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9章:旁征博访

哒么哒么 50875

言倾没有回话,只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唐万斤身边,将露在外面的长枪砍断,一把将人拉上马背,“唐万斤,你给我坚持住。我这就送你去找千城。”

“有任何问题,本将军负责。”言倾强势的丢下这句话,那人也不好再多说,只得让言倾带着唐万斤回去。

“相信我,我会有办法的。”顾千城坚定的按住唐万斤的肩膀,力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

他认识顾千城时,顾千城就做着仵作的活,顾千城非常有主见,不是他不喜欢就会放弃的人。

江家的人死了三个多月,案子一直未破,又没有人来领尸,尸首一直存放在城外的义庄,义庄离江家只有半个时辰的车程。

“没看上本宫?”他被人嫌弃了?

而他随身的侍卫中有对方的人,趁乱将他们逼进林中,要不是早有准备,秦寂言怕是会死在林子里。

“孔家?”听到这两个字,顾千梦的心跳加速。

顾承欢从暗卫仅有的描述中,可以肯定被顾千城放倒的人,绝对是敌军的探子,至于是赵王的人,还是西胡的人,就要进一步查证了……顾老太爷进宫求见老皇帝的事,第一时间传到了顾千城的耳朵里。倒不是秦寂言的属下这么给力,而是顾老太爷进宫前就给顾千城传了消息。

给顾承欢同伙的那份,自然和顾承欢的装在一起,看上去份量很大,平西郡王妃收到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顾千城是个有心的,还给平西郡王带了一份,加上言倾那份,份量也差不多,可是……

秦殿下一时没有控制住,脸上冷硬的线条一软,可很快就恢复原状,云淡风轻的说道:“不算什么,以后有机会带你试一试。”

季家,要是不重罚,日后必是后患无穷,不管季诺能付出什么代价,秦寂言都不会放过季家。

“得罪长生门,你们会后悔的。”倪月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将腰间的腰带解开,挥向蜂拥而上的士兵,一瞬间柔软的腰带,如同水蛇一般挥向上前的士兵。

秦寂言带着顾千城回到宫里,并没有急着去处理政务,而是让人安顿顾千城,然后沐浴更衣。

就好比,北齐七年前发生雪灾,马羊死伤无数,他这个皇帝就要下罪己诏,说是他做错了事,上天才会降下惩罚,他为此在太庙里呆了一年,以赎自身的罪孽。

摘星的话对顾千城造成不了害怕,也没有任何影响,解决完摘星这个麻烦,顾千城带着黑衣人,开始搜查摘星楼。

……

“没有。”言倾脚步一顿,看了御林军统领一眼,面无情的道:“大人不必担心,我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我定不会让刺客出城。”

要知道,历史上谥号最多的皇帝,也就只有十六个字。

他们原是不同意带顾千城来的,在他们眼中女人再凶悍也只是表面,女人就是一个累赘,除了会给他们添麻烦外,没有任何用处,可顾千城执意要来。

这要人命的天气,即使没有下雪,那如刀子似的风刃也足够让人吃足苦头,尤其是在晚上。

居然是景炎的人!

怎么办?怎么办?

什么?

秦寂言这是借棋局告诉封似锦,他不会牺牲任何人。他不会放弃顾千城,可也不会因此牺牲封家、凤家、焦家或者任何一家。凡是他的人,他都会护着,尽最大的能力。

现在,就这么没了,全没有了!

放过他的叔伯,是他不想将最后一丝亲情斩断,也不想让自己变得面目可憎,更不想让手下的大臣心寒。

试想,一个连自己亲生祖父,叔伯都不会放过的人,这样的人会是一个明主吗?值得追随吗?

“主子,他们要跑了。”这时秦寂言已抱着顾千城,稳稳落在甲板上,暗卫上前却不敢伸手去接秦寂言手中的人,只说正事。

说到后面,秦寂言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我在京中从不与朝中官员接触,更不拉帮结派,皇上就是再厌弃我,也对我造成不了一丝影响。”

秦寂言并不介意景炎算计,但这一次,景炎是真得惹恼他了。他可以容许景炎算计他,却无法容许景炎拿顾千城的安危威胁他。

“主子,属下跟你一起去。”景炎那人太不要脸了,暗一怕他耍手段。

越王的情况他打听过,虽是被圈养无自由,可皇上却没有饿着他,或者羞辱他,赵王的家眷也过得还算可以,只是没有自由,没有富贵生活罢了。

秦寂言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却没有多说,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朕明天就让人送你去漠北,好等你那弟弟去救你。”

“暗风楼?子车大人说他们的目的是你手听暗风剑,没拿到剑,他们肯定早晚还会出现,不用着急。”顾千城对暗风楼的事知道的并不多,武毅已经让武家人去查了,不过三十多年过去了,想要查到当年的事,恐怕是不可能了。

或者说,子车一直在防备秦寂言染指暗风楼。要不是这样的话,子车也不会等到现在才说出暗风楼与暗风剑的事。

“怎么回事?”承欢和小伙伴聚到承欢身边,一脸不高兴。

“寂言,你胆子不小,居然敢过来。”赵王见到秦寂言打马而来,嘴角一抽。

子车回来时,老管家已将那块小小的空间收拾干净,呕吐物带来的酸臭味几乎闻不到了。

“呃……这件事都过去了,殿下你别生气。”顾千城不敢再多为暗卫求情,默默地在心里为暗卫们点一排白蜡烛。

一吻结束,秦殿下抱着气喘吁吁的顾千城,别扭的道:“本王都求婚了,你说说,你什么时候嫁我。”

“国不可一日无君?你们这是要逼朕立皇储,还是传位?”秦寂言似笑非笑的冷讽,话中满是威胁的意味。

面对朝臣的强烈反对,秦寂言这一次没有漠视,而是从龙撵里走了出来,“朕先为人子,才是人君。诸位大臣亦是为人子,为人父之人。你们在劝说朕时,可又想过换作是你们,你们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祖父病危,而不做任何努力吗?”

再说,她也不需要做什么,只是再往里走一米,打开另一道石门罢了。

长生门的术数师们,睡了两天才醒过来。看到新的一组数据出来,他们并没有觉得累,反倒是一个个双眼放光,兴奋异常。

“相生相克?”顾千城眼也不眨的盯着八卦图,看到最后居然眼花的发现,这图好像会动。

全部烧死了,全部烧死了!

可是,顾千城找到了那个地方,却没有看到风遥的身影,甚至连痕迹都被对方清除了。

秦寂言想不通,索性便不想,凤于谦过几天就要去军中历练,焦向笛这段时间,一直在准备科考一事,三人许久不曾碰面,秦寂言便借着为凤于谦饯行的由头,把两人叫来小聚。

秦寂言面上露出一丝笑意:“和你们无关,凤将军手握重权,焦大人简在帝心,他们保持中立最好。”

凤家不站在秦王这边没有关系,他站在秦王这边就好了。

“发现对方是西胡人后,我没有下杀手,只把对方踢下斜坡。在看到别院被烧后,我有回去找,可是……人不见了。”

说到最后,顾千城的声音再次哽咽。

“看不到的地方,可以。”顾千城十分大方,伸手胳膊,撩起袖子,“给你咬。”

顾千城上前,双手搂住秦寂言的腰,脑袋依在秦寂言的胸膛上,“殿下,你现在要做的不是救我出去,而是拖住景炎或者抓住景炎。”

“皇上,我只有这个条件。”倪月抬头看着秦寂言,沉静的眸子无言的诉说自己的坚定。

而且还被撕碎了,锦衣卫首领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其粘起来。

“这么说来,今年前二十的文章,据是出自此女之手?”如果真是这般,此女也太妖孽了。

顾千城明显不想谈言倾的事,景炎自然不会惹她嫌,见顾千城问起,便道:“海运的事,秦王做不做,不做我找别人了。”真以为,他离了秦王就不能转吗?

“你真得肯去?”平西郡王妃没想到顾千城这么好说话。

她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人连父母都能放下,可偏偏他们还不能怪那个女子,因为一切都是他们儿子自己的选择……顾千城没有别的选择,只得乖乖的走到秦寂言面前,然后……

呜呜呜……一定是她太宠秦寂言了,这才让秦寂言兴起打她屁股的念头。

“想太多。”顾千城没好气的白了秦寂言一眼。

“是。”只有声音,并没有人影,轻风浮动,殿内又是一片安静。

“皇上,此处不安全,请您移驾。”武将见状,只得劝说秦寂言离开,以免被藏在土丘下的人刺伤,可不等秦寂言开口,就听到禁卫大喊:“快,东边也有。”

“想剿我们,先摸上山再说吧。皇帝老儿的人可娇贵了,昨晚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见他们出手,就凭那群大爷,能摸上山,做梦吧。”

狼牙山离军营有十几里路,一来一回,等到暗卫带兵抵达狼牙山脚下,天已经亮了。

一个人进寺庙,身后还跟着一个别有用心的向导,这是一件极危险的事。顾千城原本不想去,可是怀中的小雪貂却不安分,扭着身子往寺庙里探,不停地吱吱叫,小眼睛闪闪发亮,兴奋到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