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3章:镜里恩情

哒么哒么 50875

我并没有这方面的异能。但我不知我为何,就是能感觉出被人盯上了。

我看见他的头上冒出了细细的一层汗水,我估计他这回头上的汗应该是冷汗了吧。

这一下吓得我手脚发软。差点儿站立不稳。幸好张兰兰在旁边扶了我一下。才没有让我直接从楼梯上摔下去。

张兰兰看着我跟杨先生都将目光看着杨先生的身体。一副好笑的模样。又接着对我们说:“你们别看了。杨先生的身体目前没有什么问题。主要还是因为杨先生不但身强魁伟,而且杨先生的身体里的阳气比较重。而这把雨伞里的女鬼由于修炼成形不久,因此在杨先生那强大的阳气下,就把女鬼的气场给压制住了。”

张兰兰连忙再一次拦住了杨先生,对他说道:“杨先生,你不要这样,这样是没用的。”

“虽然你说这条大蛇是有灵性的,但是通过他要吃人的这件事情来看,他就算有灵性也是邪恶的,这样邪恶之物我们不能留。”

那条蛇听了我的话,起初并没有什么动静,也不知道它听懂还是听不懂。过了片刻,他忽然高高的把他的头伸给昂了起来,蛇头前面部位的身子就高高的垂直立起来有半人多高。

张兰走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道:“放心吧,梦梦,我会永远陪着你,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是你的朋友。”

就在我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睁开眼睛好让这个梦醒过来的时候,但是张兰兰说的话却在我的如雷贯耳,让我一定不能睁开眼睛。

丹凤连忙去将我的手机拿了进来。可是我的手机已经没电了。

这个吴先生还有吴夫人,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张兰兰,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解的看着她。

大明的脸色白了许多,本是扶着小女孩的手也有些发抖。小女孩的话他应该明白了小女孩不是人的事实了吧。

大陈抱歉的看了一眼大明,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大明,不是我想要瞒着你们,一来我是怕你们担心,二来出现的这些状况,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因此就没有说出来。”

张兰兰选择的这一处枝叶特别的繁荣,我得把一些树枝拨开之后才能看到宫弦的情况。

宫一谦的大别墅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让我感觉也是鬼气森森的。我哪里还待得下,随便敷衍了宫一谦几句,就说了一声我走了。

想到此,我不再耽搁,立即就往回走,算算时间,现在离我跟张兰兰的半个小时只约时间应该已经到了。

好在这一回,我并没有被困在迷阵里。想想也是,哪来那么多的迷阵,能够不下迷阵的人还是鬼,都需要很高深的功力。

当张兰兰的声音犹如天籁般的在我的耳朵边响起。我惊喜交集的跳了起来,满眼的昏昏欲睡,也抛在脑后,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她一看到到我摇头,神情立刻紧张起来。

我但愿他是真的有事情先离开了。虽然这种可能性太小了。这还是我从凌乱的床上用品的感觉到的。因为宫一谦这个人是非常整洁的。他的东西都是摆放得整整板板的。若真是有事,那得是多大的事情才会让他连夜离开啊。而且连床铺也没有时间收拾。

越过了白杨树后,很奇怪的感觉,明明才是一树之隔的距离,怎么温度就两天,白杨树往刚才我们来时的方向,已经被烈日热得地面都起了热气,如果是赤脚走在地面上,脚心都会觉得被烫得灼痛的,可是为何才一树之隔这树这一头,温度却冷得如踏进了一个大冰箱里了呢?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面膜对我的危害,那么想都知道我是不会继续使用的了。

我抬头看了看那皎洁的天空,那一轮明月正高高的挂在天空上,而我跟张兰兰两人的身影却不那样清楚的正印在地上。

一副十足的大小姐模样,我叹了一口气。这个陆雅真是没有一处是让人省心的。我放过刚刚准备要拦住的的士,走到了陆雅的身边。

宫一谦都这么成为你这个护花的王子了,我又能说什么?当下我也就答应了陆雅这个要求。

“送还是不送。”我问张兰兰。

不是因为我胆子突然变大了,也不是因为我不恐高了,而是因为我害怕。

我目测了一下眼前的情景,嘴角勾起一个凛冽的弧度。

我特别的懊悔,早知如此,那我刚才就直接做下架处理好了。还那么热情的为对方服务。转眼我又满心的纳闷。这一款能够让我看了一眼就喜欢得不得了的手镯,我怎么重来没有见到过。是什么时候上架的。

我是第一次接待到这样一位买到有缺陷的物品还满意的买家。不仅如此,电话那头还十分愉悦的说:“客服小姐,我对您的服务特别的满意。您真是一位能为顾客考虑的店家,如果我要买东西,一定优先到您的店里面看看。”

“格林酒店。”

跟面前医生的态度很不同的是,我现在竟然紧张到不行,全身上下都开始发抖,感觉有一种直达心底的寒冷。

本来发生在我身边的灵异事件就已经够多了,我实在是犯不上想不开再去给自己添麻烦。

这将近三个小时的旅程。三轮车司机除了询问我累不累,需不需要停下来休息一下以外。就不再跟我说一句话。

“我前两天经过我女儿房间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声音,那个时候已经很晚了。她刚从学校里面回来。最近她总是这样,晚上有时候都会去学校,问也不说什么原因。有时候会告诉我快考试了,要跟同学一起复习功课。”

而这一切,我之所以能够找到他们。全都是因为宫一谦。

我的话音刚落,就看见宫一谦已经黑了半边脸,他有些苦涩的对我说:“梦梦,你明知道我……”

我点点头,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开口问上什么,就凭刚刚那个男人说的话,就能让我胡思乱想很久。什么叫做杀死的鸟儿又死而复生的事情?我一丁点儿都不想深入了解。

小钰这么说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她一定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了。怪不得叫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这么决绝,只见小钰又说了一句:“你选得这一套衣服确实还不错,那就试试吧。”

在宫弦这个霸道的男鬼强行掠夺的背后,还是处处为我着想的。看似无情却有情,这是我能对宫弦所有的评价。

我惊讶的发现,在这个时候,我竟然有点想他了,察觉到自己乱成了一盘散沙的感情,我连忙摇摇头。

我顿时毛骨悚然起来,因为这个阴冷的歌声就在我的耳朵边唱着,好像是有人附在我的耳边单独唱给我听的。

“林梦,你自己看看。”大明说着把他的手机递给了我,我接了过来,看到他的手机是新录的一段视频,现代科技就是好,这些证据再也不需要通过携带大量的纸张来保存。

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我要是个男人就好了。那我应对很多事情都会很容易,如果只是我性别换了,别的事情就算没有换,我也感觉我的人生就会一帆风顺。特别是当宫弦看到我是一个男人买了他的戒指的时候,应该也就不会那么认真的纠缠我了……

已经快到五楼了,我赶紧跑了出去,待在楼梯里面实在是太被动了。而且地方还小,争扎都无力争扎。

场景再换,宫弦回来了。看到了,我把那张床给扔出去时,对我大发雷霆时的情景。

难道是我的手机时间显示有问题吗?我拦住了一个经过身边的男士。向他询问此时的时间。

“林梦,林梦,你先把门打开让我进去吧,我们在外面站着说话不太好。”宫一谦说着又敲了敲门,示意我赶紧把门打开来我想了想,觉得也对,毕竟感觉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应该没有事情的。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误会了。想着你们刚才肯定也记下了我们的车牌号,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我们才下去找你们。省得你们来个报案,到时候我们又得解释一通。”

我看了一眼大陈,问他:“你能不能跟我谈谈这串佛珠的事情?”

听到此,我的心都凉了半截,难道就这么简单的理由,他就给了差评,然后再害得我跑到这偏僻的磨盘山遭遇了这一系列的逃命事件。

我觉得特别的惊讶,不用细想也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这一次来磨盘山的目的,想必你一定是知道的吧?你看看今日已经是最后一天了,而现在已经是晚上8点了……”说到此,我特意停顿了下来,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时我才感觉到陆雅的表情好像有点不对,怎么好像是一副生气的样子,再仔细一看,发现又是一张笑脸,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张兰兰的眼中此时才有些笑意,也是我这几天以来见到张兰兰一直都处在情绪不平稳的阶段比较久的一次了。

只见张兰兰贴了一个只有拇指那么大的符纸到小鬼魂的头上,然后又贴了另一个这么大的符纸到酒杯上,只见那个小鬼魂仿佛被吸到酒杯里一样,而那个酒杯里突然凝聚起了一团雾气,久久不散。

等到雾气渐渐散去的时候,杯子里多出了一个小丸子。晶莹剔透。

以前,我也很羡慕有钱的人家,想去哪就去,现在我也有这个条件了,可以打着飞的到处走。

丹凤的声音压的特别低,听的我有些毛骨悚然的。我也紧张兮兮的问道:“那第二个不成文的规定是什么?”

这个时候,突然间门口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丹凤走过去,将门给打开,然后又将门给关上,疑惑的说了一句:“奇怪,怎么就听见有人敲门。但是开门了却没看见有人。”

在周边无意识的游荡着,张兰兰也被吓了一跳,神色带着几分惊恐。不仅张兰兰被吓得不行,赶尸人也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我还以为她有多敬业,在屋里不停的画符咒,画了许多许多呢。

她的吃相也感染到了我。让我的胃口也跟着好起来。

我站直了身体,往左右的山路看过去,此时连阿明跟小功的身影也看不见了,倒是隐隐约约的还是可以听到他们呼喊张兰兰跟大陈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