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万域魔王 第76章:南辕北辙

万域魔王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5055

    连载(字)

75055位书友共同开启《万域魔王》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南辕北辙

万域魔王 哒么哒么 75055 2019-09-02

他的眉头皱得更深,“那是怎么了?”

狭小的空间里响起一声男人的冷笑。

她那一动,曲耀阳哪里还守得住本就所剩无几的理智和心疼。

安小柔在这边焦急等待了半天,像是怕对方真的将电话挂断,赶忙接嘴道:“你说过的,那天你问我想要什么,我说钱我可以自己挣,不劳你的手,我只是想当明星,我想拍电影出专辑,至于你想要我的什么都行,你还记得吗,耀阳?”

她本来忐忑不安的心,因着那一晚的几次易主而更加忐忑和不安。

“不!项链还是夫人的,我参与竞拍只是想做善事,而今天正好是夫人的生日,我曲耀阳铜臭商人一个,不懂得挑选礼物,匆忙从a市带过来的生日礼物只怕夫人不太喜欢,正好眼前有个这样好的机会,我借花献佛,祝夫人生日快乐!”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等到电梯门真正打开,果不其然看到一位身材颀长,穿着意大利高级定制版浅灰色西装的英俊男人领头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夏芷柔突地笑了起来,“听你说这话我觉得还真是好笑,好笑得要死。怎么,那些报纸新闻上没登,你就真的不知道还是怎么的?军军根本就不是我的孩子,我跟曲耀阳根本就没生过孩子,只有你这傻瓜,才会以为那是我跟他的儿子!”他勾唇,“你!”

那日从她家回来之后,他并没有立刻将她签给他的离婚协议书呈递上去,而是一直放在第一格书柜最上头的格子里,今天猛然想起白斩鸡还有她的西兰花,开始断断续续地回应曾经,才突然发现,原本放在那里的茶色件袋莫名其妙地消失。

vivian扬手要了店里极有名的雪山鱼跟鸡豆凉粉,裴淼心要了碗纳西米线,严雨西纠结得东张西望的时候正好就见沈俊豪在小吃店门口站着跟什么人说话。

“其实,我可以自己开车过去。”

他先前点了烟,大抵真是有些焦虑,莫名的焦虑。才点上,就被经过的护士轻喝了一声,说是医院门口也不许这样明目张胆的抽烟。

“找她检查的时候我曾塞给她钱,让她有些不该说或不该写的就装不知道好了。可是起初她不愿意收我的钱,等到一切检查都结束的时候,她又转变了态度,收下了。”

“曲总跟里面那位夏小姐已经正式离婚,就在我帮她代理这起诉讼案之前,她已经支付不起给我的律师费了,所以作为交换条件,她必须首先签署同曲总的离婚协议,才能拿到我继续为她辩护的委托协议。”

她声音有些沙哑,却忍不住轻笑出声,“没有,臣羽,我们几个挺好,再说我们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你安心做你要做的事就好。”

她低了头去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知道是他,可是并不想接。

“麻麻说她有点喜欢花裙裙的sd娃娃,你会不会买给她啊?”

他站定了几秒直接掏出自己的手机,轻声对电话那端说了些什么,又报了个地址,这才头也不回地往大门口去。

翟俊楠自顾自说下去:“你看,我长得其实不比陆离差吧!而且个人觉得我其实比他还要帅。论有钱,他们家虽然是开医药公司的,可我也不见得比他穷,我们化工公司也是很赚钱的。而且吧!他马上就要同‘宏科’的首席秘书结婚,这男人一旦结婚就得掉价,你再跟着他也没什么前途,到不如在我身上找点指望……”

他看着她,吸了一口手中的烟,又弹了弹其上的烟灰。

裴淼心眉眼一痛,“以后不要再提他,他不是个好人。”

“事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承认当初之所以会放手让你离开,就是因为收到amanda从伦敦寄来的那份身体检查报告。她那时候爱慕臣羽,也曾想过臣羽受伤住院后若是一直想不起前程往事,她就一直不与我们联系。”

看到夏芷柔急得都快哭出来的模样,曲母更是气怒,一把将她的手臂甩开。

他听了,或许有办法帮她才是的。

裴淼心嫁过他们曲家的两个男人,且这两个男人还是亲兄弟。

梁冠东手上拿这只酒杯,一派老谋深算的样子,“曲总,没想到你们家是这样的相亲相爱,刚才真是让梁某刮目相看。”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曲耀阳那家伙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瞧瞧他刚才到底说的什么?他说他要上他们家去睡?

“可是,突然有工人跑过来跟我说,今年的葡萄丰收,可以酿美酒了。我着急奔到地里一看,随意摘了一颗往嘴里尝,不是太酸,也不是太甜,那味道清清爽爽的,却真的是时候酿美酒了。”哪晓得苏晓越听便越是生气,竟然真的动起手来。

快速过去蹲身将她从地上扶起,拧了眉去望同样摔坐在一边地上的裴淼心。

“闷到是不会觉得很闷,我只是觉得,吃饭这么一件简单的小事都被你这样复杂化了,也难怪你会经常觉得胃疼。”

她拿着小勺喝餐前汤的时候有些微怔,“挺好的,怎么会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

她歉意站直了身子,感激冲他点了点头后,也不敢多留,旋身就想从这里消失。

芽芽在后座的儿童专座上已经熟睡,均匀的呼吸声在安静的车厢里徘徊,曲臣羽正好伸出右手,将调频电台的儿童音乐节目声音关到最低。

“我们能别讨论这个话题吗?”

她慌忙伸手拉了他的胳膊一下,“耀阳,陪我买点别的东西……”

她急于摆手澄清,说:“我们不是……”反正都是要离婚的人了,又何苦再让别人误会些什么。

第二天上午,裴淼心特地起了个大早,给ailsa打了通电话,说自己决定回一趟伦敦的事情,还有带了一些特产,打算回去分给那边的朋友去。

她透过窗玻璃四下去望,果不其然在自助餐厅对面的一条小路街角看到停在那里的深黑色法拉利跑车。

“嗯。”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曲耀阳居然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厉冥皓侧眸一凝,示意他噤声。

那主管举着酒杯还要敬裴淼心,被她抬手轻声拒绝了,“我真的不能再喝,谢谢你,你随意,好吗?”

前者正是气得够呛,后者已经抱起女儿推门就出去了。

……

陪同厉夫人左右的年轻人刚刚开口说完话,爷爷便微眯着眼睛去望:“这位是……”

很快又开了车到他同裴淼心当做婚房的那套别墅跟前,暗夜里边,别墅外的庭园里亮着几盏路灯,将夜色里的芳草萋萋映得晦暗不明。庭园外,深黑色的铁栅栏隐隐有些斑驳的痕迹。

曲耀阳打开车门下来,伸手推开栅栏,路灯的昏黄便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直到他站定在这间房子的门外时还在犹豫,今晚是臣羽跟裴淼心的新婚夜,他到底该不该来。

夏芷柔滔滔不绝地说话,包包里的电话正好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司机阿成抬眼看了一下后视镜里,“先生!”

当时帮她主诊的医生陈雪丽正好就是他昔日的一位同学。同学打来电话说夏芷柔曾经做过一次修补处女膜的手术,就在他出国留学之前。天快亮以前,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一直亮着,因为是震动的关系,所以哪怕围着原点转一个圈,它也只是亮着而已。

屏幕又亮了一下,这一下她侧头,正好看到刚进来的一条短信。

身旁的曲臣羽翻了个身,呜咽了一下,半睁开眼睛,看到她坐在床头,便抬起手来抚了抚她的面颊,带着满足的笑意,继续沉沉睡去。

曲婉婉听了只是点头,“有机会的,他近段只是太忙,大家一定有机会见到他的。”

厉冥皓背对着她站在那里,直到背后吟吟的哭声让他回转过头。

她在哭,说不清楚这眼泪是憋在心里太久太苦了,还是真的因为怀孕所以情绪不太稳定。

雨后的草地稀疏响起蟋蟀的叫声,轻轻吟吟的,安静得似乎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那这是臣羽买回来给你的地方?”

夏母在门边拉也拉不住,正好就听到书桌前的男人起身道:“没关系,妈,你先出去吧!这是我跟芷柔之间的问题,她如果想要解决,我们就一次在这里把话说明!”

边扣腕表边从走廊上经过,他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曲婉婉,问问这小丫头何时胆子已经大成了这般,敢公然算计他这位哥哥。

他说:“我没想到,你还愿意到这里来。虽然我已经不大记得自己当初到底做了多少伤害你的事情,但你还愿意到这来看我,谢谢你。”

那么糟糕……

裴淼心对她可不算陌生,轻声在他耳边提醒了一句他便恍然大悟。

两个人开车到附近一间24小时经营的便利店门口,她为他买了速食的三明治和几只关东煮,“我看过了,店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只剩下这些,你先将就垫垫,等回家我再给你做吃的去。”

曲耀阳开始沉思,“所以,或许这次我们谁都不应该去帮子恒,就让他好好的,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犯了错,那就接受惩罚,咱们谁,都不许再帮他了!”

曲耀阳的模样还是平静得没有任何波澜,“你到我们家已经多长时间?”

可是乔榛朗的车子就是没办法开走,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她了。有时候说起来都觉得这个城市真是可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等你真心想要见一个人的时候,却怎么都见不到。

洛佳弯唇一笑:“婉婉,你怎么就知道你哥当初不收购苏晓他们家公司,是因为这个?他跟你说的?”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以前,裴淼心又道:“还有,他是曦媛的男友,今晚也在我家吃火锅的。”所以,这酒和他们相识的年份一样?

他说:“打开来看看。”

所以,她也才会这般义无反顾地,想像他照顾她与保护她那样对待他。

聂皖瑜哭着哭着反而笑出了声音:“你还想打我了对吗?耀阳,是你说过你会同我结婚的,可是你不参与咱们整个婚礼的准备过程也就算了,你还要和这个女人纠缠不清!”

“凭什么要我消失?我才是那个要同你结婚的女人!”

临行前,他到是极为礼貌地向曲耀阳的方向点了点头,等目光转移到他身边的曲婉婉时,目光不自觉就变深。

曲耀阳不由分说强行将裴淼心拉到了停车场,她还想再说些什么,他却掏出一支车钥匙对着前方“嘀”了一声。

吴曦媛又道:“可是我总归是看得出来,不管曲总的‘后院’失不失火,他都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他说会帮你保住‘玉奇’他就一定会做到的。”

“曦媛,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查到国内有谁购买过montblanc年后刚刚推出的限量版珠光蓝高定钢笔?”

见裴淼心点头答应了,曲耀阳这才沉了沉声道:“那今天,女儿我先带回去。”

曲耀阳的话让裴淼心一怔,曲婉婉也在这时候回转头来,“淼心姐,我哥……是真的很疼爱孩子,刚才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在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以前,他是不会对你们怎样的。只是这孩子……作为一个父亲,是到这么多年后才知道自己在这世上还有一个女儿。我哥的心情虽然我未必能够完全明白,可是他的意思我懂,就一个晚上,让他跟芽芽相处,让他了解一下芽芽,好吗?”

……

他面色冷凝,“你刚才不是说要把住院费分期付款还给我吗?”

过了很久之后曲耀阳才道:“我知道你还在介意臣羽的事,觉得现在和我在一起会有罪恶感,心里不痛快。”

裴淼心抿着唇没有说话,芽芽捧着自己的小碗奔过来时欢快地道:“麻麻,球球好吃,好好吃。”

裴淼心的手挽在他的手臂里,连忙摇头,“我不饿,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他也一天没吃了,她更担心他的身体。

“对了,刚才在外边敬酒的时候我听说,你从前在伦敦的时候就跟曲二少一起,还给他生了个女儿,是不是啊!”

“好你个曲成益……”

曲耀阳到是仰头,直接将手中那杯上好的茅台一饮而尽,在她把话说完以前,生生截断,然后放下酒杯看向曲臣羽,“以后好好待她,她是个好女人。”纸上有些褶皱的痕迹,两个月前,也是同样的房子,他来过这里,从包里狠狠扣出这张纸,要她签上自己的名字。

“曲子恒我提醒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曲耀阳已经动怒。

夏芷柔僵硬着侧过头来看苏晓的时候,依然面无表情,只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够了吧!这就是你想要的,现在可以放手了吧!”

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又听见桂姐在那边火急火燎的声音,“我到了我到了,就在老干病房外的露天停车场,我看到你了!”

“去幼儿园!”小家伙拍着小手,一副特别欢喜快乐的样子。

裴淼心有些尴尬地看了眼曲耀阳后才对桂姐道:“芽芽是在英国出生,回到a市以后因为国籍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幼儿园肯收,就连原先联系好的那间幼儿园也因为时间跟名额的问题没让她上了,所以我才请朋友帮忙联系了一家新的,这会正要带她过去,见见园长,谈一下她入园的事情。”

“你觉得我现在说的话像在诓你?”

“不管你是在诓我还是诓你自己,我们已经不再是朋友,你……只是我丈夫的哥哥而已。”

“那不行!都到这里了你还想回去?再说了你怕什么啊?你是裴家的千金,曲家的儿媳妇,这就是你正法的时候,你怕个屁!”

也是后来她才明白,原来有些爱情,敌不过时间。

所以私生子的名份,在他头上一扣就是七八年。等到曲市长好不容易坚决同原配离了婚后与母亲再婚,才有了曲子恒跟曲婉婉。他虽然疼爱弟弟妹妹,可他们谁也不会懂得那许多年来他在“私生子”这顶高帽下所过的日子。

他绝不能再丢了她了!

堂堂曲市长家的大公子、“宏科”的最大股东兼执行总裁,从来在商场上他都果敢得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不犹豫,何时沦落到她的跟前,这般低三下四?

她说:“你看,你还不是一样连名带姓地叫我,也没见你叫出什么新意啊!”

反手就是一记巴掌,那力道之大,几乎用光她全身所有气力。

“你既然知道还跟我这瞎起什么哄?淼心,我心底是真心把你当成好朋友,所以才会善意地提醒你一句,不管是什么样的企业,个人利益在公司利益前面都得低头,因为公司不是学校,老板不是老师,任何人都有他的‘可被替代性’,而你要做的只能是尽量保护好自己。”

“洛佳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但今天这件事情我想自己解决。”

“用不着!”

“我以为你还在等我吃饭,所以,刚才跟同事去餐厅打包……我是不是打扰到你工作了?要不我现在还是出……”

曲耀阳薄唇微勾,任那细细软软的红唇在自己唇上辗转来去,不但不闭上双眼,偏的还要睁大了眼睛看这小女人在自己面前着急。

……

裴淼心皱了眉没有多语,低头看手中的名片时,心里的那点空、那点疼,却并没有让她像上次那样将名片随意揉了扔。

“你觉得这现实吗?你觉得就我们俩,还有戏吗?”

他努力解释着他跟她之间的一切,他已经用力妥协并放下自己所有的尊严,他已经不想再去计较她是不是马上就要跟另一个男人结婚,他只是想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还像从前一样爱他待在他看得见的地方——只因他根本没有办法想象她同另外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的模样,即便那个人是他的亲弟弟,他也完全不敢想。

曲耀阳狠狠捏住方向盘,强压下心头所有的疼与酸,“心心,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原谅我这一次行吗?我保证这次一定好好待你,只要你愿意留在我的身边!”

“我爱你!”

她一惊睁大了眼睛,“你……”

他站得离她不远,想要出声唤她,那姑娘却先行一步冲上前挽住了另外一个男人的胳膊。

……

“那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上?”她实在是气怒得不行,以前裴家还算风光的时候,类似他这种的少爷公子她也算是见过不少。

所以第一次听说曲家有个白手起家又偶尔到大学里去当客座讲师的儿子,她才会多么兴起地跑到学校里去找他,见他——见见这个她在这个圈子里极少见到的异类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