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73章:夫贵妻荣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他自嘲般笑了起来,“其实这次从我回来,哪怕是到了今天,你也并不十分相信我的,对吗?”

这下再困再迷糊她的人也醒了,敢情昨晚自己在沙发上睡得极不安稳的时候,是这男人突然将她从客厅抱进了卧室,然后又脱掉了她身上的睡衣,对她上下其手占了她一晚的便宜。

“是!接到陈雪丽的电话时,我正好同臣羽待在一起。听他说要回家,我已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所以我主动提出,想去你们家,一起吃晚餐。”

“除了他像被我丢在北京的那位朋友以外,我也有自己的私心……这段我的心里太难受了,我想有个人陪我吃饭。”

从两扇紧闭着的高大大铁门往前走,裴淼心只觉得周围环境的压抑,直让人不敢抬头直视。

曲耀阳沉默着,“行,下个月结婚,届时你可千万别后悔。”

她拿起桌子上的东西转身走出花园,给裴淼心打了半天电话都没有人接,等到旋身走进客厅的时候夏芷柔竟然就等在那里。

踩着超高跟凉鞋的严雨西从后面的座位走上来,用手推了推斜靠在窗边闭着眼睛的小女人,“淼心,到了,快收拾东西下飞机!”

你总以为要体会人生,就要多爱几回。

一辆深黑色的奔驰车带着不顾一切的狠劲,直接就在民政局对面的停车场门口将她的现代堵住,停车场都不让进了。

“曲总你是不是对vivian的服务不太满意?”赔了张好看的笑脸,领口微微敞开的沈俊豪显然刚才正发生过什么事情。

门没有关,知道他不会进来,可她还是赶忙站起身冲上前,想把自己跟他彻底隔绝在两个世界。

他似乎也是在看着她的,低垂下来的眼眸看着比他矮了接近一个头的小女人,以及她微微肿胀娇颜的红唇。

他吃惊,又懊悔得不行。这个时候的进退两难,出去,他舍不得,继续,必然要让她痛进骨子里。

挂断电话抬手抹掉脸上的眼泪,原本一脸悲伤的女人迅速恢复一脸漠然的情绪。

“嗯。”

“也不是很忙,曦媛刚刚帮我招聘了一名新的高级设计师,我还没有机会去看看,因为暂时的工作重心我都会放在‘玉奇’这边,两家公司刚刚合并经营管理,最是人心动荡不安的时候,所以我想先好好处理这边的事情。”

裴淼心点头,可又觉得不对,想起他刚才话里边的意思,他说“咱们”,还有什么“家”。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她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谁?”

“陆大少,你看过了就算了,难道不需要表示一些什么吗?”

她简直怒不可遏,最后的自尊仿佛再次被这男人丢在地下狠狠践踏。

裴淼心在电话那端破涕为笑,抬手用手背揩过自己的眼角,“苏晓你要是个男人……”

她无心人似的弯了红唇,更凑近他一分,“我怎么没好好说话了?而且,你的夏芷柔还怀着孩子在房间里等着你!怎么,你喜欢让她独守空房?还是想让她尝尝曾经我过的生活?也对,小西同我说过,男人其实都是一样,家里的永远不如外面的,所以现在,你还是快回去吧!”

“怎么了?”车里有人同她们说话,两个女人侧眸去望,就见那跑车的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唇角带笑的英俊男人。

苏晓强行推了她上车,“反正他也要过北城那边去,‘y珠宝’的易家,你要去面试的地方就是他们家的新店,正好让他带你过去。也许那边的店长见是太子爷带你过去,面试什么的都不用了,直接就录用你。”

“子恒他发生车祸,现在就在医院里……”

他用力吻她,她便试探着更用力地回吻过去。

似乎也没谁真的想听裴淼心说话,任她凭的挣扎,曲市长跟曲母就是不让她有机会说话。

曲臣羽不忍心吵醒大哥,径自打开车门,又取过司机递来的拐杖,这才招呼了裴淼心过来,两个人找了间烤肉摊子坐下,点了一大堆的烤肉和烤菜。

她睁着双漂亮的大眼睛,仔细梭巡过他双眸才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家事,我不该知道也不该过问。”

她知道他工作辛苦繁忙,且在他周围打转的,不是想从他身上捞到什么好处便是想趁其不备倒打一耙的人。

她一看见裴淼心便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刚才看见曲总一个人在外面,我还在想他今天是约了谁,没有想到是你。裴小姐,你好。”

“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也不管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总之,这里是我家,该滚出去的人是你!还有,离我的女人和孩子远点,不然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万晓柔几步走到她跟前道:“你放心,过几天我就会去监狱里探望我妹妹,她也不是不聪明的人,只要你给的钱够,想救你儿子不是不可能。”

说着说着,大抵是药效的作用,奶奶很快就睡了过去。

“那我就想知道你打算怎么不亏待我了啊?耀阳,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啊?我越看你就越觉得你好看,我好喜欢你。”

裴淼心讶异地张大了嘴巴:“臣羽,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她在大床上辗转反侧,脑袋里反反复复都是白天在曲家大宅里遇到聂皖瑜的情形。

她抬起小手抚过那粽子的每一根线条,这不是他第一次为她剥粽子,却似乎已经是她名正言顺所能享受到的最后一次被照顾。

“……那是我送给你的东西,既然是送出去的东西,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收回,裴淼心你出来,把它们拿回去!”

她说:“他不只芽芽一个孩子,也许过段,他就会忘了这个可有可无的孩子了罢。”

从自助餐厅出来,手臂被人从身后一抓,是曲耀阳。

小家伙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这时候她们的身后又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不就是想说是我教的么!”

曲耀阳听着裴淼心正正经经的教育,趁女儿一副心思都被玩具区的东西吸引的时候,悄悄伸手过来将她的小手一抓,“我妈让你受委屈了,心心。”

陪同厉夫人左右的年轻人刚刚开口说完话,爷爷便微眯着眼睛去望:“这位是……”

他的大手抚上她仍见平坦的小腹,视线里的一切虽然还有些模糊,但看着她的模样还是如初的温柔,“还是看看吧!你跟吴医生应该也不陌生,自从你怀孕以后一直都是他在照看你的,你现在的体质不同以往,要有什么不舒服的尽管跟我或是吴医生说,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你一定要怀着,怀好了,我同样重视你们母子俩。”

她其实想问的是,他还是不是像当初一样那么爱着自己、义无反顾地相信自己。

她跟他都太熟悉对方的身体了,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吻,却能以着彼此都熟悉的方式轻易挑开各自心底尘封的一切。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咬紧下唇,将电话接起。

身旁的曲臣羽翻了个身,呜咽了一下,半睁开眼睛,看到她坐在床头,便抬起手来抚了抚她的面颊,带着满足的笑意,继续沉沉睡去。

几步之遥的距离,那个小小娇娇的身影双腿抱膝跪在那里。

……

多时他会在电话里沉吟,也不说话,只是通过一根电话线联系彼此的联系。

裴淼心刚想要解释,苏晓却更加激动地道:“你可别告诉我是什么家人之间的关心,他开始在电话里什么都没有说,沉默了好久才说了句想你!”

于是立冬以前,裴淼心索性换了手机卡。

“我知道了,桂姐,曲夫人那边我会去同她说,再不允许她来骚扰淼心。”

曲臣羽几步迈到她的跟前,蹲身下来看着她道:“怎么了,芽芽?麻麻就在楼上,你为什么不上去啊?”

奶奶早早令人挂了电话过来,睡意朦胧之间,无意将电话接起的人正是曲耀阳。

他敲了几下门门便打开,她妆容整齐地站在门边,“我早弄好了,就差你。”夏芷柔咬着唇,“可是,我还是想要一个我跟你的孩子,从前你不要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结婚,可是现在,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还有什么不可以?而且你看你爸妈的脸色,这么些年你妈好不容易容得军军进门,就是以为他是你的儿子,但若让他们晓得军军是领养的,那他们对我……”

夏芷柔还是一副不依不饶望着曲耀阳的模样,夏母赶忙过去拉了她的手往门外拖,“还有你也是的,大半夜的不让你老公好好工作,你在这嚷什么东西!”

夏芷柔咬着下唇,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沉着声道:“妈,我没事了,你先出去吧!我想早一点睡。”

夏母跟夏之韵在大门口吵架,本来已经打算就寝了的夏芷柔还是听到了外头的动静,打开门走了出来,“妈……”

“淼心,我跟芷柔之间是多年前的承诺,更何况她现在又怀了身孕……”

曲耀阳忍不住轻笑出声:“今天才是新年的第一天,哪有你这样的,一大早就问别人要不要命?”

裴淼心一怔,“什么?”

曲耀阳开始沉思,“所以,或许这次我们谁都不应该去帮子恒,就让他好好的,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犯了错,那就接受惩罚,咱们谁,都不许再帮他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夏芷柔跟夏母具都欢欣得不行。

……

最重要的是,自从臣羽的葬礼之后,她当真一次都没再见到过她。

吴曦媛拎了把自己手中的袋子,轻叫了一声,说:“你们看,这下好了吧!说是散步散下来买东西,可是买了这么多的东西,让人怎么拎上去啊?这得多重啊!”

她的身体一下绷直僵硬,就连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的曲臣羽也明显察觉出她的不对。

他似乎难掩了满眼的痛色,光是记忆里边,夏芷柔就曾不只一次地当着他的面掌掴过她,那时候她便跟这时候一样坚强,即便被打了也能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毅力在原地。

洛佳陪着裴淼心站在病房外没有进去,等到他过来的时候,正好就在走廊上打了个照面。

“你怎么样?”条件反射一般,他第一个冲到了她的跟前。

她的这句话是肯定而非疑问。

“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放心曲总,怀疑他是……”

“我不是怀疑他。”裴淼心摇头,“而是人有时候站的位置太高了,很多东西都会身不由己。我知道与‘玉奇’换股的决定是他做出来的,但是身为‘宏科’最大的股东、董事会的主席,他的任何一项决议都必须经由董事会商讨决定,完全不由他个人的意志而改变。曲耀阳决定同我换股,就必然得经过董事会。曦媛你了解‘宏科’的董事会吗?你知道董事会里的那些人都在想些什么吗?”

裴淼心勾唇轻笑起来,“怎么了,曦媛你在看什么东西?”

裴淼心没有说话,思羽的身世她也不打算要告诉任何人。

“我的意思是,如果不相冲突,‘心工作室’完全可以和‘玉奇’合并。现在两家的老板都是你,你想合并一个部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在那办公桌旁的展示柜上,见识到多只漂亮的钢笔或是笔盒。

“我不是想要他们的会员信息,我只是想知道,国内有几个人拥有这只钢笔。”

曲婉婉言辞恳切,裴淼心想要拒绝,可奈何两个人中间还隔着一个芽芽,她只得先伸手赶忙抱住女儿。

见裴淼心点头答应了,曲耀阳这才沉了沉声道:“那今天,女儿我先带回去。”

“排骨……你不是不爱吃肉吗?怎么现在又在吃排骨啊?!”曲耀阳的声调不自觉都高了几分。

从私人医院里出来,再到半带强迫性质地坐上他的车,裴淼心从始至终都没敢吭声。

她惊骇睁眼,这不是他第一次吻她,却偏生每一次都这样突然。

曲母的心腹陈妈早早守在门口,远远见他们的车子过来了,车库里都还没有停稳,就已经着急奔到了跟前,说:“太太在屋子里就惦记着小小姐,隔着好几天都没见着,实在是把人想得紧。”

裴淼心的手挽在他的手臂里,连忙摇头,“我不饿,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他也一天没吃了,她更担心他的身体。

他拉着她挨桌的敬酒,他手中的自然是一等一的白酒,而她因着身孕的关系,只让吴曦媛拿着白水在旁边跟着,等到实在扛不住的时候才由一向就挺能喝的吴曦媛把真酒倒上,帮忙喝着。

只是可惜,这一切的一切,一旦错过就再不会有了。

“大叔你……”

她是知道曲耀阳这几天出差到外地去了,可是之前发生在丽江的种种,他跟裴淼心眼神之间的那点不对,还是让她敏感地意识到他们之间发生了些什么。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她现在大着肚子没办法给他,他想要发泄一下还是怎样,她全都不会怪他。所以即便他同裴淼心之间真的发生了些什么,她觉得自己也可以理解可以忍受,因为最终,他都会因为曾经的承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而回到他们身边来的。

“是你!”年婷弯唇一笑,又去望了望她的肚子,“上个礼拜我跟耀阳一块到外地去出差,就听他说你快要做妈妈了,没想到今天在街上碰见你,肚子竟然已经这样大!我该说什么好呢,恭喜?”爷爷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不过是几天好像就已瘦了一圈,裴淼心在帮他擦手的时候感觉更是明显,曾经身强体壮的爷爷,现在他的手,却有些瘦骨嶙峋的意味。

“巴巴,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小家伙眼巴巴地望着正在系扣安全带,准备发动车子开出去的曲耀阳。

曲耀阳勾了勾唇,转头,“没关系,我喜欢听女儿说话,平常我一个人在家,总是很安静。”

她突然想起这几日听桂姐说,曲耀阳已经没有住在曲市长的那个大宅子里,而是重新搬出来,有时候住在他外面的公寓里,有时候则宿在爷爷的老宅里。

“怎么你以为我是故意到那去落井下石还是看你笑话的吗?”他质问的语气已经让她觉得不痛快了。

就这样站在小巷的一端,不远不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她说:“我没有怪你,也没有对你表示不满,我只是不明白,夏芷柔是你的妻子,可你刚才却把她陷入那样的境地。你知道刚刚都发生了些什么吗?她怀着身孕,又刚才警局里面出来,周围全部都是记者,不只说话难听,还直接将她推撞在地上。”

几个人一出现在这门口,看到自己不修边幅的憔悴模样,曲母冲上前二话没说就给了他一记耳光。

她微微侧头望向曲母,后者温柔浅笑瞳仁却似极深。她虽然模样温和又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但她那模样——裴淼心一直都知道曲母并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这下但看她的模样,也大概猜到她是知道了些什么。

裴淼心一怔,微微侧了脑袋,“我?我不行,我最近正在筹建工作室……”

那狂猛袭来的两片薄软带着不顾一切的力度狠狠压在她娇嫩的唇瓣上面,等她惊觉房门在自己身后“砰”的一声关上时,后脑已经被这蛮横的一推,撞在身后的门板上,顿时就头晕目眩了。

屋子里转了一圈,放置在客厅角几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没事,我就是担心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晚上害怕吗?”

接下来的话,曲臣羽没有再说下去。

他闭了闭眼睛,说:“你在哪里?”

“哦!”kity颤巍巍望了裴淼心一眼,赶忙接过舒玲玲递过来的东西。

“什么?私人恩怨……”陈副总质疑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裴淼心已经绕开他,正对上那坐在上座里状似一派优贵气的女人——夏芷柔。

“啊嗯……我能说我知道今天裴淼心会到你的公司上班吗?”

曲耀阳简直要吐血,从这个角度去看,她身上的纯白色连身裙的领口,正好将她雪白优美的脖颈暴露在空气之中。

“哦。”裴淼心还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可又觉得不对,她同他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关系,他到底又跟年婷说过什么东西。

夏芷柔看到裴淼心也是一怔,她的身边还站着夏母、夏之韵两个人。

夜里曲耀阳睡得并不踏实,翻来覆去的梦里,都是裴淼心站在那里的身影。

夏之韵愈发情动,自是以为曲耀阳这么问是因为也对自己生了丝情谊,于是更加忘情地伸出小手在他胸前乱抚。

夏之韵害怕得全身抖如筛糠,曲耀阳却看也不再看她,立身,光脚从她身侧迈过,踩着地毯直接走进了洗手间。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