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7章:作茧自缠

哒么哒么 50875

坐在床边的郭秘书刚盯着电视笑个不停,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正好就望见出现在门边的男人。

她全身上下痛得她简直想死,可是下腹部的那点肿胀,越来越明显的肿胀,还是让她又害怕又惊恐,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怔怔望着他的方向。

“曲耀阳!”裴淼心在这陌生的情愫里载浮载沉,感觉好似什么熟悉的东西拼命向她下腹处一点急剧。她又要颤抖了,她知道,似乎昨天那似真似梦的夜里,她也曾多次,像现在这般,崩溃在他怀里。

“蹬蹬蹬”爬上了几节楼梯,曲婉婉正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拽着手中的钥匙开了房门,果不其然看见正对着大门方向的阳台上正站着个赤裸着上身,正在用手中的白毛巾大肆擦头发的年轻男人。

那男人身材颀长、肌理分明,小麦色又刚劲有力的肌肤在阳光的映衬下散发着健康而诱人的光泽。男人只是背对着大门的方向,站在那里一边享受着日光,一边擦着满头的湿法。

“嗯?”

严雨西拉着旁边的裴淼心上前,“刚才看你一直坐在飞机上打瞌睡,到底是做了什么好梦,空姐发东西给你都不要?”

还是说如果没有她的生活会让他感觉多么绝望,亦或他光是这样想象都会呼吸不畅?

她越挣扎他扣着她的脸越是不愿意放开。

旁边的房门正是大开,他与她这样紧密相连的姿势,但凡有个人经过,都能轻易窥得双方的狼狈。

“曲太太,今天陪你一起过来的男伴就是之前同你出双入对的男人吧?听说你们在曲二少过世之前就已经在一起了,而曲二少的离开,完全是对你们的成全,请问你良心何安?”

“不是那个辣椒的辣,是月字旁的那个腊,菜单上面有。”拿着笔的纳西姑娘指了指。

他仰起头来看是她,背光的阴影里,他看不太清奔出来的人影,却突然觉得腰间一紧,落了双小手,整个人也因为那巨大的冲击向后退了半步,错愕中,还是抬手扶了她一下。

裴淼心看着他的眸色都是一惊,这男人双眸里的欲色太浓,他盯着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似一把烈火在烧,他的指尖碰着她的手臂,早就让她烫热得不行,甚至直直烫进了骨髓里。

“不会!”她微笑抬头,又是先前欢快叫他“耀阳”的的样子。

多么言简意赅又情真意切的两个字。

“嗯,这里好像是会员制的,入会除了要查年收入还要合乎其他会员的身份地位,我很好奇,你是借了谁的名义站在这里。”

“你干嘛?”

“听说,这间新店的店长是个帅哥,而且单身。”

“怎么了?”车里有人同她们说话,两个女人侧眸去望,就见那跑车的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唇角带笑的英俊男人。

冷冷没有回声,也没有表达一下自己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他就是冷眼旁观地站在原地,看这所有人动作。

两个人重新将车开上了高速公路,裴淼心就坐在洛佳的车上将手中的件袋拆开。——一瞬间的瞠目,所有的不敢置信,好像都像映衬着聂皖瑜先前在商场同她说的那般话一样,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样一份报告的存在。

她一想起先前聂皖瑜说的那些话,想起臣羽临终时的模样以及之前他所遭受的痛苦——其实她最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曲耀阳明明知道她当时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也明明知道臣羽可能根本没办法生育,可他还是眼睁睁看着那一切的发生。

裴淼心又痛苦又舒服,那熟悉又陌生的快/感纠结着她每一寸感官,他每走动一下便耸动她一下,她想要尖叫,想要张口大骂他,可到嘴的一切还是都幻化为嗜骨难耐的娇吟。

曲耀阳再次低下头去,攫取了她甜美的双唇,舌尖在她完美的唇线上游移,勾勒出了她的唇形,而后越过她的贝齿,缠住她的舌头,相携起舞。

曲市长气得浑身发抖,哆嗦着伸手指过来,“可是她已经嫁进过咱们曲家,而且不止一次!一女怎么能同时侍你们两兄弟?这话说出去我都嫌丢人,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你到底还让不让咱们家的人出来见人?你让你弟弟妹妹的脸面往哪摆,难道你还想把爷爷气死不成!”曲臣羽只好又重复一遍,“你司机呢?这个样子你不能开车,就算不被交警抓也得出事故,要不你坐我们的车回好了,我正让司机把车开过来。”

“酒是我们回家的路上,我打电话叫芬妮先开了醒着的,现在喝味道应该刚好,再过几分钟,它又会变换出新的味道。”

“妈,我同心心是真心相爱,就只有这一次,为了我,您妥协一次行不行?”

眼见着爷爷要在餐桌上发火,曲臣羽慌忙弯了唇角安抚,“爷爷,子恒已经大了,有些道理他懂的。”

裴淼心咬牙,下颌被他箍得生疼,几乎用尽了全力冲他大喊:“曲耀阳,你混蛋!你臭流氓!”

这趟回去探望臣羽的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做一个决定。

站在房门外的曲耀阳单手撑于门上。他知道她或许还有几个小时就要飞了,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这感觉忒的让人不太舒服。

“那就是我不敢回头吧!就像你说的一样,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无处安放的寂寞,我曾经把自己所有的寂寞都放在他的身上,可那感觉不只没有让我温暖起来,反却让我越来越寂寞。如果爱一个人的结果就是让自己变得比原来还冷,那这样的爱我情愿不要了,我自己一个人反而能够好好地活。”

曲婉婉着急去开门锁,可是这卧室的房门一旦被人从外面锁上,那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从里面打开。

曲市长喝了些酒,却因着一个电话,说是有要事处理,立马就招了司机走了。

那人接着又道:“这‘y珠宝’原本是大易先生前妻娘家高氏的生意,后来高家的人相继过世了,这门生意才落到大易先生的头上。四年前这大易先生不是因为重病进了医院吗?哪晓得那一进就没再出来,他过世后,带着他遗嘱的那位律师在前来宣读遗嘱的时候发生了车祸,整辆车爆炸,就连遗嘱都找不到了。”

“裴淼心,我就问你,我让我孙女多喝几瓶酸奶怎么了?哦!这酸奶是你买的我就不能动它,现在整个曲家上上下下也是你在打点,所以我多拿几瓶酸奶给我孙女喝就不行了,是么!”

她的模样似曾相识,只是一眼,却似乎让他的心脏紧了紧。

曲耀阳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妹妹,只是沉默着道:“婉婉你还小,有些事情,你终究不会明白。”

拽在手中的电话就这样被挂断了,日光朦胧映照里,又重回了一室安静。

“曲婉婉!”男人女人都叫不住她,尤其是那些被她打了的姑娘都因忌惮着她家里的地位跟身份,全都敢怒不敢言了。

厉冥皓看着就开始冷笑,说:“你现在最好别在我面前玩这一套,天不怕地不怕,随便撩了马鞭就开始打人的曲四小姐,你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现在搁这装什么啊!”

挂断了电话扶着肚子,坐在走廊边的塑胶椅上深呼吸了半天,她还是觉得人不舒服得紧。

曲臣羽着意哄了她半天,才听到她颤巍巍的童声。

他将车从裴淼心所在的小区停车库里开了进去,搭乘电梯上楼之后用钥匙开门,玄关处一盏小灯的光明,算是她留给他这个暗夜造访者最后的欢迎。

她点了点头,说:“是啊!旧车配旧人,这车你早该给我了,我现在每天走好远出去坐车,我脚都疼得不行。”

“妈我没事,你先出去!”忍得太久,她总有些话想要跟他一次说明。

夏母点了点头出去,刚替女儿带上门,就看到提着鞋子向大门口奔的小女儿夏之韵。

“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妈,还有婉婉,一定是她们,昨天晚饭的时候我喝过她们给我炖的一碗什么补品,我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知道她是又想起那段与曲耀阳并不开心幸福的婚姻,曲臣羽单手箍住她下巴逼她抬起头来,“不是,我只是希望你明白,不管我有没有记忆,对你的印象完不完整,至少那份感觉留在我的心底,我是真的想要好好珍惜你、对你好,我不想你因为仓促决定而害了自己一生。”

医生看了看他的腿,“表面的恢复情况不错,不过做完手术以后还要再照一次。但是作为医生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下半身持续长时间有麻痹的感觉,那你或许要做好坐轮椅的准备。”

“你刚才叫我什么?”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

对了,这是在他出事前,她对他的称呼,可是,她总以为他已经不记得,甚至对这个称呼再没有任何感觉。

……

裴淼心对她可不算陌生,轻声在他耳边提醒了一句他便恍然大悟。

曲耀阳看也不去看她,转对旁边的民警道:“到底怎么回事?”

裴淼心听到这里,已是震惊不已,“你是说……你是说子恒还参与了贩毒!”

曲母两眼一抹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如果就连自己也能知道,那是不是除了肚子里这个刚获得的孩子以外,她还能在这个家里巩固住自己的地位,再不怕任何人来犯?

她快步从医院里走出来,一把挽上他的胳膊娇嗔:“耀阳,人家护士说了,不让你在这抽烟的意思是,医院门口跟我面前都不能抽!宝宝现在虽然才两个多月,但是你在我面前抽烟还是不好,万一影响到孩子未来的健康那可怎么好?这是你跟我好不容易才等来的宝贝,你就当是为了我好不好?”

可是没有。

乔榛朗虎了脸,“你想过河拆桥?这可没那么容易吧!刚才是谁说我做人没有贡献,现在烧着本少爷的油,那么远把你们从山上拉上来,怎么的,也够换一顿火锅了吧!”

乔榛朗皱眉站在车前,看了看正往外拎东西的拓已君,又去望大门的方向,那拓已君却在这时候绕到他的跟前道:“你好,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他没再迟疑,弯身将她从地上抱起,寻着楼梯有些步履蹒跚地步向二楼时,还是在楼梯口遇见正从上面下来的曲耀阳。

曲耀阳抬起眉眼看着弟弟,“我早说过如果你愿意到公司来帮我……”

小心翼翼地照顾着与她有关的一切。

“皖瑜!”伴随着这声轻唤,先前曲婉婉奔出来的方向,又多出了一个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写字楼上的曲耀阳和裴淼心也一齐往下走,她回头看他的时候说:“小张送婉婉回去了,你开车来了吗?”

她“哎呀”一声,说:“我也没有。”

屋子里的人拉拉杂杂走了不少之后,曲耀阳这时候从外面赶了回来。

他隐隐觉得像是发生了什么很不好的事情,可是事情没到最坏的一步他仍然不打算说破。

她悲极了反而轻笑出声:“是你从一开始就篡改了时间,是你故意让陈医生从一开始就误导我,让我以为……让我以为……”

“不可能!”裴淼心瞪大了眼睛,“芽芽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再说了,你刚刚不是已经答应过我……”

完了,又是那种头晕目眩到快要完蛋的感觉来了。

车子开到中央广场附近的步行街前停下,曲耀阳去附近的商场停车,曲婉婉则牵着芽芽的小手站在路边,打算先进去商场里的游乐园等他。

“嗯?”曲婉婉低头,索性在她跟前蹲了下来,“怎么了,芽芽?”

那护士到是不痛不痒的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们两个长得一点都不像,说是妹妹还真又点不像……”

芽芽小朋友此刻正坐在后座的安全座椅里,手中一只ipad,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抬眸看着前座里的两人。

曲耀阳抬眸看了这憔悴的小女人一眼,默不作声将车开上了环城高速,过了段时间后,才行驶在烟雨朦朦的主城街道上。

等进到电梯里后,曲耀阳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低头,“你能怎么帮我?”

“等等。”她倒退了一步,吃惊得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裴淼心跟曲臣羽点头应过了,在玄关处脱下大衣跟换了鞋,这才往里边走。

小家伙在这时候回头,大叫一声:“麻麻。”便欢欢快快又冲了过来,一把扑抱住她。

“当初我也是逼不得已才会那样做,我知道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伤害了这个家里的许多人,也伤害了您,对不起,妈。”

裴淼心抚着肚子坐在原地,等到曲臣羽同曲市长说完了话下楼来时,她只是抿着唇冲后者摇了摇头道:“她大概还是不能接受我吧!”

“还在这楞着干什么,陈妈,赶紧的,把该上的菜都给上了吧!还有,皖瑜,快别忙活了,进去洗洗手就出来吧!耀阳指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那被唤作“皖瑜”的年轻女孩笑笑,说:“我不碍事的,里头还有两个菜,都是耀阳爱吃的,我想去把它们炒炒再出来。”

到底是老司令出身的爷爷,只是皱眉一个动作,已经不怒而威。

曲母适时闭嘴不再吭声,却到底因为什么事情彻底和曲市长翻了脸面,所以从前再能假装恩爱牵手人前,这一刻却无论如何都不愿了,他俩就是撕破了脸。

胸口有一丝堵,缠缠绵绵的堵,这几日若不是家中琐事和公司里的事情纠缠得他脱不开身,也不会害他几个日夜没有睡好,找人去查了那男人的背景,又自己强迫自己站在一边别去理会,烦闷苦恼焦虑得几个晚上没有睡好。

曲耀阳显然也并没有想到她这突然的动作会触上自己的双唇,怔楞不过数秒,放置在她腰间的大手更紧。

“为什么?”小家伙的眼睛骨碌碌一转,伸手挠了挠脑袋。

“那我巴巴怎么办啊?”似乎想了半天才有些明白的小家伙睁大了眼睛望着裴淼心。

曲臣羽的眼神让他觉得心慌,那眼神太火辣太直白,让他生生就开始心慌意乱。可是转念一想,又亏得她现在刚好怀有身孕,且她的身子一直都不大好,臣羽也万是不会在这紧要关头再碰她的。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美的时候。

“大叔你……”

“是你!”年婷弯唇一笑,又去望了望她的肚子,“上个礼拜我跟耀阳一块到外地去出差,就听他说你快要做妈妈了,没想到今天在街上碰见你,肚子竟然已经这样大!我该说什么好呢,恭喜?”爷爷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不过是几天好像就已瘦了一圈,裴淼心在帮他擦手的时候感觉更是明显,曾经身强体壮的爷爷,现在他的手,却有些瘦骨嶙峋的意味。

爷爷的眉眼一弯,似乎也被她逗得开心得不行。

她说:“对不起,我知道这话我不应该问你,可是军军,他现在……你不要他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