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70章:一面之交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蝼蚁,来多少都无法改变尔等的结局。”

夜如梦本来看到一个个的节目被喊了停,所以不敢再出场了,但是看到上官凌雨将那刺绣送到凤阑绝的面前,凤阑绝并没有拒绝,双眸微闪,便让宫女去找来了一副不错的画,送到了凤阑绝的面前。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闪,脸上的隐隐的多了几赞赏,没有想到,凤忆希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想到凤月国有难,蓝城肯定会帮助,她的做法虽然没有事先征的爹爹的同意,但是相信爹爹也不会反对的。

然后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那小女孩手中的花,微微笑道,“虽然这花没有华丽的外表,但是却是有着最坚韧的顽强的意志,更有着最朴实,最纯净的灵魂,这个礼物,我喜欢。”

她此刻完全的意识到,皇嫂真的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皇嫂是真心的爱着皇兄的,所以不管是什么人,什么事,都不可能会破坏到皇兄与皇嫂的感情的。

凤阑绝的脸色明显的一沉,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冷意,唇微动,刚想开口。

上官云端微微轻笑,看来南宫雪办事的效率倒是不错,将她吩咐的事情一件件都办的恰到好处。

而现在,她必须要赶回王府,不知道王府中,等待她的又是什么?而夜无痕若是像上次那样突然回来,那她可就……这个时候,他可不能让凤阑绝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各位夫人请放心,各位大人不会有事的,你们就安心的回去吧。”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略带安慰地说道。

一句命令,更是直接的指出了皇上的强压。

皇后的眸子微闪,突然望向凤阑绝轻声笑道,一脸带笑,一脸的亲切,似乎是完全关心上官云端的样子。

“上官云端,你好大的胆子,没有父皇与母后的命令,你竟然就坐上来了。”

“你以后随时都可以来。”上官云端一脸的轻笑,真心地说道,她是真的喜欢这丫头。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一眯,突然的伸手将上官云端揽进了怀里,然后望向夜无痕,冷声道,“夜无痕,管好你的女人。”

上官云端因为被吵醒,原本脸上有着几分怒意,听到那几个女人的嘲讽,听到那声响亮的巴掌声,以及月儿压抑的呜咽声,她的双眸猛然的一沉。

站了片刻后,便转身离开了。

“她要走了。”叶寒这才无头没尾的蹦出了一句话。

“不会是清儿来索命的吧。”四夫人的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抖的,一张娇好的容貌,此刻却是一脸的惨白,双眸更是惊慌的望向黑漆漆的房外,似乎担心真的会有鬼魂来索命,只怕是坏事做太多了,心虚呢。

“父皇,这真的不管我的事呀,是她。”夜无志看到诬陷的事情败露了,便想要再次将责任推到李贵妃的身上。

因为太过珍贵,所以,他只是给了皇后与李贵妃些许,其它的人,绝对不会有的。

“李妈,你去把这个链子给绝王,让绝王给小姐戴一下不就知道了吗?若是链子不掉下来,就证明绝王是真心爱小姐的,若是这链子掉下来,那。”

“你这是做什么?今天是什么日子,岂由的你这般的放肆,还不快点退下,让外人看到了,成何体统。”不等上官傲天开口,老夫人便怒声斥道,因为李妈是上官云端的娘亲的陪嫁丫头,所以老夫人对她也是一直都没有好脸色。

“你还在这儿看书?看的下去吗?一个上午了,都没有翻一下。”秦思柔望着坐在书桌前,握着一本书,却是在发呆的夜无痕,略带无奈地说道。

而皇上的脸色也愈加的难堪。

他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在维护太上皇的意思,在其它人的听来,倒也没什么。

众人听到他的话,都纷纷的望向他。

“呵呵呵,既然绝王特别提到了你,到时候,你只要好好表现,这事情应该就十拿九稳了。”老夫人看到上官凌雨一脸的羞涩,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微微的轻笑。

上官凌雨与上官凌霜以前自然是没有这样的机会,毕竟皇宫不是谁都能进的。

这让秦思柔情何以堪,他此刻有些为秦思柔报不平了。

“她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已经是绝王的王妃,不是你的女人了,你有那份心思还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女人吧。”虽然夜无痕松开了他,但是叶寒的眸子中的怒火不但没有半点的消减,反而更加的升腾,语气也更冲了,似乎还带着那么几分异样的情绪。

夜无痕的脸色却是从看到她刚刚醒来时的欣喜,一点一点的变的阴沉,在看到她睁开眼睛,望向凤阑绝的那个轻笑时,他的眼睛,便似乎被着什么狠狠的刺了一下。

不等她开口,凤阑绝再次一脸霸道的说道,揽着她的手也微微的收紧了些许,似乎生怕,她会真的离开了。

只是,在她的匕首剌下去的那一刻,却突然的用力的将凤阑锐的轮椅,推了出去,急声道,“锐儿,你快走,找机会再为母妃报仇,再夺回属于你的一切。”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结束了,只留下那丫头的尸体还僵硬的躺在地上。

只是,夜无痕的生母爱子心切,独自带着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到了一个极寒的雪山。

原来一切都是二夫人设计的。她竟然被骗了这么多年。

“小晚。”那个男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身子再次的一僵,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沉痛,刚刚的兴奋与激动也变成了浓浓的悲伤。

上官云端刚想还说些什么,只是,房门突然被推开,在两人还没有回过神时,一道人影快速的闪了过来,将上官云端从他的怀中抱了过去,一只手,将紧紧的扣在了她的腰上。

老夫人的脸上多了几分悲痛,更有着深深的后悔,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她自己选的媳妇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说话间,便慢慢的倒了下去。

上官云端可是他们眼中的傻子,就连一个傻子都答的出来,但是他却没有答出,岂不是比傻子更笨。

“什么……这人也实在是太狠了,竟然想出这样的法子。”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僵滞,脸色也微微变的有些惨白,是被吓到了,也是为上官云端担心,“绝王若是没有碰过云端,云端却怀孕了,那样的误会,可是会。”

“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就交给你们了。”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打开书信,双眸快速的望去,看到那书信上的内容时,身子却是猛然的完全的僵滞。“啊,啊,杀人了,杀人了。”众女也纷纷的尖叫,场面顿时乱做一团。

“皇上驾到。”恰恰在此时,皇上也来了。

“哼,事情明明摆在眼前,这么多眼睛看着呢,你还想要骗皇上不成?”丞相冷冷的哼道。皇上沉思了片刻,望向上官傲天,有些为难地说道,“众人亲眼目睹,你要朕怎么办?”

而凤阑绝的语气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冷硬,显然是在怪她昨天晚上所做的事情。

蓝岚的脸色再次的一沉,她原本也在猜测着先前是上官云端那话可能是在说谎,毕竟,据她的了解,凤阑绝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我们这样,只怕不好进去。”上官云端望向凤忆希,一脸沉重地说道,那么多的侍卫,以她们两个人的能力想要避开,只怕不太可能。

所以,这个时候,她不能硬闯,她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希望如此,我们快点去看看吧。”凤忆希却仍就不放心,有些急切的向着皇后的宫院走去。

好在,出了太上皇的宫院后,侍卫就少了很多,一路上,她们两人又都十分小心的避开了那些侍卫,所以,倒也没有被发现。

“母后,你可知道,今天进宫的,除了那些大臣,都还有谁,是不是每一个王爷都进宫了?”上官云端突然再次问向皇后,沉声问道。

“皇爷爷。”凤阑绝没有理会皇上,而是快速走到床前,看到躺在床上,微微的闭着眸子的太上皇,忍不住轻喊出声,声音中带着几分轻颤,更有着明显的心疼,可见他对太上皇的感情之深。

太上皇此刻的眼神,似乎是以前见过云端一样,而且似乎有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

众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是纷纷的愣住,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平时,太上皇除了对凤阑绝,对其它的人,可都是看都懒的看一眼的,更不要说是去拉他们的手了,所以,平时大家都很怕他。

“她根本就没有理由杀太上皇,而且,谁会傻到当着这众人的面,杀了太上皇?”皇后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冷意,沉声反驳道。

“不用说了,你就这么回去告诉你家丞相就行了。”凤阑绝再次开口打断了他的话,这一次没有再停留,也没有再给那人开口的机会,揽着上官云端直接的进了王府。

隐离开后,凤阑绝才带着上官云端进了房间,这个院子是凤阑绝的院子,那些侍卫,一个个都是经过了隐的亲自的挑选的,而且素容也按隐的吩咐暗中观察了一下,发现他们之中,也并没有易过容的。

所以,这儿的人,都相当的安全。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却并没有等凤阑绝与上官云端开口,便再次说道,“你们自便,我先走了。”

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他的脸,入眸的一张略显平凡的脸,让她微愣,她原本以为,他会是那种美的一塌糊涂,美的人神共愤的妖孽,所以看到那张平凡的脸时,真的有些意外。

“丞相大人放心,下官自然会秉公处理。”尚书再次陪笑,只是,那所谓的秉公,只怕也只有他与丞相心中明白。

今天王爷在场,说不定还对玉儿有好处,想到此处,心中便完全的松了一口气。

而凤阑绝唇角带笑,神色未变。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她,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快速的抱起了她,带着她一起跃上了那个窗口处,让她自己看个清楚。

所以,他到现在仍就想不明白,那人到底是怎么向外面的人报信的?

“不会呀,我现在不是没事吗。”上官云端却是尽量轻松地说道,突然想起了那个丫头交出来的毒药,连连问道,“对了,那丫头拿出来的毒药呢?”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沉,她绝对不是一般的宫女?!心下不由的多了几分防备。

众人纷纷错愕,众人都已经到齐了,皇上与皇后都已经到了,就连夜无痕都已经到了,就独独少了那个绝王了。

“管她呢,来了就来了吧,不就是一个傻子,一个丑八怪嘛,绝王怎么选,都不会选上她的,而且有那么多宫女,那么多侍卫守着,她也闹不出什么事来。”另一个女子扫了上官云端一眼,低声嘲笑道。

这绝王比传说中的更优秀。

“你杀了雨儿,还有害死鸾儿的帐,我会一笔一笔的跟你算清楚。”上官傲天双眸微眯,一字一字危险的说道,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狠毒的女人。

老虎不发威,还真的当她当病猫了。

南宫雄可是有名的老狐狸,自然听懂了凤阑绝的意思,王爷进了京城,没有进宫,先来他这南宫世家,是看的起他南宫世家,但是,却也不能太过张扬了。

“王爷突然来访,不知有何要事?”南宫逸相对的却是十分的冷静,与凤阑绝相对而坐,不卑不亢的态度,不急不缓的语气,不亲不疏的把握,恰到好处。

南宫雪与南宫燕纷纷惊滞,绝王?这就是那个传说的中神话般的人物?

他此刻应该毫不犹豫的相信,南宫雪就是她吗?

原本在休息的上官傲天,听到动静也急急的赶了出来,看到疯狂的让人害怕的上官凌雨时,不由的惊住,雨儿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这样的?

不管上官凌雨犯下了什么样的错,毕竟是他的女儿呀,做为了父亲的他,怎么能够不心疼呀,那就是本能的爱。

她一直以为夜无痕是无情之人,是永远都不会懂的爱情,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如此深情之人。

“你,本来就是你做错了。你竟然还怪到傲儿的头上,傲儿说的对,你就不应该偷偷的让人教雨儿武功。”老夫人望向二夫人时也是一脸的愤怒,在这种情况下,她可是绝对的维护自己的儿子的。

老夫人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纷纷的惊住,特别是上官云端,身子不由的一僵,老夫人这话是怎么意思,难道说,她不是上官傲天的亲生女儿吗?

上官云端透过轿帘看到外面的情形,唇角不断的上扬,意料之中,却仍就有些意外,夜无痕竟然直接的来了个闭门不见,不待见她,那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是,今天这迎亲的可都是皇上按排的,直接的将皇上的人都关在门外,摆明了是不给皇上留半点余地。

不过,现在让他离开,自然是不可能的,他今天可是来看戏的,虽然四哥这招直接将人关在门外的法子太过狠绝,让他都没有什么热闹可看,但是,那傻小姐还没走之前,他自然不会走。

折腾了大半夜,她快要累死了,只想安静的睡一会。

死人有什么可怕的,更何况她又没有做亏心事,就算真有鬼也不会来找她。

就在那丫头快要捉住上官云端时,上官云端突然的扬起手,用力的甩了那丫头一巴掌,怒声道,“大胆狗奴才,竟然敢打本王妃?”

但但就这一点,她就算背的跟蓝岚一样多,也算是赢了。

众人正听的专注,听到她的话,更是纷纷的惊滞,她的意思,她看过的,就全部都记住了,都背出来了。

一个弹琴之人,却不懂的爱琴。

“是,那主子自己小心点。”那女子恭敬的应着,似乎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毕竟她这次没有完成任务,主子没有惩罚她。

“你呀?”凤阑绝微微的摇头,声音中却是满满的宠爱。

绝王府中的几个侍卫,惊愕之中,却都纷纷为王爷开心,看来,王爷是真心的爱着王妃的,要不然断然不会这般的开心。

“主子什么时候都很美。”依琴白了她一眼,闷闷地说道,她跟流萧可是见过主子的真正的样子的,只是,她也有些不明白,主子明明那么美,为何要伪装成这个样子,今天可是她与绝王成亲的日子呀。

其实上官云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不得不说,这个上官凌雨心机的确够深。

而刚刚去传话的那个太监这才急急的走向前来,小心地说道,“王爷,皇上与皇后此刻都在泰和殿。”

不过,却也知道了母后没什么事,刚刚的担心便也少了些许。

有段时间,甚至有人暗中传言说当今的皇上,只怕也不是太上皇的。

想到那种可能,她的心中竟然有着一种莫名的害怕与心疼。

不过,不管有多少的敌人,她都陪着他一起,一个一个的对付,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害怕,更不会有丝毫的退缩。

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感动,突然脱口说道,“好,我答应你。”

他真的能够一眼认出她吗?

“不用了,本王今天可是来选亲的,这个位子不错,角度也不错,本王就坐这儿了。”凤阑绝眉角微扬,极力轻淡地说道,说话间,双眸微转,扫了一眼来参加选亲的众女子,自然也扫过了上官云端。

竟然有传言说他的身边从来没有过女人?她真的很怀疑那传言,一个身边从来没有女人的男人,能够一抱便清楚的知道她的尺寸吗?

“今天,皇上依绝王的意思,安排了这次选亲,希望绝王能够选到喜欢的女子。”夜无痕慢慢的说道,声音似乎没有了平时的那种冷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绝王的身份。

凤阑绝唇角的笑猛然的滞住,刚刚握向酒杯的手,更是猛然的僵住,纵是他再冷静,再沉稳。

带着他前所未有的紧张,带着他从来没有的害怕。

此刻的她,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夜无痕的话,没有任何的反应。

“高兴,当然高兴了。”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轻扯了一下,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毕竟这一切都是她先说起的,这会再说不高兴,那不是摆明了欺骗他吗?

再次望向那香囊,上官云端愈加的感觉到刺眼,他若真的就这么出去,肯定惊倒一片人,只怕还会被人笑。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