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112章:仁人君子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谢墨含笑笑,“爷爷宽心,妹妹坚韧,一定能保住谢氏。”

谢芳华从崔意芝马车出来,又回到了谢墨含的马车,将崔意芝手中的空白密旨告诉了他,谢墨含想了片刻,低声问,“妹妹以为如何?”

“谢芳华,你不会死在了无名山吧?”

侍画停住脚步,看着她,“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你你是谁”李柳氏被点住道好半响,身子僵硬,再加之恐慌,如今见又来一人,且解开了她的道,她伸手僵硬地指着他。

她虽生于金玉,长于富贵,却不卧闺阁,善兵伐谋,胸藏锦绣,她的一生自然要自己说了算。

半个月后,秦浩热度依然不减,可是卢雪莹的葵水来了。

“芳华小姐多虑了,我几人不是三岁小儿,还怕被你的样貌吓到?”左相出口道。

英亲王不答话,其他人自然也不搭话。

“爱卿急什么?难道你知道他所为事儿?”皇帝看向永康侯。

英亲王见此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一把拽住秦铮挡在身后,对忠勇侯道,“老侯爷,事已至此,有话好好说。”

“你愿意去就去吧总之别逞强”忠勇侯摆摆手,不再拦她,进了府。

死生在一起,天地弃魂也甘愿。

秦铮见他要恼,忽然勾唇一笑,“你放心,你自杀这没面子的事儿,爷保证不说出去。”

谢芳华和谢云澜脚步齐齐一顿,对看一眼,回头看向秦钰。

他们刚走了两步,言轻忽然扛起地上的云水,跟随二人离开。

“四皇子也知道是三更半夜,那你又为何出现在这里?”谢芳华看着他,虽然风尘仆仆而来,却丝毫不折风采,“别告诉我,京中有紧急事情,非四皇子不能往也。”

她忽然想起,他出身在清河崔氏,是英亲王妃要过来给秦铮的陪读,却成了他名副其实的小奴才,奴待了这么多年。

听言又钻去了小厨房看着药锅。

谢芳华将早先煎好的药倒了一大碗递给他,不得不说他来得可真是时候,这药如今不热不冷,正好喝。本来她想着他既然睡了就算了,反正脑袋磕了个包而已,也不是大事儿,明早再喝药也没什么,不喝也死不了。可是人家既然追来了厨房,当然要满足他。

英亲王很快就说了话,“秦浩?”

谢芳华伸手拉过她的手给她号脉,片刻后,又看了她的样子,叹了口气,对英亲王妃道,“娘,这是小产了。”

英亲王妃看向卢雪莹,松了一口气,“血止住了。”

想必紫荆苑几乎翻塌了天,落梅居甚是安宁静谧。

谢芳华摇摇头,对他摆摆手,“不用!”

从来福门后门进入后,那小童看着三人离开又多了一个人,不由多看了飞雁两眼。

谢芳华想着这八皇子秦倾毕竟是年少,还不只江湖险恶,每天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会发生多少,只要是打斗的双方不经官。那么当地的官员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丽云庵年久失修,这么大的雨,房屋倒塌,也是正常。

“咱们也快去看看。”金燕立即说。

秦钰揉揉眉心,“你什么时候也跟左相、大伯父一样尽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了?”

秦钰忽然对小泉子道,“去将李沐清和郑孝扬给朕找来。”

玉灼对李沐清车前赶车的随从招了招手,当先赶着车出了城,李沐清的马车随后跟上。

李沐清笑了笑,撑着伞跟着秦铮和谢芳华一起进了里面。

谢芳华打量韩述,像是睡着了,但却是已经没了呼吸,人已经死了。面色如生前一样,没什么改变。她对秦铮道,“将他翻过身来。”

谢芳华不懂地看着谢云澜。

谢云继笑着放下手,缓步下了马车,背过身子,对她和煦地道,“上来吧!”

------题外话------

“这有什么委屈这是对谢氏六房的保护,我阖府上下,都该谢皇上安排御林军来相护。”明夫人道。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老远就对立面通禀,“皇上,小王爷、小王妃来了。”

秦铮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谢芳华,“回去收拾你。”

“京中连环杀人案,孙太医、韩大人接连被杀。”秦钰道,“这事情如今还没个结论,外面都传会无疾而终。”

小泉子脸一白,连忙道,“皇上,正因为您是皇上,才要坐在这皇城,坐在这宫里,只有您在这里,才能稳住这朝野上下文武百官,朝局不倒,南秦江山就稳稳健在。铮小王爷与您的身份不同,所以,有些事儿,他能去做,您才不能去做。这都是命。”

“这……”管家看向一旁的谢芳华,拿不准秦铮的主意。

谢芳华不说话,面上不露什么情绪。

秦铮挑眉,不客气不给面子地说,“荥阳郑氏没人了吗怎么一把年纪了还来京操劳”

“怎么能怪您谁也没料到,您别自责了。”谢芳华摇头。

英亲王妃抿唇,想了片刻,点点头,“她是我的陪嫁丫头,进府后,嫁给了王爷身边的喜顺。王爷和我信任他们夫妻。否则也不会什么事儿都交给他们了。”

“那盆花被人下了毒,催发了华丫头体内的毒。”英亲王妃简单地道,“你想想,昨日你我注意这盆花时,还有什么人在场”

“难道是武功高手”英亲王妃问。

英亲王妃闻言道,“比铮儿还要厉害的武功高手,整个南秦有几个”

刘侧妃定了定神,“王妃姐姐,出了什么事儿”

南秦京城三百年来,在不叨扰百姓的情况下,京中第一次大清洗和大整顿。

“一切进展顺利,卷宗重新做了整理,京中人口重新清洗登记,那一百三十二人也在做进一步的彻查。三日的时间应该够了。”秦钰道,“毕竟,京城是最大的后方,是我南秦王室的根基之地,再不能重蹈覆辙,在天子脚下,被动至斯。”

谢芳华点点头,“他消息传的含糊,极其慎重,不同寻常,我必须去。”

“是。”侍画点头,又小声道,“那品竹等人,都带上吗”

谢芳华笑了笑,不置可否。

    虽然如今在谢云澜体内冲撞的气息显然比秦钰对她施咒的那一根线粗。但隐隐的,让她却觉得,性质怕是一样的。

秦铮回头瞅了谢芳华一眼,语气不阴不晴地道,“难道孙太医给你开的药有睡觉的药?让你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自古拜师都是徒弟等师傅,你是第一遭让五个师傅等了你一个时辰的徒弟。”

荥阳郑氏这一坛深水,如今要曲线迂回除去,丝毫不能惊动,自然要明里宠络着,不能重处。更何况,荥阳郑氏刚与大长公主府结亲,也不应该此时撕破脸,太难看的话,对于江山不利。

吉利不吉利又如何她选择的就是这样的一条布满荆棘的路,只是没想到,开篇便这么热闹,拉了右相府进来。

李沐清站在一旁,眉峰拧成了川字。

“也就是说不能恢复到我原来的样子了”李如碧问。

“碧儿,听话。”右相夫人也连忙来劝,“你好生诊治,郑孝扬那个杀千刀的,娘一定要他不得好死。”

进了会客厅,众人落座后,秦钰还没开口,右相夫人便哭着跪在秦钰面前,“请皇上做主,臣妾和碧儿走得好好的,那郑孝扬突然纵马冲过来,差点儿掀翻了马车,臣妾待要问问是何人,他一鞭子就打了过来,碧儿如今这副样子,您知道,女子容貌最是重要,这等刁民,求皇上绳之以法,以儆效尤。否则以后有人争相效仿,天子脚下,岂不是人人要无缘无故被挨打破相了”

英亲王妃心下哀痛,喊了一声,“李延?”

金燕看着她,“芳华妹妹,你为了秦铮,也做了很多辛苦付出的事儿,不是吗”

谢芳华低声道,“秦铮爱我。”

碧湖清幽,湖中莲花早已经开败,湖中莲叶已经结了小小的莲蓬,只剩下稀疏几只莲花顶着炎热的太阳开着。微风静静,气息寂寂。

金燕摇头,“我早已经想好了,虽然事情与我早先想法背道而驰,但也算是殊途同归。”话落,看着她认真地说,“芳华,你不要拦我,人活一世,到底什么是最有意义的事儿,我曾一度想要去死,在丽云庵时,恨不得就那样睡过去算了。后来经历种种,看你和秦铮分分合合,我也想明白了。看着他好,看着他坐拥南秦江山,根基稳固,承载千秋功业,万载盛世,才是我最想看到的。爱情如我,如今已经卑微如尘埃,不要也罢。”

“你……”秦钰恼怒地看着她,忽然拿起桌子上的奏折,砸到她的脚边,奏折用了极大的力气,到她脚步已经粉碎成末,他震怒,“大姑姑辛苦抚养你长大,将你当做手心里的宝,就是由得你拿出来作践自己的吗”

“怕什么笑话”谢云澜道,“百姓们不知道这其中阴险关联,可是满朝文武焉能不知道谁爱笑话谁笑话。若是让你自己进宫,我也不放心。”

谢林溪也叹了口气。

谢芳华点点头,“嗯,想好了。”

谢氏长房敏夫人闻言眸光动了动,谢氏六房明夫人略微露出几分惆怅。

林七果真立即滚了下去。

“这死孩子!”英亲王妃笑骂了一句。

秦铮看了她一眼,慢悠悠地脱掉外衣,自然地开始穿戴。

不多时,谢芳华穿戴妥当了,回转身,见他也已经打理好,往日鲜衣华服,凭地有一股张扬。今日月白织锦,致尊贵。她咳嗽了一声,移开眼睛,见他没打有出去的打算,则绕过他向外走去。

经过昨夜,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谢芳华咬了一下唇,每天这个时辰已经起来了,若是再睡的话……

“想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秦铮道。

秦铮走回床前,将帷幔的缝隙遮了遮,对里面的谢芳华低声道,“你先盖着被子躺一会儿。”

“不必了,兰姨你出去吧”秦铮转回身道。

“说说看。”秦铮看着她。

“笨点儿好,免得你成日里胡思乱想,熬坏了身子。”秦铮道。

谢芳华伸手抱住他,头颈蹭了蹭他的脖颈,声音绵软,“秦铮、秦铮、秦铮……”

“再喊下去,骨头都被你喊酥了。”秦铮轻笑,狠狠地吻住了她。

秦铮面色忽然紧绷,“你刚刚说,左边的脉跳动得比较快,就是子?右边脉象跳动比较快,就是女?”

秦铮敏感地感觉到她依偎依靠的温暖的柔软的动作,脚步猛地一顿。

红绸蔓延进喜堂,众人的喧闹声也跟着迎亲回来的秦铮一路追随到喜堂。

秦铮忽然清声道,“今日的大婚规矩礼数没遵循之事十有**,也不差这一桩入洞房后再掀红盖头了我的妻子是谢芳华,不如就趁现在让所有人都看个清清楚楚往后都别错认了我秦铮的小王妃”

英亲王请老侯爷谢侯爷舅老爷入席,同时招呼太子左右相等众位大臣男眷。

秦怜凑过来,仔细地打量谢芳华,她的妆容不是那种新嫁娘惯常涂抹的厚厚的白粉,而是淡扫蛾眉,粉黛轻施,配上fèng冠霞帔,红如火的嫁衣,使得她看起来明丽如画,美艳不可方物。满屋喜庆红色,也不及她这个人散发出的滟滟华彩。

谢芳华也转回头看着他。

谢芳华心里微微露出讶异,见那些人打在一处,似乎打红了眼,不可开交。她蹙了蹙眉,淡淡喊了一声,“住手!”

四皇子比她想象的更为深不可测。

月落脸色蓦地一寒。

谢芳华不语。

秦铮上前一步,板正她的身子,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无力地道,“谢芳华,别人欺你瞒你骗你哄你,你为何都不气为何到我这里,你就钻牛角尖处处记在心里,受不住时要心狠地放弃我”

谢芳华板着脸看着他。

谢芳华挥开谢墨含的手,瞪着他,“哥哥,我何时嘴皮子不厉害了?我何时看起来温柔无害了?”话落,她道,“就算我们是诗礼传家,讲究敬长尊辈。但是碰上永康侯和他老娘以及他夫人这一类人,动手不能,嘴皮子总要毒些,你只有让他不好过了,他无语反驳,你才好过!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战术!你懂不懂?”

“时辰不早了,宫里应该是用完午膳了,怕是用不了多久,英亲王、王妃、秦铮就来了。不回去了吧!”谢墨含也看向外面,今日的午膳吃得了一个多时辰,永康侯来府里质问又耽搁了半个时辰,如今已经申时了。

我们的月票加油哦,爱你们!么哒!

王财摇摇头,哆嗦地道,“皇上,小人不知,小人虽然惯于偷盗,但也是为了给祖母看病,都是小打小闹的偷盗,向来都避着高门大户里的贵人们,平生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知府,谢氏长房对小人来说,可是天大的富贵了。小人哪里还想到有结盟?”

“妹妹说得有道理!”谢墨含对皇帝道。

“侄儿不咋相信皇叔看不丢人呢!”秦铮不客气地道。

他一心要娶谢芳华,这最大的事情上是在和皇上对着干,且全然不顾及自己身为宗室子孙英亲王府嫡子也属于皇室一脉的身份。

秦铮虽然小小年纪,却是心思极深。

如早先那王财一样,很快青岩便将人带了下去。

“这么说来,是有人在皇上来之时,趁着在殿外说话的空隙,利用密道悄无声息地带走了无忘。且这个人的功夫定然极其了得,否则也不会在我们发觉之后,皇上的人和铮二公子的人立即追查下走得无影无踪。”右相缓缓开口,分析道,“外面正下着雨,所以,肯定是会淋没了脚印痕迹,而这雨太密,山崖在雨中甚是难走,所以,那人匆忙之下,想来才使得无忘刮掉了一片衣角。”

燕岚立即道,“你看你看,我刚开口,我娘便训我。”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