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125章:水满金山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优势”这个东西本身是不能单独提出来说的,必须是要放在特定的环境中去体现,那么翎姐所说的优势指的是在哪里?或是在某个人面前的优势?

容析元眉头一紧,蓦地回头,一霎间,整个人都僵住了。

几秒之后,门开了,佟槿赶紧地钻进去,一见着尤歌就问:“警察没有为难你吧嫂子?还好元哥有派人保护你,还派了律师……”

容析元蓦地呼吸一紧,赶紧地过去抱着她……怕她着凉啊。

这个时候四周也都看不到陆地,一望无际无边,甚至视线里连一座山都没有,空空的,唯有天际偶尔飞过几只海鸥。

尤歌冲上去想要抢回,但为时已晚,容析元已经对着手机说……

场面尴尬至极,股东们在打哈哈,含糊其辞,明显是深有忌惮,不得不说,容析元在博凯,还是有着相当的震慑力,否则在副董面前,早就有人倒戈了。

“难怪郑皓月没参加这次会议,原来如此啊……”

若不是因为知道容析元带了个女人去国外,许炎可能还在远远地观望尤歌,努力想要冷却那份感情,努力从喜欢变成普通朋友。

龙晓晓有时也挺机灵的,这话还真被她说中了大半。

许炎这样的男人,难道不该有个好女孩出现在他生命里与他相爱吗?直到现在还没动静,老天爷真是……太能折腾人了。

“老许,这是我女儿,苏慕冉,今年21岁,刚从波士顿大学毕业,今后也会跟我一样留在国内,老许,少不得你这当叔叔的,要多多关照啦。冉冉,快叫许叔叔。”苏郴这番话,隐含的讯息不少啊。

龙晓晓略显激动,一回头对霍骏琰说:“你来听听,璇宝贝是不是在叫爸爸?”

或许,他也在做着一个没有尽头的梦……

许大朝眼底掠过一道犹如狐狸般的光芒,突然笑得很深奥:“儿子,你也老大不小了,老爹我早就盼着抱孙子,所以说,你如果看上了哪个女人,尽管给劳资放胆去追,必须追到手,不能让许家丢脸!如果需要人手,立刻告诉劳资,如果缺钱只管说,如果要动手,更要告诉劳资,总之,咱许家人绝不能输给别人,知道吗?”

许炎斜斜勾起的唇角染上了冷意:“没告你毁谤就不错了,你如果不配合点,明天你的照片就会出现在头版头条了。”

但这还没完呢……

唐副市长闻言,露出惊喜的神情,似是不敢相信居然这么容易就说服了容析元,太出乎意料了,他原本准备了很多说辞的,甚至还担心不会成功。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他多虑了,容析元这么好说话。

何矩这般前呼后拥的阵仗,人人对他敬畏有加,他是赌王的得力助手,也是何家未来最有希望成为掌舵的人。如此重要的地位,难怪出入都带着大群保镖了。只是,如今的何矩春风得意,只怕已经不记得年轻时他曾有过惨痛的遭遇……被仇家追杀时,与年幼的女儿失散,现在他还记得吗?

不狠就不是容析元了。他正是看中了赌王对这个孙女的重视,就算没见过面,赌王都能在病危时牢牢惦记着,可想而知,赌王心里说不定也感觉亏欠,假如翎姐能回到何家,也算是认祖归宗,皆大欢喜了。

可霍律师却不这么想。

其实尤歌直接找容析元谈港澳通行证的事,最简单,可她却选择了自己去解决,就是因为不想通过他的身份便利而拿到香港身份证。她不想牵扯太深,自己能办到的事情就不去麻烦别人,这是尤歌几年中养成的**意识。

这是一顿丰盛的早餐,容析元吃饱了,搂着尤歌在休息,想要再补个回笼觉,但耳边却传来一个异常的声音……不是吧,哪来的狗叫?

香香的窝就在尤歌房间的阳台上,有时它也会调皮地钻进尤歌的被子,可它似乎也知道主人睡着之后又可能会压到它,所以它在尤歌睡了之后就会跳下来,到了早上又会跳上去。

许炎一直都跟着尤歌,充当她的保护神,而佟槿虽然也没跑远,可他就负责伺候馋馋。

可许炎也够强悍的,丝毫不示弱:“这跟你有关系么?我喜欢谁,是我的自由,尤歌喜欢谁,是她的自由,你该不会想让别人来当尤歌的主治医生?”

沈兆很不客气地说:“算你有自知之明,我就是想朝你脸上招呼一下。”

尤歌也笑了,柔美的脸蛋上勾起一抹明媚:“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我来,是接我孩子的父亲。”

这才是唐虞梅的终极杀手锏!

何碧翎这么快就回来了,短短的时间里,她变化很大,除了这张脸没变,给人的感觉就是整个人都有了光彩,不似之前那么柔弱。谈吐之间也隐隐流露出一种大家闺秀的范儿。

瞧瞧这一双双眼神,简直就是数十道利剑啊!

容老爷子犀利的目光打量着尤歌,没人看得出来他在想什么,只是有点黑脸。

尤歌做的许多功课和努力,别人不一样看得见,今天就是检验她成果的时候。

说到这里,罗永昌故意停顿了一下,为了制造一点悬念和紧张气氛。

这一晚,尤歌彻夜未眠,留意着容析元的动静,他睡得很香,一觉到天亮。

这夫妻俩的相处方式,在别人眼中可是太奇怪了,居然在某些事上能做到如同外人一般清晰。就拿去香港的事来说,容析元没再过问尤歌,而她感受到他的淡然,她也不再提起,彼此都仿佛忘记这回事了,直到……

一气之下,尤歌就干脆发短信给许炎,让他别再竞拍了,她已经决定捐出自己的项链。

虽然今天郑皓月叫尤歌搬东西,是件小事,可容析元的做事风格就是要将一切潜伏的危险都扼杀

而老爷子今天来,也是放低了姿态,不再像以前那样趾高气昂的,没有再用仇视的目光看待尤歌,对容析元的态度也和蔼了不少。这巨大的转变,着实让容析元和尤歌都感到纳闷儿,太反常了,是发生什么事才能让老爷子的行为跟从前截然不同?

“嗯嗯,就是,我本来还在为这个事发愁,天上突然就掉了馅饼儿下来,哈哈哈,不管怎样,咱们能见着就好!”

“没事没事,我理解的……哈哈哈,不过既然你这么歉意,那就要补偿我一下,一会儿我要亲亲小宝贝,你可不能小气啊。”

天啊……龙晓晓犯晕了,脑子一片空白,但她还没那么糊涂,眼下明摆着就是尤歌不想让“老总”进去,她要帮尤歌!

再生活在一起。结婚,是个错误,我们不能一错再错。感情的裂缝太大,拿什么去填补?你就放过我和孩子吧,我们在这里生活得很平静,我不想改变什么,请你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我也不会过问你的事,你想跟谁结婚,想跟谁生孩子,那都是你的自由,可是请你别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过去的种种,应该随着时间消散,爱恨情仇,都不用再提了……”尤歌强忍着心酸,说出这番话,她自己都被掏空了力气。

“不必了,黄经理,下次如果真有诚意就别再迟到。”说完,容析元果断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手机震动,是卢老先生打来的。

佟槿第一次见女性吃饭这样,不禁一时呆住。

尤歌这回挺聪明的,能及时想通这一点,确实是她明智的选择。

“嘘……”混血男士冲着尤歌做个噤声的动作,指着这道门说:“相信我,这是特殊通道,我可以进去的,你跟我一起吧,美丽的女士,我将不胜荣幸。”

“尤歌,笨丫头!”许炎无奈地摇头:“你的想法没错,但你今天来是为了什么?你是为了见证宝瑞在展销会上大放异彩的时刻,这是很有意义的日子,你难道不该为此隆重地打扮一番再出席?不为任何人,只为宝瑞,为你父亲留下的公司,它的荣耀同样是你的

“乖乖,你没病就好。”尤歌心疼地摸着香香的头,在它耳朵上亲了一下。

容析元却出奇地平静,削瘦的脸颊露出嘲弄的笑意,但他不说话,任由唐虞梅在叨念。

“谁稀罕跟你说话?恶心!”

“二哥,我明白了,刚才我怀疑你,是我不对。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你不会做出那么大的动静,起码也要等老爷子真的宣布遗嘱以后……呵呵,二哥不会不顾全大局的,那件事,肯定跟二哥没关系。”

多方位监控,肉眼能看到的监视器就有六个,这只是外围的,里边以及周围暗处,还有多少监视器,那就不知道了。

好不容易,尤歌才稳住了声音。

“是你一个人去。”

容析元也隐去了另一段,将他流落街头当乞丐的那段日子去掉了,只说被人带到了孤儿院。

当霍骏琰见到大肚子的尤歌,他才知道尤歌原来早就结婚了,现在还怀上,再过两个月就要生了。

“红本儿?结婚证?”许炎一把将本子扯过来,翻开一看……清清楚楚的照片,清清楚楚的字,清清楚楚的民政局有效印章,由不得他不信。

苏慕冉背脊一僵,眼底掠过一抹复杂,却还是很平静地回头,目光却是落在那个戴眼镜的男人身上。

“恭喜你。不过,婚礼我是没法儿去了,礼物会到的。”苏慕冉说完就不再多停留一秒,很干脆地离去。

尤歌在锦程公司算是新人一枚,更不可能有失恋假期,老公带着别的女人去了国外,这种痛苦,尤歌也只能自己咽下去,每天发起精神照常上班。

不是没人追,实际上苏慕冉是大家心目中的女神,几个单身的教练和很多学员都想追她,可就是没一个成功的。

“许炎,我相信我和你的缘份,否则我也等不到你亲自来机场挽留我了。所以,我答应你刚才所说,我们在一起试试,交往看看,我相信我们会成为让人羡慕的一对。”苏慕冉眼含着两团水泽,深情款款地挽住了他的胳膊,踮起脚尖,在他嘴角亲吻了一下。

苏慕冉笑得可甜了,抬手摸摸他的下巴:“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我是对你有信心,嘻嘻……”

此刻,霍骏琰的心情很平静,很温暖……他忙碌一天回家,从外地赶回来的,风尘仆仆,晚饭都还没吃,但回家就有龙晓晓在等待,有她亲手做的生日蛋糕,这种暖透的温馨,他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要感动不已。

苏郴在睡觉,苏慕冉守在旁边看书,忽地,眼角的余光瞥见有人推开了房门……

“疼?”许炎嗤笑说:“你一个散打高手,这点就让你疼了吗?别再装了,你的底细我都已经查得清清楚楚,据说你读书时的外号叫女金刚,不少男生都被你打过,根本不是你现在装出来的一副乖乖千金的样子,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疼?”

“激动?我一点都不激动,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交流交流,说不定还要向你讨教几招,到时候你别跑就行。”许炎在笑,可那眼神却是凌厉至极。

尤歌鼓着腮瞪眼的样子其实很可爱,生气都不会显得凶,反而让人忍不住发笑。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