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113章:军法从事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在战场上尽可能多杀敌,尽可能活久一点,只要比敌人坚持得再久一点,他们就赢了。

顾千城吞了吞口水,后退一步,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她还握着秦寂言的手,此时她也顾不得尴尬,连忙松口秦寂言的手,有些小心地道:“殿下,杀我之前还是给我一个机会吧,你至少试一下我,是不是真有本事再杀,万一误杀就不好了。”

“挖你的心?”顾千城一怔,转念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谁告诉你的?”唐万斤必然是知道了药王谷主的话,不然不会吓成这个样子。

连公主都只能下嫁,那是何等身份的人家,孔家嫡次子,她就是再喜欢也高攀不。不……应该说,那样的人物她连想都都不能想……

顾千城反应比他们更快,不仅灵敏的避开了他们的攻击,反手还给了他们一击。

有自家父亲无条件的宠爱,龙定终于露出了,属于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顽皮,该哭哭,该笑笑。

没有让秦寂言等太久,猪头六带了一批打手过来,这批人一出现就围在秦寂言身后,与船头的人一起,将秦寂言团团包围住。

等到顾府的二老爷、三老爷闻讯赶来时,就看到顾老爷把自己一张脸都抽肿了,自然也不知大哥被老太爷打了的事。

想让顾贵妃为顾千雪出面,那无疑是痴人说梦话。别说顾贵妃不会出面,就算顾贵妃肯,赵王爷也不会给顾贵妃面子。

凭空踏步,衣袍飞舞,风姿卓绝,步履潇洒,哪里还能找到滑落下来的狼狈。

去不了西北,她就先看看江南那边有没会什么案子,可以让她去一趟的。

没有意外,孙妈妈是被人害死的!

一天之间,封似锦手中的工作多到让人头痛,可偏偏他还不能说什么,因为这是秦殿下的重用,当然众位副将的推荐也功不可没。

他以前在药王谷,日子虽然不好过,可这些琐事药王谷的人也不会让他做。药王谷的人都把他当猪养着,他只需要会吃会睡就行了,别的什么都不用会。

北齐太后特别关照顾他,就表示他完成了秦王交待的任务。

顾千城愣了了下,随即喜极而泣,“拿到就好,拿到就好,我们的儿子……有救了。”

他觉得,这种情况下,跟在秦王殿下身这才是最安全的,而且得闲的时候,还能找顾姑娘下两盘棋,简直是两全齐美。

“这个消息,我们要不要报上去?”怎么感觉这个消息这么假呢?

“嗯,北齐给本王这么一个大礼。本王要是不回礼,岂不显得本王无礼。”秦寂言双手搂着顾千城的腰,脸靠在顾千城的小腹处。

即使隔着厚厚的衣服,秦殿下也很满足,双手不规矩的在顾千城腰间捏了一把,吓得顾千城手一抖,差点一刀戳进秦寂言的伤口里。

看着被移开的灶台,顾千城只觉得这通道莫名的熟悉……

一行人离开密室,继续查找起来,只是除了这间密室外,暗卫与黑衣人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摘星楼的布局也简单,很快就被翻了个底朝天。

顾千城此时已痛得全身痉挛,自我催眠的暗示早就失去了作用,她现在恨不得痛晕过去,可是……

“我可以的,我是顾千城,我一定可以的。”顾千城取出孩子,并没有立刻剪断脐带,而是在无人知道的时候,再次给自己下心里暗示。

凭借这股恨意的支撑,顾千城将孩子清洗干净,将自己的伤口清理干净,并迅速缝合好。

他们以为这六人是去送死,用他们的生命做探路石,结果却发现他们错得离谱。

一路七转八拐,在经过长长的暗道和九曲式的回廊后,暗卫和北齐人终于来到天牢里。

废城一如既往的死气沉沉,没有一丝生气,并没有因有外人到来而焕发生机。

于公于私,他都不会和太上皇对上。

暗一虽然不知信上具体写了什么,但大至内容却知,转身就让人准备了马,而且还是两匹。

“圣上,不可,万万不可呀!”朝臣再次哀求,一个个苦着脸,可是秦寂言压根不理,直接宣布退朝。

“能,他们一定能算出来,只是需要时间罢了。”引路的人,十分坚定的告诉顾千城。

他们计算数字时,并不会防着顾千城,因为他们知道顾千城绝对看不懂,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五位数的计算量,对长生门的术数师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工程量。不过有了之前两次计算,这一他们的速度稍快,只用了三天半的时间,就把数字算了出来。

“我相信自己的判断。”顾千城毫不犹豫,将手按下,根本不听长生门的人劝说。

必须速战速绝,可这两个打手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无法拿下顾千城,可顾千城一时半刻,也伤不到他们,甚至身上挨了好几拳,背部似乎有一根肋骨断了,疼的顾千城直抽气……

好不甘心,可她们两人之间的差距,不是不甘心可以跨越的……

呃……

她虽然没有在林子里,看到野兽的痕迹,可也知道,夜晚的树林有多可怕,她必须想好,去哪度过这一晚?

把五俱尸体安顿好,顾千城抹了一把脸,强忍着悲伤,开始处理后续的事情……

秦寂言忍不住停了下来,想要看顾千城做什么。

秦寂言的拒绝让顾千城明白,找人帮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她选择出钱。

“本王一向很好,太后看上去倒是不怎么好了,要不要本王宣太医给太后娘娘看看?年纪大了的女人,还是当心些好,万一有个意外,可就再也醒不来了。”秦寂言反客为主,一脸淡漠的说着刻薄的话。

一个病皇帝,大秦皇长孙你真得要支持吗?

她能在长生门拥有那么高的地位,能骗得过景炎,能在秦寂言手里活下来,足已看出她有多么不简单。

左右,不过就是这一两届的事,百余来了官员,新帝完全可以弃之不用,开恩科选拔新官员。

景炎桃花眼一挑:“你在为封似锦的事烦心?”

“啪啪啪……”秦寂言毫不手软,一下一下打得十分用力,顾千城一脸涨红,不是被打疼了,而是气的,羞的!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按在身上,打过屁股呢。

“那算什么父亲?他尽到过父亲的责任吗?”秦寂言早就查过顾千城的过往。不得不说,顾千城那个父亲简直不是人,他根本没有把顾千城当成女儿。或者说顾家上下,就没有一个人把顾千城当回事,也没有人管过她的生活。

秦寂言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不怕事,也不怕与圣后对上。

噗嗤……鲜红的血从地底飙出来,禁卫三下五除二,就从里面翻出一俱尸首。可不给禁卫们喘息的时间,其他几个土丘又涌向秦寂言,并且越来越近。

“不好!”秦寂言大叫一声,“风遥,快,他们要毁了云霁将军的尸骨。”

风遥死了,风遥手底下的心腹绝不会和风遥一样,投诚大秦,忠于大秦!说起来,这一次顾千城还真得错怪了老太爷,老太爷不是不欢迎她回来,也不是不派人迎她,而是……

本来有几家上好的人家,看到承欢出息了,想要让家中子弟娶千梦,可这段时间也一个个冷了,甚至连门都不登。

这一件件,一桩桩,顾老太爷要是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他这些年就白混了。

“千城回来了?”顾老太爷先是高兴,可随即又变了脸,“千城回来了,我怎么不知道?”千城回来了,怎么不先来见他?

“这……”管家犹豫地看向顾家大老爷,不敢说。

“果然是易守难攻的好地方,难怪这群土匪这么自信。”再次追上猪头六的暗卫们,再不敢掉以轻心,紧跟猪头六,连眼睛都不眨。

暗卫现在也不敢肯定,有没有人和向导一样潜进邺城,安全起见他不能让顾千城单独行动。

秦寂言点了点头,“小东西是大功臣,它要喜欢随它拿。”

她想像中的大战呢?

北齐太后与摄政王纵容秦寂言出宫,不外乎就想借秦寂言“一时意气”,不带侍兵、不顾阻拦的走出皇宫,然后……

“啪……”寂静的夜空,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响,只见一枚石子“嗖”的划过黑夜,朝那探子的眉心射去。

顾千城莫不作声,只紧紧抱着秦寂言的腰,唯恐一个手松自己就落了下去……

“嗯,很认真。”他想知道,在千城心中他是怎样的人。

“啊……暴君,千城姐姐你绝对是暴君。”几个小伙伴哀声怨道,可顾千城完全不理会他们,让他们该干嘛干嘛去,明天一大早还要起来赶路。

从顾三叔的话中,顾千城可以肯定,贤其侯对张渊这个次子很重视,她能证明顾承意不是凶手没用,还必须找到真凶,不然贤其侯一定不会放过承意。

“本宫很生气。”秦寂言没有因顾千城的认错而软化,而是傲娇的别过脸。

“葡萄吃多了,和瘦有什么关系?”顾千城坚定地否定是她贪吃引起的,“再说了,也就你说我瘦了,我看我一点也没有瘦。”

“怎么突然叹气?吃食不满意?”情绪变化快,时晴时雨,多愁善感,莫不真是怀孕了?

秦殿下不敢多说,乖乖认错,同时奉上温水一杯,“来,喝口水润润嗓子。”

被流放到漠北的,大多是犯官的家属,就像武毅和武家女人一样。他们本身没有犯错,犯错的是他们家人,就像武毅之流,你能说他是因为十恶不赦,才会沦落至此吗?

虽然,顾千城也觉得一人犯错,全家倒霉这种事很不人道,可他们在家族荣耀时,心理理得享受富贵荣华,现在……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这世道就是这样。

除了自身贪污银子的户部官员外,其他的臣子都开始自辩,试图把自己从这些罪名中摘除。

大家族,成千上百的人,要从里面挑个品行不良的人,会是难事吗?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顾夫人做得太干净,也会留下证据。

他就喜欢听话、受教又不聪明的孩子。

“我……”不能保证。

在不知情的人眼中,秦寂言这个时候回京,十有八九就是为了继位,连赵王这个乱臣贼子,都不希望秦寂言顺利回京登基,在京中的周王就更不乐意了。

有些人天生就有好运,比如秦寂言。

哈哈哈……景炎放声大笑,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我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小的明白。”这事不用吩咐大管家也会办,“要不要告诉老太爷?”

可是……

就这点时间,秦寂言也等不了。

还是那句话,顾千城和秦寂言不相信圣后,圣后同样也不相信他们,不相信顾千城拿到火焰果后,会心甘情愿的把火焰果分给她。

“没有最好,给你两天的时间把名单的人叫来,两天后我在岩玉山北面等你。”长生门的人拿出一张写满名单的纸,递到君亦安面前。

承欢的嘴唇还在哆嗦,可他对顾二爷说得却是:“不疼的。”

她既然走到这条路上来了,肯定要一门心思走到底,半途倒戈或者出卖同盟这种事,她顾千城不会做。

难怪……

带路的人慌忙后退,却仍是被伤了胳膊,当即怒了,“你竟敢在我长生门动手,好大的胆子。”

不过,保险起见,药王配药前,还是补了一句,“如若我配出解药,你真得会按约定放我自由,不再管我之事?”被秦寂言关了这么多年,他的雄心虽然隐藏,可却不曾磨灭。

顾千城笑了一声,没有解释,不慌不忙地取出自制的放大镜。

两位仵作皆是老手,又是皇帝亲派,不可能不作为。两人打开随身携带的工作箱,从里面取出记录簿,还有常用的锯刀、镊子等物,一字排开。

秦寂言皱眉,又问:“伤口在哪?”

这种人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风遥虽然没有与秦寂言事先过好招,可也知秦寂言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既然事先就知晓了赵王与西胡勾结的事,又怎么可能不早做准备。

漫山的老鼠,蹿来蹿去;耳边全是吱吱声,闹的人心烦。只看就让人心烦发燥,头皮发麻。

“你真不需要上去吗?暗卫似乎忙不过,万一他们出事了怎么办?”顾千城担忧的道。

他怎么忘了,这是一个拉拢人心的好机会?

“姑娘,皇上已经出发了,按皇上的速度,应该能与我们一同到达江南。”中途休息,顾千城又抱着树狂吐,老管家一直想要上前照顾一二,可却找不到机会,这次终于找到了机会了。

到不了江南,拿不到解药,会失去孩子。可要是她腹中的孩子,因为颠簸保不住,她跑去江南又有什么意义?

“姑娘的本事老奴自是清楚。老奴避开皇上,不过是希望我们能顺利抵达江南。不然皇上见到姑娘这副模样,怕是不会同意姑娘去江南。”一路颠簸,日夜赶路,顾千城又吃什么吐什么,不过短短几天,就瘦得皮包骨,一点精气神也没有。

该死!

“不知道,好痛,好痛。”顾千城没有给出解释,只捂着肚子叫痛。

因之前就踩好了点,顾千城走出村子后,借着月色步入树林,一路往北走。

顾千城开始提取呼吸道、肠胃里的秽物。

“好的,这里我会处理好,绝不会让那小子跑了。”总捕快应得爽快,没有一丝的紧张。

普通百姓遇到这事,哪里还能镇定下来,饶是有官差在,现场也乱成一团,大家纷纷往两排挤,可是……

封似锦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皱,“去,喊一声,让他们一个个走。”

“亲爱的夫君……有赏吗?”顾千城毫无压力的叫了出来。

“赏,夫君重重有赏。夫人想要什么?为夫我都替你找来。”秦寂言拉了顾千城一把,示意顾千城上前,坐到他怀里。

“朕是帝王,只要你想要的,朕就让人去给你找。”秦寂言一脸严肃的说道,那语气、那神态,就好像在朝堂上与臣子商量如何重赏功臣。

顾千城轻轻一笑,似讥讽又似嘲弄,无视两人的话,微微弯腰,福了福身:“孙女给祖父、祖母请安。”

顾老太爷说话时,特意看了一眼顾千城的左腿,随即不满地看向老妻与儿媳,两人心虚,讷讷不敢再言。

她知道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她只是怕顺风局呆久了,秦寂言会轻视对手。要知道任何对手,只要他敢跳出来与你为敌,哪怕实力不济,也能咬疼你。

虽然没有得到完整的《夷国志》让老太爷很不满,可想到借此卖了秦王一个好,顾老太爷又高兴了起来,总比什么都没有得到的好。

既然秦王记住了顾千城,顾老太爷短时间内,也不会让顾千城难看,再说他对顾千城的未来也有打算。

她可以安心养伤了!

顾千城知道依那对极品夫妇的奇葩,肯定会把责任推到她身上。那对夫妇碍于老太爷,不敢对她怎么样,可对孙妈妈他们就没有顾忌了。

武毅知道顾千城不喜欢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有办法让你完全掌控武家暗部,不用担心那些密探背叛你。”

秦寂言和顾千城赶到大营时,战事已告一段落,凤家军大获全胜,不过江南驻军人太多,就算凤家军大胜,也不可能一举江南驻军歼灭。

“我相信你能办到。”景炎加重力道拍了颜将军一下,才走开。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坏你们主子的好事。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