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14章:心浮气躁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这便是后世,声名赫赫的左轮手枪。

左轮手枪,威力是差了一点,再改良一下,又不是不能用。

王守仁觉得自己头皮发麻。

弘治皇帝听到……陛下摆驾回来,心里刺痛。

在有的人看来,突兀这是失信于人,既然已经上书,请求臣服,那么,就应当信守承诺,若是不服气,大可以重回疆场上去,和汉人拼个你死我活,又何必使这样的下作手段?原来自己被邀来此,都被这突兀所利用了。

“就只有这些气力吗?”

王守仁一把,捏了他的肩头,生生将整个人要瘫下的突兀提着,五根手指,捏住了他的肩上锁骨。

首领和酋长们,却只觉得魂飞魄散,哭了:“再也不敢了,是突兀这狗贼,胆大妄为……我们这就去诛灭了他的部族,为陛下出气。”

倒是一旁的方继藩,骑着马慢悠悠的出来,他摘下了墨镜,左右张望,见这里是连绵的汉军营地,一眼看不到尽头。

方继藩低头,有些羞愧。

众人分食了‘皇帝’赐下的羊肉。

圣驾尾随其后。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

大明只有这么一个太子,这一点萧敬比任何人都清楚,一个做事如此不计后果的人,他几乎可以想象,若是自己不顺从,太子殿下会怎么对待自己了。

方继藩道:“陛下,前去大同之后的礼节,都是礼部负责吧?儿臣希望礼部,将大礼的全过程,写一份章程,送到儿臣这里。”

方继藩道:“你有何事?”

方继藩却喜欢吊着朱厚照的胃口:“殿下可不成,殿下是什么身份哪,不可,不可。”

弘治皇帝心里说,朕细细想来,你方继藩好大的胆,朕等所佩戴的,乃是小圆墨镜,你方继藩的镜片,为何就这么大,这算不算是坏了礼法?

而今,大明国运昌隆,这大漠和辽东诸部,具都仰仗大明鼻息,说穿了,就是靠大明赏一口饭吃。

他继续道:“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干爷爷,对孙儿真的没的说,有了这三千万两银子做本,又有太子殿下和干爷爷支持,孙儿若是还做不出点样子,那便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孙儿还想着,招揽的佛朗机人,可以拉拢,可是……只可利用,却也可完全放心;而奴婢的那些心腹,虽是放心一些,可大多数,不过是市井中人,到了海外,未必能挥如臂使。这外语书院,教授各国语言,招揽的,又是多少能识文断字的读书人,再辅之以一些骑射功夫,能磨砺出他们的心性,这样的人,既可放心,又有本事,可以作为骨干,连生源,孙儿也想好了。前些年,出海的时候,死在海外,有不少的船员和水手,这些人的遗孤……西山不是都让他们免费,入了蒙学么,不如从中挑选出一批,他们有读书的底子,若是想将来,做点儿大事,便进入外语书院……”

有少年郎开了车门,王不仕穿金戴银,戴着墨镜,下了车来。

王不仕每走一步,都是哐当作响。

王不仕坐着,很不自在,憋了很久,低声道:“邓健。”

方继藩顿了顿:“就说铁路,新修的铁路,是筹到了足够的银子了,这就要开工,可是陛下应该看到通州等地的炼钢量了吧,陛下觉得,这炼钢量,增加了多少。”

弘治皇帝抚案,可还是觉得……

口里虽骂,一听成本就是千两银子。

…………

这人叉手,在数十人拥簇之下出来:“正是老身。”

竟是个妇人,可这妇人气势如虹,眼带努色,厉声道:“你邓健是什么狗东西,这还是不是我们王家,这儿,哪里轮的到你做主?”

这个叫邓健的人,王不仕很讨厌他。

很费力!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

于是,弘治皇帝沉默片刻,道:“方继藩,最近在做什么?”

弘治皇帝的脸,骤然拉了下来。

方继藩在旁附和道:“陛下,聪明的头脑,总是不谋而合。”

且不说,弘治皇帝只此一子,这祖宗基业,迟早还是要交在他的手里。

人就是如此,经历的多了,见识的多了,见过绝望,曾与冰原上的狼群搏斗过,曾遭遇过土人的攻击,自然,幸存下来的人,渐渐的成长起来,那些在大陆的西面,还是唯唯诺诺的人,可现在,无一不是见多识广,且经验丰富的勇士。

对于这种能发出响雷的武器,他们顿时不知所措,甚至还以为,是上天发怒了怒吼。

可唯独,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火铳和火炮,炮声和铳声一起,顿时便是摧枯拉朽。

这……还真是祥瑞,再祥瑞不过了。

敢情自己辛辛苦苦挣这点银子,不如人家买一点股票,然后躺着把银子挣了啊。

十天不到的时间,净赚近四百万两纹银。

少爷……已经有数年没有给过自己一丁点的消息了。

当初,多少次悔不听王学士之言啊,又错失了多少次发财的机会。

“可要花,也不容易啊,除了衣食住行之外,就是买宅邸了,偏偏这一年来,宅邸的价格,还算平稳,虽是略有上扬,却也不至于如从前那般一日千里。”

当然,敢拿出三百万两银子,去支持方继藩的这个新理念,弘治皇帝,也算是佩服这个家伙了。欧阳志是自己的得意门生。

一旦发生了火灾,那便是数百人的死伤,因而,就必须得配套有消防,得清理掉一些滋生火灾隐患的东西。

杨彪掏出了一块牛肉干,塞进他的嘴里:“不要怕,闭上眼睛,记着拉绳子就好了。”

刘瑾:“……”

可这时候,一切都已来不及了。

一股浓烟腾空而起。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他大致能明白方继藩说的话。

毕竟,自己身边,也有经济学的院士,会给自己讲解经济学的原理。

外头,传来了靴子声。

“是的。”王不仕一口咬定:“明帝国的舰船,虽然宽大,但是并不适合作战,可是明人,却是狡诈无比,他们满肚子,都是阴谋,他们的诡计,层出不穷。”

那位公爵觉得头已有些眩晕了。

教士点头,他抱着圣书,对此,表示认同。

本来以为,太子殿下会越来越疏远他,这样自己就成了殿下身边的放心人。

还能说什么呢?

宫里的防卫森严,可在女医院这几处小殿宇里,女医们却是可以自由活动的。

奏报送到的乃是兵部。

而后,弘治皇帝看了奏报一眼:“将人宣来吧。”

他似乎觉得有些粗俗,便忙是噤声,良久,才道:“那狂风,甚至可以将人刮起来,一到了夜里,再厚实的褥子,也抵不住严寒,这一路,两千余人,就冻死冻伤了七八个,至于那所谓的黄金洲,更是遥不可及,卑下人等,自是劝说王文玉,不可再走了,再走,咱们,可都要死在那里,陛下,非是卑下畏死,只是……这根本就是一条死路啊。那王先生,手指头,都冻掉了一截,却还是固执的很,说是……一定快了……快了……就要快到了,卑下不敢隐瞒,卑下和王先生,发生了争执,最终,卑下……卑下……”

陈列颤声道:“陛下,臣非是贪生怕死……”

“是,是……”陈列面如死灰,退了下去。

这个徒孙,学了天文地理,倒是一个人才,若是死了,实在可惜。

没毛病。

女子若被退婚,对女子的伤害是巨大的,现在刘焱请求让侄儿迎娶刘女医,这固然是难消弘治皇帝心头之恨,可是……对刘女医,不无好处。

弘治皇帝也是无言。

既然梁如莹已口口声声明言自己的夫婿乃是刘文华。

一般人家,若是获得官府的匾额,那就已足够显荣四方八里了。若是皇帝下旨,赐其牌坊或者石坊,这石坊上,定还会有翰林亲自书的文章,称赞其家族,那么……便算是祖坟冒了青烟,在地方上,足以显赫一时了。

弘治皇帝冷漠的道:“万死?朕也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爹……妹子现在入了学,去了也是于事无补,爹你稍坐,我这就回去,看看是谁在乱嚼舌头,我去割了他们的舌头。”

方继藩倒也识趣,她来求教,往往都会让第三人在场,虽然这个时代,避嫌的用处不大,可至少,这样会让自己良心好受一些。

呼……

弘治皇帝面红耳赤,不是因为被朱厚照问倒,而是觉得,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

方继藩也急了,拉扯着朱厚照的袖子:“太子殿下……”

“为啥。”朱厚照瞪大眼睛。

“噢。”朱厚照一下子恍然大悟,他仿佛发现了新的大陆:“这样说来,这钦天监从前说的鬼话,其实……都是骗人的,捡着好听的,给父皇说的?”

方继藩语重心长的道:“殿下啊,陛下圣明,自然知道,他们的话,不足为信,可是……架不住,有人相信啊,既然有人相信,他们也就有用处了,给他们一口饭吃,又花不了几个钱。”

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其实这段日子以来她们内心一直都在质疑自己的所学。

“父亲是谁?”

梁如莹缳首:“正是,小女子受方……”

自己那个未婚夫,自己从未见过,就这么许配了过去,从前,不觉得什么,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梁如莹抿着小嘴缳首,不吭声。

乃岭南刘氏子弟。

这本是自己未来的泰山。

刘文华是谁……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