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仙人天上来:第1章:六壬杀

她似仙人天上来 作者: 木子雅音

谢芳华想着大约是那黑衣人看她痛快地答应放了初迟,而秦钰又不想过早地暴露自己在平阳城,所以,对秦倾等人的说辞便是她出手救了他们。既然秦钰将这五个人的人情送给她,她为何不要他们

回到房间,秦铮将谢芳华放在床上,低头吻她的眼泪。

谢芳华伸手打他,“你这样还让我怎么哭?”

侍画笑着说,“王妃吩咐的。”

谢芳华知道她是不放心他和秦铮进宫,心里一暖,上前挽住她。

等在屋外的谢振和那中年妇人似乎发现了不对劲,立即挑开帘幕冲进了里屋,当看到老夫人已经去了,谢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沉痛地喊了一声“娘”。那中年妇人在谢振身边跪下,也哀痛地喊了一声“娘”。

皇帝眉头皱得更紧了,“朕收到临汾镇统兵李猛和启封城统兵张坤的八百里加急,说有人害四皇子,才炸毁了古桥。与你的说法全然不一样。”

郑孝扬立即重重地点头,“放心吧,我将他手拽断了,都不松开。”

侍画、侍墨立即一左一右护住谢芳华,谨慎地看着这辆马车。

刘岸直起身,四下看了一眼,然后疑惑地问,“听说小王妃的两名婢女报案,孙太医被……这是怎么回事儿?”

&nbs

“除了这些,可还有什么痕迹?”刘岸问。

不多时,外面忽然传来推门声。

秦铮退后一步,懊恼地发作道,“睡觉就睡觉!爷什么也不做了!睡觉成了吧?”话落,转身进了自己的里屋。

谢芳华久久无睡意,快天明时,方才睡着。

尤其是四皇子秦钰被踢出京城,这京中的水便更深了些。

燕亭连忙将干柴抽出来几根,但火苗还是不着,他又看着秦铮。

秦铮在他走后,慢悠悠地拿了干柴,慢悠悠地放进了灶膛里,里面的火灭着,冒着烟,他用烧火棍将底灰挑起,露出红红的炭火,干柴遭遇炭火,立即着了起来。

秦铮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刚拿起盐罐,秦铮开口,“那是糖。”

谢芳华伸手拉过她的手给她号脉,片刻后,又看了她的样子,叹了口气,对英亲王妃道,“娘,这是小产了。”

秦浩面色大变,抬起头,“母妃,一定不能报信,若是左相府知道……”

谢芳华实在没想到秦浩竟然这么不是人,原来外面传扬的那些是真的,秦浩背地里玩女人竟然这么荒唐,况且这个人还是她的妻子,不是侍妾。她想起依梦,似乎是不堪忍受自寻短见……

“怎么样?”谢云澜上前询问,“可有什么不对劲?”

谢芳华拿过琴谱,轻轻翻看,半响后,指了一首清平调。

李琴讶异地打量她片刻,蓦地笑起来,“清平调最简单,一般想学琴的人都不屑于学它。宫中的公主们第一次学琴,首先就排除了它。大公主当初选了翠屏曲,三公主选了玉归来,四公主选了香风颂,六公主选了咏兰春晓,七公主选了平湖送波,九公主选了九天玄女令,怜郡主选了慈母吟。”

英亲王妃和蔼地解惑,“他说落梅居的梅花如何模样,让我就照着那个模样来教你。”

小泉子只能住了嘴。

“总归是好事儿,这样我就放心些。”英亲王妃道,“京城距离这么远,有什么事情,也难得音讯,更是鞭长莫及。也只能等着他们的了。”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也别生气了,他们也是怕你担心。”

李沐清不说话。

郑孝扬也点了点头。

李沐清眸光动了动,点了点头。

那名将士看到了随后下车的李沐清,张了张嘴,说,“太子殿下只请了小王爷和小王妃,这李公子……”

谢芳华点头。

秦钰点点头,“说得有理。”

谢云澜叹了口气,隐晦地道,“是啊,天下都很穷。”

小童在车外道,“公子,回府了!”

他的语气已然从堂妹、芳华妹妹,简短到芳华二字了。

谢云澜背着她走到西跨院门口,西跨院门口有两名小厮,他看了二人一眼,淡淡吩咐道,“这是芳华小姐,今日之后,住在这里。她一旦有什么吩咐,你们都要满足她。不准怠慢。”

秋月也连忙道,“我也有这种感觉,这院子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太静了。而且院子里侍候的人是清一色的小厮,实在是太怪了。总觉得您住在这里,太不妥当。”

“你们也累了,下去歇着吧!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芳华吩咐完了,便摆摆手。

“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全调出来,将整个皇城围住。”谢芳华想了想道,“既然我们要出手,就要除个干净,杀个彻底,铲个不留余地。就先将南秦京城的水搅起来,我安排谢氏暗探,你安排月落带着隐卫,一个为引,一个助杀,来个瓮中捉鳖。看看能抓几条鱼,现在立刻动手,不给他们喘息之机。”

谢伊眼圈发红,点点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没事儿的。”

秦铮眯了眯眼睛,“牵红线”

反正秦钰已经猜到了,也不怕他再听到。

饭后,秦铮一推碗筷,将出京铲除北齐暗桩,牵引出荥阳郑氏,以及郑孝扬的事情说了。

小泉子点头,“是命,您是天子之命,自然不能与小王爷相较。”

“我家小王爷和小王妃。”车夫道。

“你守着门,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让人进来。”英亲王妃吩咐。

“是。”有人立即去了。

谢芳华点点头。

“小姐。”侍墨也吓坏了,立即走了进来。

“爹放心,无碍。”谢芳华摇摇头。

南秦京城从朝到野到市井,都陷入整顿清洗中。

谢芳华抿唇,“如今还没出什么事情,只是我必须去证实一件事情,如今还不好说。”话落,见秦钰要反对,她肯定地认真地已经下了决定不容许反驳地道,“我必须要出京。”

谢芳华笑着道,“闲来无事,出来转转。”话落,她反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金燕闻言喜滋滋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落,对那掌柜的道,“这个我选了,先给我收着,我再看看别的。”

“我看最适合你呢,铮表哥,你说是不是?芳华妹妹身上有如兰似雪的华贵,若是太张扬的簪环,反而夺了她本身的气质,就是这样的事物佩戴上,才相得益彰刚刚好地与她搭配。”金燕诚心地对秦铮道。

“好簪!”秦铮赞了一声。

这是喝水不忘挖井人吗?感谢金燕邀请他们来这里?

    “你真的没事儿吗?我怎么听见你声音不对劲?”谢芳华站在门口没有立即进去,只凑近一只眼睛,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惊呼一声,猛地后退了两步。

    “风梨,请芳华出去!”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谢云澜本来低着头无力地被吊在刑具上,此时听到动静,猛地抬起头向谢芳华看来,眸中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似乎没想到她竟然真进来了。

    “芳华小姐既然碰巧来了,也见到了您,如今不如让她……”赵柯又看了谢芳华一眼,低声建议。

    谢芳华看着谢云澜眉心一团黑紫之气,**的上身血脉游走的地方,似乎有两道气在窜,使得他垂着的头面色痛苦,她想着,他身上的痛苦怕是比面前表现出来的痛苦要严峻十倍不止。这一团黑紫之气她只用眼睛还看不出来是什么,若是要查探的话,只能靠近给他把脉。

    她虽然心里转了九曲十八弯,但是面色却丝毫不表现出来,只呆呆地站着,似乎茫然无措,听不懂二人的说话。

    虽然如今在谢云澜体内冲撞的气息显然比秦钰对她施咒的那一根线粗。但隐隐的,让她却觉得,性质怕是一样的。

听言顿时愣了,抱着酒坛问,“公子,那这坛翠烟轻……”

“绑回了右相府。”侍画道。

另外一辆车上,大长公主和金燕坐在一起,大长公主眉头拧成一根绳,嘀咕道,“荥阳郑氏怎么还有个二公子”

有人立即去了。

郑诚一惊,顿时噎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答复。

小泉子也高喊,“皇上,太医来了!”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夫人先冷静一下,前因后果,我与你说,皇上也是刚刚到。皇上到时,他已经喝了毒酒,也是怪我没拦住。他一心求死。”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她,天下多少因爱生恨之辈,比比皆是,但是金燕这样不计回报的爱和全心付出,她却是第一次见。

金燕摇头,“钰表哥不爱我,但也没什么不同,我爱他就够了。这一辈子,他不喜欢我,不爱我,又有什么关系我放弃他,是放弃对他的圈固和追逐,而不是放弃对他的爱。他如今一心只为南秦江山,那么,我只能尽我所能尽些绵薄之力。”

老侯爷和崔允正在等着谢芳华,见几人都来了,崔允立即急声问,“想到什么对策没有”

“爷爷,皇宫虽然可怕,但是我却不觉得能可怕得过无名山。”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忠勇侯府低调了这么多年,皇上和秦钰如今又给加了荣华封赏,就算是现在反了他,不但不占天时地利,连人心都不向着忠勇侯府。更何况我们根本就没有反意。所以,哪怕出错,也要进宫。”

谢芳华神色淡淡,不想与他说话,点点头,出了荣福堂reads;古神天下。

“姑姑那是两国联姻,自然要从皇宫出嫁。我如今也算是给忠勇侯府的荣耀。”谢芳华握住他的手,蹙眉,“外公不是将你身子治好了吗怎么如今这个时节手还这么凉。”

谢芳华接过,收入怀里,“谢谢哥哥”

“我想让你和我一起正视这件事情。”谢芳华一字一句地道,“你我的身份,血脉,以及牵扯的未来。”

谢氏长房敏夫人闻言眸光动了动,谢氏六房明夫人略微露出几分惆怅。

今日上墙者:15647204640,lv1,书童“情妈妈我看到你去做客风尚志了,还有以前说妾本拍电视剧是谣言,现在真的要拍了,开心之余还有蛋蛋的忧桑,谁能演出来云锦的傲娇呢?可别毁了妾本啊…你一定要帮我们求编剧改的时候尽量以原著为主,不要毁……嗯,英亲王妃很可爱的~秦铮有个好妈妈~芳华有个好婆婆~么么,情妈加油,等入v~”

“不管是真观音,还是假观音,总之孙太医把脉,怀的真是喜脉。”林七道。

“我找到了崔老前辈,一时探讨得入神,天色晚了。回京不甚安全,云继兄便把我留下了。”李沐清话落,看向谢芳华,目光温和,含笑打招呼,“芳华小姐有礼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