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9章:缙绅之士

哒么哒么 50875

沈傲只好掏出一沓钱钞来,很是不情愿地交给杨戬,心里想,这岳丈是不是想黑吃黑?哎,今日算是白忙活一上午了,浪费了不知多少脑细胞。

“床榻上!”赵紫蘅瞪大眼睛,『露』出恐怖之『色』:“难怪我听到春儿在叫呢,那时我还以为她是在说梦话呢!”

他笑呵呵地走过去,道:“金大人,下官实在该……”

清早的时候沈傲还向他告假来着,想不到到了夜里竟又来告别,消息来得太突然,让沈傲有些不太适应,拜别了于弼臣,心里想,是不是要和程辉说一声,可是夜深人静,也不好去搅了人的清梦,便叫人拿了笔墨来,写了一封书信,让春儿先收着,明日送到钱塘县县衙去。

见李玟开了口,金少文眼珠子一转,李玟说的没有说,不管怎么说,沈傲的嫌疑洗不脱,至少可以将他留住,慢慢再想其他办法让他认罪,大喝一声,道:“来人!”

春儿会意地点了点头,接了钱,小心地收好。

于弼臣道:“沈县尉,你拿了昼大人的包袱吗?”

沈傲看着这魁梧刺客眼眸中毕『露』的凶光,不由地在心里道:你丫的才是狗贼,你全家都是狗贼,哥们招你惹你了吗?提着刀剑来要杀要剐,谁是贼还不一定呢!

又对人道:“沈傲这个女婿儿很有孝心,从不忤逆我的,莫看他今日中了状元,见了老身还得乖乖地叫一声……”

唐严又问他最近在读什么书,沈傲只说做了几篇经义,唐严反倒摇起头来:“如今已有了官身,经义固然要紧,却也不必整日捧出来看,有些空暇,多看些经史,于你很有帮助,还有与同僚相处,也不必太过拘泥,该如何就如何,你的前程大有希望,不必学我,我这个君子只有吃亏的份儿。”

老人目光落在那昼青身上,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颇为冷淡地道:“昼青,你年岁较大,陛下原本让你入朝的,不过蔡太师为你多方奔走,你要谨记他的恩德,授你仁和县县丞,你用心去办差吧。”

沈傲点了点头,心里想,莫非这杨时和陈济有关系?又深望了杨时一眼,揣着密旨告辞而出。想了想,又晒然了,蔡京主政,当时朝中遍布党羽,杨时却是个聪明人,他的聪明就在于表明出自己的立场,不与蔡京同流合污。

赵佶道:“爱卿请说。”

好不容易进入正题,赵佶悠然道:“今次问策,问的乃是国事,诸位好好听题吧。”

可是另一方面,对于辽人的国力,宋人也大多持恐慌态度,数次的交战,虽然双方互有胜负,可是在宋人的心目中,辽人的彪悍早已熟知,谁也不曾想到,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敌人,竟被什么金人打得落花流水。

沈傲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莫要心痛了!”

二人回到正厅去,正好见吴笔回来,自是一番热闹,闹到正午,大家这才作罢,吴老『妇』人要教大家留饭,这些同窗也不客气,只是沈傲知道府里头夫人一定盼望自己回去,毕竟今日自己也中了试,算得上是主角,岂能跑到别人家做客太久,便告辞回去。

这一天很快过去,到了第二日清早,刘文那边已经来叫了,今日是殿试,不可耽误。

已经有了艺考殿试的经验,沈傲倒是一点都不紧张,按部就班地起床,先去洗漱沐浴一番,穿戴一新,听说夫人已经起来了,先去请了个安,听了一些安嘱,便登上马车,直接入宫。

清早参加殿试的人并不多,一共也就是七个,都是中了进士及第的,到了正德门外,马车停下,吴笔便迎过来,道:“沈兄怎的来得这么晚,我昨夜一宿未睡,丑时就出门了,在这里吹了一个时辰的风,哎……早知如此,也学沈兄这般晚些来。”

沈傲心知他的激动,笑呵呵地道:“你这是痛并快乐着,别人想在这吹风还没这资格呢。”

………………………………………………………………

其实但凡爱好古玩的人,体会的还是获得古玩的过程,若是太轻易得到,反倒失了几分乐趣,还是自己来淘,更合胃口。

只是左等右等,考官们却是一份卷子也没有呈上来。今年的大经出题实在过于普通,有朋自远方来?嘿嘿,这种考题的范文就是流在市面上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审美疲劳,这么多卷子里,全是千篇一律,让人提不起兴致,看的教人昏昏欲睡。千挑万选,总是选不出一个对人胃口的,因而非但是苏柏脸『色』带着不悦,就是那些考官,也都脸『色』晦暗。

周正是在子时才回家的,喝了几口酒,满是疲倦,一旁的夫人在旁埋怨了几句,为周正脱了紫衣公服,又叫人端来了水洗脸,自己才是心事重重地卸了妆,恰要去合上窗,便看到天穹竟是群星荟萃,灿烂极了。

安宁眉宇舒展开,陡然又笑面如靥起来,握住手绢儿道:“方才沈傲还大义凛然地说要摒弃礼法,怎么此刻却又是怕了,原来你方才是吹牛的。”

周若顿时醒悟,道:“孔明灯!”

二人翻身上马,一道儿到了邃雅山房,此时天『色』已经有些黑了,沈傲寻了一个伙计问:“吴掌柜在哪里?”

沈傲做人的原则是在不伤害他人的情况下获取自己的利益,若是教他做官去贪赃枉法他是作不出的,可他也不是个不懂变通的人,比如上一次勒索辽国国使,反正是敲诈辽国人,心里没有负担。不过他虽然有自己的原则,却绝不会去学唐严,所以,邃雅山房的生意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

安燕捋须笑道:“何以见得这是赝品?”

沈傲打量狄桑儿一眼,却见这小丫头今日有些不同,非但没有了嚣张气焰,反倒双眸里泪光点点,眼睛通红通红的,在车厢里应该哭过。

方才那一番分析,已让三人对沈傲推崇备至,就是狄桑儿也不再和他怄气了,将刘慧敏提起,押着他上五楼。

沈傲道:“这西王母国,便是马特人,马特人尊女『性』为尊,女尊男卑,君王由女『性』担任,这西王母,应当就是马特女王,陛下,请再叫人寻《穆天子传》来。”

接下来的承题是:传者释正心之在诚意者曰:“今咸谓意从心生尔,而夫人恒有心外之意,其孰能知之!”

沈傲道:“鄙人沈傲,前来点个卯。”

赵佶的提议反倒让沈傲想起入仙酒楼的事,想了想,便对赵佶道:“王相公,我带你去个地方,不过你需保证,不许觊觎一样宝贝。”

可以想象,窃贼夜里来盗窃,只借着昏暗的灯光,在众多的赝品之中一下子就选择了那件价值连城的珍宝,那么,这个贼一定是个读书人,而且酷爱书法,对王羲之的字非常了解,否则这些漆制酒具上也都写了君幸酒的铭文,若是个目不识丁的人,是绝不可能一眼认出王羲之真迹的。

安燕拦住他:“兄台莫怪,莫怪。”

………………………………………………………………

许多人不屑地望了沈傲一眼,继续跪在雨中。

“沈学士劝说?是沈傲,沈傲方才去劝谏了,原来是我们误会他了。”

丫头重重地将酒具放在桌上,眉眼儿一挑,便察觉有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黑漆漆的眸子迎过去,怒道:“看什么看?”

“他就是沈傲?哼,就是那个畏缩在国子监里的所谓的汴京才子?依我看来,他也不过如此。”

“事情闹得越大,越是将皇帝推到自己的对立面,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沈傲心中对这些头昏脑胀的学生颇为不屑,虽佩服他们的热情,却对他们的言行很是不喜。

这次,耶律正德前来索要岁币,无非是想大赚一笔,筹措抵抗金人的军费罢了;不出沈傲的预料的话,金国的使臣应当很快就会抵达汴京,与大宋联络灭辽的事务。

这一番交涉,终于序幕,双方在友好的氛围中商谈,并且取得了一致,耶律正德为沈傲的品行感动不已,沈傲也对耶律正德心心相惜,临到走时,沈傲一直将耶律正德送出去,握住耶律正德的手:“耶律兄,你我相谈甚欢,今日一别,不知什么时候能够相见。”

特产?赵佶略略一想,便明白了,心里想:“这些特产只怕价值不菲吧。”却也不说破,臣子爱财,也不一定是件坏事,更何况这财是从契丹人手里拿来的,试问这天下,谁有沈傲这般本事,笑道:“既是他送你的,你收下便是,朕不怪罪。”

………………………………………………

………………………………………………………………

叙了一会旧,倒是将杨真晾到了一边,沈傲突然板起脸道:“侯爷,我问你,昨夜你去哪了?”

上高侯听罢,大怒道:“道歉?扬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必见他?”杨真不由自主地怔了一下,道:“沈钦差,若是不见,总要有个理由吧。更何况他是国使,岂能说不见就不见的?真要闹起来,只怕又多了一场纷争。”

求下***吧,其实***对哥们已经没用了,反正也挤不到排行榜里去,不过有的话心里多了几分安慰。如果有***没处投的朋友就来投***,***有用的就不必了,投了我也没用,去支持有希望冲榜的作者吧。第三百九十五章:辽国使臣被人打了

绢二十万和银十万,对于当时的宋朝来说并不算多,每年也送得起。只不过这个先例一开,辽国自是狮子大开口,年年滋事,要求增加岁币,到了如今,这岁币已高达绢八十万,银六十万。若这还是太平盛世时倒也罢了,可是现在朝廷因为前几年围剿方腊,再加上赵佶奢靡无度,国库已是十分紧张;原本拿出这笔岁币已是相当不容易。

抬眸看了赵佶一眼,见他又怒又忧,板着脸左右为难,似在犹豫。

唐严便道:“求亲?好吧,我先考考你,若是你有真才实学,我们还可以再商量商量,若是你不学无术,休怪老夫拿掸子将你赶出去。”

过不多时,那辕门之内,突然生出一声炮响,胡愤身穿绯服,带着大小将校出来,这阵势,不像是迎客,更像是黑社会砍人。

周正皱眉道:“怪就怪在这里,此前并没有听说过杨戬有什么义女,怎么突然多了一个义女来?更何况杨戬是内宦,我们周家与他结亲倒有些奉承之嫌了。哎……”周正说罢,不由地叹了口气,周家是大家族,杨戬虽然权势滔天,可毕竟名声不太好,和他联姻,难保有人说闲话。

沈傲已站起来,先举杯在小厅敬了一圈,随即到外厅去,外厅的宾客见沈傲出来,纷纷道:“沈状元来了……”于是呼啦啦地看过来。

沈傲又敬了诸人一杯,那晋王红光满面地道:“有意思,如此喝酒才有意思,好,本王今日也有兴致,也随沈傲出去敬一圈酒。”他率先站起来,挽着沈傲的胳膊道:“走,走,沈傲,我们同去敬酒。”他是最爱凑热闹的,也喜欢这种新鲜的敬酒方式,硬拉着沈傲出去,沈傲心里叫苦,只好勉强与他出去,这一次出来,宾客们见了晋王,都忍不住拘谨了几分,倒是沈傲笑道:“今日能来的,便都是客人,诸位不必顾忌身份,痛快喝便是。”

沈傲却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道:“陛下,微臣有事要奏。”

赵佶认真地听着,也是一时难以理解沈傲的话,他是皇帝,这等家庭的琐事,还有这里面的许多难题,赵佶从未遇过;因而也是为沈傲可惜,苦笑道:“你这小子,原来竟有如此多的红颜知己。”

沈傲让人放下了聘礼,乐呵呵地带着人走了。

唐夫人啊呀一声,瞪圆了眼睛:“这些话亏他说得出口,我还不知道他竟有口花花的『毛』病,茉儿……茉儿……”见茉儿没有回音,回眸一看,唐茉儿已羞涩地回里屋去了。

“出府了……好,好,好……小子,你倒是聪明伶俐得很,这臻儿还未过门,你这姑爷就叫上来了。杂家喜欢,管家,待会到账房支一贯钱给他,杂家有赏。”杨戬红光满面。

管家苦笑道:“若是笑脸相迎,别人看见了,不就是说小姐嫁不出去,好不容易有人来提亲就忙不迭地要嫁出去吗?所以咱们的态度越傲慢,就越是看重小姐。”

先是唐严,后是杨戬,这最后一个,沈傲对他也只有一面之缘,且印象不好,所以虽然身旁的人喧闹一片,他却一点兴致都没有,这提亲是不能见春儿的,教沈傲单独去与春儿的舅舅寒暄,他心里头不舒服。

三六九?唐严很激动,这话儿是什么意思,莫非沈傲口中心仪的对象不止一个?他吹着胡子道:“你……你……你好糊涂啊,你一个读书人,去沾花惹草做什么。”

那高俅见推官如此,心里略略一喜,以为推官是要偏帮高进,捋须颌首,目『露』欣赏之『色』,只是听到监生沈傲四个字,又不由暗暗吃惊。

这时,推官大喝道:“沈傲,你说被告高进侮辱了你的妻子,可有旁证?”

一旁的高进捂着脸不识趣地凑过来,低声道:“爹……我们真的就这么算了?”

去大理寺?好啊!沈傲巴不得去,只不过现在不能放人,他突然感觉自己还真有做劫匪的潜质,笑嘻嘻地道:“好,那么就劳烦大人领路。”

沈傲说罢,手上又用劲地往向上一提,那公子哥如杀猪一般痛叫道:“谁……谁都不许过来,快……快退下。”

他可不是蠢人,那个捉了衙内的人,一看便像是有功名的秀才,格杀秀才,可不是一件闹着玩的事,于是又踱步到沈傲那边去,对沈傲道:“你可想好了吗?这人你是放不放?”

魏虞侯一时无计可施,又退到软轿边,低声道:“大人……”

沈傲苦着脸道:“学生苦啊,连考四场,这么多来报喜的,还有阖府上下,功名是有了,难免要破一回财。”

“沈公子洪福齐天,学富五车,连中四元,今古未有,这是传世佳话……”

周恒的担心可不是多余的,晋王这人疯疯癫癫,若是不送请柬去,说起来两家还是联姻,他和沈傲也是有交情的,殿试时还帮了沈傲一次。可是若送了请柬去,依着晋王的意思,多半也不会来,请了客人客人不来,对于周恒这样的大家族来说,却是一件极失脸面的事。

沈傲心里窃笑,面上却是一副装作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的样子,恭谨地朝唐严行了个礼:“学生见过大人,咦,大人,你这脸上……”他刻意顿了顿,见唐严更是尴尬,连忙道:“莫非是摔了一跤吗?”

晕啊,沈傲心里哀叫着,难怪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哥们这是自取其辱,左右不是人了。讪讪笑道:“明日还要进宫谢恩,今日要早些睡,养些精神,学生告辞了……”偷偷地在桌上放了几贯钱引,便溜之大吉。

沈傲明白了,冷笑一声,一把抓住唐茉儿的手,低声道:“有我在,不必怕。”

周恒在这天也早早地起来了,前几日躲出去避难,总算是没有触碰到周正的霉头,昨夜冒险回来,听说了放榜的事,便兴冲冲地来寻沈傲,不无妒忌地道:“沈傲,当时你是我的书童,我是你的少爷,后来你做了我的表哥,我做了你的表弟。如今我还是少爷,你就要入翰林做官了。哎,这汴京城里都知道有个沈少爷,就差点要将我这周少爷忘了。”

沈傲抿嘴笑了笑,现出几分成熟之『色』,眼眸一转,那一份机灵狡黠之『色』却没有减少丝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虽是多了几分责任,可是那份狡黠的气质却仍是不减。

球落在范志毅的脚下,他熟稔的将球勾起,却是一时晃了晃神,沈傲教导的打法,他一点都不熟悉,以至于球在脚下,他还在考虑是直接『射』门还是传球给李铁。

那球如流星一般朝对方的球门『射』去,不过这一球本就是在慌『乱』中急『射』而出,况且范志毅『射』门的火候明显比不上他带球的水平,那球门不过是两个球大的圈圈,如何『射』得中,球微微一偏,从球门擦肩而过。

球趁着这个机会跌落下来,刘建的身手端是不凡,凌空而起,半空中右腿朝球狠狠一击,那球如流星一般直『射』沈傲队的球门。

沈傲的心儿都提到了嗓子眼里,高声大呼道:“传球给李铁!快!”

这一场比赛,前半场范志毅等人表现得畏首畏尾,可是逐渐熟悉了沈傲的战术之后,到了下半场,由于体力和战术的双重优势,摧枯拉朽一般将对方打了个落花流水。

沈傲正所『色』道:“吴教头,我有一句心里话,不知你愿意听吗?”

沈傲道:“若说投机取巧,运用战术,或许吴教头比不过我。可是吴教头的球技是汴京城公认的;实不相瞒,学生连蹴鞠如何踢都不知道,遂雅社,还需你来带着,真要教我来『操』练,只怕这遂雅社早晚要垮掉。更何况我还要读书,哪里能与鞠客日夜相伴,所以,学生恳请吴教头切莫挂印而去,否则这遂雅社就完了。”

晋王说了一声好,一旁的赵紫蘅耐不住好奇地『插』口道:“父王,什么蹴鞠赛,是沈傲要踢蹴鞠吗?”

后来从范志毅等人那边又打听到一些零碎的消息,比如沈傲一开始便请鞠客去喝酒,喝酒的途中竟是向鞠客请教蹴鞠比赛的规则,这个消息打听出来,吴教头正在喝茶,差点儿一口气没有咽下,将满口的茶水全部吐了出来。

陈济阖目深思,许久才道:“蔡京这一定是在试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