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59章:奇耻大辱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大漠,土地广阔,正因为广阔,才会给予无数部族栖息的空间,因而,先是匈奴崛起,而后又是五胡,此后是鲜卑人脱颖而出,又是突厥,接着,是女真,是契丹,是蒙古。若只是保守的执行休养生息之策,五十年之内,固然大明在北方,永不会有外患,可一旦时间一久,迟早,我们会面对新的敌人,我们的敌人,可能会越来越强大,他们会如跗骨之蛆一般,不断的腐蚀和吞噬我大明在北方的基业,所以……臣的建言是……向西……”

就在弘治皇帝心里转了无数念头的时候。

弘治皇帝不禁感慨起来。

或许是因为方才的药劲还没有过去。

朱厚照心平气和的道:“扶父皇起来,父皇要揍我。”

他似乎想要让其他的酋长,群起响应:“我们千百代来,都栖息在这草场之上,哪里容的这些汉人,在此放肆,现在汉狗就在眼前,还愣着做什么,难道你们忘了,你们身上流淌着的是谁的骨血?”

‘皇帝’自马车上下来。

方继藩忙是翻身下马,和刘瑾二人,一左一右,拥簇着‘皇帝’。

“为啥。”方继藩很紧张,他毫不讳言的敢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自己怕死。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怕死的人,十之八九,就是骗子,生命太宝贵了,宝贵到,人可以为之出卖自己的至亲,出卖自己的朋友,出卖自己的良知,方继藩除外。

王守仁什么都没有说,疾步走出去,方继藩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

乖乖依着方继藩的话,背了皇上和太子去了榻上,而后,摘下了冕服和通天冠。

却见方继藩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他内心交战,可此时,终究是六神无主,下意识的,顺着方继藩的话去做了。

“不敢。”王守仁忙是摘下墨镜。

朱厚照一把提起方继藩的衣襟:“你想说什么?”

因为此去,禁卫如云,单单锦衣卫和金吾卫,还有随行的骁骑营,就足有数万人,再加上大同的边军,足以威慑诸部。

而现在……

牌子一挂,邓健大吼:“两百万股!咱们王老爷先,谁敢争抢?”

那以后宅子……

而且,论起来,他也算是半个‘暴发户’,在暴发之前,自己的内帑里,不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年年亏空吗?从前为了节省宫中拥度,没少节衣缩食,他对银子,是颇看重的,一千两也是银子啊。

今天去扫墓,路上严重堵车,晚上八点才回家,饭还没吃,先写了一章,待会儿去吃饭,等下还有一更。争取十二点之前吧。王不仕有一种欲哭无泪之感。

这哪里是给齐国公送礼,这分明是找虐啊。

妇人欲怒。

他们没见过这个啊。

弘治皇帝端详了王不仕老半天,才确定,这是自己的翰林侍讲学士王不仕,听他说万死,弘治皇帝沉默了很久,才道:“嗯,卿本无罪,何故请罪?”

…………

统统戴上之后,王不仕走起路来,只觉得浑身哐当当的响,还有……

是的,没错,这个眼神很熟悉。

弘治皇帝心里,还是略有几分担心。

他们是阁臣,不是清流,清流可以对自己任何看不惯的事,抨击一通,反正也不必负上责任,而他们,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要负责的,成则是千古流芳,败则是万古遭人唾弃。

等他磨磨蹭蹭的到了奉天殿,果然,父子之间摩擦出来的火花已渐渐冷却下来。

弘治皇帝眯着眼,眼里掠过一丝凶光,冷冷问道:“那么,若是你方继藩,也诽谤太祖高皇帝呢?”

哪怕是新学开始渐渐崭露头角,甚至连皇帝都认同这些主张。

弘治皇帝怒道:“没有,难道是太子说谎?”

现在你方继藩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什么意思?

历史上,崇祯皇帝曾向大臣们借钱,当时朝廷已经内忧外困,眼看着,天下就要不保,可大臣们照旧,还是双手一摊,没钱呀。

弘治皇帝依旧保持着笑意:“是吗?”

方继藩哪里敢说什么,便朝弘治皇帝乖乖道:“陛下请放心,这工程,由儿臣的门生以及儿臣的徒孙,也就是西山建业的大工程师常威主持,有他们在,想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其实这统计学,看似只是列出一些枯燥的数字,可它的出现,其作用,却是极大。

天子为了证明自己为天下正统,难免需要一些罕见的天文地理现象,来证明自己受命于天,因而,不少人借此机会,呈报祥瑞,可绝大多数,都是牵强附会。

京师的地价实在高不可攀,不少的商贾,开始将目光投入进保定和通州。

甚至有传闻,铁路将会有一个站台,直接在通州运河,而在通州运河那里,将会建设一处货运码头。

可对许多商贾而言,这王不仕,简直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人家就直接三百万两,直接梭哈,毫不犹豫,想都不想。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没法子。

他心里难受呀,自己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无人问津,更没人管自己的死活。

这近一年的辛苦,一下子……王文玉觉得值得了。

弘治皇帝敲打着案牍,陷入了深思。

他阖目,一言不发。

他高兴的手舞足蹈。

干爷爷疯了啊。

要知道,这厂卫历来是向皇帝负责的。

“你对此,以为如何?”

磨磨蹭蹭的上了藤筐。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

“你记一下,从此往后,所有百官上奏铁路营造靡费钱粮的奏疏,统统都留中,朕不看。”

…………

王不仕才开口道:“该死的明帝国将我们驱逐了,大多数的使节,都被他们投入了监狱。至于船队,我是听说过,有一支西班牙的船队,曾经遭受过他们的袭击,他们狡诈的设了陷阱,将西班牙的舰队引入了港湾,而后,将它们统统击沉,为此,明帝国举起了盛大的庆典,来庆祝这一场胜利。”

公爵的血液,又开始凝结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