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27章:皇极疾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一片浩瀚的血色世界,出现在混沌界的边缘,在那里面,有一具高大的身影,端坐在王位上,目光冷冷地注视着混沌界。

不可能!

汇文阁热闹非凡,两人却没打算去凑这份热闹。

九皇叔和凤轻尘不想在北陵生事,北陵也达成让九皇叔瞎眼的目的,接下来的路自然很顺利,一个月后九皇叔和凤轻尘顺利抵达北陵皇都。

“你放心吧,九皇叔不会有事。北陵的御医不是擅长医眼疾嘛。”凤轻尘出言安慰,至于安平公主是真心还是假意,那就与她无关了。

凤离族人隐居于此后,根本没有往后探查,只守在这一亩三分地,吃着老祖宗留下来的老本。

“母后,你不知道翟小明多好玩,每次提到翟婶婶,小明都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我还真没有见过翟小明那么孬的样子,在皇陵身上中了一刀,也没见他皱眉。”

简单的介绍后,晋阳侯夫人就开口了:“如此,就麻烦凤大夫了,我这身体时好时坏的。”

九皇叔的轻功很俊,在草丛上几个起落,便消失不见了。

凤轻尘唇角扭起一抹苦涩的笑,翻了个身,将自己卷缩成虾米状,然后……想着想着,居然真得睡着了。

凭那些东西,至少可以让他们五个人,活着回到陆地。

“害怕?你可选择不去。”九皇叔对着火旁的暄少奇道。

比上次好多了,上次被崔家的人暗算,直接在脖子上横了一刀,把她的食管都伤了。

战争,会让很多家庭支离破碎,让百姓流离失所,可她没有能力阻止上位者发动战争。

凤轻尘压下战争带来的伤感,问道:“东陵这边谁是主帅?”

半个月后,不管是魔教还是西陵天磊,都别想打了,他们真正是为别人白忙一场,太亏了。

伤兵营内,虽然还没有伤兵送过来,却依然是人来一往,一个个忙得脚不沾地。

这样一来小皇子得救了是皇上英明,要是小皇子出事了,也和她无关,她事先已经说了,这药效霸道,小皇子不一定受得住,皇上既然同意用药,当然承担这个后果。

说话间,便将门关上了,转身时蓝九卿已将屋内的灯点亮:“你胆子大的很,想要吓死你,可不容易。”连鬼都不怕,这个女人会怕人?

“我说它是书斋就是书斋,你不用担心,唯一知道内情的人,今晚就会死,不论是你还是我,都牵扯不到。”蓝景阳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润了润嗓子。

噗……蓝景阳差点吐了口血:“我怎么不知道?”

凤轻尘看了一眼,只觉得眼前一花,脑子有些昏沉:“这花……”不对劲。

“一道小口子,没事。”除了血流得吓人外,那小伤真心没有什么,十天半个月就能愈合了。

“风小姐,九皇叔有请。”来人是上次和王锦凌车夫抢人的太监,颇为紧张地盯着凤轻尘,生怕她又说不。

“免礼。”隔着马车,凤轻尘隐隐觉得九皇叔的声音不太对劲,却没有多想,束手而立,恭敬十足,完全没有在静秋园的嚣张与狂妄。

沈若,苏家护卫首领,一个身上的伤口比完好的肌肤还要多的男人。

清冷,傲气,只听这声音,就可以断定,这人不凡。

这么直接而炽热的眼神,凤轻尘就想当作没看到也不行。

王家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玉树临风这个字,就像是为这个人准备的一般。

“好。”对孙思行的请求,凤轻尘极少拒绝,这一次也不例外,谷主计划落空,孩子气地别过脸,不理凤轻尘师徒。

一群坏人,用过就丢。现在他没用处了,居然连句好话都不说,哼……这次凤轻尘不好好求他,他就不去了。

而在场的人都不知,凤轻尘今天当众解剖,奠定了她在九洲大陆杏林界独一无二的地位,成为杏林界“创新”的典范!981收服,孙思行的魅力

“这是为何?”赤炼水和郭保济问道。

毕竟非主流的东西,想要主流一派接受不容易,可要有主流一派的大人物接受了,下面的人也就好接受了。

王锦凌站在马车旁,笑得温和优雅,目光灼灼地看着那辆极普通人的马车,等着凤轻尘下来。

“小姐,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佟珏、佟瑶也不甘势弱,紧随孙思行而来。

第二天,等凤轻尘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凤府,如果不是枕头边有一个大红包,凤轻尘都要怀疑,昨天晚上她根本没有到九王府。

三人借机谈了来年的计划,知道凤轻尘开春要去北陵,王锦凌和崔浩亭都表达了最大的善意,把他们在北陵的势力借给凤轻尘。

暄菲身侧的三十六罡杀气十起,几次想要拔刀,都被凤轻尘扣扳机的动作给吓住,只能站在一边怒视凤轻尘。

有人来了!

凤轻尘不安了起来……

回头让云潇重新写一份奏折吧,锦凌刚把奶宝拐走,九皇叔正在气头上,看到王七要银子的信,肯定不乐意给,她还是别拿去找骂。

“一个人云城,换一点研究经费,皇上怎么算也不亏,不给银子都对不起云起大伯等这么多年。”云潇写完折子,就丢给了王七:“快点让人送回京,等着银子救命。”

“我晚上还有事要办。”凤轻尘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倒过来给符临看:“喝了,符大人该说了。”

下额微抬,傲气十足,充分表现自己的不满,九皇叔当她凤轻尘是什么人呀,就算她不用守孝,可也不能在她父母没有下葬时,就对她动手动脚。

“本王会,凤轻尘,如果那个女子是你,本王会!”别这么说自己,我会心疼,九皇叔轻地拂着凤轻尘的长发,眼中宠溺与心疼毫不掩饰。

别说古代的男人,就是现代的男人也很在意妻子的清白,是九皇叔说错了,还是她听错了?1172死了,这黑锅皇上背定了

豆豆那叫一个激动呀,那叫一个兴奋呀,双脸红扑扑的,要不是在坐在马背上,他肯定得意地直转圈圈。

老者看到凤轻尘,瞬间失神,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一个轻重,惊讶过头的代价,就是差点把南陵锦凡给掐死了。

说完,也不等人选定下来,就打马上前,九皇叔和凤轻尘则先一步,扬鞭跑人。

“皇上英明。”符临适时赞美,看皇上心情颇悦,便提醒道:“皇上,天气渐暖,冰水融化,海上很快就可以行船,我们得早做打算。”

“你……”玄情一脸扭曲,眼睛往外凸起,嘴巴一张,一大口血水顺着嘴角往外流,低头看着刺入自己腹部的剑,玄情一脸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不杀我?”

宴会筹备的很顺利,九皇叔放话、总督夫人打下手,在山东谁敢不给面子,卢家知道这是拉近双方关系的机会,也想要借宴会的事,消除之前的误会。

“本王希望不是,不过是的可能性更高。卢家还真是心急。”没有外人在,九皇叔毫不掩饰自己的讽刺。

南陵锦凡毫不在意,眼神冷冽,如同寒冰,在皇上的发火前,南陵锦凡先一步站了起来,跃过皇上直接看着到九皇叔面前:

不过她喜欢,她又不是圣母,苏绾屡次算计她,她要处处替苏绾着想,她就真是傻了,难不成真要傻得,被人打左脸,还要把右脸奉上。

她当然明白那种地方,不能乱看,可是……可是,她是大夫呀,她不看怎么下药。

当然,最主要是让这位公子家的母老虎生气,这话他不敢说,怕说出来会死在这里。

凤轻尘不知道九皇叔什么时候会回来,她没有给人等门的习惯,早早地就睡了,这伙却被九皇叔推门而入的声响给惊醒了。

“九皇叔,你一个人?”凤轻尘左手拿手电筒,右手拿枪,枪的保险都打开了,要不是九皇叔应得快,她一枪就蹦出去了。

她很不高兴!

宁可错杀也不放过,是上位者一惯的思维,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甚到她所处的那个提倡人权的时代,也是这样。

“她被人侵犯了?”凤轻尘脸色一变,掀起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