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115章:人言籍籍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嗯,当然有。这年头出来混,总有要有噱头才行。”陈青云语重心长的说道,似乎在对陈晴风说教。

陈晴风闭上了眼睛,静下心来,只要再有那么一小下就好了。

陈晴风苦笑:“你们总要一个一个问才好吧?否则我该先回答谁的问题?”

死一个私自前来的皇太孙,长生门根本不看在眼里,别说是秦寂言这个皇太孙自己找死,就是没死他们长生门也要补一刀。

一群普通百姓,被手持长枪的士兵驱赶到战场上!新年其实也就那么几天,秦寂言和顾千城两人出门在外,自然是一切从简,大年初一两人照常赶路,不过却没有那么急。

“是呀,君姑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是要和朝廷对上,那我就先走了。以后有别的事,你再找我吧。”民不与官斗,他们这些江湖中人就是武功再高强,也不敢朝廷为敌。

“殿下,你错了,我不是看不上你,我是看不上侍妾的位置。”顾千城可不想被秦寂言找理由“处罚”,飞快地解释了一句,至于肩膀上被咬的地方?

这女人,真是太坏了。

“嗯,”秦寂言轻轻点头。

他们就不信了,他们七个人,还拿不下这个瘦小的小兵。

从宫里出来,顾老太爷没有回顾国公府,而是直接去了城门,不过顾老太爷并没有急着出城,而是在城门口附近等着,等……

“会的,那个孩子一向傻得很。”顾老太爷说这话时,声音是哽咽的。

龙宝寒毒发作后,会有一段时间身体极度虚弱,不过这一年来有唐万斤为他调理,龙宝的虚弱期变短了,只需要好好休息一天,第二天就和无事人一样。

“好,好,我抱你,我这就抱你。”听到顾千城近乎卑微的请求,秦寂言心一阵阵的痛。

“哦……忘了告诉你,秦寂言没有给你身份。倪月是元后,而你的儿子也记在元后名下。”换句话说,在名份上,顾千城什么都不是。

除了顾家与顾贵妃外,老皇帝最近也表现出,想让五皇子接触朝政的意思。老皇帝年纪大了,秦寂言下生死不明,对他打击极大,他最近总感觉处理政务有些力不从心,便想让五皇子代处理一些不重要的折子。

“什么叫我姐姐也是你们姐姐,我姐姐才没有那么大。”

是他算计失手,窃国不成反被人卖,他罪该万死,可季家其他人却是无辜的,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简直是做梦。

少输一个字,这就是进步?

安抚好老皇帝,秦寂言回到殿内,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吃上一口热饭,可不想膳食刚端上来,就有太监来报凤老将军求见。

想归想,这话秦寂言是不会问的,凤老将军此举甚合他意,把整个封家拉进来,对他有利无害。

唐万斤想跟顾千城说话的愿望,短时间内可能无法达成了。秦寂言一回城就把人带进宫,根本不让顾千城回顾家,交待老管家的话,也是秦寂言派人传的话。

小孩儿一个人骑着马,把大腿都磨破了,站在陵园外小脸煞白煞白的,也不知是被马吓坏了,还是被陵园的阴森吓坏了。

“好处?也不知有没有命能拿到。”北齐皇帝自嘲一笑,视线落在季诺身上,晦暗不明的道:“不管如何,终归要拼一把,让我就这么死了,我不甘心。”

他是大秦秦王,不是北齐的囚犯,这些人监视他够久了。

军师大人可怜巴巴的看着秦殿下,一双大眼无声控诉:明明你伤的比我重,你好意思说我是残废?

“里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明明听到了小孩的哭声,怎么不见大夫出来说说里面的情况?

因圣后每月需服一剂紫河车,因此岛上从来不缺孕妇,少女也没少见孕妇,可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个妇人像顾千城那般强大。

封大人和凤老将军也跟着夸了几句,只是这两人面上不显,心里却是各种吐槽。

“朝臣怕是不会同意,太上皇肯定也不会高兴。”封大人有些为难的道。

不过,众人想想也能理解,太上皇夺了凤家的兵权,撸了凤老将军的官职,秦寂言让凤老将军官复原职,已是与太上皇对着干了,要是再把兵权还给凤家,岂不是说太上皇错的离谱?

“有刺客,快……”

四对二,暗卫在人数占了上风,再加上忍者看到局势对自己不利,也有些慌了,一不小心就露了马脚,被暗盯上了。

“顾姑娘开口了,不跟你打。”暗卫与黑衣人一前一后说道,随即两人又同时哼一声,默契的很。

等到封似锦能抽空喝茶时,茶水早已凉透,苦涩异常。

不管是秦寂言还是顾千城,他们都很清楚,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把人扶到矮塌上去。”这一次老皇帝没有为难顾千城,主是他真怕封老爷子出事,虽然他不认为跪这么两下,能让封老头丢命。

把小太监打发走后,秦寂言看向顾千城,闲聊似的道:“暗风楼的事,你怎么看?”

老管家进去时,顾千城已经吐得差不多了。用清水漱口后,顾千城双眼微闭,靠在一角,脸色煞白煞白的,看上去十分吓人。

“待我长发及腰,我立刻嫁你。”顾千城也回答得高兴。

秦寂言一脸凝重,却坚定的道:“众位大人切莫再劝,朕心意已绝。要不走这一趟,朕会悔恨终生。也请众位大人放心,朕不会拿天下百姓当儿戏,半年后无论朕有没有为太上皇找到药,朕都会回来。这半年,还请诸位大人多多费心。”

妈蛋,别说计算了,人家算出来了,她也看不懂。

“咚……”当身后的打手,一拳打在顾千城的背上时,顾千城手上的刀子,扎进面前那个打手的胸腔……

她这次不仅走眼了,还走眼走到天边去了,什么凤将人,对方直接是外族人好不好!

风遥的伤很重,顾千城以医生的立场来看,风遥要不及时接受医治,今晚估计就会挂了。不过,见识到风遥彪悍的顾千城,相信那个男人死不了。

顾千城也不慌,离那马三步远时站稳了,静静地与马对峙,黑亮的眸子熠熠生辉,除了那匹马外再也没有其他,好像整个世界就只有这一人一马。

马安抚下来后,顾千城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顾千城抚着额,一副随时要晕倒的样子,事实上她现在的状况确实很糟糕。

“不过二两银子,没有必要骗你,把马身上的绳子解开就行了。”顾千城说得财大气粗,可天知道,这二两银子是她全部家当,至于木盒里的金叶子?

顾千城听到两人的话,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把银子给了那汉子,便朝那匹马走去,心中暗暗祈祷,这个破身子能撑住,只要上了马,一切就好了!秦寂言的手下,在东林书院蹲了三天,收获不小……

顾千城在从尸体上检查出来的东西,于案情非常有用。如果状师将这些推断,当庭说出来,再引导大理寺和刑部缉拿真凶,这才能让大理寺和刑部彻底没脸。

“三位皇叔反应太大,皇爷爷不想出事。”秦寂言只能推断出这个原因。

这样的事不止发生一次,秦寂言已经习惯了。皇上的宠爱可以给他,但也会收回,一旦涉及到切实利益,皇上的宠爱并不能成为决定的因素,他必须拥有自己的力量。

棋逢敌手是幸,有两个历害的同年那也是幸;可同样,这两人锋芒太甚,旁人根本看不到焦向笛。

这男人,简直了……

舌尖轻轻从顾千城的胳膊滑过,酥麻似触电的感觉从小腹往上升,顾千城一个机灵,忙推开秦寂言:“让你咬,不是舔。”

“你能保证,我走了后,景炎不会伤害焦向笛和我三叔一家吗?”顾千城反问,不等秦寂言的回答,又道:“殿下,我不是蒬丝花,你别担心我,我有自保的能力,你做你自己的事就好了,不要顾忌我。”

他有信心带顾千城离开,却不敢保证景炎不会伤焦向笛和顾三叔一家,景炎那人……

而且,就算这些人无法成为他们的助力,也不能让那些隐世杀手,成为秦寂言的助力。

作为秦王府的管家,曾经与秦寂言最为亲近的人,就算他之前不知,可现在也知秦寂言与暗风楼的关系。

“皇上,我说过我只是想要活命,会留一手也是希望能多个活下去的可能。你我都清楚,五年之后我没有了利用价值,您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保护我的安全。一旦我落到景炎手上,我就会生不如死,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在为自己打算。”倪月的声音很空洞,听着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可秦寂言知道,这只是假象。

“原因呢?”顾千城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显吃力不讨好,还要得罪五皇子。

人就是这样,喜欢一个人时,他就是杀人犯法,那也是替天行道;他就是铺路建桥,那也是沽名钓誉。

事实上,就是没有老皇帝的命令,锦衣卫首领也会替顾千城扫清尾巴,免得让赵王和周王拿到把柄,牵扯到秦王头上。

要知道,现在在朝廷屹立不倒的官员,不是像封大人、焦大人这样的保皇党,就是赵王派、周王派和中立派。其他那些没有站队的,爬不到高位,在第一波政治斗争中,就被政敌干掉了。

离别还要丢个难题给她,封似锦真有够不君子的。

和五皇子一共事,景炎就明白这人靠不住。而这个时候,他也终于明白秦王为什么会让他留在京中帮五皇子了。

连封似锦都知了,他居然都不知,想想都是心塞。

风遥死了,风遥手底下的心腹绝不会和风遥一样,投诚大秦,忠于大秦!说起来,这一次顾千城还真得错怪了老太爷,老太爷不是不欢迎她回来,也不是不派人迎她,而是……

山上的崎岖难行,而且奇窄无比,根本不适合大军进山,就算朝廷的人知道他们在这里,也不可能带兵上来。

“哭个球球。把孩子们带走,以后……给老子报仇就是了。”猪头六狠狠地推了老三一把,“赶紧的,别像个娘们似的在这里磨磨叽叽。”

“小东西,你这是发现了什么?这么激动?”顾千城拿小雪貂没有办法,再加上她知道小雪貂不会乱来,便决定进去看一看。

“人呢?”宫中跟出来的探子忙追上前,却不见秦寂言和顾千城身影,当下面面相觑,一脸不安。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