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1章:轴轳千里

哒么哒么 50875

她嘴里说着我,我,我了半天也说不出来一句话。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的高楼大厦,有种自己很渺小的感觉,这个地方的地段很繁华车水马龙,商铺饭馆也很多,接着我们便沿着这条街道走了一会,接着看向了一家餐馆,不如就在这里选一家餐馆,然后坐下来吃完饭再联系客户。我的恐惧掺杂着好奇,简直要把我逼疯了。眼珠子还在争先恐后的往我的身上爬,掉落眼珠子的地方就如同一个开了阀门的水管。源源不断的掉落眼珠子出来。

不过经过了前几次我毫无准备,就傻乎乎自己一人朝目的地而去的经历以后。这一次我决定做好准备,以备无患。

这次,张兰兰一句话也不说。而我仍然专心致志的研究淘宝,突然间我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那现在那个女鬼是还存在于这把雨伞里面,还是在我妹妹的身体里。”

“咚咚咚,咚咚咚。”房间的门被拍得直响。

头疼的就要炸掉,我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叹了一口气。这个时间给了差评说明买家那边还没有休息,我究竟是现在打电话过去问问,还是直接按照这个地址飞过去呢?

蓝先生的东西并不多,想也可以想得到,男生嘛,身上最多有钱包、手机、钥匙这些物品,其余的很难有随身带着的。

“啊?又有差评了,那好吧,我去研究研究,然后跟客户沟通一下。”虽然表面上跟小米答应的是十万个好。但是只有我心中知道我自己实际有多抗拒,有多不想看到这些差评。

而且我胸前的项链也是。以前当我遇到危机的情况时,我是可以通过项链跟宫弦建立起联系。往往他都能第一时间的赶过来把我救出去。就是赶不过来,他也是可以告诉我,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

“对不起,张兰兰,为了我,差点儿让你遭遇到不测。”我真心地向张兰表示我的歉意。有如此的闺蜜,我今生来这世上走上这一遭,也不算是白活了。

宫一谦看着我,又看了一眼被宫弦附身的宫建章。气氛尴尬至极。

这里安静得吓人,除了踩在地上的枯枝、树叶传来的走在上面的声音,就没有任何声音了,就连山林里本该有的小鸟及一些小动物的踪影也没有,这里也太安静得过了头了。这让我心中的不安更加的扩大了。

面前女子的脸变化莫测,嘴巴一张一合,发出了一阵“咯咯咯……”的笑声。

我集中注意力凝神看过去,隐隐约约的看到坑里面似乎是躺着一个人。

说话间宫弦还在百米开外,我的话音方落下,他就已经瞬间到了我的身旁。我顾不上去研究他是如何做到的,连忙指着大坑底里的躺着人的对他说:“宫弦,你帮帮忙,如何才能把人给弄上来。”

“山谷,山谷里,可能是在山谷里。”黑雾连忙大声的说了出来张兰兰有可能去的地方,也不知道真是如此,还是他被吓着了,所以胡乱说一个地名。

第二天晚上我又来到了王鑫的别墅,这个时候王鑫的老婆也已经从床上起来了,因为小慧并没有怎么使用她的身体,只是让她的身体陷入了沉睡,所以这个时候她恢复的还是很快的。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体会到被附身的感觉,被附身之后你不是毫无感觉,你还是能感觉到发生的一切,所以感官收集到的信息还是会反馈给你的大脑,但是你没有办法支配身体做出相应的反映,我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一万元。你们赌得倒也挺大的。只是你想想我们是人民警察,我要不要支持你这种赌博的行为了。”

“兰兰,每次都是你陪着我一起经历这些超出自然的灵异事件,你会不会烦我啊。”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一个黑影从我的眼前飘过。而且他飘过时,我们周围的温度就降了下来,就好像是那种在家里打开了冰箱门时的那种感觉。

幸亏其中一个女鬼放弃了争抢,直接就闭上了眼睛。桌子上的笔没有什么动作,桌子上的纸也仍然还是刚刚的那副模样。

陆雅紧绷着脸看着我,可是跟宫一谦打电话的语气却是各种撒娇。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表里不一的道行真深。

只见金龙颤抖的用两只手指夹起张兰兰架在她脖子上面的那个小刀,每当快要移开的时候,张兰兰就更加紧逼着金龙。刀光剑影之间,有几次都险些要弄伤金龙的脸。

暗黑色的木质棺材上面被人用心的雕出了很多不同的图案,有的是带刺的玫瑰花,有的则是光溜溜的天使。这种看起来就完全背弃了宗教文化的意识,反而给人感觉就像在昭示着些什么很不好的东西。

好像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我突然松开了紧紧抓着的绳子,放下了小心翼翼的姿态,直接就站直了身子冲着空荡荡的岸边大喊。

张兰兰摇摇头的看着我,只好主动的去帮我处理伤口。张兰兰用长长的符纸当做医用纱布给我把那些出血的手跟腿缠住了,开始还有些黑血渗出来,但是换了几个符纸就差不多了。

还好很快就有人过来打开了门,我一看是宫一谦,而且他的衣服还算是得体的,穿着正装而不是睡衣类型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头就松了一口气。

宫一谦接着说:“我跟陆雅之所以会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家族生意。”

镜子中的我憔悴的不行,浓浓的黑眼圈,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我甩了甩头,拧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回响在封闭的厕所里,我的心越来越乱。

我突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检查完之后,我就去找了张兰兰。

但是在现在对我来说,每分每秒都是一种煎熬,我不由得出声问了护士一句,“还有多久才结束啊?”

看来我被他弄得真是神经质了,此时又觉得我们坐的小包厢里阴嗖嗖有冷风吹过。这个张飞真是喜欢卖关子,真以为谁都那么有空,就不能言简意赅的赶紧点名重点,能不能收掉这个小鬼我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经过昨天一天的经历,我学精了。遇事情要多问多了解。

我没有直接的回答他说的话,反而继续敲着门。现在知道了金先生就在屋子里面,我也就有了一些底气,只要人在里面,除非他长出翅膀,不然他是跑不掉的了。

金龙也还算是不墨迹,见张兰兰态度强硬,于是干脆也就直接把门给大开,凌乱的房间暴露在了我的视线中,一览无遗。

殊不知金龙可能只是无心的说,却让我感觉到一真的受伤,好不容易才调节到自己的心情变得不那么难受的,现在这人倒是好,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在这回去的路上不停的消化着刚刚张兰兰透露给我的信息,这个山谷整个就如同一个被封闭起来的峡谷,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

我焦急的不行,刚刚听着宫弦说的话,感觉就是一副要找朱克麻烦的样子,虽然说朱克将我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是我没有办法将它直接就推入虎口。

我随同张兰兰一起跟丹凤到了再见,再三的叮嘱道:“丹凤,那我们就先住这边了。你有空的时候一定要最快的时间联系我们。”

这里充满了许多瘴气,因此我们不能随意的乱走,刚才我们走过来的方向是南面,正好可以借助天空中的星星来辨别方向,看能否走出去。”

我连连点头,知道确实是如此,刚才一定是头脑发晕了才会说出那么伤人的话来,本来是宫弦对不起我的,现在弄得好像是我对不起他似的。

“哥哥,姐姐,你们陪我玩好不好。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玩,都已经快不知道玩什么了。”忽然我们的脚边不知道从哪里的就冒出来一个小女孩,看上去也就三、四岁左右的年龄。

我接了过来连忙喝了一大口,温热的水很快的缓解了我那呯呯呯直跳的心。

只是我所处的位置,却是医生可以看得我,而我却看不到他们。

“怎么了,你们为何是这样的表情,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了,还是我的腿部出现了问题。”我难掩心中的焦虑,连忙见到人就问。

“医生,医生,一定是这个屋子不干净,我得走了,片子不拍了。”

最先前说话的那个阿姨噗哧一声笑了,然后对着另外的一个阿姨就是一拍:“就知道指望你那点年终奖。不过你还真别说,现在宫建章找来了陆雅和宫一谦,要是他们两个人把感情给培养好了,到时候宫、陆两家联手,你还怕救不回来。”

只能看看找个机会找曽小溪下手,这下好了,才大清早的我就已经醒了。总不能在这跟曾大庆大眼瞪小眼的一直到曽小溪放学吧?

曾大庆家里面的门是开着的,我一个箭步冲了进去,也不管那个女鬼跟没跟上来。进了房间里面,发现曾大庆就坐在沙发上,还在看着电视。

我闭着眼睛往前不停的走,明明此时是黑夜,我的眼前却豁然开朗,我的眼前一亮,眼前竟然闪过我与宫弦结冥婚时的场景,宫弦对我的逼迫,宫一谦看着我成为人妇时的悲伤,陆雅得意的挽着宫一谦得意的出现在我的眼前的嚣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