色:“元哥说过,郑皓月是个心机很深的女人,她的目标只有两个,第一就是事业上的野心,第二就是想得到元哥的心。所以,翎姐在瑞麟山庄里,郑皓月就算不愿意,她也会保守秘密,因为她那么聪明,该知道假如泄露出去,她不仅会失去事业,还会招致元哥的憎恨。翎姐被接到瑞麟山庄的时候已经病情很严重,如果安置的地方太远,元哥要去看一趟很不方便,瑞麟山庄是最好的位置。”

尤歌吞了吞口水,梗着脖子硬是没有低头,迎着他的目光……可是心里有点发毛,他生气的样子确实很吓人,不惹为妙。

尤歌不禁暗忖:眼神是心灵的窗户,如果翎姐对容析元有非分之想,她的眼神中应该能观察到一点点的,但目前还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会不会是多虑了?

终于又听到她喊“大叔”,这柔嫩带着撒娇的语气,是他曾经最熟悉的,也是最怀念的。

尤歌穿着粉绿色的睡裙,俏丽青春的脸庞洋溢着动人的微笑,手里还拿着东西,甜甜地说……

尤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拉上楼的,当身子坐在柔软的chuang边,当看到周围精致如艺术品般的壁纸,她才惊觉自己是到了什么地方……容析元的卧室。

目的地就是南面的两座岛屿,大约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到。

唯有不断提高自己,不断进步和提升,才可能有一天凭借实力拿回公司。她从不认为容析元真的会在结婚之后将公司双手奉上。而与他结婚,变成最亲密的敌人,她才能了解他。

容析元很大方地点头:“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如果你不答应将尤歌交给我照顾,那我只好将这件事如实告诉宝瑞的股东们,还有那位霍律师……或者,我还可以考虑将这么重要的独家转告给媒体……”

这个过程很短,不过伴郎伴娘的颜值和气质也赢得了满堂掌声,不少人还以为这么般配的一对是情侣呢。

“只要是嫂子做的饭菜就行。”佟槿笑得很开心,像个大孩子。

尤歌和佟槿聊了一会儿就回屋了,给许炎打电话说她明天不过去他家做饭。原因,尤歌很坦然地说佟槿病了,她要照顾。

如果尤歌懂得察言观色,她就能看到容析元的神情不对劲,双眼变得赤红,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他在想什么?

颜值和气质以及身材,许炎几乎让人无可挑剔,再加上他嘴角时有时无的坏笑,更能形成他独特的魅力指数,一不小心就可能被他这双桃花眼点到。

“啧啧……许炎,你如果不当医生的话,真的可以考虑去当职业模特儿,一定能混出名堂的。”尤歌忍不住夸他几句,半真半假的语气陶侃他。

许爸爸又开始发挥他逗比的精神了。

“……”

“……别嘴贫,说正事!”

尤歌一看到小男孩儿胖嘟嘟的脸蛋就被萌化了,清丽的脸颊绽放出明媚的笑意:“小宝贝,你好啊……”

...这下就更热闹了,珠宝协会的人一出现,所有围观者都来了精神,大多数人是对宝瑞持着负面的态度,毕竟这是他们不熟悉的品牌,感觉信任度不如国外那些大牌。但也有少部分人认为这或许是不太可能的事。宝瑞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在这样重要的场合用人工钻来蒙骗人?

“急什么?”许炎挡在她后边,切断了她的退路。

说这话的人,自然就是茶楼的老板……赫枫。

沈兆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觉得佟槿说得有道理,于是两人继续在那看热闹。

“喔……”容析元跪在chuang上,手捂着那儿,表情痛苦,额头直冒冷汗,脸色惨白。

原来,容析元在尤歌怀中早就心猿意马,装着还痛,可是出自本能的反应,他搭起得小帐篷出卖了他此刻的状态,哪里是受伤,分明就是一头随时会吃人的猛虎!

郑皓月闻言,姣美的容颜也蒙上了一层阴霾。

面对一个毫无知觉的植物人,他没动作没说话,他不能陪着她聊天,不能陪着她到处看风景,不能分担她的喜怒哀乐,不能给予她一个吻一个拥抱,不能帮着她照看孩子……这些事,他一件都做不了,试问,世间有几个女人能做到对这样的男人不离不弃?

...夏晴雪和乔馨正悠闲地喝着咖啡聊天,先是闲扯些八卦绯闻,看上去喜笑颜开的,然后不知怎的话题就转移到了尤歌身上,两人的表情便露出不屑和嘲弄之色。

骂了一通,苏慕冉气呼呼地跑了,只留下许炎这可怜的男人缩在椅子旁边,一脸冷汗。

可怜的小香香一晚没见着主人,大早就到处寻找,凭着灵敏的嗅觉,找到了这里。比熊犬是相当机灵的品种,并且很通人xing,它断定主人在屋子里,它使劲全力在叫唤,希望主人能听到。

四位警察手拿着枪往那辆肇事的大货车冲过去,但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大货车的驾驶室里扔出来两颗烟雾弹,成功地阻挡了警察的视线,与此同时,大货车的车厢打开,里面冲出来两辆黑色摩托车,车上是戴着头盔的歹徒,连男女都认不出来。

呼啸而来的救护车带走了伤员,包括尤歌,这之后,警察在勘察现场的时候才看到容析元的座驾车窗上有6个弹孔,但他却没有受伤……只因为,这车窗是防弹玻璃的!

许炎心里那个疼啊,暂时顾不上骂人了,直奔向病chuang。

总之,这一锅粥挺奢侈的,可是那味道闻着都能让人食欲大增,太诱人了。平时虽然家里吃得都挺好,但像这样炖个大补汤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就连翎姐以前在这里养伤也没一下子在一锅汤里加这么多名贵的食材。

在香港,对于豪宅的概念主要分两种。一是以地点为首要标准的豪宅,如山顶,中半山,九度山等地。另一种是以整体包装为标准的豪宅,称为新兴豪宅。

“这就是你的老婆?进来就不声不响的,不懂向长辈问安吗?”容老爷子板着脸,威仪十足,颇有一家之主的风范,可这态度也确实是有压人的嫌疑。

尤歌和容析元还牵着手,两夫妻首次这么站在同一阵线上面对眼前这一帮“家人”。

“佟槿,你好好想想,在跟何碧翎相处当中,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事情?比如说,她有没有什么举动让你觉得她不像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翎姐?”

唐虞梅身子一僵,却还是嘴硬道:“是你们逼我的!想要从我这里把人抢走,你们以为可以不用付出代价吗?我在乎两败俱伤,你们有胆子来,就该有牺牲的准备。”

翎姐也被佟槿逗乐了:“你这小子,一向很自恋,现在还跟以前一样。”

容析元冷眼睥睨着罗永昌那只手……刚才与尤歌的手碰过的,现在怎么看都感觉罗永昌的手特刺眼,特难看。

这就是尤歌以不变应万变的结果,她终于等到了匿名邮件再一次出现!

“想要分开我和孩子?除非……我死!”她眼中的决绝,是他从未见过的寒芒……

容析元轻轻勾着唇角,温柔的笑意溢出,淡淡地说:“刚才去外边跑了一圈,正准备叫佣人做早餐,你怎么也起得这么早,不多睡一会儿?”

女人被他坚定的语气和眼神所感染,他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霸气,但这就是容析元,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楼道的角落里,许炎和尤歌在说话。

“丫头的嘴真甜,就知道哄我开心,你如果真的把我当你长辈,你就给我争气点,早点结婚,到时候我送你一份大礼!”老人说着都眉飞色舞的,颇有几分期盼与兴奋。

香港奕居酒店。

容析元似笑非笑地睥睨着许炎,浓眉轻挑着,带着一丝倨傲:“忘了告诉你,就在刚才,尤歌已经答应嫁给我了。”

容析元没有挽留,静静看着两人的背影,他的大手在不断收紧,收紧……毫无疑问,尤歌的回归,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让容析元都开始变得不像自己了。他也发现现在的尤歌不再是曾经那个脑子简单的孩童,她勾起了他的兴趣。

苏慕冉送了午饭就走了,没留下来跟许炎像平时那么聊天,只因为明天是三月之期,她不知道许炎会怎么想怎么做,这种事,她毕竟是女孩子,会紧张和忐忑,在不知道许炎会不会答应跟她交往的情况下,她为了避免尴尬,只好用卡片来传递了。

站在街头,苏慕冉的心情格外失落,鼻头有点酸酸的,好像胸口堵着什么东西。

可这件事真的能瞒得住吗?

看来老爷子今晚又勾起了对儿子的想念,要看看影集才睡。近段时间老爷子经常翻出那本老旧的影集看,并且人也越来越沉默,就好像有点抑郁似的。

这样的社会效应,让翎姐有了自豪感也有了压力,只能尽力做到最好,才能向所有人交代。

尤歌已经不再住楼上的房间了,她住到了那晚与容析元发生关系的佣人房里。

“容析元……你装得真像,我都被你骗到了,我以为你心里有我,以为你对我有感情……哈哈哈哈……你很聪明,没错,我就是冒充的,可是我对你的爱是从多年前就存在的,为什么你一定要这么逼我?安心跟我在一起不好吗?有何家的支持,你将来的事业前途无量,为什么你非要揭穿我才甘心?我有哪里比不上真正的何碧翎?我哪里比不上尤歌?你……你是不是眼瞎了!告诉你,这辈子你别再指望见到何碧翎,她早就死了,死了!”这女人终于是暴露了自己的一切,歇斯底里的吼叫,哪里还有半点豪门名媛的样子。

“你杀了翎姐?她是你的孪生姐姐,你竟然下得去手?”容析元的眼神变成两把刺刀,戳在这个女人身上,但他随即也看向何矩:“你的亲生女儿被另一个亲生女儿杀了,别说你不知道,可你却要将这个杀人凶手留在家里享福,你这么做,对得起你死去的翎姐吗?你难道不会梦到她向你哭诉她的冤屈?当年你的孩子不止一个,而是孪生姐妹,一个被送到了孤儿院,一个被你的*带回了西班牙,而外界不知道这件事,这是何家的秘密,可你们以为杀人的事实可以被掩盖吗?就算是长得一样,但一个是天使,另一个,却是魔鬼,名字叫何韦彤!”

这次泰华酒店收购案来说。原本是容析元独占鳌头,如无意外,就是会被他收购的。

四年的时间,郑皓月却一点都没变,外表依旧是那般美貌娇媚。这跟她的保养习惯很有关系,用的全都是高端护肤品,最近还去香港打了美容针,前两天脸上的浮肿才消下去,果然是跟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那样光滑细白,不说年龄的话,谁都不知道她已经三十几了。

“嗯。”

容析元是商界的低调贵族,但身份地位却在几年的时间里越来越显著和重要,越被人们所认可。可他就是不热衷于出席上流社会的聚会,四年里,他除了出席慈善酒会和公司的重要庆典,一般的聚会是很难请得动他。

当容析元装好字画之后,走到房门口又停住了,回头望了望衣帽间……这是他楼上卧室的衣帽间,很宽大,里边摆放着的全都是闪亮亮的名牌,可以说是这别墅里经济价值最高的所在。

“别挡着我的视线啊……”

“我……”容析元竟然被问得语塞,终于感觉出来了,自己不管怎么回答都不对。

知道这件事,老爷子高兴得合不拢嘴,家里很久没办喜事了,这次一定要好好热闹热闹。

这样毫不设防,没有半点心机和预谋地与人相处,感觉很轻松。

大哥发威了,手下也就没了脾气,谁会傻到跟钱过不去呢,当然是要钱比要女人重要了,没钱还怎么找女人?

两人的争吵声中,突然响起一声轻咳,是容析元。

这还怎么找?常理来说,找到绑架的人就找到尤歌了,可事情就是这么蹊跷,冯奎三人被容析元发现时,全都晕倒在码头,头部还有伤。在海边,有尤歌的一只鞋子,她是被人带走还是掉海里了?难道是被冯奎他们杀了?

许炎故作轻松,一直在喝水,这都是十分钟内第三杯水了,他真的这么口渴么?

沈兆不乐意了,很不客气地说:“你来做什么?来泼冷水的吗?我们救人是我们的事,你凑什么热闹?还有啊,谁不知道你跟少爷是情敌?你现在来,是安的什么居心?”

尤歌轻轻掀开被子想要下去,无意中瞥见被子中央的某处支起了小帐篷,下意识地把头伸进被子里一看……

没有最劲爆,只有更劲爆!容析元轻拍一下尤歌的手背,冲着眼前的众人说:“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妻子,尤歌。”

他旁边副驾驶坐着一个蓄寸头的小伙子,一只手紧紧拽着扶手,两眼瞪得老大,惊慌的神色中又带着一点小心翼翼。

“是!许医生。”

但激将法这么明显却还能让人就范的,也需要技术含量啊。

许炎咔嘣咔嘣地吃着爆米花,看电影看得津津有味,直到感觉肚子太胀,才发觉自己在吃……爆米花!

以前还没回国的时候她就很喜欢跟家人或朋友一起去旅行,但回国不久就当了教练。现在她觉得只有通过旅行来舒缓心伤,换个环境生活一段时间,出去看看美丽的大世界,等再回到这里,她又会是那个女金刚苏慕冉。

没有结果的感情何必指望呢,她有尊严,她不是死缠烂打的人。

在相处中,他发现了她身上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她甜美的外表之下有着坚强的内心,脾气火辣,过招时更是能与他旗鼓相当。这就使得她在他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开始对她改观。

“你们,有没有考虑单身狗的感受啊!”

其实许炎巡房的时间已过,所以他才顺道下来看一下龙晓晓的情况。

门口那女孩子却是个另类,不但没被吓到,还调皮地吐吐舌头,嘟囔着说:“一个大男人,胆子这么小……”

“妈,咱就依尤歌吧,不然她还要跟我唠叨,还会责怪我的……”

郑皓月头大,此刻不是解释的时候,得赶紧将某些不识趣的记者打发走!

...尤歌还真怕香香会挨饿,只能将它放到地上,还好这只机灵的狗狗很通人xing,除了喜欢撒娇之外,它像是能察言观色似的,乖乖地站在chuang边望着小主人,一脸讨好地样子,很是可爱。

“呃……我觉得你肯定比一只大猪更重。”

“朱坤抓到了,在他亲戚家里躲着,我们去的时候,他正打算跑,还好去得及时,不过,人虽然抓到了,但有个坏消息是……朱坤由于之前在赌场里豪赌,不仅输得精光,还欠赌场几十万,他家里现在连几千块都拿不出,你的医药费,他暂时就无法赔付,可他妻子说,会筹钱,尽快会将钱送到医院来,估计需要好几天。这段时间,如果医药费不够了,你可以说一声。”

郑皓月一直都心不在焉,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她每次看到尤歌和容析元互相交流的眼神,她就抓狂!

“什么?受伤?怎么会受伤的?伤得重不重?你们……怎么搞的,一个废物都看不住!”郑皓月又惊又怒,却还要控制说话的声音,不能惊动了别人。

车里只剩下沈兆和尤歌,没了容析元,突然就变得空荡了很多,她还是无法让自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鲜红的小本本在提醒着她,已婚了。

“什么?郑皓月?少奶奶您不知道吗,少爷和郑皓月没有住在一起的,少爷这几年都是住在原来那间佣人房,就是您现在住的那一间,郑皓月是住在三楼客房,少爷跟她之间没戏。”

郑皓月站在酒窖里,手拿着今晚喝的第二瓶红酒,一身酒气,醉醺醺地冲着角落里说话,劈头散发,素颜憔悴得吓人。

“刚才是尤歌的电话对吗?我看到她就在楼下展厅里,她拿起电话的时候也是你接电话的同时,所以,这个主意是她出的,对吗?不,我不允许你们这么做!”郑皓月气得不轻,而她猜得也很准。

郑皓月隐忍着怒气,尽量让自己别太激动:“为什么要用她的点子?你不是已经有办法解决了吗?她出的主意凭什么被采用?”

就是这一枚南洋金珠18k金镶钻戒指,成为了此刻无数双眼睛盯着的宝贝。

“嘿嘿……好……”话音刚落,只见苏慕冉的脸色陡然一变,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神速地跨出一步,拳头出其不意地朝着许炎挥去!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被你伤到?”

许炎一听,更是来气,敢情这女人就这么小看他?岂有此理!

“少说废话,三招过了,现在,我不会让你。呵呵……你小心了。”许炎阴沉沉地笑着,出拳如风。

容炳雄心里早把容析元骂个遍,他能预感到容析元就是在暗示他别再耍花样。其实双方都知道昨晚关于戒指的事是怎么样的,但又都互相装作不知道,只是彼此之间的态度更具有火药味了。

“爸,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容桓低着头,眼里尽是狠绝的光芒。

她没眼花吧,他这是什么眼神?

“我呸!去你的大礼,劳资不会让那种事发生。”许炎终于是火了。

“容析元,你禽兽不如!”郑皓月怒吼一声冲过去,朝着容析元甩出一巴掌!

郑皓月好不容易拉回心神,勉强稳住,颤颤地说:“你凭什么这么以为?凭什么这么自信?”

兴许是由于对前边的那些应聘者都不满意,詹沁和葛斌的脸色已经不太好看,略显疲倦,笑容也少了很多,眉头皱得紧紧的,很严肃。

卢老先生这是故意还是无意的?没人知道老人意欲为何。

尤歌笑而不语,静静听着郑皓月的叨念,心里在冷笑,表面上也是一片冷静。这是她的小姨,当年她被人绑架的事,小姨真的不知情么?现在还能装出一副很伤心很关心的样子,尤歌真佩服这个女人的虚伪,不嫌恶心啊?

“哈哈,该我了!”许炎爽朗地笑着,将几个酒杯斟满,一手搂着尤歌的肩膀,一手举着杯子。

许炎之所以这么随意,是因为自己房间没人嘛……可是,就在他看到chuang上的被子时,心头忽地一紧?

“好,我暂时饶你,我去洗澡,等我……”

在经过一番权衡之后,容老爷子与唐虞梅之间达成了一份极不情愿的协议,之后,老人终于还是走出了这栋别墅,两手空空的,站在别墅门口回头望望,老人心中思绪万千……至少能肯定一件事,唐虞梅不会伤害容析元。现在,棘手的是,尤歌那边要怎么去解释?她要怎么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容析元此刻就像个吃饱喝足的,意犹未尽地舔舔唇,慢悠悠地起来穿衣服。

她今天这么主动这么乖,容析元也高兴,在外边忙活一天回家来,最想看到的就是她的笑容。

尤歌在顾不上矜持了,仿佛是劫后余生,只想尽情洗燃烧着彼此,尽情享受欢爱的时刻,释放出灵魂深处最原始的自己。

“宝贝你要尿尿啦?麻麻带你去。”尤歌说着就将孩子抱起来,一时间都忘记旁边某男还被晾着呢。

尤歌也不知道旁边的某一位市领导讲了什么话,只听到郑皓月叫她说话,她便开始按照稿子上的内容说出来。

乱了乱了,一切都乱了套!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