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0章:鼋鸣鳖应

哒么哒么 50875

对此,武将们很沉默。

身后背一个,手上还要拎一个,秦寂言的速度肯定要慢上许多,没法像之前那样来去如电,身轻如燕,不可避讳的路上会打落雪花,踩断树枝,而这就会给追兵留下了线索。

“啪……”石头正中唐万斤头顶,一道鲜血飙了出来。

顾千城这不是自贬,而是这个身体没有经过特殊训练,根本不可能下达什么强的催眠暗示,驯马都是吃力的。

“以前春意楼死了不少姑娘,这是第一次报案。”秦寂言纯粹是找个话题,想要打破马车内的尴尬,而谈秦云楚有没有花柳病显然不适合。

顾千城点了点头:“秦王殿下亲自查证不会有错,赵王府很快也会收到消息。”

动作迟滞,力不从心。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让老怪物们越来越狂燥,他们知道没有肉灵芝的滋养,他们根本活不了多久。

可很快,一字后面又开始亮了起来,这一次快了许多,是一个“统”字。

好在,老天爷听到了顾千城的祈祷,当顾千城跑到岸边时,岸边围了许多公子、少年,却没有一个人下水……

今天,他们的“辉煌”就要结束了。

老夫人发号司令惯了,逮到机会就要显示自己的存在,三个儿子习惯了,至于媳妇,就是再不满,也不敢和婆婆斗,尤其是三老爷和三夫人,更是不敢表现出半点不耐,就怕老夫人找他们麻烦。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非常仗义,可顾承欢越听越生气……

秦寂言脸更黑了,默默地看着老皇帝,抿唇不语。

“姑娘……啊,死,死人,死人了。”给顾千城送披风来的小丫鬟,手一抖,差点把披风落地上了。

长生门圣洁高雅的圣女,一身是血的蜷缩在笼子里,和普通的阶下囚没有什么两样。

武毅这些日子如同影子一样伴随唐万斤左右,对唐万斤的体质多少有些猜测。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将唐万斤的秘密说出去,因为他不可能背叛唐万斤。

当顾千城听到顾家的消息后,先是为老太爷和承欢的离去叹息,接着又为顾国公奇葩的想法而震惊。

秦寂言要死在北齐人手里,大秦皇帝绝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无论是谁做的,他这个北齐皇帝都要出来承担后果。

“我怎么感觉,秦王这是故意说给我们听的呢?”真得不能再刻意了,刻意到让他们想要相信都不行。

“要不还是上报吧?我们把实情写明,就说这个计划是秦王当着我们面说,至于上头的人信不信,那就与我们无关,我们尽到了监视的责任。”有一个副将提出一个不错的意见,曾将军一听立刻点头,“此言有理。”当即回营写信,让人火速传过去,按秦王给出的时间,正好够他们派人过来。

带着忐忑与不安,户部尚书几人胆战心惊的走进御书房,老老实实的跪下,听到“平身”二字才小心翼翼的爬起来,站在一旁,假装自己不存在。

太上皇喜欢的是听话、乖巧,感念他恩情的皇长孙,他只有这么做,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暗暗积蓄力量。

这是什么情况?

“我们庄主猜测顾姑娘一定会从战场回来,早早就给我们下了令,让我们注意姑娘你的行踪,好保护姑娘回京城。”黑衣人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还请顾姑娘恕罪,我们来晚了。”

圣女倪月对阵法略有研究,这也是她亲自前来的原因。

虽有不舍,但权衡利弊后,猪头六还是毫不犹豫的下令,放火烧了船。

秦寂言这十几天,疯似的在水、陆两地寻人,各地官府都尽全力配合。这段日子水师来来往往,道上的人都被吓得不敢出来。

“完了,完了,我们这次完了。老大,我们得罪了皇上,这次真得完了。”害怕是会传染的人,有人开了头,船上其他人的人也跟着慌了,猪头六很想呵止他们,让他们不要危言耸听,可是……

这批人,想必是哪位皇叔暗中培养的人。

没有任何意外秦寂言又输了,不过这次只输了八个子,倒是让老皇帝刮目相看,忍不住问了一句:“不错,进步了,这段时间研究棋谱了?”

顾千城在长生门的手里,只有景炎才能拿到长生门的地图。为了长生门的地图,景炎要什么他都可以给,但是……

锁芯刚刚被她挑坏了,顾千城直接扣死,正好让他无法解开。

“继续扩大查找范围,京城上下无论是谁,都要灌一碗药,包括宫里的人。”这话是秦寂言对锦衣卫说的。

“本宫退了兵,赵王叔就会放过他们吗?如果赵王叔同意放过全城无辜的百姓,本宫就是退兵又何妨。”今日退开,并不表示永远后退,赵王连这样的主意都用,可见他已经无路可走了。

再说,她也不需要做什么,只是再往里走一米,打开另一道石门罢了。

顾千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际,她最近虽然天天锻炼,可这个身体还是太弱,她现在已经在喘气了,再打下去她只有吃亏的份。

最主要,她根本没有本事打。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虽然有一棍子打死人的嫌疑,可是……

将这一俱焦尸拖出来,顾千城不顾火场灼热的高温,不顾疲惫不堪的身子,跌跌撞撞地往里跑……

一个病皇帝,大秦皇长孙你真得要支持吗?

这样的顾千城坚强而b又脆弱,让人忍不住,想要抱在怀里轻声哄着……

痒死她了。

他们长生门不会给人当枪使,在事情没有查清前,他们就算动手也不会伤筋动骨。而现在他们会对秦寂言和顾千城出手,是因为……

他知道,他这一关过了,至于顾千城能不能过这一关,就要看皇上的态度了。

他不会告诉秦王殿下,他很期待的。

平西郡王妃说着说着,就真得哭了出来,心里一揪一揪的痛。

“叫朕有什么事?”秦寂言冷冷的应了一声,可手却没有停,依旧“啪啪啪”的打着,只不过力道稍轻,没有刚才那么重,至少顾千城没有感觉到痛,可是……

顺利拿到活火山的地图,秦寂言毫不迟疑,下令水师按航线行走。

“今天来的人,一个也别想走!”风遥双眼通红,如同草原上失去了理智的疯狼,出手时毫不考虑防御的问题,只一味的进攻,将面前的敌人斩尽。

“就这么走出来了?”直到走出宫殿,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这也太简单了!

“嗯,”顾千城点头,提起裙子快步跟上。

“靠家族庇荫怎么了?这世间家世好的人又不止你一个,可他们个个都成功了吗?好的出身注定起点比别人高,可并不表示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否定。你拥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和你的出身有关,可和你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那些喜欢在背后酸你的人,就算有你这个出身,也不一定有你这样的成就。”

胜利是需要分享的,而这一刻他们只想与自己的同伴分享。几个少年抱在一起,脸上有笑,眼中有泪,可他们却笑得比所有人都开怀。

她出生大家族,一直都接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教育。家中兄弟互为掎角,军政商各有家族中的人,谁要出了事,其他人都会尽全力帮助,根本不会像顾家这般自私。

到了停尸房,顾三叔上前和守卫的说话,在给出两个大红包后,对方打开了门,但有一个条件:“只能一个人进去,不能乱动尸首。”

战场上,伤亡最严重的就是单增的兵马,面对凤家军和呼延千霆的联手攻击,单增三万人马被生生打散,失了人多的优势。

“殿下,前方有人拦路。”不需要秦寂言问,侍卫便先一步上前说道。

“武毅手中肯定有忠心蛊的母蛊,我之前问过唐万斤,他说蛊虫对他无效,等会武毅要是交出母蛊,就交给唐万斤吧,武家旧部以后就交由他管了。”和唐万斤认识的时间不算长,可是顾千城相信他。

顾千城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孙妈妈,今天喜堂上发生的事,我固然受了委屈,可我也丢了顾府的脸。老太爷正在气头上,你这个时候去找他,他必不会帮我。孙妈妈,你如果真心想要帮我,就按我说得办。”

能让她留在顾府,可不就是救命中的稻草!领兵在外,战事还未结束,就被皇上诏回,这绝不是什么好事。程将军一向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可这个时候却什么也不敢说,只是一脸呆滞地看着平西郡王。

天高皇帝远,今天是两军交战的日子,场面混乱至极,留在军中的人也少,见到朝廷钦差的人,也只有留守的千八百人,不是多大的事。

顾千城对棋局的胜负看得很平淡,即使输了棋也没有什么恼的,安安静静地把棋子放好,算了算时间,知道厨房没有这么快收拾好鱼,便问老爷子:“还下吗?”

“可是不对呀,真要是有大人物来,怎么没有禁军开道,这身后跟的就十来个官差,这哪里是迎接大人物?”

秦寂言当日传信,说了十天后回京,必会在十天人赶到,只是具体什么时候进京,以什么样的方式进京,那就不知道了。

秦寂言带的人确实骁勇善战,实力也强,可对方派来的杀手一波接一波,他们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早晚有一天会被对方的车轮战累死。

在官府没有重新建立起来前,秦王只能让军中的人维持城中的安危,以免发生暴乱。

“是呀,承欢有心了。”秦寂言似笑非笑,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上,把案卷推得远远的,将木盒打开。

有些人天生就有好运,比如秦寂言。

虽说秦寂言可怜了一点,可却因此收获了老皇帝的愧疚,要不然凭他一个小屁孩,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活下来。

子车的水性不差,可也仅仅是不差,并没有到非常好的地步。

“啪……”足尖轻点,几乎没有声音,秦寂言稳稳地坐在船尾。

“把你们老大叫出来。”秦寂言没有再出手,而是举剑往前走,而他往前一步,船上的打手就往后一步。

这一看君亦安心里就更加不敢说不了。

他们一直都担心,药王会让他们去救他,现在药王的女儿拿人情找上门,他们不用担心得罪大秦,哪有不愿意的道理。

顾千城一脸认真的点头:“也是,你都是我的了,我还能缺什么?可没有好处的事,我为什么要做呢?”

“你知道就好。”顾千城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反手抱着他的腰,“为了哄你开心,我容易吗?”

他的就是顾千城的。在他面前,顾千城想做什么都可以,不需要避嫌。顾千城要是有能耐,从他手中抢到皇位,他只会高兴。

顾千城出言提醒道:“二叔,包扎好了,你摸一下没事。”顾二叔再不好,对承欢也是真心疼爱。

这两人口口声声说她害了承欢,可却不去问真正伤害承欢的人是谁?

她既然走到这条路上来了,肯定要一门心思走到底,半途倒戈或者出卖同盟这种事,她顾千城不会做。

难怪言家会看上顾千城,顾千城是少见的聪明又懂进退的女子,她永远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会做出让人为难的事。

半个时辰后,结果出来了,圣后请秦寂言一行人登岛。

“陛下,不可……”带路的人急忙跟上,伸手就要挡,却被秦寂言身后的侍卫格开了,“大胆!”

只要人没有落到长生门的手里,凭顾千城的本事谁也难不住她。

“废了顾贵妃,让五皇子离开京城,去偏远的封地?”

这个季节还没有水果,不过倒有一些可以吃的草,顾千城暂时把自己当成羊了,拔了一把往嘴里送。

顾千城默默抱着龙宝坐在一旁,默默望天……

此时用的墨,不可能毫无杂质,不是同一批墨,含杂质量自是不同,用肉眼看那道墨痕,看不出所以然,可用放大镜看,却能将墨痕的分布看得清清楚楚。

“小二怕出事,把掌柜请来,合将门撞开,就发现木森躺在床上,进去一看才发现木森早就死了,尸体都冰冷了。”

脑内出血,也可能是突然发病而死,这个他们真不敢肯定。

他和顾千城商讨过案情,认为背后主谋之人,有很强烈的复制心理,而且很自信,秦寂言不认为,对方会在最后一刻改变决定,提前两天出手。

“这,这……”两个仵作面面相视,这个问题可不能随便答,要是答错了,他们以后就别想再吃皇粮了。

秦寂言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们,径直往外走。

“秦王殿下也要禀公办事。”

“代正室杀小妾,神女果然造福于人。”顾千城亦是讥讽一笑,“看样子,其他尸体的身份也不难查了。”

“封首辅和凤老还在山上。”顾千城默默地提醒了一句。

“女人果然善变,让我上去的是你,不让我上去的也是你,你还真是……”秦寂言一副拿顾千城没有办法的样子,“我知道你担心封大人,在这里等着,我去把他带下来。”

“圣,圣上?”封首辅结结巴巴的说道,此刻已经完全忘了自己在哪,心中一涩,封首辅想也不想就要跪下……

见几个被他救出来的大臣,都是真心感动,秦寂言也颇为满意。

墓园里只有几个文官没有能力跑出来,秦寂言来回个四五趟,就把人全部都带出了鼠群。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封家的势力在大秦,根基在京城,封似锦肯出手,长生门想要灭封顾二家,那绝对是痴心妄想。

至于他们说这话,是真为了江山社稷,还是别有私心,就要看他们家,或者他们亲戚家,有没有合适送进宫的女子了。

“莫不是出事了?”按说,这个时候该有人给他送最新的消息来,可秦寂言在蓟县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人过来。

“怎,怎么会这么严重?”比宫女说得还要严重……

“什么人?”屋内,程夫人听到声响,顾不得生气,忙出来想要将此事压下,可一开门却看到自家公公跪在地上,而站在门口的男子居然是秦王殿下。

“臣遵命。”程老太爷喏喏应是,艰难的迈腿想要去送秦寂言,却被秦寂言阻止了,“老大人留步。”

“姑……”老管家反应过来,抬手防御,可是晚了!

全村的人奋力施救,可火势实在太大,根本无力回头,只能眼睁睁看着学堂被大火烧成灰,至于火里的人?

“看地图,火城的入口应该是在火山脚下,从火山里走过去。”景炎拿着地图对比了许久,终于找到了地方,而这地方赫然就是那九道门所在。

六扇门地底的停尸房,在秦王还要用她前,她肯定要经常来,为了安全着想,顾千城把三神汤、辟秽丹和苏合香丸的配方和制作方法,全部说了出来。

开胸不切断血管,并不会见血,秦寂言只看到刀尖沾着血,并没有刑部官员所说,血流一地,尸体烂成一团。

“你来吧。”顾千城默默退下,将匕首递给秦寂言。

明显,秦寂言之前露的那一手,让小雪貂明白他才是强人。

现在,封似锦出面,三两下就把场面控制下来,这对他们的计划十分不利。几个人相视一眼,便决定给混在百姓中的同伴发信号,让他们再几个炸药包。

“姑娘,主子在王府等您,请您过府一趟。”来人下马,单膝跪在马车旁,恭敬的说道。

“顾姑娘,这边请。”秦王府的老管家亲自出来迎接,看到顾千城的时候,脸笑得像太阳,“顾姑娘要算是来了,圣上一大早就来王府等姑娘。之前老奴派人去了顾家,顾家人说你出去,不知去了哪。幸得六扇门的人说了一声,不然皇上可要怪老奴办事不利了。”

为了讨好丈夫,即使心里再恨顾千城,顾夫人在这个时候,也要表现得温柔善良,好让顾国公放下昨晚的事。

无视顾夫人扭曲的面容,顾千城在下人地搀扶下,坐上软轿,离去前顾千城特意当着老太爷的面,问了一句:“父亲,母亲,不知我的院子可收拾好了,不然女儿可没法养伤。”

才怪,她一整天都忙着封下人的口,照顾千雪,哪有闲功夫让人收拾顾千城的院子,顾千城走之前,院子是怎样的,现在仍旧是怎样。

老皇帝还没有死,这个时候动他的人,无疑是打老皇帝的脸,要是引起惹怒了老皇帝,反倒得不偿失。

长生门的人听到季诺的话,脸直接黑了,“我们长生门最擅长阵法的圣女,被困在阵里一个多月。”

顾老太爷会做出这样的推断,是基于另半本《夷国志》是在秦寂言手中,而这自然是顾千城暗示的结果。

自从太子死后,皇上一直没有再提立太子的事,这几位要说没有一点心思,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现在见皇上直接跃过他们,去培养秦寂言,这几位爷心里怎么可能好受,不给秦寂言使绊子,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