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5章:履霜知冰

哒么哒么 50875

用的手段比一般的老艺人还要老练,而且还能事先就做好准备,天啊……

刚进去没有多久,白雪就来了,手上拿着一个件袋,脸上有几分郁色,蓝弦请白雪进去后,直接问道:“白雪,出了什么事?”

想到莫放,莫庭的好心情没了。

上午拍男主开始撞到了赶着去打工的女主,男主最初以为女主会借机赖上他,没想到女主想当的彪悍,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男主比了个中指,骂了句:

“有,有,公主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那一场雪在夏天飘落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走之前还问了一句lisa有没有养胃乐。

墨云天摇头:“子寒,你不懂,蓝弦不是那样的人,如果她真是那样的人,那么我不会比莫庭的身世差,莫庭能给她的,我都能给,甚至更多……”

“邵总,代言要我签字才有效。”蓝弦依旧坚定,没有一丝的退让,在邵阳这个男人面前,不是你装弱就有用的,邵阳对女人不会怜香惜玉。

“对不起,邵总,我不小心扭到了脚。”蓝弦忍着泪,双眼通红的说着。

开机仪式那一天墨云天找了个理由没有出席,参加开机仪式的只有导演、制片人、蓝弦和剧中的男配。

“挺好的。”

当然了,只要是盛世皇庭不想招待的人,就是天皇巨星盛世皇庭一样可以拒绝。

“她……”沐菲正想说蓝弦向来大牌,才刚刚一个她字蓝弦就出现了,一身装扮间于职业与休闲之间,硬是把一身休闲走亲民路线的沐菲给比了下去。

“他们真的这么说吗?”蓝弦的声音带着空洞的悲伤,双眼微微合拢,融柳,你还在期待什么,你第一天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这样的吗?

小弦?你全家都小弦……蓝弦心中特别不爽。也不知莫庭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表面却相当的配合:“多谢莫总的关系,我很好。”

那种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

“咦?”一踏进来居然一个人也没有看到,莫庭感觉很奇怪,不是说在酒店没有离开吗?

拔牙用了麻醉的,麻醉后整张脸都麻了,可难看了……呃……时间冻结,在莫庭开门的刹那,蓝弦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成功的制止了莫庭开门的举动。

想到这点蓝弦便毫不犹豫的打开门,大方的走出去。

蓝弦心头一震,她当然明白墨云天的那些举动的意思了,可是墨云天一直很有风度的不说,有耐心的温水煮青蛙,所以她也乐得装傻。

说完,身子前倾将颜末压在身上,一连串的吻落下。

蓝弦没有拒绝。

这二十颗蓝钻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不看不出来,但是当蓝弦一走到阳光下时或者灯光下时,那二十颗蓝弦折射出来的光芒就是一朵绽开的花蕾,与蓝弦代言的绽放相映成辉。

蓝弦浅笑不答,脸上的笑容恰当好处的疏离却又不会让人认为她是高傲。

“蓝弦太夸我了,实际上是蓝弦自己很用功。《无可救药爱上你》剧中有一幕林洛赶着去接女主角,不仅把lisa带来的饭菜洒了一地,还将lisa一个人留在写字楼,那一天是下大雨,很晚了lisa一个人走出写字楼,lisa就站在雨中被水淋。

蓝弦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茶杯与杂志,朝落地窗前走去。

哼哼,平时让你们大爷,让你们得瑟,让你们不顾当事的人感受,什么打击人,问人家什么,现在好了……

主持人笑的更加亲切与随和了……不管蓝弦愿意与否,夏绿都穿在蓝弦的身上,不管karl的脸有多么的难看,莫庭在宣布定制会开始时就将蓝弦带走充当他的女伴,游走在舞会中,莫庭的身边总是围满了人,各行各样的人争前恐后的上来打招呼。

颜末拿着酒杯站在角落里,看着婉若公主的蓝弦,眼里闪过一抹羡慕。

咔咔……

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与你纠缠下去。

原本以为一个艺人她堂堂沐大小姐去追肯定很快就能搞定,可是还没开始追她就知道墨云天身世不凡,不是她一个小小沐氏集团可以比拟的。

此时,墨云天正一步一步朝蓝弦与沐菲所在走来。

搭上了墨大神也不知会红成什么样子。到时候蓝弦红了,要是记仇的话,他们这些人可就惨了。

“不用了,我们想先回去休息。”蓝弦淡淡一笑,语气温和,眉眼间有着淡淡的疲倦。

看着观众的留言,其中很多人都说他们是冲着蓝弦去看的,而蓝弦在里面精彩的表演让他们都爱上,可是女主的表演他们实在喜欢不上。

第二集只有女主角的镜头,没有蓝弦的镜头所以大家都没兴趣往下看……

“怎么会这样?”导演组的人看着一条条的评论都快石化了,这些观众也太不按理出牌了吧。

“导演你看这一条。”副导指了一条长评,上面的内容是: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蓝弦往沙发一上坐,等着白雪的答案。

一时间国内的记者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激动的半死。

在场的众人全部静声,集体等着蓝弦的回答,众人都明白,蓝弦此时的处境相当的尴尬,回答又不是,不回答又不是……与at的执行长用完晚餐后,蓝弦婉拒了对方去出海的邀请,回到自己的公寓去了。

模特试镜的挑选,大家站在一起,任人点看上去很侮辱人,但至少有一个公平,大家一起出场吗。

手段、阴谋,莫庭从来不会认为不对,无论是商场还是官场,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多得是见不得人的手段,蓝弦这并没有什么……

墨云天飞快的后退,不让蓝弦发现的他的存在。

墨云天想开了,心情大好,转身就准备朝自己的直升机走去。

这种装扮即不会抢了女主的风采又不会让自己太过失败,最主要的一点就是符合剧中人物的打扮,即可以讨好导演又能讨好公司。

很明显的道理,如果她在台上会有很多台词和镜头,导演组上怎么敢不给她剧本呢,外一出了事谁负责?

“蓝弦小姐,你稍等片刻,我打个电话给总裁请示一下。”公关部经理气的咬牙,这要换做任何一个人,他都可以牛气的拍桌子说:跟老子谈条件,滚。

不知谁提出了,蓝弦在法国所拍的那组照片,而很快众人就忽略了莫庭的存在,一个个好奇的看着蓝弦,恨不得现在就上前采访一番。

蓝弦站在那里不急不缓,慢慢的走着,脸上带着恰当好处的笑,不像一般的艺人被记者逮到就是低着头、带着大墨镜,一幅遮遮掩掩样子。

没有模棱两可似而非尔的答案,蓝弦直接给出了肯定的答案,直接否认与墨云天的关系。

“莫总这是?”蓝弦拿着衣服,眼里闪着怒火,可语气却是温柔的溺死人。

莫庭一脸委屈的看着蓝弦:“小弦,你让我出去,我可是相当配合,我出去了,你快点换衣服吧,换了衣服我们出去,为了来找你,我早餐还没吃呢。”

莫大boss,我蓝弦虽然生涩,但却并不是没有诱惑力,我就不信青涩的女人就没有风情。

“谢谢夸奖。”蓝弦大大方方应下。

墨云天一点也不认为自己的邀请很唐突,再次道:“你没听错,怎么?没有兴趣吗?”

想到这里,蓝弦有点后悔了,之前墨去天曾拿了一个剧本想找融柳出演女主角,可是因为那时候融柳档期全满,就给推了。

现在,莫庭明摆着对她不感兴趣,星娱也不会那么尽力了,这个圈子本就是这么的现实。

想到这里,蓝弦有点头痛了,自己这是从奢入俭难了,以前是融柳的时候,也免不了这样的场合,现在这是怎么了,一听说这种没有必要的应酬心里变烦燥了……

“王姐,怎么了?”三叶草组合另外两个女孩子,一个叫紫心,一个叫红颜。

蓝弦微眯着眼,任美食在舌尖徘徊。“好吃。”

于是乎,在机场上等蓝弦与莫庭一行人半天的记者们,一个个无功而返。

蓝弦深深的看了一眼红颜与紫心,目光停留的时间刚好够众位记者拍照,在蓝弦这充满伤痛的一眼后,蓝弦双眼泛红眼带着温婉女子特有的外柔内刚道:

紫心插话,却是火上浇油,语落得意的看了蓝弦一眼。

墨云天同样是一脸的担心:“蓝弦,好莱坞选角在即,如果你的负面新闻不断,很影响你导演组的看法……”

果然,墨天王与蓝弦绯闻是真的。

“总裁?”风子秘书看到莫庭急冲冲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寻问。

当然,这件事情蓝弦也是知晓的,毕竟两人日夜相处,莫庭要瞒蓝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莫庭根本没有隐瞒蓝弦打算,当初蓝弦失了最佳新人奖,伤心难过的样子,莫庭一辈子都不会忘。

整个人早就恢复了信优的样子,似乎将在医院吃的瘪给放下了。

“不是什么人都请得起佣人,莫总别忘了我只是一个三流小明星。”话虽如此说,但蓝弦却丝毫不见自卑,说完也不理会莫庭自己走了进去。

对于简大经纪人心中的小算计,蓝弦怎么可能不明白,不过是放在心中不提罢了,蓝弦落落大方的道:“如此,就多谢简大的提携了。”

“侨恩,你可是按秒薪计算的,一秒中几百欧元上下,boss我怎么敢让你加班,我付不起加班费。”莫庭一边用法语和摄影师交谈着,一边笑着看蓝弦。

警车一边追来。一边大喊,如果是平时,交警根本不敢查莫庭的车子,可是今天不一样,因为莫庭的车速太快了,他们根本没有看到莫庭的车牌。

一个个名词在莫庭的脑中出现又消失了,他很明白蓝在他心中绝对不只这么简单,她是蓝弦呀,不一样的……

“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走了。”蓝弦立马起身。

被蓝弦认真的看着,那感觉很好!

而此时t台上的模特正万分不舍的转身,一个个无限留恋的看着莫庭,转身的刹那每一个模特都没了专业水准。

绽放所使用的模特都是极好极出色的,能够有幸福穿着绽放的衣服行走t台,也有助于模特在这个圈子的发展,同样的被绽放拒绝的模特在模特圈也会越来越差,而r&m集团公关部经理和绽放的总经理刚刚交待的事情,就是刚刚那一批模特,以后绽放不在要了……

而对于爷爷所做的事情,莫庭什么也不能说,因为爷爷做的没有错。

不敢多想,更不敢多犹豫,莫庭飞快答到:“爷爷,请你相信我一次,我认真思考了,才做这样的决定的。”

,蓝弦感觉怪怪的,一下节目就立马打开手机,想着是不是莫庭在背后说她了……

沐菲气的相要拿面前的饮料砸人,可在经纪人的制止下生生的忍住了。

“好了,大家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九点准时出现在剧组,我们一起去揭开我们第一天的收视率。”

收起凌厉,蓝弦恢复她温婉素,用眼神示意白雪现在可以说。

“好”幽韵琦没有猜错,如果是别人,他一定不会去见,但那个是是她爷爷,是他认可了的长辈,他前去拜访是应该的,另外,人家的孙女儿嫁给了他,一生的基业也给了他,他没道理还拿乔。

绉绉的不符合他的风格,但却符合宇敏之的风格。

幽韵琦硬是把这剑塞到影的怀里,神神秘秘的道:“现在用不上,并不代表将来用不上,你先收着,总有一天能用上的,放心。”

“是吗”影的眼里有些失落,如此神器,在他手上又有何用。

“婉如,要幸福。”知心上前一步,但被轩辕晗拉住了,只是眼含泪水的对婉如说着。

“没事的,知心她不会生你的气的。”轩辕晗明白吴清语气里的愧疚,因为他对知心也是很愧疚与心疼。但是他和吴清不一样,知心不会在意吴清这种称不上伤害的话,但知心却会很在意他曾经所说所做的每一件伤害过她的事。

“树大招风,宇家这个样子正是骑虎难下之姿,如果散了,定是不可能,如果依就和一前一样了,也怕是皇室更容不下了。”宇定北不是糊涂他,他当然知道,宇有很多问题存在,但众人都不去面对。

吱呀,门半开着,一个睡眼惺忪的少年没好气的看着门外二人。

“婉如”

“怎么了?着凉了吗?”

“吴清,叫吴管家来。”既然腿有治好的希望了,那么一切就加快吧,不用再慢慢来了,五弟,等着皇兄给你送的大礼吧。

“爷”刚刚被曦王派出的人又回来了,趁着昏暗的灯光,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中年男子,一点也不看他这样的人会像是轩辕曦的手下。

那是他们计划的关健,也是他们认为最好掌控的人,到底哪里出了错,让一切脱离了轨道。

“知儿,替我包扎一下伤口,我们即刻离开。”轩辕晗挣扎起身,他身上的东西太重要了,一旦得手了,就得撤,不然,他们走不了。

知心现在的生活非常充实,每日吃了早饭便散步到轩辕晗的院子,陪他聊聊天,轩辕晗的腿保养的极好,即使三年没有下过地,但肌肉却没有萎缩,知心有一次无心的说着,还好你的腿上的肌肉没有萎缩,不然的话,那就永远没有站起来的希望了。这话原本不没奢望轩辕晗回答的,哪知轩辕晗却答了。

“娘想知儿了呀。”秦夫人轻轻一笑,这个女儿呀,还不知道晗王为她做的一切吧,呵呵,秦夫人可是彻底放心了,这晗王爷待自己都这般好,那待知儿更是好的不得了呀。

“准,太医院,以薛太医为首的十位院士前往”皇上大手一挥,轩辕王朝太医院医术最好的十位太医,被派往益州了。

“太子爷,这……”郑国公欲阻拦,怜心不能被带回太子府,带回去了,那她……

(话说阿彩只是提砖和红包,亲们送不送,阿彩都没有说什么的,该更的,能多更的时候,阿彩一样努力多更了,砖砖和红包都是和作者的利益相挂钩的,我不敢清高的说,我只是在寻找写的乐趣,砖和红包也是一种受欢迎的证明,所以,阿彩提还是会提的,但是送与不送完全在个人,阿彩并不会强制,送,阿彩开心,不送,阿彩也不会生气,就不更了,反感的亲们,可以直接跳过不用看的。)风尘仆仆,又在树林里转了两日后,他们三人终于碰到了黑言舒派出来的人马,虽然三人都很是疑心,但考虑到自己实在出不去,出于明智之选,不管前面是什么,他们都必需选择跟着黑言舒的人马出去。

“是呀,知心,我们真的担心死你了。”

“你,什么意思?”

“既然来了,把这事处理完了再走吧,黑族,怎么说也是轩辕王朝的地方。”

“站住,不能去。”危严的声音,有着武人特有的霸气,这个人就是轩辕晗的外公,司徒大将军。

婉如坐好后,立马遣退了仆人,等偌大的厅堂里,只余他们四人时,那男子才在轩辕晗的面前跪了下来:“属下秦刚见过爷、见过夫人。”

“姐姐,记得,一定要来看我呀。”

哪知欧阳长祺那家伙白目的紧:“韵琦,不用怕他,有我在,我看他敢动你吗?”

“与你何干,这是宇府。”意思就是,你管太子,这是宇家不是长天派,你凭什么。

看到乖乖合作的欧阳长祺,幽韵琦也不在为难他了,他的到来也不全是坏事,影刚刚不就紧张她了吗,想到这里,那欲给欧阳长祺解穴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对了,不能让影误会了。

一身黑衣的影,像是为了告诉他们他的到来一般,在崖边站了一下,便走开,去解那些死的护卫的腰带与外套。

“愣什么愣,还不快去扶小姐?”郑国公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光天化日之下,这众目睽睽之下,郑国公偷偷的看了一眼轩辕晗,发现轩辕晗脸都黑了,整个人站在那里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孙女。

拥抱,带着特有的温暖,让他的心一颤,这种温暖是他渴望却从未得到过的,不语,脑子里慢慢的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妇人,陌生的感觉,陌生的身体。

清秀的丫鬟端来了小米粥,妇人接了过来,影正欲起身,却再次发现,这个身体不是一般的弱,挣扎半天,一身是汗,却怎么也起不来,不得不放弃。

毒素?微闭着眼,身上散发出与那秀气柔和的脸完全不相符的杀气。

“爷爷,你保重好自己,我们先走了。”韵琦鼻子酸酸,她觉得自己好笨,可用觉得自己好幸福。她笨是因为这么多年,她居然不知道爷爷是那样的爱着奶奶,也不知道这么多年,爷爷一个人多寂寞,她觉得幸福是因为,影今日的举动,让她好感动,他那样的了解爷爷,那样的为爷爷着想,虽然影从未对她说什么,但她知道了他的心里是有她的,而且不轻,真的不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