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67章:摇唇鼓舌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更甚至,为了给凤家拉仇恨,几位文臣嘴皮一合,就把凤家捧成了大秦第一家族,仅次于皇家。

“封公子,我要回去接圣旨,不得不走。”顾千城很囧,将封似锦的手指掰开,可封似锦却不死心,紧紧握住顾千城的手指,像铁钳似的,顾千城怎么也甩不开。

当然不能……

顾千城用帕子将玉块擦干净,发现这玉块水头十足,是上好的玉石,如果完整的话,不管是什么佩件,价格都不菲,绝不是普通书生学子用得起的……

“皇爷爷,顾千城去江南前曾与我约定,到了江南会第一时间将江南的情况报给我知晓,算算时间顾千城早就到了江南,可却什么消息也没有传回来,我怀疑她被人控制了。”

武定和暗卫取了寄放在客栈的马,摸黑往回走。

不过,这种场合并不适合多说,顾千城心里有疑惑也不会问出来,与秦寂言一同离开。

封似锦结交的朋友个个出身不凡,见识不凡,这么弱智的把戏,人家要看不出来,那还读什么书、考什么科举、当什么官?

至于五年后?只要她自己不作死,他不介意保她一命,左右是养一个废人,他养的起。

他的千城独立又坚强,自信又勇敢,什么时候这么脆弱过?

顾千城看向孙妈妈,说道:“孙妈妈,在京城还有人家愿意娶我吗?要是远嫁他乡,我有再多的嫁妆也保不住。”

很好,纯情的秦殿下还是在的,只是藏的太深了,需要她努力寻找……秦寂言与景炎谈好合作后,便各自开行动,一个在宫内主持在局,一个在宫外寻人。

能让秦寂言脱不了身的,除了皇上还能有谁?

他们把粮草都留给了城中的百姓,他们接下来吃什么?

“公子早就料到了,几位小少爷的也有。”暗卫扯了扯僵硬的嘴角,很想要笑一个,可是怎么也笑不对,反正更加的吓人。

“谢殿下。”凤老将军也不客气,干脆利落的起身,又干脆利落的道:“陛下,老臣深夜求见,是有要事禀报,还请陛下屏退左右。”

秦寂言让暗卫去说了一声,让她明早去顾家,与顾老太爷一同进宫陪太上皇。到时候进了宫,也就不用出去了,免得他要见人还不方便。

而,在北齐皇帝和季诺讨论秦殿下此人时,秦寂言也带着顾千城,在凤家精锐之师的保护下,嚣张的踏上北齐的地盘,没有意外……

这个女人,居然敢把自己的肚子切开,还把手进去取孩子,她就不怕吗?

屋内,顾千城散着头发,抱着孩子紧紧搂在怀里,哭得泣不成声。

太上皇一脸颓废,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封大人忐忑的打开圣旨,看到上面一溜串的谥号,头大了……

焦大人找不着顾千城,他直接把唐万斤砸城门的损失一一记上,然后一式两分,一份送到宫里给皇上看,一份送到顾家要银子。

回到宫殿,时间已经不早了,顾千城哈欠连连,一副随时都能睡着的样子,秦寂言看罢,不由得手痒,捏了捏她的鼻子……

“必输的局,确实不用赌。来人……”太上皇信心满满的说道,而随着他的话落下,破窗声与破门声响起,一群身着禁军服侍的士兵,握着长枪大刀冲了进来,可就在此时……秦寂言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心里有万分不情愿,可却不得不打起精神,陪老皇帝下一局……

皇后一进来,就老皇帝心情大好,笑着上前问话:“发生什么事了,皇上这么高兴?”

“嗯。”秦寂言接过信,快速撕开,看到信中的内容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景炎,你很好!”趁火打劫,再也没有比景炎更精于算计的人了。

封似锦的挣扎与犹豫他看在眼里,可那又如何?

天牢里只关了三个犯人,除了周王和荣王世子外,就只有倪月。秦寂言这次过来,是来见周王与荣王世子的。

“暗风剑?隐世的杀手?”秦寂言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由得挑眉。看了子车一眼,见子车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秦寂言眼眸微变,却没有多说,只让子车尽快把人捉住。

秦寂言做这些时并没有防着顾千城,顾千城一直在旁边看着,看着子车离去的身影,顾千城不由得轻叹,“看样子,暗风楼上下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你。”就连一直对秦寂言忠心耿耿的子车,也不愿意让秦寂言碰暗风楼。

这些普通百姓被赵王赶出来,早就吓得不轻,现在见秦寂言走出来,一个个慌忙跪下,却哆嗦的不敢开口。

“好,姑娘稍等,我这就去给你取。”老管家哪里舍得说不,放下吃到一半的饭菜,巴巴的跑了出去。

虽说这段时间条件很艰苦,可老管家却在有限的条件内,尽了最大的力让顾千城过得舒心。可是,不管是子车还是顾千城,都无法感激老管家,更不可能感动。

“圣上,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圣上三思。”朝臣齐齐跪下,苦苦哀求。

”既然起了二心,就别怪朕不客气了。”秦寂言的左手,放在腰间的软剑上。

五位数的计算量,对长生门的术数师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工程量。不过有了之前两次计算,这一他们的速度稍快,只用了三天半的时间,就把数字算了出来。

那两个打手,看到打到了顾千城,却没有把人打趴下,正想再出招,可手挥到一半,却对上顾千城手中血淋淋的刀子,那两人吓了一跳,生生收住攻势,想要避开顾千城的刀子,可是……

顾千梦一直认为,自己比顾千城好多了,顾千城只是会投胎,是大伯女儿,是顾国公府的大小姐,可到现在才发现……

结果,不知是顾千城太用力,还是风遥坐的位置太好,顾千城明明没用多大的力气,风遥却因为这一脚而滚了下去,因为他身侧是一个斜坡……

搁现代,顾千城可以说出一大堆,类似绅士的风度、男士气度一类的话,可现在……

此刻不比昨晚,大庭广众之下,他要再帮顾千城,要是顾千城借此缠上他,对他来说是个麻烦。

面前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大哥!

骗老皇帝是必须的,可面对秦寂言,顾千城不需要编谎言,经过这件事,顾千城很明白,她和秦寂言是一条船上的人,她必须坦诚。

人已死,他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这只是本王的怀疑,当不得真,总之你救风遥并没有错。”秦寂言虽有安慰顾千城的意思,可说得也是事实……秦寂言的指控,让顾千城十分无语……

说话间,顾千城十分有技巧的从秦寂言身上滑下,“殿下,我们冒不起险。”

“皇上,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条件。我知道你厌恶我,但我要的并不多,我只是要一个皇后的名义,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倪月说完,就低下头,静等秦寂言决断。

秦寂言这人太精明了,本身又极度厌恶、防备她,这样的情况下,她只要露出一点马脚,就会被他发现。

屁股不痛,她的自尊痛呀!

结果呢?

顾千城刚出生就死了母亲,她亲爹不到一个月就娶了继室,满府上下都围着新夫人转,根本没有人看到刚出生的顾千城。

没办法,她还被人按在腿上呢。要是再打两下,她的脸就丢尽了。

“要怎么办才好呢?”圣后犹豫不决,在大殿内走来走去,时不时就看向一旁的沙漏,见里面的沙子越来越少,圣后心里越发的焦躁。

噗嗤……鲜红的血从地底飙出来,禁卫三下五除二,就从里面翻出一俱尸首。可不给禁卫们喘息的时间,其他几个土丘又涌向秦寂言,并且越来越近。

“罢了,你们……”老太爷刚要叫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离开,就听到院外传来丫鬟欢快的声音。

管家没有犹豫,直言道:“老太爷,小人刚刚问过,大小姐的马车在门口等了许久,甚至让人叫了门,却没有人应。”

老太爷都知道顾千城回来了,作为管家夫人,窦氏怎么可能不知晓了。她一听说顾千城从后面开的小门,直接进了自己的院子,就知大事不好了。

山上的崎岖难行,而且奇窄无比,根本不适合大军进山,就算朝廷的人知道他们在这里,也不可能带兵上来。

再说了,这种事真要等到皇上开口再做,他们这群人也就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战鼓一响,全寨子的人都惊动了,妇人、小孩和老人,纷纷丢下手中的活往屋里跑,再出来手上皆拿着刀、斧等物。

就算秦寂言武功高强,可皇宫侍卫这么多人,还能让秦寂言一个人讨得好?

“猫抓老鼠,游戏才刚开始。”秦寂言与顾千城在不远处的屋檐上落脚,见回宫禀报的探子已死,又继续追踪其他人。

“白天睡了一上午,此时不困。”一晚上经历这么多事,她要还能睡得着,那就叫奇了。

“我不否认家世带来的好处,可我也不否定自己的努力。”顾千城淡然一笑,抬头看向被匪徒们围在中间的承欢几个,一脸骄傲。

每一次战斗都是一次成长,他们又一次成长了!

言倾还好说,有救命之恩在,封似锦还会收敛吗?

这个地方,可没有女人敢过来。

哗啦一声,顾千城从水里站了起来,甩了甩湿发,顾千城拿过一旁的毛巾,将湿发包起来,随意的擦去身上的水珠。

太闪亮了!

他说要叫大夫来给顾千城看看,不是寻问顾千城的意见,而是告知顾千城。

景炎饭也不吃了,命人立刻去请大夫……凤于谦一马当先,冲入北齐大本营,生擒北齐三皇子乌于稚,提前结束了战斗!

“贵国乌于稚殿下在我大秦做客,单将军你还要打吗?”凤于谦坐在马背上,前面是被士兵押住的乌于稚。

乌于稚面污发乱,血和泥混在一起,看上去狼狈极了。单增一回头,就看到乌于稚想要反搞抗,却被大秦人一个刀背,打得摇摇晃晃的画面。

秦寂言笑而不语……

这里的人可怜又可恶。

顾千城脸色微变,没有再阻止,眼神冰冷地看向刘管家:“谁告诉你,孙妈妈是失足死的?”

“皇上的身体没事,急诏殿下回去做什么?”程将军心直口快,见老皇帝快要死了这种忌讳不存在,也就不再藏着掖着,将心里的话直接问了出来。

“可是不对呀,真要是有大人物来,怎么没有禁军开道,这身后跟的就十来个官差,这哪里是迎接大人物?”

“不是迎接大人物,这些大官怎么会走到城门口来了,虽然人不多,可看他们的官服,全是一二品的大员呀。身后跟的那几个,也是三品和四品的大官,他们不可能来城门口瞎逛。”

可是一品大员说出来的话,他们不敢反驳,只能捏着鼻子回去,想办法梳理人流,免得真把城门口堵住了。

“等你等基后,发兵攻打长生门吧,那种为追求长生,而随便牺牲他人性命的地方,不该存在。”长生门杀人已经不止一次了。

秦寂言的离开,让许多人蠢蠢欲动,其中又以秦云楚为最。秦云楚得知赵王最近将精力,放在暗杀秦寂言身上,他便借机一点点收买军中将领。

言倾和承欢几个人忙完手边的工作还能回去吃个宵夜、休息一下,秦殿下却是彻夜无法休息。

他大大方方带了回了。

“没手。”秦殿下一手木盒,一手卷宗,真得空不出来手来。

顾千城没有多想,一脸高兴的道:“是吗?承欢居然记得给我们准备吃食。”

本是一个落魄的皇族后人,可偏偏有个争气的太祖父,直接把他的太祖父干掉,成了皇帝。结果秦寂言成了皇太孙,而他则什么都不是。

一出门,大管家就迎了上来,“大小姐,军中有消息传来。”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饿个三天落在深水区,就算不能立刻浮出来,可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可带上一个老管家,事情就不好说了。

在舱底的那几天,顾千城过得实在不好。睡不好,吃不好,休息不好,身体弱得不像样,这样的情况下,饶是顾千城底子再好,那孩子也不可能保住。

他相信,一旦顾千城和她腹中的孩子,因为他的失职而出事,皇上一定会杀了他。

“子车?”秦寂言转身,脸色微变,“快,把人拉上来。”

居然丢下顾千城,把彭长老带出来了。

他们,根本追不上!

船尾有两个水手守着,当秦寂言出现,两个水手吓了一大跳,张嘴欲喊,可不过说了一个字,就被一剑毙命。

蜷缩在角落里的顾千城,听得一清二楚……秦寂言用尽手段拿到活火山的地址,圣后当然不会认为他只是为了好玩,或者打长生门的脸。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