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49章:丢卒保车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谢芳华看着晃动的珠帘翠幕,笑意慢慢收起,抬步走到窗前,仔细地打理那两盘仙客来。

谢墨含苦笑,“我就算想管也管不了。”话落,低声道,“今日皇上和英亲王妃在凤鸾宫起了争执,因为要赐听音做贵妾,英亲王妃没同意,说她儿子要的是婢女。还提到了秦铮的爵位之事,闹了个不欢而散。”

燕岚随后道,“大长公主”

这一路上,路虽然不好走,但好在一路顺畅。

    谢芳华眼睛扫了一圈,“唔”了一声,“你给我找一本书看吧!我可不睡觉了。”

藏锋哼了一声,“这是金蝉丝网,你手中即便拿的是宝剑,自然也销不断。这网砍不断,烧不断。拿来给你用,省了本座一番功夫。”

最后是几行字迹排列在一处。

三人落筷之后,秦铮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谢芳华出外收拾洗的衣服,听言收拾碗碟。

武全才,天赋极高,得皇上宠的皇子。

纵马轻歌,年少风流,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一辈子,这个少年走不出她的心了。

今日的灵雀台上,除了一身龙袍的皇帝,还早到了英亲王和忠勇侯、左右相、翰林大学士、监察御史几人。冬日里,皇帝和几人围炉而坐品茶,显得帝王分外可亲,平易近人。

分外安静。

永康侯脸色也渐渐白了。

燕亭本来要说什么,被秦铮的声音忽然打断,他一时间住了口。

他,谁知道他那么不禁打,见了血!”

谢墨含点点头,心下稍宽。

郑孝扬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狭小的机关空间内,昏暗的光线下,他能清楚地看到二人每一个表情reads;。玉指环相贴,二人的血涓涓涌出,被玉指环迅速的吸收。玉指环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着二人的血液灵魂。

真的死了?

就这样死了?

“秦钰!”谢芳华突然站起身,冷冷地看着他,“我和秦铮有婚约又如何?他都不曾限制我,凭什么要你来质问?”

玉灼毕竟是自小习武,孙卓虽然也练些骑马射箭的把式,但是不及玉灼,随意,他挥手之下并没有打开他。

谢芳华动作一顿,目光动了动,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她自然有心愿,她的心愿就是这一辈子好好地守护住忠勇侯府,哪怕是南秦这个王朝倾塌了,忠勇侯府也要完好地存在。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眼皮翻了翻,让开了门口。

“有没有隐情我不知道,但是总归不会没有章。”秦浩到底是在英亲王身边被栽培多年的,自然不会人云亦云,凡事善于思考,“难道忠勇侯府的小姐真的病得连人都不能见?可是她生下来一直长到几岁,都没听说她有什么难症不是?忠勇侯那年的寿辰,她可是露过一面的,当时儿子也远远地见了一眼。”

“无碍,继续说!”秦铮声音淡淡的,刚睡醒,有些低沉。

燕亭回头看向那三个谢芳华没见过的少年道,“你们三个可真是有口福,往日不见你们空闲,今日跟着我们来了,竟然就能吃到听音姑娘做的菜。”

“好香!”李沐清赞了一句。

半个小时后,二人净了手,端着七八个菜从厨房出来。

英亲王妃站在床头,刘侧妃站在英亲王妃身后,秦浩衣带不整地站在地当中,见谢芳华来,他抬眼看了她一眼,眼神阴郁,面色发白。

二人来到门口,见秦浩站着屋外,衣带已经打理妥当,英亲王妃脸色发沉,“你可听见了?她刚刚不足月的孩子小产了。”

谢云澜颔首,“昨日我也有些累了,你睡下后,我也睡下了。”

“你自己梦魔了吓人,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大长公主打断她的话,“快去收拾,跟我回府。芳华比你年纪小,但是比你稳重。你非要闹着来丽云庵,娘依了你,险些出事儿,以后不准你再任性了。”

“什么?”金燕腾地站了起来。

谢云澜和谢芳华轻装简行,纵马驰出小镇,径直向丽云庵而去。

李琴笑意温和,拿出琴谱,对她询问,“你该是识字的吧?”

“应是懂琴律的人才会喜欢清平调。”李琴笑道,“我幼年学琴,起初也不喜欢清平调,但随着年岁增长,琴艺到了一定程度,再不提高的时候,看透了世间很多东西,便喜欢这平平无意的清平调了。”

“紫玉砚台和徽菱宣纸除了皇宫皇上的桌案上有,英亲王府二公子的书房是独一份。”温书爱不释手地摸着砚台和宣纸,好像遇到了宝贝,对谢芳华道,“二公子给了我一个任务,先学写他的名字,用各种字体,虽然这有点儿难为我,但是为了用到这砚台和宣纸。到也勉为其难。”

秦铮进得房门,就见谢芳华悠闲地坐在桌前喝茶,他挑了挑眉,“学得心得如何?”

她们显然是被秦铮用这些绝顶的好东西诱惑来了落梅居。

...

小泉子骇然,“皇上,万万不可啊。”

br />

李沐清一把将他拽住,“郑大人,你跑得了和尚能跑得了庙吗?若是你跑了,我见到皇上,就将责难都推到你身上。你可以想象你以后的日子。”

侍画侍墨瞪了他一眼,“没有截杀不好吗?”

“也是。”永康侯觉得有理。

秦钰脸色难看,“你能查出他是何时开窗子,何时死的?”

第二届首都青少年最喜爱的网络文学作品投票评选大赛::qux6vs。v。vte8。srtcut5792425这是地址,辛苦亲爱的们每天坚持投票了,么么~ ~ ...一顿红烧鳜鱼,谢芳华吃得多,谢云澜剥鱼刺的时候居多。到网

谢芳华不懂地看着谢云澜。

过了大约一盏茶,谢云澜偏转头,又继续看手中的书。

谢云澜看着她动作如此快速,跟个孩子一般,沾到床的样子分外满足。他不由得露出微笑,声音也暖了些,“那你睡吧!有事情只管叫人喊我。”

小童点点头,不再言语,继续垂首立在门口。

谢芳华道,“就是让背后之人疯狂出手,只有他们出手,我们就除之后快。”顿了顿,她道,“这里是南秦京城,是世代秦氏皇朝盘踞的地盘,也是谢氏盘踞的地盘,难道还怕了区区背后扎根的北齐暗桩和背后算计之人就算他们再厉害能在重重围困下,做什么”

两盏茶后,所有的卷宗全部烧毁,只余下满室的草灰味和一盆的灰烬。

没摸清十分,也摸清了七八分,否则不可能十日之内,接连悄无声息地除去我们两批人。我如今要做的就是打乱一切暗桩,重新将谢氏暗探洗牌,然后,一举对背后之人和北齐的暗桩出手,让他们再不能再南秦作恶。”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秦钰摇摇头,“就算如今我脱下来给你,你还要”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谁舍不得走了”

“去敲门。”秦铮对外面吩咐了一声。

守门人一时也不敢再开口。

秦铮看了管家一眼,慢悠悠地说道,“我听说,右相府的车轱辘碾碎了情人花”

谢芳华还没开口,英亲王妃便将花有毒,毒了谢芳华,她正询问春兰有谁碰过这花,翠荷便惨死在了外面的事儿简略地说了一遍。

“小姐。”侍墨也吓坏了,立即走了进来。

老一辈留在朝中还没退下的人也忽然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还有筋骨的人觉得自己还有用处,待等皇上打完了这一仗,再退下也不迟。

他们已经骨血相连,性命相连,以后能不能平平安安好好地过一辈子还说不准,做什么要长久地这样分开过着忙着太亏待自己了。

她刚走几步,谢芳华又喊住她,低声嘱咐,“衣物什么的不必多收拾,我前些日子私制出来的养心血的药丸全部都带上。”

“你可真会做生意!怪不得将祖传的店铺做得这么好。”金燕夸奖那掌柜的。

“好簪!”秦铮赞了一声。

这是喝水不忘挖井人吗?感谢金燕邀请他们来这里?

“你对铮表哥也好得可以。”金燕悄声对谢芳华耳语,想起她对秦钰多好,可是秦钰却是不冷不热地对她,一时有些郁郁,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真是应了这句话。

    谢芳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似乎被惊到了。

    谢云澜本来低着头无力地被吊在刑具上,此时听到动静,猛地抬起头向谢芳华看来,眸中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似乎没想到她竟然真进来了。

一句。

    谢云澜收回视线,紫红的眸光一瞬间微微灰暗,低头将剩下的血喝完了。

“听音!”外面传来翠荷的声音。

来到英亲王府大门口,秦钰、郑轶、郑诚、郑孝纯、英亲王妃、大长公主、金燕等人都在。

右相感激地点点头。

李如碧闻言立即说,“既然不能恢复原貌,不恢复也罢。”

“哭什么哭!你就知道哭。”右相脸色难看,又是头疼,又是无奈,看向李沐清。

英亲王妃摇头。

英亲王妃心下哀痛,喊了一声,“李延?”

过了片刻,外面管家喊,“太医来了。”

秦钰不说话。

他说与她两不相负,两不相欠。

金燕抿着嘴角,摇摇头,“你不懂。”

金燕听罢后,面色露出端凝,“怪不得钰表哥面色凝重,原来是这样。”

谢芳华也站起身,出手拦她,“这个事情需要仔细斟酌商量,你且不可冲动。”

金燕等在御书房外不远处,见她出来,对她灿然一笑,“我第一次见他对我发怒,就为这个,也是值了。”海棠苑内,谢芳华也已经得到了早朝传出来的消息。

“是啊,我亲自来接她入宫,能处处照应些,皇宫诸事烦乱,我怕她不适,有什么不妥。”秦钰微笑。

谢芳华接过,收入怀里,“谢谢哥哥”

“这是什么”谢云澜只见是一个织锦缝制的袋子,袋子的口紧紧地缝着,疑惑地问。

秦铮“嗯”了一声,一边往画堂走去,一边随意地问,“京中今日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秦铮忽然笑了,“谢氏族长一脉果然不傻。”

郡王,两女都被封了郡主,一个是金燕郡主,一个是怀燕郡主。那仁郡王妃她在英亲王府见过,是大长公主带着她儿媳妇儿去找英亲王妃串门时,那会儿她是听音。依稀记得这仁郡王妃的父亲是户部尚书,也就是程铭的姐姐。

只见崔荆、英亲王妃、谢墨含、谢云继都在屋中坐着,还有一个算是外来的人。正是李沐清。他坐在谢云继身边,正喝着茶。

芳华拿着衣物,走到了屏风后。

秦铮身子沾到炕,舒服地“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这两孩子进屋之后竟然不出来了。”英亲王妃在画堂一转话音,说了一句。

“可是要吃饭了呢!”英亲王妃向里屋看了一眼,见林七、听言、侍画、侍墨齐齐端了晚膳走了进来,一阵香味,她对身后的翠荷吩咐,“你进去喊他们,再累也要用过晚膳再睡。就算那臭小子不吃,也要华丫头出来吃,她身子骨弱,可不能饿着,务必喊起来。”

谢芳华赶紧地收起心中被他牵引出的热度,闭上眼睛,用心强行地继续去睡。

秦铮不语,按住她的手不动。

“好喽已经准备好了,奴婢这就去唤人抬进屋。”春兰应声,笑呵呵地去了。

谢芳华伸手捂住脸,暗暗后悔刚刚得意忘形,又补救地小声道,“我都饿了,你不饿吗?”

谢芳华闭着眼睛点点头。

谢芳华点头,“自然是真的。”

秦铮忽然抬头,看向二人。

四目相对,谢芳华痴了痴,秦铮看着她,目光凝了凝。

谢芳华见他答应,不由露出笑意。

谢芳华站起身,推开椅子,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秦铮停住脚步看她,她慢慢地松开袖子,去抓他的手,秦铮看了她一眼,不等她抓到,便反手将她的手握住,拉着她向外走去。

谢芳华靠着门框,看着外面天色晴空日朗,落梅居满院梅花静静地沐浴在阳光中,这样明媚的日子,不见秦铮。她问,“秦铮呢?去哪里了?”

“嗯?”谢芳华看着他,“为何?”

谢芳华轻声道,“脉象一般分为平脉、浮脉、沉脉、迟脉、数脉、虚脉、实脉、滑脉、洪脉、细脉、弦脉、促脉、结脉、代脉。”

谢芳华看着秦铮,她能体会他此时这种看起来凝定不动,却心中掀起滚滚涛海的感觉。他们夫妻一体,夫妻一心,她刚在把脉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按着流动的喜脉,即便她自诩医术高绝,但也觉得不真实,怕自己诊错了,一直地摸着,才渐渐地感觉真实。

真的是喜脉呢!

其余皇室里的皇子公主们,还有宗室里的亲眷们,分别围着四周,或坐或站。

谢芳华顿时放开了手。

满堂宾客亦是一怔。

谢芳华心咚咚跳个不停,被他抱在怀里,头埋在他胸前,忽然感觉到了他深似海的爱重。

谢芳华埋在他怀里,耳边却清晰地听着各种喜庆话和声音,几乎一字不差地都接收了。

月娘喘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见谢芳华来了,面色一松,随即对春花、秋月发狠道,“你们来得正好,将我把这个小子抓住,我要将他弄回去,开个清倌楼,就让他做头牌。让他日日给老娘我接客!”

谢芳华看着他,“你不好说是不是那么我说,你在对南秦江山扭转乾坤,挽回败势,根本无暇顾我。就算你没娶李如碧,但外面百姓们盛传的风声言语从哪里来你为了南秦江山,和右相府达成了什么交易在你的心里,毕竟是南秦江山较我重要。”

谢芳华知道永康侯来者不善,但是也未曾料到他见了她第一句话就找她要他的儿子。她看着他笑了一声,隔着面纱,立即沉下了脸,“永康侯爷这话问得好生奇怪?您的儿子不见了,不去找,来找我做什么?难道我还能私藏了您的儿子不成?”

谢芳华面色平静地看着他,见他虽然气怒,但到底是忍着没再发作,继续道,“既然燕亭是你的儿子,他的性情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这些年被永康侯府内宅的老夫人和永康侯夫人以及永康侯爷您禁锢性情干涉自由行事的事情你更是该比谁都亲眼目睹过。就算不因为昨日在宫里皇上下旨给我和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圣旨赐婚让他伤心的话,他早晚有一日也会成为那挣脱笼子的鸟飞出去。”

“谢芳华,你就这么打发了我?没门!”永康侯半生里,从来没有如今日一般被谢芳华言语攻击得下不来台,面色难堪且心里动怒。

永康侯脚步一顿,又重重踏步离开,转眼便消失了身影。

谢芳华点点头,“英亲王妃走时可点了戏?”

“你是不在乎,但是你媳妇儿在乎!”英亲王妃笑着嗔了秦铮一眼。

谢芳华想着按照英亲王妃这态度,是想要谢氏长房交给皇上裁决了,而且牵连了王妃,那么,对于谢氏长房是一定不能轻判,是会重重降罪的。但是,她和谢林溪已经达成了协议。这才短短不过几日,谢林溪大约还未曾有动作,却出现了这等谢氏长房刺杀她的事情。不知道这件事情谢林溪可知晓?若是知晓,他为何没提前知会她?若是不知晓,那么,谢氏长房是如何瞒过他的?

皇帝挑眉,“朕怎么就抢人了?这件事情你和你娘要朕帮你们做主。难道这个人朕不能接手了?”

“准了!”皇帝摆摆手。

皇帝点点头,对秦铮摆摆手,“让你的人将人带下去吧!将尸首用冰镇着,别腐烂了。”

“这是无忘的衣角!”普云大师道。

谢芳华见了,也没异议,稳稳地按在她脉搏上,永康侯夫人的心提着,看着她,生怕她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燕岚一听,立即撅起嘴道,“还不是因为你,你回京后,住进了这里,和秦……皇上共乘玉辇,我哪里还敢没大没小?”

言宸点点头。

队伍远处,议论声依旧不绝于耳。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