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105章:罕譬而喻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方继藩看看弘治皇帝,又看看朱厚照。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

所有人都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和朱厚照都打起了精神,朱厚照眼里放光:“如何?”

可是……

方继藩道:“漠北诸部,如西伯利亚等部,却不知陛下,为何他们要南下,投奔我大明。”

许多人见突兀取出了匕首,大惊失色。

那是一张何等可怕的脸啊。

方继藩鄙夷的看着天坛下的众禁卫,瞧瞧这些人激动的,就这样还想立功,真是吃x没赶上热乎的啊。

这就是勤于思考的好处。

“时候不早,朕乏了,摆驾!”

朕……朕……

身后的礼官想要说点什么,忍不住想说,齐国公……这……章程里,没让你上去啊。

说着,他轻描淡写的到了案牍边,这案牍上,是一副茶盏。

萧敬身子又晃了晃,显然有些撑不住了:“我萧敬,活了大半辈子,会上你方继藩的当?给你方继藩背黑锅?若上你的当,那么……咱早就在宫里,被人玩死了。可惜啊可惜,咱这就要晕过去了,所以……从现在起,你们做了啥,都和咱没关。”

朱厚照手插着腰,大笑起来:“父皇啊父皇,儿臣这叫玉石俱焚,这一次,对不住了。”

方继藩脸色惨然:“跟我没关系呀。”

他把朱厚照从刘瑾的怀里拽出来,朱厚照却如烂泥一般,摔下地去,方继藩不甘心,装的,一定的装的,你大爷,我方继藩ri了狗啊,这是误交了匪类,他努力的用手撑开朱厚照的眼皮子,眼皮子撑开,里头的瞳孔黯淡无光,这厮……他……

可是……

“再者……”弘治皇帝深深的看这朱厚照,眼里流露出别样的情感,语重心长道:“再者,朕还有你,有载墨,朕后继有人,何惧之有呢?”

弘治皇帝下了车,先行至方继藩面前,对方继藩道:“方卿家,辛苦了。”

好不容易忙里偷闲,回到了自己在大同的住处,便看到王守仁拼命的啃着鸡腿。

方继藩见他吃,忍不住想要龇牙,吃吃吃,怎么和刘瑾一个德行。

小宦官去了,却又去而复返:“陛下,齐国公非说有事要布置,可太子不让他走,说是一齐见驾,两个人在外头拉扯。”

方继藩却是皱眉:“得想想办法才是,可惜,太子殿下,不能代替陛下去……”方继藩一脸古怪的看着朱厚照:“说起来,太子殿下,你咋和陛下不像呢?”

“下药,药翻了那昏君便是。”

卧槽……

口里虽骂,一听成本就是千两银子。

邓健嘲讽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这蠢货,这便不懂了,西山金行里,炼制出来的白金,你没听说过?用白金!”

“呀,是夫人。”邓健顿时乐了,脸上努色全无,屁颠屁颠的跑上前去,恭恭敬敬的道:“夫人且息怒,我有话说,走,咱们内里说话。”

“还有那脖子上的链子,金灿灿,眼睛要晃瞎了。”

是啊,太祖高皇帝,虽然啥都给子孙们想到了,将子孙后代的事,安排的妥妥帖帖,可是万万也没想到,会有丧尽天良的狗东西发明墨镜和大金链子,所以,依律而言,王不仕这一身装扮,实在太合理不过了。

自己手头上,虽已有上千万两纹银的财富,可谓是富可敌国,可是王不仕深信,只要那齐国公捏捏手指头,立即就可让自己的财富化为无语,可谓是杀人于无形。

他一起来,一咳嗽,立即有一群女婢进来,掌灯的掌灯,还有拿了痰盂的,有取了新衣的,不一而足。

…………

他们是阁臣,不是清流,清流可以对自己任何看不惯的事,抨击一通,反正也不必负上责任,而他们,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要负责的,成则是千古流芳,败则是万古遭人唾弃。

方继藩讪笑,他不敢问。

此刻见了方继藩,弘治皇帝也没给好脸色,他怒气冲冲道:“继藩,你可知道,诽谤太祖高皇帝,是什么罪?”

“少爷……”一见到方继藩,邓健的眼泪,便一下子泛滥起来,几乎抱着了方继藩的大腿,开始拿方继藩的裤脚擦拭自己的涕泪。

可是……这句话是对的。

说到底,谨慎的巨富们,个个都借鉴了历史经验,选择了低调行事。

邓健就笑:“少爷多才多艺,学富五车,居然还晓得剥皮,小的……能追随少爷,真是三生有幸,祖坟冒了青烟。”

于是,弘治皇帝沉默片刻,道:“方继藩,最近在做什么?”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弘治皇帝微笑:“你们西山,处处都是宝,以往……地方州府送上来的奏报,都是虚数,唯有欧阳志进来的奏报,却都是实数,且还琳琅满目,有时看的朕头疼,可是……这确实是有妙用,了不起啊。”

众人点头。

可显然,这些土人颇为彪悍,他们发出咕隆咕隆的声音,密密麻麻的土人,便疯狂的集结,有人举起了弓箭。

王文玉兴奋无比的道:“正是如此,日月为明,这是我大明万世永昌,坚不可摧的征兆,放在从前的说法,这叫什么?”

……………………

大家一拥而上,抢到了座位的人,顿时眉开眼笑,捋着胡须,摇头晃脑,没找到座位的,便如沙丁鱼一般,被人推挤的要窒息,口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偶尔,掺杂几句低声呢喃,天知道他在骂什么。

今天收了他的大礼。

一个更加清晰的世界,即将要展现在天下人面前,这是何其令人兴奋的事。

大家都笑。

而这八百万股一卖,顿时,某些大商行,开始收到了某些内幕的消息,于是乎……只片刻功夫,剩余的两百万股,便销售一空。

巨大的伞布将他卷着,好不容易,才有人用匕首割断了缠绕一起的绳子。

明朝有许多宦官们折腾出来的玩意,什么东厂、西厂、内厂之类。

经王不仕一分析。

弘治皇帝:“……”

说实话,这是自己的金字招牌,也是自己最欣赏的一个。

刘瑾突然觉得自己的裤裆有点潮。

飞球营里很是热闹。

朱厚照大手一挥:“少说其他的,走,咱们再试一试继藩的新东西去。”

终于,有飞马而来:“殿下,殿下……人找着了,人找着了,还活着,还活着!”

太贵了,弘治皇帝觉得吃不消。

而理发师毫不犹豫的搬出了自己的随身携带的箱子。

现有的道路,根本承受不住。

还能说什么呢?

这支探险队之中,有两千多人,其中大多数,否是奴儿干都司抽调的精兵强将。

“就因为艰难?”弘治皇帝显得不满。

可是……无论如何,自己的女儿,至少……有了一个出路。

经张皇后提醒,弘治皇帝方知梁如莹有一个未婚的夫婿。

而给予的赏赐,也确实没有超出中旨的规格。

…………

“是……小人亲自打探到的,医学院的女生们,被领着去了医学院,不只是如此呢,出来的时候,据说统统都呕吐不止,就好似……有了身孕一样。”

他脸憋得通红,泪水在眼眶里团团的打转。

可在这个时代,却没有这么多规矩。

不只如此,所有女学生,还需进行适当的锻炼。

方继藩,终究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啊,他心里只有苍生社稷,断然不会,真去害一个女子的名节。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弘治皇帝摇摇头,随即道:“朕已给方卿家,定了谥号,又追封了其为郡王,此事,已是昭告天下,诸卿……怎么看?”

新津郡王劳苦功高,九死一生,命悬一线,为朝廷立下了赫赫功劳,这个时候,却是借着一个由头,来虢夺他的王位,这是做的事吗?如此,不但天下人寒心,也是对不住方景隆,这等亏心的事,朝廷也不便做出来。

大家低着头……不吭声。

方继藩振振有词道:“儿臣一切都以陛下马首是瞻,这个……这个……”

钦天监是关门观察天象的,而古人们相信,天象改变和人事变更有直接的对应关系,这件事,就只好问问天象,看看是不是当真乃是祖宗和上天的意思。

朱厚照还想说什么,诸臣却是忙不迭的道:“臣等告退。”

这令一旁的老御医,都觉得有些折腾,他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可细细一思,这些女娃子,都是方门中人,惹不起,惹不起……

这半年多来,她们上课,学习解剖,每日关注着求索期刊医学的论文,可学了……又有什么用呢?

其实这段日子以来她们内心一直都在质疑自己的所学。

她忙欠身朝张皇后行了个礼,不急不慌的回禀道。

相比于朝中,那些读了一些四书五经,便觉得自己知晓天下事的人而言,这方继藩,才是真正的一身本事,朝中几人可以比得上。

梁如莹听罢,却显得有些不乐。

可现在……

刘健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宿未睡的弘治皇帝,现在……心里还激动万分。

怎么好端端的,就念恩旨了。

此刻,御医的手还搭在太皇太后的手腕上,把着脉,这脉象极不乐观,因为越来越微弱……

再过一会儿,一脸焦急的张皇后也匆匆的赶来了。

虽然这些征辟来的名医,大多数医术都还算高明。自然也难免会有自视甚高的毛病,怎么会将一个小女子放在眼里?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而一旦过了二三十秒,便连呼吸都会停止。

朱秀荣自此便开始郁郁起来。

击鼓骂曹……

女医们比男人们沉得住气,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毕竟,都是在闺阁里,闲坐就是一整天的主儿。

此时,外头道:“人呢,人呢……”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