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0章:老弱妇孺

哒么哒么 50875

我仍然还是思绪万千,理不清自己到底在纠结什么。于是随意的跟宫弦打着马虎眼,哈哈的说:“也没有,就是在想前几天我看到的那些眼珠子是什么东西?”

我都有些等不及的想要打开手机悄悄的瞄一眼了。只是想到打开手机会干扰到飞机的降落,那个后果会更加的严重,我才停止了打开手机的念头。

想来陆雅也是听得有些烦躁了,很是不甘心的又愤怒的总算是拿起了她手机,当她抬眼看清手机上面的来电的号码时,她才整理了一下情绪,接起手机。

“真的,还有这种东西,那真是太好了。”我喜滋滋的看着这手镯,真是越看越喜欢。

不仅如此,张兰兰还拒绝了张爷爷派来的司机,执意要自己打车走。

我拿出了电话,打给了张兰兰,此时我方才知道原来当我想找人倾诉时,竟然除了张兰兰以外,就再也找不到一个能够让我去找他倾诉的人了。

张兰兰发现了,想过来扶住我。却由于她自己也是往后退的动作,她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哪里还帮得到我?

“姑娘真是好犀力的眼神。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置身于屋子前,我觉得我就像是个孤魂野鬼似的。

我发蔫的低着头。直觉得没希望了。因为鲜花送到了,丹凤又要开始工作了。一时半会也不会想到我了。

小女孩的身子不能动,可是她的眼中却闪现出深深的暴戾之色,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我感到一阵慌张,再一抬头看,宫弦这男鬼竟然还眯着眼睛对我笑,可是这股笑意一直没有达到眼底,甚至还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

希望张兰兰可以把屋里的几个怪物给镇住。否则我们无法在,磨盘山上呆下去。“不怪她们笑我自己也觉得提奇怪的,毕竟极少看到男人用佛珠。”

因为离得不是特别远,所以我们走着走着也就能走过去,于是我们也没有坐车。

“宫弦怎么不像你那样,平日里没事时就多画些出来,现在使用起来拿出来就用那多好,也不至于弄得临时抱佛脚般的现画现用。”我自言自语,见多了张兰兰从怀中掏出来就使用的情形,对于宫弦为何不提前画好符纸而觉得纳闷。

刚才我所看到的人影,无论他是人是鬼,都说明这个山谷里还存在着别的生物。这一点是不容忽视的。我千万不能大意。

张兰兰她也以为我什么也没发现。她却不知道他的猜想错了。

我期待的看紧盯着房门,希望宫一谦能够打开房门走出来。可以张兰兰敲了好一会儿。那紧闭的房门依然紧闭着,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宫弦放下了他的左手,然后看着我。他的眼神意味不明,可是听到了张兰兰性命无忧时,我喜极而泣。也顾不上去研究他眼中那抹神色。

离开了王鑫的别墅之后我就给张兰兰打了个电话,虽然说现在已经午夜了,但是我相信张兰兰一定还没有休息。

“好啦,逗你的啦,你看我们这么阳光的人是那种迂腐的人吗?”也许是我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大陈赶紧出言安慰我。

“大陈,小心,快松了牛绳。”见状,我吓得花容失色,冲着他大喊。只要他把套在手上的牛绳松开,他就不会被牛牵着跑了。

当时我就对我的想法给嗤之以鼻,想想这两个人见面的后果就不堪设想啊。还是不要没事找事了吧,不作死就不会死。

那个声音一直在不停的挑衅着,通过他的话也已经明白了此时的情况。宫弦本来是可以对付得了他的,而且还很容易就可以灭了他,只是他为了救我们,腾出了右手来抓紧了牵住我们汽车的银线,正是这一条细细和肉眼都差不多看不到的银线,正维系着我跟张兰兰的性命。

我回头看了一眼张兰兰,心里对她充满了愧疚,若不是因为要帮我,她也不会落到这般的地方。

我是不喜欢陆雅,可是让我把陆雅这样自己扔在这里,我做不到:“你怎么了?”

难道是坏了。我将手镯从手上脱了下来,拿到手上研究着。我又大着胆子将手镯放到飞天蛮的旁边,确实没有动静。真是奇怪了。

“你说呢,你说送不送。”显然张兰兰也没了主意。

曾大庆,也就是曾先生。他才买了我们店铺里面的笔没几天,给了差评更是不过几个小时前的事情,怎么可能就这么家喻户晓的传开?

等到我终于看到了一个写着“五”字样的牌子,我才长吁一口气。这里并不像别的普通楼道一样,一般一层楼只有一户到两户人家。长长的过道里面连接着两个开口,这一个楼道里面竟然没有住人,而且还设计的这么宽敞。

我开始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了,觉得一定是我出现了幻觉,不然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来到这样的地方,甚至在充满了障气笼罩的地面上,这栋楼不仅没有受到障气的污染,而且还建设的这么好,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对劲。

很害怕。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抖着发出来,回荡在这个狭小的病房中:“所以,一谦是答应了她。”

问到了地址以后,电话里时不时的就传来陈媚那催促的声音,于是我也没心情再跟宫一谦多说一句话了。我直接就挂了电话。

张兰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我刚以为张兰兰要跟着我一起离开,却没想到张兰兰一下子从包包里掏出一把银质的小刀,恶狠狠的就将他架在了金龙的脖子上,语气森然的说:“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安我要你断子绝孙。”

特别是完全就能想象得到,我看到的东西已经是很惊骇了,如果要是看不见,是不是我连一个躲避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如果我要是不去看,是不是就算那个东西已经在我的面前,一口一口的要将我给吞食,我也连一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我被丹凤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连忙揪着张兰兰的手臂不放手。丹凤叫了一声:“啊,什么情况啊?为什么我的手指突然痛了一下。”

“我们现在就酒店,然后我就开始制药,这可以降伏那腹鬼的八毒赤丸子,虽然说制做起来也并不难,但是却需要一整晚的时间呢。”

张兰兰捏了捏我的手,眼神中似乎透露出了一种坚决的信息。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抢在张兰兰的面前对面前的男人说道:“先生你好,可能我们接下来说的话你会不相信,但是也请你给我们一些时间,让我们给你解释一下。”

男人一拍手,然后笑道:“有意思,你们跟我进屋里来吧。”说完,他就打开了房间的门。自己率先走了进去,我见张兰兰一意孤行的样子,只好跟在后面一起走了进去。

“这么荒谬的事情,你都能相信?”我目瞪口呆。

书中记录着百鬼的生成,目前有遇到过的危害,和对于那种危害的处理办法。降鬼的常见招式。

听到我的声音,小钰也跑了过来,着急的问我:“你怎么了,什么有了?”

我连忙来到电脑旁,打开了一个记事本。将我想到的办法一字不漏的敲在文档里。想要告诉张兰兰:“兰兰,我想到一个办法,不知道是否可行。那就是我之前有看过一个案例。”

“这家店铺周年庆呢,凡是丝织品衣服类都打三折。三折,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如果今天要是抢不到了,我可是还要再等一年呢。所以如果有满意的,就还是先买了再说吧!”

我早就想去泰国看看那惊艳的人妖了,所以我就索性将行程定在了泰国。

我吓得猛然睁开了眼睛,却在睁开眼的瞬间,又猛得又吓了一大跳,因为我跟一双近在咫尺的脸差点撞上,我“啊”的大喊了一声。

于是我正想找点什么话题跟他聊聊天,好安抚下他的惊疑。

大明跟小功对视了一眼,他们的眼里写满了不同意,可是我知道时间宝贵,于是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下午5点钟了,我的心里大为着急,按现在的时间来看,离今天的结束已经剩下不到7个小时了,我得尽快找到张兰兰跟大陈才成。

我今天只是感觉到心里短暂的微微痛了一下。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发狂。

“宫弦,她是谁呀?”我的耳边又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娇笑声。眼前随之而来的又豁然开朗。

尤其是那张花雕的大床,显得那般的刺眼。

她似乎对于我撞到了她而不道歉,正一脸不满的看着我。

宫弦轻轻的将他们放在了地上,他们此时眼神还是紧闭着的。我连忙摇晃着兰兰,“兰兰,兰兰。”

华先生被张兰兰问的有些不知所措了,他的双手紧握成拳,眼神游离不定。他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不停的蠕动着,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

宫一谦竟然在我的咄咄逼问之下,也不承认他跟踪我,这让我的心理极其的不舒服。

由于身处异地,我也留了一个心眼,晚上就寝的时候,我与张兰兰一个房间。好在这里客房的床都是大床,两个人挤一张床上,倒也不觉得拥挤。

其实我是想住在这一层的,因为这样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方便我们跑出去。可是这样的心理我不敢说给他们听,我怕吓着了他们。

王太太骂了她一句,“你还瞎说!”欣欣没好气的跑回卧室里,重重的把门关上。

在房间里闭关休息的这两天,每每当我走出房间的时候,总会听见有下人说陆雅的话,家里的下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重新换过一批了,也就是说之前见过陆雅的那些人都已经不见了。

我不敢直接说那个女鬼的事情,我怕激怒了女鬼,也怕让丹凤害怕,然后消灭了她身体里的阳火。

看着这样的兰兰,我还能说些什么呢!事实也是如此。

自从我跟宫弦结了冥婚之后,我就非常的确定,有缘人才能跟有缘人在一起。

那么千万今日这种情况的又是什么东西所为呢。事情发生到了现在,我已经完完全全的肯定,此处一定还有着一些非人类的东西在活动,否则那头疯牛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们的汽车前面挡住了我们前进的道路。

我咬了咬唇说,“我刚辞职,目前在做网店客服。”心里叹了口气,这七大姑八大姨的质问实在是难应付。

我咬牙切齿,“你太过分了,有你这么抠门的男人吗?”

我随口道,“那看起来很好啊,我胆子可没那么大。”

张兰兰久久的沉默:“你还感觉不到吗?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华先生和华夫人。你看他们刚刚敲门的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一个都说不上来。还有那个小孩子的哭声,都是鬼罢了。我们要是真的开了门,我都不知道那么多恶鬼,我能不能救得下你了。”

只见他不停的咧着嘴笑,嘴巴里的牙齿发出了一种恶臭味。甚至从喉咙的深处都还爬出了白色的咀。

我才到公司,同事小淘那大噪门就在那八卦起来了。昨天晚上张兰兰这个损友,说什么嫌我睡姿差,不想跟我睡了,然后就直接跑出了房间,留下我跟宫弦大眼瞪小眼。

我终是将宫一谦的电话删掉,现在我没有立场跟他走那么近。想想陆雅总是嘲笑我说你别总想着吃着碗里的,霸着锅里的。

有这个差评以及回家以后要继续放血练习,我就没精打彩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今天我是如何度过这一天,反正时间很快就到了我该下班回家的日子。

本来看着色香诱人的饭菜,我食欲大动的,但是听了宫弦的话我顿时就没有胃口了。他就不能先让我好好的吃餐饭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还放一碗血呢,任谁知道自己吃完饭后就去放血,谁还有胃口吃饭呀。

我甚至觉得,因为他突然这样,也许还在他身边待着,安然无恙的喘气的活着的生物,估计也就只有自己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虾米了。

我一时纠结于回还是不回的问题之上。也有瞬间对张兰兰的手镯里的内容表示了怀疑。短信都有可能做假,更何况是手镯里的留言呢?

至底是谁想要夺走我的灵魂,占有我的躯壳。我不禁吓了一大跳。如果是那样则就太可怕了,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

我正在通过双手想互搓手来缓解身体的冷意,忽然这给了我一道灵感。

别打开,别打开。我一直在脑海中想着解决的办法,一边在心里想着让手镯别打开结界,说来也怪,我自己在心里多念一遍别打开结界,我的手镯的热量就淡一分。难道这样可以让手镯感应到我的想法,所以手镯的热量才会慢慢的消失了吗。

品香梅可能是见我也不像是骗她的,所以她也就不再跟我纠缠。我们就暂时各自离去了。

我没好气的对宫一谦说:“你怎么突然急刹车啊!”

又有评价了?怎么这么快!我才刚刚处理完一个差评。我几乎不抱希望的掏出了手机,但是却无论如何都不敢将手机给点开。“千万要是好评啊,我现在可没有心情去管那些乱七八糟的差评。”

只听见白云住持对我说:“这里的花朵都是天然长出来的,偶尔有几颗紫色的小花是有可能。但是绝对不可能会有你说的那样的整片整片的花圃。”住持说的特别斩钉截铁。

我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晰,只是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搂紧了我,带着往哪里去,我已经听不清楚他在我耳边喃喃说了些什么。

看着宫弦对于我的请求无动于衷,我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跟他硬碰硬的,我还指望他的力量帮我把张兰兰找出来呢。

于是我也就索性不去管这个了,就随波逐流,当作未曾发生过吧。

“明天吧。订了机票通知你。”

应该是落在外面了吧,我连忙喊了一声:“兰兰,帮我拿一下浴巾。”

我再也睡不着了,紧贴着柔软的大床。不敢再蒙住被子,就怕被子里有什么东西跟我待在一起。于是我从被子中探出了头,头顶上的灯光柔和的照了下来,也算是给了我一些安慰。

“小妹妹,你刚才当真要对付叔叔吗?”我也火了,冷冷的看着小女孩,问出了我心里的话。

宫弦沉吟道:“不,我可以跟她们沟通,只要我变回去鬼的样子,就可以进入她们的世界。事不宜迟,如果再不这么做,恐怕曽小溪就要变成植物人了。”

看习惯了程秀秀作的不行的样子,现在她这样服软,我竟然有些于心不忍。

但是耳边的声音刺激着我的大脑,我冷不丁发出了一句声音:“兰啊,宫一谦是不是跟过来了?还有他那个小未婚妻陆雅,是不是就站在我们门口,要不要去给他们开门啊?”

“林梦,你考虑一下,看是不是把宫弦给召唤过来。”

我常常在安静下来的时候想到他们。说到底,宫一谦跟陈媚他们两人都是被我拖累了。

“张兰兰,你说宫弦会不会有事?我在梦中看到的情景是事实,还是我自己做梦?难道是宫弦托梦给我告诉我他此时的情况吗?”

该不会我这三天就一定要吃那种东西了吧?不,那我宁愿饿死。

理智不受我的控制,害怕盈满了我的大脑。

王强疑惑的看着我的手心,然后边从我的手上取走了那个钥匙扣,边对我说:“什么黑色的液体。”

女卫生间里人还不少,我的心中大安。无论如何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起码不是我一个人呆在这个空间里。

而当我咳嗽着吸进一些空气时,那双手又加重了力度,又是一副不把我掐死不罢休的样子。

虽然我不知道我的判断对不对,可是这一切都太对得上号了。想到此,我连忙闭上了眼睛,心里拼命的想着过往那些让我觉得幸福开心的事情。

“这是……”我左右看了看,发现此时我就睡在屋里的床上,而张兰兰正一脸焦急的喊着我的名字。

“兰兰,你说,这真的是我做了噩梦的缘故吗?有没有可能是我的魂魄被人给勾走了,然后又被你给喊回来了。”

因为那种感觉太过于真实,由不得我都不相信刚才的经历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王先生有干劲的点了点头说,“当然,我现在就去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