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4章:亲知把臂

哒么哒么 50875

出来了,大概是晚上喝多了果酒,她先旋身到洗手间里吐了个干净,才摇摇晃晃走出酒店。

照完了相裴淼心就转身,曲耀阳也没有多说什么,望了一眼她离开的方向,走向郭董那一边。

曲耀阳挥了挥手,“不用,今天我只是顺道过来看下情况,具体交接的事情由你们裴总。”

“是‘玉奇珠宝’,因为之前您说过,有关‘玉奇’的一切事宜您想亲自处理,所以我才……”

“让律师团和财务的人准备一下,安排这周三过去做工作对接……”他话才说到一半,立马抬起头来,“还有晚饭不要给我安排,谁请客都不要理他,一切公事公办。”

好像久久等不来裴淼心的回答,隔着一道玻璃墙的距离,夏芷柔又开口了一遍。

裴淼心想不透,可似乎这一整天的好心情都这样给败了,匆匆与曲耀阳又说了几句,才挂断电话,去孩子的房间看望两个小东西。

曲耀阳沉默着,“行,下个月结婚,届时你可千万别后悔。”

“淼心?!你怎么会在这里,裴淼心?!”

他是想说,他暂时还没有想好怎么去处理她跟夏芷柔之间的关系。

他听了不过眉眼一挑,“天生的,怎么样?就你,还得再改造。”

可是进了家门才知道她很早以前就已经离开,坐在沙发上气愤得要死的曲母张嘴就开始讽刺,说:“好一个吃里扒外的裴淼心,我费尽心机帮她把路都铺好了,她自己不会走也就算了,居然还拿子恒的事情来要挟你爸爸,说他要是不同意你们离婚,她就把子恒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外面的媒体去,即便外面的媒体不敢发这条消息,她也要散布得网上人尽皆知,你说就这,你爸爸怎么还会不同意?”

还是说如果没有她的生活会让他感觉多么绝望,亦或他光是这样想象都会呼吸不畅?

话不投机半句多,裴淼心也懒得同她纠缠,升高了车窗向后倒车,她记得旁边一条街的路边还有一个停车场,她可以到那去停车。

一群人顺着八点多的石子路下山,看着这时候才要暗下来的天色和各类装饰品小店里来往穿梭的人群。

蒋总加入进来,“我们曲总啊!一般姑娘拿不下的,人老婆长得高贵大方身材又匀称纤细,vivian你要让人曲总看得上你,也是不容易啊!啊?哈哈哈。”

夏芷柔的话里带着或多或少的试探,曲耀阳怎会听不出来。

她看得出来自己的男人到现在还没有放弃那个女人,以及他的情绪。可那个女人现在的男人却偏偏是他最碰不得的弟弟。因为曾经有着相同的经历,所以他更不可能去伤害这弟弟的心。如若裴淼心跟曲臣羽结婚进门,那么再纠缠不休,痛苦的只能是曲耀阳自己。

“我绝对没有看错你,易琛。你相信欣姐我的眼光,我第一次在草地上看见你,就觉得你跟其他富二代不同,至少,淼心她有可能会喜欢你。”

曲市长手中一只香烟,状似无所谓地吸了一口以后才道:“那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打完官司的当天,michellepei和曲市长家的大公子就在法院外大吵了一架。

裴淼心这才听出玄机,连忙说道:“我不是他女朋友,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

翟俊楠不信,“别撒谎了,你要真结婚了为什么不戴戒指?还有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在维新街的童南路上遇见你时,怎么不见你老公来接,反而要你大半夜的送别的男人回家?这不符合逻辑啊!再说了,就算你真的结婚了,我看你这老公也是一个不合格的老公,赶紧把他踹了,找你自己的幸福吧!”

洛佳疑惑丛生,可还是调转方向盘向曲家大宅所在的地方开了过去。

“子恒他出车祸进了医院?那他现在严不严重?”

曲母的唇畔带笑,但那笑似乎也只浮于表面,根本就没到她的眼底。

“耀阳……”只这一声娇唤,满腹委屈再都倒不完。害怕他替自己担心,也害怕他难过自己受了委屈。她慌忙抬起另外一只完好的小手揩了揩脸颊上的泪痕,“你、你怎么来了?啊……”

“耀阳,耀阳要不算了好不好啊!你别这样推她,她也不过是个小姑娘罢了!”

冷笑森然在她唇畔浮起,也不去管那两人,兀自旋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又在楼梯口撞见正抱着新的床单被褥上来的佣人小江。

“你说要住进我家,该答应的我都答应你了,你说想再接近耀阳,我能安排的也帮你安排了,而且事前我们也已说好,你想怎么对付裴淼心那是你的事情,可是我儿子是无辜的,你一定不能动到他的头上去。”

仍然觉得有些不妥,放这么个人在家里住着,就跟放个定时炸弹在家里似的。她赶忙将电脑推向一旁,掀开被子急急下了床。

她的唇角轻轻一动,扯一丝自己都觉得艰难的弧度,“对,我是他妹妹。”

她喉头有些哽咽,“不吃了,我刚才好饱,已经吃不下去。”

站在街边的曲耀阳紧紧望着餐厅玻璃窗的方向,沉吟了一会,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那么冷静,那么平和地将电话贴在耳边,静静望着她所在的方向。

洛佳沉默了一会才道:“其实如果你还爱他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去接受另外一段感情。”

梳妆镜前落了张男人的脸,是曲臣羽,微笑着将自己的头放在她的肩上,“不用画也一样漂亮了,待会晚餐时全都是些爷爷叔伯,你画那么漂亮,诚心让他们嫉妒我不成?”

等到好不容易送走所有的宾客,包括曲家的其他人,曲臣羽为了接一通长途电话,急冲冲就去了书房。裴淼心等到厨房把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才转身准备上楼,脚步踏上楼梯的时候回身,只觉得偌大一间屋子里到处都静悄悄的,除了自己,再没有别人。

那是裴淼心第二次听那个叫汤蜜的小女人哭得肝肠寸断的声音。

……

曲耀阳听着裴淼心正正经经的教育,趁女儿一副心思都被玩具区的东西吸引的时候,悄悄伸手过来将她的小手一抓,“我妈让你受委屈了,心心。”

一干人站在门口寒暄,只曲婉婉在看到那男人含笑站在母亲身边同大人说话的模样时,低了低脑袋。

她说:“我有什么不会明白?我只知道你爱淼心姐,爱的话,当时怎么忍心放开!”

记忆里最辗转反侧的,都是那一年夏天,她穿着白裙披着长发,站在风中含羞带怯说喜欢他的模样。那时候不过一眼,只一眼他就不受控制地爱上了这个女孩。

拽在手中的电话就这样被挂断了,日光朦胧映照里,又重回了一室安静。

裴淼心怔然望着手中的红,直到一双大手用力将她从床铺上抱起,铺天盖地的晕眩彻底将她拉入黑暗以前,她只觉得心疼。

她猛然仰起头来看着苏晓,苏晓却是一脸平静地回望。

“奶奶说麻麻是坏女人,是狐狸精,是麻麻害得巴巴都不愿意回家,芽芽给巴巴打电话他也不回来,他已经不喜欢芽芽。”小家伙扁着嘴说话的时候,一双雾气蒙蒙的大眼睛里已经氤满了泪水,不过“啪嗒”几声,立时就落在了她抱着大熊玩偶的手背上。

他见她步步后退,单手抚着自己小腹的动作,就像是护着自己活在这世上最后的尊严以及勇气。她看着他的眼神尽是防备,她的眼睛甚至红得像只受伤了的小兔子。

婚礼定在本城最豪华的世纪酒店,一间超五星的豪华大酒店里。

裴母嗔她,苏晓和几个姐妹就在卧房里继续逗她,说她新嫁娘还这么不害臊,尽瞎笑。一众人热热闹闹的,直到客厅的门铃被人按得大响。

她的背影一晃,强撑着回转了头,“还有呢?你还有什么想打击我的话,全都说出来我听听。”

夏母抚了抚女儿的手背,“所以妈妈一直都说,芷柔你从小都最聪明最懂事,不然咱们家也不会得来现在的好日子,所以你要珍惜,明白吗?不管耀阳他在外面怎么嚣张都好,只要他还愿意回到这个家里,你就还是‘宏科’的总裁夫人,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你明白吗?”

夏母回身,“这里不关你的事情,芷柔你回去……”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夏芷柔的心早扑扑跳个不停,一刻都不想再待在这里。

因为听到,所以她才转身逃跑?

“不关我的事情!”陆离举双手投降,“我是无辜的!”

几天前他去医院里看过一会臣羽,听医生说起过他的境况,记忆似乎在慢慢恢复当中,只是他的腿骨神经因为损伤,即便通过漫长的物理治疗,也有可能再也站不起来。

她耷拉着头简单和他打了声招呼便不再看她,她细心地扶病床上的男人坐起身子,再像招呼客人一样,用一次性纸杯为他添了杯茶。

他直觉那杯茶带着滚滚的热气,像要穿透薄薄的纸壁烫伤他的手似的。

他听查房的医生简单询问了一下臣羽的状况,又问他的腿是不是感觉好一些了。

“你刚才叫我……大叔?”

曲耀阳笑着将她揽得更紧,“我终于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了。”

……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保释我儿子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轻笑着靠在他怀里,仰起头来看他,“你不累,是我想要照顾你。别的大事上我帮不了忙,可是至少开车这种小事我还是可以。”

曲臣羽孜孜不倦,似乎就喜欢这样宠着她惯着她,弄得她无法无天。

正是情浓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开启,裴淼心一惊,慌忙转头,是穿着纯白色睡裙的小家伙兀自将门推开,唤一声:“麻麻,芽芽不要一个人睡……”

刚刚在洗手间里,听到王燕青说那些话时,她着实不小地震撼了一下。

虽然打车也可能会影响不好,被熟悉的人给看到。

等到她们离开没有多久,曲耀阳才转身看着病房门口的曲母。

病房里,聂皖瑜的头手都缠着白的绷带,更甚的,左腿被打上石膏,高高挂在床尾。

聂皖瑜娇滴滴去望了冷着一张脸的曲耀阳,又去望聂父的眼睛,“爸,我求求您,您就不要再问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当是我自己不小心行不行?”

“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放心曲总,怀疑他是……”

“他生没生异心我是不知道。可是在‘玉奇’完成权力交接的关键时期,我不希望因为任何一个人的问题而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也不希望其他高定部的员工觉得我是要回来对付他们的。我给他们加薪,也是想暂时稳定住军心。至于谁是不是生了异心,我自然会去发掘的。所以‘心工作室’这个时候最好还是独立经营。”

这个不过二十岁的小姑娘,她到底懂些什么?

可是芽芽——她几乎用了全部心力来爱与照顾的女儿,是这么多年来无论幸福与辛苦都陪伴在她身边的小人。作为一个母亲,她完全无法想象就这样失去芽芽,届时她又该怎么办?

不明白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不明白他怎么就吃了火药,她偷偷打量了他几回,那黑沉的脸,就跟扔进臭水沟里洗过一回似的。

“没听懂我在说什么吗?我问你,刚才那一切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等我回来吗,可你该死的生病也不让人消停是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