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万域魔王 第7章:镜钢

万域魔王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5055

    连载(字)

75055位书友共同开启《万域魔王》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镜钢

万域魔王 哒么哒么 75055 2019-09-02

这门法诀,他当然听说过,是高级别的神魂类法门。据说,是周天子所创。后续流传出来的版本很多,有真有假。苏放要是继承的是不知名的门派,也就罢了。可苏放接受的是“无量门”“无量上人”的传承!

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起,苏放面无表情转身,澎湃的真气外放,禁锢住窦纪洲,从地上悬浮而起,飘飞在半空中。

当第一百条魂力丝线,凝聚出来时,“聚神丹”的力量,终于消耗殆尽。不过,有了一百条魂力丝线,已经足够苏放把它们聚集成一团,衍变为神识。

前后不过十秒钟,军政府大院开始响起各种各样叫骂声时。“轰隆隆……”一声剧烈的爆炸直接在大门口响起。

在他看来,后世的新中国那么强大都没有把中央政府驻地放到皇宫里,更何况自己连半个国家都没有控制!

众学生自动自发地让了开来。

现在,谢老太爷领着徐氏和继子一家子启程动身,算一算路程,不出几日就要到京城了。男儿有泪不轻弹。

此时心情激昂到了极处,才落了两滴男儿泪。

“我有一计,能令夫子心愿得偿。只是,江姑娘少不得要受些委屈。”

江老太太能张口说话了,不敢看气势凌人的顾山长,又怒骂杨夫子:“杨巧娘!你这个丧门星。二郎三郎有个好歹,我要你偿命……”

江凝雪在原地呆立片刻,满面惶然无助。

所以,俞太后是为了拉拢顾家,才提出了给顾清纳妾的“建议”。

谢明曦又要如何应对?

玉石打磨而成的棋子落在棋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然而,对弈之际,声响如此密集,着实少见。

谢明曦哄了片刻,阿萝才消停。

谢明曦眼角忽地发酸发涨,声音有些晦涩:“盛鸿,你真的不想要子嗣吗?”

顾山长不以为意地笑道:“这算的了什么。你如今能想开,才是值得人高兴的事。”

顾山长已打定主意终生不嫁,收一个弟子,当做自己的女儿一般教导,倒也合宜。

方若梦深深呼出一口气,郑重应道:“谢妹妹的提醒,我记下了。”

正如盛鸿所言,待日后就藩,山高皇帝远。此时和三皇子做些表面文章,然后在自己的藩地逍遥自在便是。

萧语晗娴雅温柔,并未刁难谢云曦,张口笑道:“你怀着身孕,不必多礼了。”

盛鸿笑着接了话茬:“今日少不得要蹭一顿晚膳再回了。”

今日新帝登基,她不敢再告病不出,勉强撑着出来见人。此时被俞太后目光一扫,丽太妃心中便是一颤,低头应道:“回太后娘娘,妾身病症已有好转。只是,要痊愈,还得耗费些时日。”

谢明曦没问六公主是如何看出来的,六公主也未细说,只张口道:“江家人确实可恨可恼。今日得了个教训,以后定不敢再来书院滋事。”

今日林微微坚持要来七皇子府,陆迟放心不下,索性告假一日,亲自陪林微微来了。

昨日腹泻不止,伤了身体元气,董翰林到现在还没力气下榻。便是有力气下榻,今日也没脸出现在一众学生面前。昨日的事,实在是有辱斯文体面!

顾山长略一挑眉,意味深长地问道:“七皇子殿下不想早点回宫吗?”

淮南王世子妃看着心疼,鼓起勇气为盛锦月求情:“请父王息怒!锦月还小,一时糊涂,做了错事。今日顾山长亲自登门,儿媳也觉面上无关。”

呵呵!

这个杀千刀的谢钧!竟狠心对妻子动手!

谢家是寒门出身,可就是谢老太爷当年,也从未做过这等强行奸~污少女的恶事!靠着一张俊俏的脸孔,骗得徐氏倒贴人和银子倒是有的……罢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总有一日,众人提起师父的时候,不会再提及师父是女子。而是钦佩敬重师父的身手骁勇领兵之才!”

说起董翰林的续弦史,也算坎坷曲折。被顾家毫不留情地拒绝后,董翰林灰头土脸了好一段时间。后来,竟又将主意打到了杨夫子身上。

莫非是逆贼又改了主意,想回来杀了他们?

谢明曦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如此就好。我还担心以后每次月末考核都拿甲等第一,会令大哥和二姐难堪呢!”

呸!厚颜无耻!

原本蠢蠢欲动想上奏折奏请天子广开后宫大选嫔妃的御史们,只得偃旗息鼓。静等一年孝期过后再提此事。

至于建安帝,得维持住帝王的颜面,继续领着朝臣们上朝理事,一时未能脱身前来。

……

萧语晗展开信,迅速看了一遍。

当晚,建安帝去了萧语晗的寝宫,张口数落呵斥:“谁让你为梅太妃张口求情?”

不见谅还能怎么办?

谢元亭:“……”

……

宫中,景荣宫。

徐氏却不肯离开:“不弄清是怎么回事,我哪里睡得下。”

俞太后主动令谢元亭夫妇进宫觐见,俨然一个“温和慈爱”“体恤儿媳”的好婆婆!

这两日,谢元亭一直待在兰香院。也不知徐氏和丁姨娘到底说了什么,她怎么问,谢元亭也不肯说。

俞太后的声音淡淡响起:“谢大公子,你当年为何会被送去临安老宅?”颜蓁蓁的脾气,说得好听些是心直口快。说得难听些,就是不知轻重,一张口便戳别人的痛处。

“我当然知道四书竞争最激烈,这么说,是给方若梦这个胆小鬼鼓鼓劲。免得她明日胆怯紧张,发挥不力。”

谢明曦身为舍长,责无旁贷地出面打圆场:“都别争论了。今日早些回去歇下,明日比试时见真章。”

“到底回不回去,你自己选!”

室内燃着炭盆,暖意融融。

“我就是质疑!”李默面无表情地接过话茬:“盛渲追随殿下,众人皆知。他哪来的胆量刺杀七皇子?殿下说自己半点不知情,谁能相信?”

啊啊啊啊!

看着重新老实安分的李湘如,俞皇后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别人这么夸也就算了。刚和淮南王府翻脸的谢钧,说出这等话,怎么听都怎么怪异。

管事满脸带笑地前来回禀:“启禀王爷,启禀世子爷,迎亲的队伍已到了一里之外。”

今日却不一样。

颜夫人:“……”

高兴两个字,说得咬牙切齿,一张尚算美艳的脸孔隐隐有些扭曲。

李太后大病一场后,没了管教儿子的底气和勇气,只做不知。俞皇后贤良大度,也未多规劝。

盛鸿看在眼中,心里暗暗生凛。

芷兰一怔,很快应下。

谢明曦和颜悦色地吩咐:“我身边丫鬟,数你针线活儿做的最好,照着这个荷包,再做十个。”

她这个嫡母,没能弹压住庶女,眼睁睁地看着谢明曦步入云端,心中如何能不气闷恼怒?

明着骂长孙谢元亭,实则是在暗骂永宁郡主的不敬公婆。

十五岁的盛鸿,有着少年特有的英气蓬勃。长相其实没什么改变,气度却已不同。便是穿着女装,也和昔日那个阴郁少言的“六公主”截然不同了。

这等小事,就不必细说了。

“七皇子妃这一招也厉害得很。听闻闹得太子妃和太子殿下闹了几日别扭,啧啧!以后可得小心些,有些女子能招惹。有些女子,还是少惹为妙。”

这一局,以谢明曦大获全胜而告终。

马车在七皇子府门口停下。

谢明曦这才放了心。

俞家一直养病的俞四老爷俞光正,忽然病愈,和俞三老爷俞光德争夺家主之位。

建文帝目中露出满意之色,又问道:“在书院里,可曾结识同窗?”

俞皇后满面笑容地抱着四岁的小郡主,耐心又温柔地陪着说话。昌平公主和驸马顾清坐在一旁,俱是满脸笑意。

然后,在李太后的身侧坐下。

相识于幼时,相交数十载。顾山长和俞太后既是知己,也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一刀两断,说来容易,其中的痛苦,却无法言喻。

就连李湘如,也觉诧异:“七弟妹,你怎么这般会抱孩子?”

淮南王越骂越怒,随手拿起手边的茶碗,便扔了出去。

可惜,骂也没用。祸已经闯了,脸已经丢了,亲家也被惹恼了。

年轻娇俏的穆梓淇,如今面颊消瘦,身形也比往日消瘦许多。往日灵动的双眸,略显空洞,大而无神。

俞太后城府极深,明明已怒不可遏,面上竟是一脸笑意:“皇后所言,颇有道理。哀家相信,皇后日后定能做一个好母亲。”

众少女听到四皇子的名讳后,各自激动雀跃,无人留意到谢明曦神色刹那间的变幻。

七皇子年少夭折,八皇子九皇子尚且年幼,都被养在宫中,很少露于人前。

李湘如还是像前世一般,最擅装模作样,口不对心。

倒是自己,亲自送她最后一程。亲眼看着她泪流满面的喊着天子的名讳,然后目中一点点地露出绝望悲怆,最终含恨闭目而终。

谢明曦悠然接了一句:“我也是。”

不过,他觉得众人都站着,自己站在其中半点不惹眼,索性站到了椅子上。然后从身侧的武将手中拿过横幅,用力挥舞,高声嚷道:“闺女继续加油,爹在这儿哪,爹给你呐喊助威啊!”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六公主不仅完成了规定的御马动作,还以单手控马,翻身跃起站在马背上。然后在疾驰的骏马上翻身下马。

“四哥是真的死了。”闽王的思绪渐渐清明:“他是主谋,而且七弟对他一直怀着浓烈的敌意。所以并未放过他。我们两人,和七弟一直没什么仇怨。所以,七弟没忍心对我们下杀手!”

他们带着数十箱瓷器两箱金银,和十余个侍卫,登上了海船。

再看宁王,俊脸果然更黑了几分。

可惜,宁王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头也没回便走了。咚咚!

事实证明,她实在小觑了六公主的脸皮厚度。

便是李阁老的孙女李湘如,在海棠学舍里也只是一个普通学生。夫子们无需顾虑重重,该怎么教导就怎么教导。

杨夫子无奈之下,忍痛将女儿留在江家,每隔五日便回江家探望一回。

又过片刻,闽王才打起精神,冲鲁王举杯:“不管如何,我们的计谋成功了,总是桩好事。二哥,我敬你一杯。”

赵太医凭借着献药之功,得了圣上青睐。俞皇后对赵太医也颇为器重。帝后偶有不适,都会第一个召赵太医来看诊。

两个时辰后,赵太医进了椒房殿,恭敬地向俞皇后行礼。

今年诸事纷繁,先是西山遇刺,紧接着“六公主”变成了七皇子,再有诸皇子指婚定亲。莲香得宠,端妃失宠,梅妃入冷宫,丽妃被禁足,四皇子被训斥,李太后被弹压……

芷兰也曾私下暗暗揣度过俞皇后的目的为何,却越想越是心惊。

她确有此意。只是,从未诉之于口。六公主是怎么猜出来的?

廉夫子哑然片刻,然后无奈一笑:“罢了罢了!我的心意都被你看透了!既是如此,谢明曦便一并留下,算作记名弟子。”

六公主:“……”

俞太后万万没料到,自己宣召周氏,来的却是王氏。

昌平公主稍稍平定情绪,迈步进了福临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