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64章:炊金馔玉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他有三千颗脑袋,每一颗代表着一种大道的极致,就是脱。”|

同时,最想感谢的就是喜欢和支持本书的兄弟姐妹们!

上官云端再次的愣住,他刚刚还说凤阑绝着急,他又比凤阑绝好了多少,三天后,就不急了吗?

王爷让他们好好的保护王妃,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他们要如何向王爷交代呀,而且外面的人很明显是来闹事的。

“喂,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都跟你说了多么遍了,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着?”那个侍卫是真的怒了,也不由的对着她吼道,看到她硬要进来,便只能伸手去推她。

“你是谁?”那个冲进来的女人,看到上官云端微微的怔住,却随即怒气问道,倒像是她才是这儿的主人,上官云端是个外人。

“住嘴,不可侮辱我们王妃。”跟着上官云端一起来的那个侍卫,厉声喊道。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把你们未来的夫人接进府中,她的肚子里可正怀着你们的小主子呢。”上官云端再次低声吩咐着,望向那个女人的眸子中却是隐过一丝冷笑,想骗她,哼,她只怕还嫩了点。

唯一提到的这个女人的话,却偏偏是对她的解释,他说跟那个女人绝对没有那种关系,让她相信。

而一瞬间,所有的百姓的激情都被调动起来,虽然先前大家都有捐,但是,却都有很大程度上的保留的,而如今听到上官云端的那一席话,都纷纷的争先恐后的向前来捐款。

“丞相当真要告老还乡?”太上皇的眸子慢慢的转向站在下面的丞相,唇角微动,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

“老臣多谢太上皇的成全。”丞相微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感激地说道,说话间,也慢慢的跪在了地上,给太上皇行了一个大礼,他也知道,太上皇这应该算是饶过他了。

“好,皇嫂说的好。”凤忆希突然的鼓掌喊道,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敬佩。

“好,你说除了你的婚姻,什么都可以睹,那么我们就来睹彼此的性命,若是我输了,我死,若是你输了,你死。”这一刻,蓝岚真的被她胸中的怒火逼疯了,竟然提出这般疯狂的赌注。

这还是皇上第一次这般亲切的称呼上官云端,当然,皇上此刻眼中看到的恐怖不是他,而是那些银子。

话气仍是十分的客气声音中还带着淡淡的轻笑,只是,谁都明白,她此刻对上官云端只怕是恨到极点了。

只是,没有想到,上官云端接下来的话,却差点把她气到吐血。

不过。前面的一些,他都看了,没有错的。而看到她那般自信,想到她平时的睿智,应该是不会错的……

她的一只手,快速的伸向那只砚台,想要将那里面的墨,弄到上官云端的身上。

只有夜无痕的眸子中隐着几分沉思,他是清楚上官云端的能力的,而且也是深知凤阑绝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凤阑绝如此的坚持,答案不用猜也知道了。

只是,他的心中,却不太相信,她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写出的那么多的数字,会全部正确吗?他现在的心中,倒是更想知道,会有多少是对的,多少是错的,总不可能会一个都不错,全部正确吧。

一进大院,便大声的喊道,“皇嫂,皇嫂,你在哪儿?”

毕竟,她此刻的样子并不出色,而且相对的还有些丑。

“皇兄,你不会是担心皇嫂被人抢走了吧?”凤忆希看到他的神情,略略带笑地说道,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其实,她看的出,刚刚那个秦思柔对皇嫂并没有丝毫的敌意。不知道两个人会谈些什么?

这次,却是换成上官云端愣住,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吗?

难道是南宫逸?

昨天明明是隐暗中去通知的几位大臣,还吩咐几位大臣不得泄露,今天为何却又把几各位大臣的夫人请去,这样一来,岂不是容易暴露,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凤阑绝掩人耳目的手段。

李大人自然明白他此刻的心思,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才将那个瓶子收了起来。

叶寒的脚步这才停了一下来,只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望着地面,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谁?谁要走了?”上官云端听的一头雾水,一脸迷惑地说道,只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微微挑眉道,“你是说秦思柔?”

而且这儿是后花院,平时也很少有人过来。

凤忆希的身子也有些僵硬,心中似乎也有着几分紧张,双眸微微的望向另一条路,微愣了一下,便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她不想这般单独的跟他一起。

“皇上,臣妾记得,当时与王爷喝了那茶后,就感觉到头晕,然后臣妾与王爷就都晕倒了,接下来,臣妾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所以,也极有可能是在臣妾与王爷昏迷时,有人将那茶换过了。”李贵妃望向皇上急急的说道,只是,说话间望向上官云端时,更是一脸的狠毒,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你?”皇后气到抓狂,但是此刻却又无话辩解,只能愤愤的吼道,“你分明是诬陷本宫。”

当凤阑绝的手,快要握向她的手时,上官凌雨的身子突然微微的一斜,向着一边倒去。

“你以为我想管呀,只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你若是喜欢她,就去争取呀,你这样坐在这儿算什么?”秦思柔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着急。

“我只告诉她,我不是你的女人,其它的都没有说,不过我相信她,就算她知道了真相,也不会告诉其它人的。”秦思柔的脸色微沉,隐隐的有着几分无奈。

上官凌雨暗暗惊滞,但是,还不等她有所反应,凤阑绝已经抱起了她。

“父皇,你看?”皇上似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的转向太上皇,低声请示。

说真的,她还真的不记的她原本的样子了。

“哼,上官云端你白日做梦呢,你就那丑样子,绝王看你一眼都会吐,怎么可能会选你,你还是不要出去丢人了。何况绝王早就表明,喜欢的人是我跟二姐。”上官凌霜却是一脸嘲讽的取笑着上官云端。

“不管怎么样,本王这次都不会放过那个女人,本王不会再留下任何的祸根。”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仍就一脸坚持地说道。

这个男人,不会是为了她报打不平吧?

他这话,绝对不是为了骗她而说的甜言蜜语,而是千真万确的,他当时的确有着那么一种感觉。感觉到她在喊她,或者,这就是心灵相通吧。

上官凌雨再次疯狂的吼道,而说到上官云端已经死了的时候,似乎十分的得意。

凤阑锐的身子微微的僵滞,微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危险的冷意,脸色也更加的阴沉了几分。

凤阑锐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冷声道,“立刻进宫。”

只是,她原来的记忆中,娘亲是很美,很美的,只怕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但是这个男人却是不为所动。

而房间里,那男人仍就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见上官云端没有说话,以为她生气,遂再次解释道,“小晚,你生气了吗?我也知道,那样可能会坏了你的计划,但是你也知道,我的心中一直只有你,不可能会碰其它的女人的。”

“小晚,这么多年,你也看到了,他是怎么对你的了,他的心中根本没有你,那怕那个女人死了,他的心中仍就不会有你,你在这府中,只会受苦,小晚,跟我离开吧,如今雨儿已经死了,我不想你跟霜儿再出事。”那个男人的声音中因着害怕与紧张,微微的轻颤着。

老夫人到了现在也终于明白过来了,也终于知道后悔了。

“你?”那个男人完全的怔住,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她,随即唇角再次扯出一丝自嘲的笑,原来,守护了近三十年,他仍就不配,不配!

所谓的墙头草两边倒,只怕就是他这个样子的,刚刚还一心向着丞相,如今夜无痕来的,便立刻倒向夜无痕了,毕竟丞相再大也大不过王爷。

上官云端可是他们眼中的傻子,就连一个傻子都答的出来,但是他却没有答出,岂不是比傻子更笨。

皇上再次的气结,一张脸更是瞬间的铁青,这绝王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不是当众明显的嘲讽他吗?

“绝王,丞相刚刚只是失言,已经知悔了,还请王爷不要跟丞相计较。”李贵妃也看出了事态的严重,小心的求情。

“对他,我需要有什么计划?我的计划,哪一次,在他的面前不成了泡沫。”女子红唇微动,再次慢慢的开口,这次的声音中似乎多几分自嘲,不过却随即一脸骄傲地说道,“总有一天,我会让他知道,这个世上,只有我才配的上他。”

她的语气很无辜,似乎还带着几分淡淡的同情,但是她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一时间,上官云端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对了,这件事通知了凤阑绝没有?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着都要赶回来呀。”正在上官云端暗暗思索时,突然听到叶寒再次说道,这次的声音中似乎隐隐的带着几分不满,上官云端暗暗一惊,这个时候让凤蓝绝回来?先不说桐城的事情有没有解决,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弄清,让他知道了,让他回来,只怕。

“前些日子,本宫已经让人给他带信去了,相信这个时候书信也已经到了,他应该知道了,说不定,很快就会赶回来了。”皇后听到叶寒的话,微微带笑地说道。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望向叶寒,略带担心地说道,“对了,云儿她最近身子有些弱,什么都吃不下,看到东西就恶心,还请叶神医想个法子。”

“什么……这人也实在是太狠了,竟然想出这样的法子。”秦思柔的身子微微的僵滞,脸色也微微变的有些惨白,是被吓到了,也是为上官云端担心,“绝王若是没有碰过云端,云端却怀孕了,那样的误会,可是会。”

上官傲天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双眸中,隐过几分失望,也多了几分沉重,唇角微微一扯,似乎有着几分自嘲般的轻笑,随即一脸郑重地说道,“云儿是老臣的女儿,有什么错,也是老臣教导无方,所以,云儿犯的错,老臣为她承担,还望皇上成全。”

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对一个傻子下狠手,哼,今天,她就当替以前的上官云端出口气。

“哈哈,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傻子,看看她那样子,真是丢人。”看到上官云端的样子,众人再次的嘲笑出声,只是这次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妒忌,而多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愉悦。

月儿便再次移动脚步,走到三夫人的身边,继续奉茶。

“你疯了,你凭什么打我?”三夫人有些回不过神来,愤愤的质问道。

她此刻离四夫人有些距离,而且她不懂武功,扔出去的针并没有太大的力道,虽然剌中了四夫人,却也不会太痛。

她清楚夜无痕的精明与危险,她能轻易的骗的过这几个女人,但是,夜无痕,这般毫无征兆的来,真的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这个时候,她没有争辩,而是将这个问题丢回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说她傻,哼,只是,大家再怎么样,也都是长了眼睛的,真与假还是看的出的。

上官云端发现,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一些女子。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却随即反应了过来,双眸微转,望向那不断的自愿的涌上来的百姓,唇角微微的多了一丝轻笑。

凤忆希本就是聪明人,自然看的懂她的暗示,虽然心中有些害怕,但是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母后今天见过太上皇了吗?”上官云端不想再讨论那个三王爷的事情,而是再次沉声问道。

凤阑绝的心中猛然的一沉,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大的可能,一向疼他的母后对他的亲事竟然不理不采,而且他这么久没有回京,她也并没有迎出来……

“没什么,先进去吧。”凤阑绝不想让她担心,而且事情还没有确定之前,他也不想妄加猜测,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进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太上皇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刚刚为太上皇检查过的太医走到了皇上的面前,低声说道。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都不明白,那其它的人就更不明白了。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而且,刚刚那个李贵妃,一声一个傻子,一声一个丑八怪的,似乎喊的很顺口。

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脸色微沉了一下,再看到凤阑绝竟然不等他开口,就转身离开了,双眸中快速的漫过几分冷意,但是却更快的掩饰了下去,望着凤阑绝离开的背影,略略带笑地说道,“既然四皇弟跟已经定了的事,朕自然不好阻拦,希望西兄弟玩的开心。”

“凤阑绝,这儿真的好美呀。”上官云端一脸欣喜的喊着,一边在那山水间跑着,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

虽然她只见过丞相大人几次,但是却可以肯定,丞相大人绝对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来请凤阑绝呢?

“皇上放心,属下已经吩咐轻功最好的几个人暗中跟着,一有情况就会回来禀报的。”那个侍卫,再次恭敬地说道。

“哦,看来李公子记得很清楚呀,那么请问,三天前的同一时间内,李公子又在做什么?”上官云端微微一笑,再次一脸平淡的问道,因为那脸上的笑,更多几分随意,似乎还带着几分亲切。

“好,给你个机会,说说看,若是不能让本王妃满意,后果你是知道的。”上官云端略略带笑地说道,声音虽然轻柔的不带任何的危险,但是那话语中却是再明显不过的威胁。

也或者,那人还想让这丫头继续诬陷蓝岚,或者也相信这丫头不太可能背叛她,所以,才会冒这个险。

凤阑绝对着她微微一笑,随即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在场的所有的人,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任何人不准泄露出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