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万域魔王 第35章:神荒

万域魔王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5055

    连载(字)

75055位书友共同开启《万域魔王》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神荒

万域魔王 哒么哒么 75055 2019-09-02

她欠曲臣羽的凭多,也欠这些真正关心她爱护她的人凭多。

可曲耀阳就像不觉得累似的,拼了命地要她,好像怎么都不觉得够似的。

“目前还不确定。白家的人虽然一直都有遗传性的疾病,但是到臣羽这一代,他小的时候特征并不明显,我父亲也在国外为他聘请过专业的医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事情。”

陆离放下碗,“嘿,我说你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可是你表姐夫,你不帮着我也就算了,不带这样挤兑人的啊!”

他明白一个人吃饭的酸苦,从前他总是将她一个人孤零零留在家里,每次她做了满桌子的菜他也不会回来,即使回来了,他也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

她还是有些不太好的预感,“那你问出来了吗,前几次我总觉得有人在咱们门口偷看,那个人是她吗?”

“我哥会因为失去你而难过。”

他该怎么说?

谁知道她的车才往后退了几分,那辆奔驰车很快又跟了上来,直接在马路中间就堵了她的去路。

夏母听不下去,在旁边打岔:“所以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谁也没拿把刀架子你的脖子上让你这么干!可就是因为你当年的无聊和幼稚同时害了两个本来相爱的人!如果没有你,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她抓在他手臂上的小手明明还那么有力,烫热的余温透过菲薄的衬衫丝丝点点地沁入他心脾。这是突然的感受,他的手臂连着他的心,整个都被那热烫得一阵灼疼。想要发怒,想要应和她说的话,可那烫从心间漫开,直入五脏六腑,害他大脑都变得有些空白。

“裴淼心你干嘛!你又没有做错什么,干嘛要跟她说对不起!”苏晓气得都快要疯掉,“她妈刚才还打你了!你脸都肿了,她们还想要冤枉你是不是啊?!凭什么你还要跟她说对不起……”

“是啊!我背叛了他,他也背叛了我,我们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怪圈,我开始是被人威胁后来是心甘情愿,而他呢,因为心底介意我曾经发生的一切却又一直闭口不说,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别的女人身上找我当初的身影,可他心里也该清楚,我们都已经长大,不再是当初的谁。”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下回如果再约人谈与工作有关的事情,尤其是合约,尽量约在下午,不要早上过去。早上人的精力比较充沛,考虑事情也觉得有一整天可以想清楚再决定。你如果约在下午,不管他在干什么,为了提前结束谈话去干他自己想干的事情,人通常都比较容易妥协,你也容易成事。”

她微微吃了一惊,睁大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刚才,他是不动声色地教了她一招谈判技巧?

看着胸针沉默了半天,桌子上的电脑屏幕亮起,有邮件进来,是何爵士夫人的助理ryan从香港发过来的电邮,只有几行简短的小字。

她想他其实未必就愿意她听见现在外头正说着的与他有关的事情。

他穿着拖鞋刚刚踏上梯级,曲婉婉突然又叫住他道:“其实,我觉得,聂小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如果真的不喜欢她,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同她结婚啊?”

大办公桌前的几名高官回头,看到曲母都起身唤了声好。

她心底温暖,会心一笑,提着裙摆往外走的时候,竟然看到一辆深黑色的轿跑停在门口。

他不喜欢她的顾左右而言他,“我到这里来是因为我跟芷柔吵了架,正好这边也有一个不错的发展项目,我就陪几个朋友过来看看……”

“要听什么音乐?”见裴淼心已经上车,易琛赶紧发动车子向前,可还是慢了一步,车子还没来得及下高速,半路就飘起雨来。

洛佳在车窗外喊:“淼心,你别冲动行不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我说好不好,你还有公司在这里,不能说不管就不管了,咱们‘心工作室’虽然刚刚才建立起来,可是底下那么多人跟着你混饭吃,还有当初公司建立之初,你是怎么答应他们的,你都不管了是不是?”

“你在哪里?”

曲母的情绪甚是激动,夏芷柔本来就有些心有余悸,再看到面前的夏母,则更是吓得不轻。

眼泪就要从眼眶滑出来之前,她努力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别开脸去,“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希望婆婆能够帮助我,让我跟耀阳离婚。”

也就是说,如果曲子恒真的是喝过了酒再肇事伤人,那这罪名肯定就会不轻。

曲耀阳有一刻的怔楞,盯着她双眸红红的小模样看了一会,明明知道是不该,可抓着她的大手就是死活都不愿意松开。

“哈!我勾引了你?我承认自己曾经是很想要那么做,那是因为我爱你!可是现在,我一点都不想勾引你,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这一下,他再不似之前粗蛮。

“对啊!我们认识五年,结婚三年,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吗?你知道我最讨厌吃什么吗?你不知道!你也从来都不想知道!你不喜欢吃外食,嫌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好吃,我就买了许许多多的菜谱,我天天变着花样的学做菜!”

她将手里的食物袋子交给开门的佣人,让她把客厅的茶几收一收,用报纸垫好了再把东西往上放,她上楼看看女儿去。

她轱辘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来回梭巡过他双眸以后才道:“臣羽,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你说你刚从瑞士转院回a市的时候忘记了很多从前的事情,可是刚才在医院的时候我还听到你说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我只是不明白,你究竟是丢了哪一部分的记忆?”

“裴淼心,到底是谁允许你来这里?你还把芷柔推倒?你到底想干什么?!”

“……原先我以为她不知,也一直瞒着没说,可是直到不久之前她才向我透露,她其实一直知道这件事情。”

裴淼心睁大了眼睛,半带试探性地问:“你遇见谁了?”

最近他托了很多朋友在北京查聂家的背景,只需要再给他一点时间,只要再一点点,他就能找到办法制约聂家跟曲市长。

曲耀阳弯唇,“恩,所以?”

万晓柔到是适时勾唇笑笑,什么话都没有多说,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小江递了张芯片过来,万晓柔便不动声色地将它拽在手里。

她绷紧的神经就快要断开弦来,却还是拼命笑笑,“不骗您不骗您,嗨,我什么时候骗过您啊?我有多喜欢他多爱他啊!他想放手我都不答应!”

裴淼心吹了吹勺子里的最后一口清粥递到跟前,“我啊!其实心里特别特别的丑,我希望奶奶的病快快好了,吃更多我做的好吃的东西,然后发胖,胖得爷爷都不认识您,这样我就是全家最美的了。”

说着说着,大抵是药效的作用,奶奶很快就睡了过去。

聂皖瑜撅嘴冲他办了个鬼脸,已是窜逃到裴淼心的后边,抓住后者的胳膊就开始嚷:“我不管我不管,二嫂你看他这人怎么这样,我大老远跟他从北京过来,在a市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他还非要赶我出去,我一个人晚上住在酒店那得多害怕啊!二嫂,救我,我要无家可归了!”

“刚才吃饭的时候,我见你一直不大开心。”

聂皖瑜说话的时候已经坐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掏出一只黑色绒布的盒子,当着裴淼心的面打开时,里边赫然就是一对钻石胸针。

脑海里又回想起了前一天在这房间里发生过的事情。

“可是你怎么就知道他不想回头?我看他现在好像真的挺喜欢你。”

“芷柔做过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代她同你说一声抱歉。”

她赶忙站起身去推他,“可是我怕!我怕了还不行吗?好了好了,咱们快下楼吧!我独自一人在这屋子里睡了下午,只怕待会爸妈见了肯定要怪罪我的,如果再让其他人晓得你上来也待了半天,肯定又要说我们不知道在上面干什么?”

她突然就闭上眼睛哭了,曲臣羽只当是她难受过了头,只得轻声安慰着。

曲母看着只是一阵冷笑,待回身去找曲婉婉时,才发现女儿已经不见了。

扶着栏杆往上走,手刚触上卧室的门把,腰上便落了一双大手。

先前帮腔的女同事徐姐赶忙递了茶到裴淼心面前,“这个……裴总监你别怪她,洛佳她也是感情路不顺,听说这段正在闹离婚!她跟她老公啊!交往七八年了,这不,好不容易结了婚,才发现这些年她老公一直都在骗她,他外面有人!却到秋天,那小三大着肚子闹上门来她才发现,原来她老公骗了她这么多年,那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二胎,老大都快上小学了!这到弄不清,洛佳跟那小三,到底谁是小三了!”

“你不信?”洛佳睁大了眼睛,弹了弹手中的烟灰,“你们做设计那块的东西我不懂,但是我在这公司做公关和销售这块却已好些年,什么漂亮的珠宝我没见过,没经过我的手?可也真真的,只有你的珠宝到了手上,我才觉得,它们每一件……好像都有自己的灵魂……是我极力想要靠近,却又根本触摸不到的……灵魂。”裴淼心猛然一阵脸红。

裴淼心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曲耀阳便直觉再劝无用。

曲婉婉这时候开口:“我要下个月才开学,明天反正没有事情,待会我送哥回去吧!”

他干嘛要同她说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