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48章:愚公移山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灵魂老魔一边抵挡着两位妖皇的攻击,一边又要被叶天吞噬,他的力量越来越弱,气息越来越小。

恐怖的终极刀道像似一片刀光长河浩浩荡荡地汹涌而去,但凡被卷进去的妖魔界强者,哪怕是古界王都在瞬间惨死。

不远处,一些熟人,也都跪在地上。

豆豆一边叫一边跑,小模样要多惨就有多惨,可是左岸完全不理他,找到一切机会拼命揍豆豆……

“左岸,你放开我,有本事我们再打。”

左岸必须是个狠心的人,豆豆已经被他踢得不成样了,可左岸却没有放过豆豆的打算,继续在那里把豆豆折磨来又折磨去,直到……

这些人是挺过分的,前一秒把凤轻尘捧起来,后一秒又无视到底。

蓝九卿后面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眼见那匕首就要刺中,蓝九卿却突然将身子往左侧,堪堪避开了黑衣人的攻击。

只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当然代价不会太小,毕竟九皇叔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

可惜,别说连城这些1;148471591054062人了,就是蓝景阳自己都不知道宝藏在哪,要知道宝藏在哪,敏夫人早就带着玄月宫的人,去找宝藏,然后招兵买马了。

呃,完全看不出,这刺客有什么特色,随便从死牢拉一个犯人出来,做这样的打扮,都是刺客。

所有私下潜入北陵的凤离族人,连同他们的人家人,全部逐出凤离族,从此不再是凤离族人。

萌宝什么时候不坑人,玄医谷的人都习惯了,包括他……

九皇叔往前一步,就看到一条五彩斑斓的花蛇,花蛇有两个头,扁扁地脑袋看上去奇丑无比。不等九皇叔走第二步,那条花蛇就朝九皇叔飞来。

通往前朝墓地唯一的一条路,叫黄泉路,它两旁种满了,传说的冥界之花——两生花!

“这个……要不,我们吃完饭再说?”饭前说这么严肃的话题,很容易消化不良。

九皇叔定定地看着凤轻尘,没有说话,凤轻尘被看得心里发毛,不知道要不要先说,就在凤轻尘扛不住九皇叔的压力,准备开口时,九皇叔却放过了她。

“先用膳。”

凤轻尘用得力道不大,可爱演的豆爷,却夸张得一倒,“嗷……”叫了一声。

南陵锦凡接过,打开一看,通体玉色的玉华兰芝,正静静地躺在玉盒里。

“和前太子一样,心疾。人已经在江南,步惊云送来的,谷主和孙思行看过,他们不敢动手。”蓝九卿下意识的,不想在凤轻尘面前,提起秦宝儿的名字,更不用说他和秦宝儿的关系了。

没有让凤轻尘失望,玉粒虽小此刻却暴发出惊人的力量。玉1;148471591054062粒颤抖地越来越快了,凤轻尘都能感觉到,颈脖处的灼痛。

“啊……”凤轻尘痛叫一声,双手捂住脖子,腥红的血从脖子往下流:“好疼。”

“都处理好了?”苏绾惨白着一张脸,有气无力的道。

“已经传回去了,只不过我们的消息比西陵晚了一步,甚到还没有北陵来得快。”秋雨不敢去看苏绾的脸色,生怕她发火,却不想苏绾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皇上会理解的,我们在这里没有可用之人。”

凌堡主笑容满面地看着九皇叔与暄少奇,眼眸深处却泛着寒光,他可以肯定,这两人上故意的,故意给凌天难堪。

苏文清回到苏府后,一直闷闷不乐,脑中一直是凤轻尘那张明明不怎么漂亮,却让人无法忘记的脸。

“集不齐九张地图,你拿到也无用。”九皇叔一脸平静,在敏夫人没有察觉的时候,他与敏夫人的距离,又拉近了一步。

“大公子好。”

此言一出,附和者众多,撇去凤轻尘之前那些事不谈,这两人站在一起,确实是般配。

凤轻尘叹了口气,华夏五千年,人情关系最是难处理:“孙太医,不是我不帮,实在是这哪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

这一次轮到凤轻尘陷入沉思了,苏文清与苏文杭、王七、谢三几乎同时赶到。

凤轻尘看看九皇叔,又看看王锦凌,可惜这两人都是高手,凤轻尘什么都看不出来,也不好多问,只好站在一边当木桩子。

凤轻尘顺势趴在东陵子洛身上,双唇附在他的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东陵子洛全身一僵,恶狠狠地瞪着凤轻尘。

用完饭,凤轻尘就闲了下来,她一个女孩子,再加上父母刚下葬没多久,完全不用出门去给人拜年,只需要呆在家里便好。

凤轻尘一脸佩服,悄悄地竖起拇起,九皇叔羞辱起人来,能让人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大手轻轻的摩挲着凤轻尘的脸颊,王锦凌心中万分自责:“要是九皇叔在,洛王定不敢动你。”

“还有两年,朕会扫清一切障碍,一定会让奶宝顺利继位。”九皇叔心中已有决断,任何人也说服不了:“西陵这几年已恢复了元气,不需要帝国支助,朕已决定,三个月后,派三路大军攻打北陵,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北陵打下来。”

“怕?怕你1;148471591054062一个阶下囚?”凤轻尘不客气的反击。

怎么,未婚夫来了,他连抱一下都不可以。

到底要她说多少次,九皇叔才会相信,她没有嫁人的打算。

说完,不等凤轻尘发怒,豆豆便立马跳下马,然后……嗖的一下,不见了,留下凤轻尘一个人,在原地气得不行。

凤轻尘深深吸地口气,放开嗓子大喊:“退兵!”

凤轻尘摇了摇头,眼中并没有嘲讽和笑话,只有真诚的安慰:“崔公子,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明白你紧张与期待,如果崔公子不忙的话,我们下一盘棋如何?”

东陵想要得到陆家的财富,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同时亦要提前考虑,要不要与人合作。如果能与北陵、南陵或者西陵哪一个国合作,胜算会大很多,当然……

“我,不知道,你,有,本事杀了我。”没有牙齿,玄情说话透风,可蓝九卿并不在意,玄情不说,他有是办法让玄情说,不过……

“是。”下人连忙应下,不敢多呆,转身就走人,全身绷紧,一副严素的样子。

南陵锦凡毫不在意,眼神冷冽,如同寒冰,在皇上的发火前,南陵锦凡先一步站了起来,跃过皇上直接看着到九皇叔面前:

凤轻尘浅笑不语,待到王业的情绪平复下来后,扫了一眼他身后的一带刀侍卫:“王大人言重了,不知王大人找轻尘何事?”

肠痈症,指肠道部位的疾病,肠痈放现在来说,就是指急慢性阑尾炎、阑尾脓肿等,是外科比较常见的疾病,严重者也会因此而死。

王业也只当没有看到,心中暗想:这苏绾小姐今天肯定会痛个够本,一连得罪孙太医与凤大夫,这苏绾小姐可真是自讨苦吃了。

苏绾的院落人来人往,小丫鬟不停的往外端着脏物,又往里送水,时不时还能听到苏绾痛闷的声音。

杀手中,像他这么洁身自好的实在太少了。

凤轻尘一直都知道,八皇子有父亲比没有父亲还要惨,要是没有这个皇帝父亲,八皇子有一个那么疼爱他的娘,会过得很幸福。

她是庸人自扰了,先别说九皇叔和皇上不一样,就算九皇叔和皇上一样,她也不怕。她又不是谢皇贵妃,九皇叔要对她护的人下手,也得看她同不同意。

“姑,姑娘,你说什么?我弟弟他……”

九皇叔的唇角勾起一抹邪笑,整个人就好像来自地狱的使者,散发诱人心魂黑暗气息,他这是毫不掩饰自己的用心。

苏绾还是瑶华?又或者是安平?不,安平不可能,安平怎么说也是九皇叔的侄女,也不对……九皇叔要是在乎他这个侄女,都不会把她推给北陵凤谦了。

“这些是李想存下来的,他在皇上面前告状,说你要杀他,接着镇国公和容清秋找上他,他说出震天雷存放的地址,要求就是炸1;148471591054062死你。”九皇叔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而皇上亦同意了。

“哦,还有什么?”李想的东西绝不简单,九皇叔这是在试探她吗?

“火药?李想居然弄出这么多火药,那个混蛋到底想要做什么。”凤轻尘双手握成拳,愤怒的道。

凤轻尘躺在床上,半天睡不着,想着被王锦凌半骗半哄走的荷包,凤轻尘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你不会夜闯皇宫了吧?”凤轻尘根本就没有指望蓝九卿回答。

“是。”四美婢没有多问,很快就替凤轻尘梳好长发,又替她涂抹胭脂,不知怎地,明明和昨天一夜装扮,可今天凤轻尘看上去,却多了三分艳色。

他们今天的任务,是保护凤轻尘,只要凤轻尘没事,他们就没事。

不等侍卫说完,西陵天磊就急忙问道:“苏绾小姐可有出事?”

要放在以前风离族人肯定不会在乎,可现在……

蓝景阳脸上带笑:“狼主、御尤夫人,还请二位见谅,清歌小姐并没有别的意思,她是担心贵族被人骗,才一时激动说重了些。”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