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1章:友于兄弟

哒么哒么 50875

“寰宇寂灭?这大招的名头倒是唬人,可攻击力却怎么如此脆弱呢?”易峰很轻松便将老家伙的所谓大招给挡住了,心中不禁有点奇怪。

接下来,小飞会发新书,新书《逆脉天骄》,在最近几天会上传,期望大大们到时候来支持一下。

易峰其实并没有想到会这样,他手中也就这么一件下品灵器可以给蟹婴兽制造些困扰,却是不曾料到水系灵兽蟹婴兽居然会如此憎恶火系法宝。

故而,月牙玉对于灵魂的强大作用,在此时已经凸显出来。

说完之后,掌柜的用手微微用力一握,那摊主口中的“碧霞珠”顿时散开……

她一身功力被禁锢,虽然肉身品质也算强大,但也显得十分孱弱,当易峰抱着她被炸飞后稳住身形时,梦嫣仙子的气息已经萎靡到了极点。

而那女子却是落到了地面上,踏着已经汇流成河的血水,缓缓行走,也不怕血水弄脏了自己的花鞋。

蟹婴兽万般不甘,但也无可奈何。它灵智已开,知道敌人的招式自己不能抵挡,便奋身而起,张开巨口喷出一团水雾将周围瞬时朦胧,而后它便要仓惶逃窜。

连续传送了一段时间,一直都是在神界低级星球上行走,没有遇到强人,也没有遇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易峰与那霞衣女子宛如两粒神界的尘埃一般四处飘荡着。

举步维艰!

天界的这位天级高手,绝对是天级后期,实力甚至不弱于易峰得到的天宫的主人。

眼下这位空间主宰,在空间法术的修为上绝对会比云空天尊强上无数倍。

九魅狐妖倒是口气不小,放眼整个仙界能够将一方帝君都视为下人的,用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纵然是几位妖皇只怕也不会如此狂傲。当然,见识过九魅狐妖的厉害后,易峰也知道,几位妖皇只怕是单打独斗没有人能够胜过这九魅狐妖。

原本塑造元婴确实需要生命元力,可那十系神灵之力金丹之中本就有着十分庞大量的生命元力,故而缔结元婴需要的生命元力就不需要易峰从身体中抽离了,所需要的精血也很少很少,只是魂力则就需要很多了。

“是啊,不仅是女子,而且还位十分美丽的女子,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堪称绝佳之流。”血焰魔帝似带赞叹地回道。

妖族外围区域地势比较平坦,乃是一片如草原一般的存在,在这里并没有什么高等妖族修士,只有一些血统很低的妖兽。

这次发动的星辉剑诀,是易峰此时最大的保命依仗,当剑雨爆发时,易峰心中却是一阵惊喜——

而此时,就是小黑的表演时刻了。

只见小黑在无数妖兽的包围中,猛然一声震天怒吼,一股强大的黑色起劲儿弥天而起,那敢于靠近小黑周身百米之内的妖兽顿时从当空跌落下来。不是被击伤了肉身,而是感受到了强大的高级神兽的气息,从天性上、在灵魂深处中对这种气息充满了本能的恐惧。

而那星辰真火很快就到了丹田,将那星辰之力包裹起来,继而慢慢透入其中。

斩天的声音刚刚在易峰识海震响,易峰就觉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抽离了出去,每一刻自己的身体似乎都垮掉几分,连骨子都疲软许多。

可待易峰的第二次攻击到来之前,那神君已经利用速度优势远远躲开。

4000字大章,算是2更已到。巨变陡至,易峰并不惊慌,将所有亲人都收入天宫之中,独自前去查看。

斩天同时还告诉易峰,那帝君的仙识其实并没有对阵法中的情况多在意,因为三位超级神兽绝无可能破开阵法,甚至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那帝君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易峰与冷依依身上。若不是那帝君如此注意易峰,斩天也不会注意到,不是斩天没有能力注意到那帝君的仙识,而是斩天之前是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阵法之中。

被一方帝君盯上了,易峰当然会心中一阵紧张,并且还不自觉地拉着冷依依退开了一些距离,生怕那强大的阵法在解决掉三位超级神兽后,会来对付自己。

易峰现在却是正在查看那四劫散仙的储物戒指,其中的灵石数目之庞大,委实让易峰惊叹了一把。易峰之前杀掉修士获得的灵石计算在一起,也没有这四劫散仙储物戒指中的十分之一多。

但是,目前看来,几位妖皇大人的决定还是正确的,若是没有自己两位前来支援,只怕是包裹两位飞禽天尊在内的这支飞禽前锋部队就要永远在妖族除名了。

他面对着一扇天门,而他身后则是有无数道流光飞射而来。

人类修士融合妖兽的血脉,那不就成了人妖?

此时易峰忽然奇怪,那血莲花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竟让魔化神婴如此不舍呢?

去神园可不仅仅是面对神园中的危险,还要面对同行的其他势力的高手,往往大家的厮杀损失,都要远超神园所制造的。别人或许不知道,但革膺帝君却非常清楚。

“革膺帝君在仙界那么多年,拥有城池无数,每天光是收入城费都是一笔天文数字,千万仙晶的确不算什么,神牌这东西拿去拍卖还不止这个价格呢。”易峰貌似了解地回道。

鬼头大军最大的缺点就是防御力极差,而攻击方式十分单一,这个问题想要解决委实很难,毕竟它们根本不能装备法宝。

“这位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班德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但却不敢说出来,看到易峰的相貌,他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可它们的累累骸骨说明,在这里确实会消亡,纵然是主神也是一样。

不多时后,他从一堆白骨之中寻到一块玉简,化虚的意念透入其中,易峰顿时陷入狂喜。因为这块玉简之中记录的,乃是让他都十分震惊的强大法门——时空法则!

小黑也没有打算再出手,人家又称呼自己为前辈,他更不会擅动了。

“这下完了。”易峰心中一阵苦闷,很明显他的行为并没有达到目的。

“想要找到师傅的残躯或残魂,只怕是比破开这镇魂神符还难,那些天尊害死师傅之后,必定不会留下他老人家的躯体,虽然师傅的灵魂也已经化虚,想来也被封印了起来,而且会有天尊级高手看着。天尊啊,我们暂时还不能招惹的存在。”小莲自嘲地冷笑着说道。

那魔化神婴一旦爆开,许多年来小莲恢复记忆后的第一个朋友,就要无奈爆体了。

一直都没有动,易峰饮下灵酒与灵丹,缓缓地恢复着肉身的伤势。

“小子,快在你身后自爆几样中品灵器!”眼看只过了几息,那白色灵光就要击中易峰,斩天提醒道。

在二人言语之际,易峰依然没有散掉十系融合领域,元畅越是如此坦诚,易峰越是难以心安,毕竟二人所说的,事关重大。

于是乎,易峰调转斩天剑的飞行方向,向衡天星飞速靠拢过去。

到了最后,易峰任由元婴折腾半晌,元婴却是无趣地将星辰珠放开,似乎没了兴趣。

说着,不等易峰同意,那三眼碧水猿周身忽然泛起朵朵水花,转眼就将易峰几人包裹起来,随后水花缓缓消散,而易峰几人与三眼碧水猿也消失当场。

让易峰忧虑的是,靠传送阵去神园核心区域,不知道会被传送到哪里不说,还有可能找不到回来时的路。不过,易峰与大家不同的是,自己有神园的地形图,虽然对核心区域标注的不是很明显,但关键时刻也能提供一些参考,比瞎摸要强很多。

一只接着一只狼妖被那法宝所释放的元火焚烧,不断发出哀嚎声,挣扎不了几下便蹬腿死去。

“小子,好奇的话你可以进去碰碰运气,我看这仙阵虽然十分高明,但却不完全是个杀阵,应该有安全的道路可寻。只可惜那些进去的人,以他们的修为根本看不透其中玄机,贸然冲撞下,必然要死伤惨重。”斩天对迟迟不愿离去的易峰说道。

至于那些神通法术,易峰就更不会在乎了,沙鼠妖得了也未必就能有多大出息。

也就在这危急时刻,那中品仙剑忽然蹿出易峰的身体,悬浮在易峰头顶,不住地颤抖着。片刻之后,仙剑之中蓦然闪出一道金色光辉,笔直射入易峰的眉心。

果然,石棱被扣动后,一个门户显露出来,却是被层层死光包裹。

可就在易峰对胜利来得如此之快有点发愣时,那带着一串污血飞起的头颅与无头的尸体居然同时爆炸开来。

而在此时,易峰也将混沌之力与斩天剑收起,身体表面一直流转着九系神灵之力,静静地等候着黑风老怪,同时将易可儿抱在怀中,还握着冷依依那柔软的小手;至于梦嫣仙子则是默默地站在身后,羡慕地看着被易峰握住的那只冷依依的小手。

说起这鬼灵,其实就是就是南宫雪琪名义上的徒儿,也就是许多年前易峰刚出道时击伤的元婴期鬼妖。那次其实就是南宫雪琪带着鬼妖偷偷潜入正道星域,正好南宫雪琪就选择了幻灵星。为了不让自己的出现引起注意,南宫雪琪将鬼妖丢到了幻灵星后就离开了。许多年过去后,南宫雪琪见鬼灵未回,就去到幻灵星寻觅,而后就遇到了当时风头正劲的易峰,这也算是南宫雪琪与易峰的缘分。

若不是如此,那些厉害的仙门,肯定也会给自己的弟子个个武装起来。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后,易峰才发现,自己想要从这里出去也很困难,就自己目前的实力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这里被一股子无形的能量完全封死了。

此时,易峰最为惊骇,他从绿色湖泊中跃出,悬浮半空。

“小子,你过来。”

易峰害怕这是诱饵,害怕其中会有陷阱,便遥控斩天剑先去试探了一番,若是引起了什么变化,自己便立即离开,为几块神石冒险,易峰现在可是不会干的。

易峰按照以前走过的线路前进,他的神念虽然被限制不少,但依然可以覆盖很大面积,可以感受到周围的一切波动,故而速度非常快,根本没有半分停滞。

可让易峰矛盾的是,这片神园据说是巨灵神族族长留下的,而这里也有从神界大陆挪移来的大片土地,当初那位黑风老魔就是如此说的,若是正常情况下,这里应该是巨灵神族族长以大法力从神界挪移而来的,怎么可能有天级高手存在呢?

死气更加浓郁,凄厉的嚎叫声不绝于耳,易峰刚刚降临在九幽深渊,便有种进了地狱般的感受。

几位主宰早不见了身影,此时也不知道跑到何处大战去了。

元婴成了,本来最好是再进行一段熟悉与默契程度的加深锻炼,可易峰此时却死活不愿睁开双眼,那渡劫期的女魔此时正饶有兴致地盯着他呢。

虽然他们骄傲惯了,但若是冷依依一人在此,三位超级神兽倒是可以毫无顾忌地直接抢夺便是,可有易峰这么一位他们根本看不出深浅的高手在,他们就得客气点了。

而三位神兽同时猜测,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易峰现在不能出手,不敢与三位超级神兽拼斗,怕得不到神牌反误了自己的性命;二则是易峰与冷依依还有一块神牌,没有必要再冒险夺取这块神牌。

“别乱动,好好躺着修养几日,一会儿再给你服下一粒水云丹,不需几日你的伤势便能痊愈。”

“琪儿,连破穹已经不能再战了,否则会影响他飞升后在上界的修炼,你们的婚事……”魔尊大人忽然提起这个话题,眼睛也是注视着自己女儿,似乎不想放过她的一丝情绪波动。

于是乎,在易峰的丹田之中,出现了一个令谁在之前都没有想到的情况——

以寰宇天晶为中心的百丈方圆内,空间无比稳定,纵然是祖神发动的攻击进入其中,一样不能让空间有丝毫涟漪,奇怪的是,那片空间里也似被封锁了一般,神通法术进入其中当即被化为无形。

应成子可没有那么多顾虑,直接开口道:“在比斗的过程中,易峰一直占据主动,最后只是因为旧伤复发才导致昏厥,而芸霜孙女一直是凭借法宝在勉力抵抗,而且还是在易峰倒下之前便离开比斗场,所以我认为是易峰获胜!”

“讨厌!你就不能让人家刺一下嘛?”易可儿收起雷刺,鼓着腮帮子说道。

还好的是,自己不仅没有受到太过沉重的伤势,还将晋级后的天火玉净瓶收了回来。

知道芸霜已经安全撤退,易峰唯一记挂的,也只有那雪人族公主此时的安危了。但却没有与之联系的方式。

顿时,传送阵外面闪动一道白色光华,易峰也瞬时觉得眼前一晃,他只看到周身无数道流光一闪而过,周身也承受了不算太沉重的压力,还未来得及将一切看仔细,眼前就亮堂起来。

很显然,这些人是一批的,应该是要集体向某处开动。

虽然身受重伤,易峰依然驱使天火玉净瓶喷出三色火焰,随后他又收起了噬魂魔杖,一手握着斩天剑,一手抱着梦嫣仙子那温软的身躯。

在听到血焰魔帝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后,来人明显迟疑了片刻,似乎是在思量着如何应对。很显然,来人并没有打算如此就随血焰魔帝前去见魔尊,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与魔尊的仇恨,若是真去了,必定是只有一死而已。

不过,来人并没有将打击的重点放到血焰魔帝等人身上,在逼退血焰魔帝等人而他们又在准备第二次进攻之际,来人爆喝一声,从身体之中忽然飞射出一道流光,笔直地、迅猛地轰进了那岩石缝隙中,与神禁顿时猛烈碰撞。

就是这么一帮弱势群体,居然被人屠杀,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那动手的人,也太过狠毒了些。

心中有些同情这帮乞丐的遭遇,同时还在思量是何人所为时,那老乞丐竟然出声了。

————————————————

如此连绵不断,宛如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击,却是让易峰吃足了苦头,几次都欲捏碎瞬移灵珠而去。

这蝌蚪状的怪物整个就是一团带着尾巴的黑球,即便是易峰凝目看去,也难从中分辨出眼睛和鼻子来,就好像它们根本就没有那器官一样。

可是,一段时间以后,易峰又忽然醒悟过来——

本来想着挂过一次再活过来肯定会实力锐减,易峰就专门瞄着一个杀,而杀了人家几十次后,人家活过来后依然欢蹦乱跳,实力也是一分未损。

“这下看你们还有什么办法?”

“哼!又来这套!打不过就跑!”

本来易峰想象中,这种黑色果子会直接提升自己的精神力,可事实却并非如此。

与此同时,易峰也发现,在这个类似于足球场的广场上,被死气禁锢着的修士越来越多,这其中不仅有人类修士,还有体型奇怪的异族修士。

易峰也能明白,若是一般天尊此时必定已经能够灵魂化虚,可自己的魂珠个个都不寻常,而且还有三颗之多,自然难度要大了一点。

故而速战速决则是所有正道高手心中所想,然而众人争斗也是为了蓝冰火灵,即便是拿不下来,正道高手也要将之毁去才行,若是让蓝冰火灵被魔道高手所得,肯定会在将来成为屠杀正道修士的利器。

在斩天通观全局之下,那一劫散魔与几位魔道渡劫期高手想要偷袭易峰,岂能如愿。当他们靠近之时,易峰就有了动作,却是血灵镜与天火玉净瓶齐出,防御自身的同时,也给了这几人当头喝棒般的攻击。

沙鼠妖见到血焰魔帝时,可能是因为憋闷了太久,竟是不打招呼直接出手,身形一提,单手成爪,直接抓向了血焰魔帝的肩膀。

“是,我还有一块神牌,而且我还有一块传送玉牌。”血焰魔帝点头回道。龙皇听了易峰的解释后,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易峰的这个解释。

饶是易峰已经竭力抵挡,然而只要他稍稍失神,就会被空间裂缝击中,身躯上也是被划了一道道血痕,显得极其狼狈。

不断变幻的情况,也将那阴阳鱼席卷了进来,阴阳鱼肯定是向着混沌金剑的,再次涌出混沌之力,将那变幻莫测的剑体包裹起来。

此时,纳兰帝君一人高高在上,对易峰等人虎视眈眈。虽然是孤身一人,却是处于强势一方,易峰、血焰魔帝等人虽然人多,但却是弱势一方。

易峰站在那透明棺材面前思量良久,同时也与斩天商议着解决的办法。

将一颗可以提升魂力的仙丹导入龙皇妃的识海,斩天将那仙丹完全控制起来,只让它缓慢地流出丝丝缕缕的魂力,然后让那魂力与龙皇妃的灵魂接触。

越是向前,空间压力越强,他的动作也显得缓慢起来。一段时间后,被刮伤了几次后,易峰才发现,越是向前,不仅是空间压力大了,就连空间裂缝出现的频率也高了,躲闪起来的难度极大。

本来此时,炎傲已经算是胜了,他应该收起战刀,可那战刀却是根本不听使唤,在当空中疯狂提升气势,转眼又劈落下去。

不过,从刚才的一次出手就可以看出,九魅狐妖的实力远在小芙之上,应该是不惧这些来历不明的青年高手,但未必能够不惧这古老战刀。

而在炎傲的眼前,却是出现了由九魅狐妖以媚功制造的幻境。

火池之中的火焰在六爪骨头体内疯狂流转,六爪骨龙虽然失去痛感多年,但那火焰却是能够作用在灵魂深处,它正承受着的,却是黑风老怪多年来都不曾有过的苦痛。

那火焰竟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将六爪骨龙的全身菁华焚烧一空,实在惊人心魂。

易峰虽然极品神丹,但莫说是对黑风老魔此时的情况没有丝毫帮助,就算是有帮助,易峰也不会慷慨解囊的,他巴不得黑风老魔早点挂掉呢。

易峰心惊不已,可小黑却是提醒自己不要动,说是这银甲地龙王不会继续攻击了。

想起与易峰的种种,梦嫣仙子也辨不清楚这倒底是福缘还是孽缘。

没有犹豫,梦嫣仙子取出几粒丹药塞进易峰嘴里。此时渡过天劫,接受霞光洗礼的梦嫣仙子,却是有能力助易峰疗伤了。

若是这光剑色彩不是那么繁杂,梦嫣仙子还真会以为这是修士的剑心。那神府规模宏大,乍看去真不像是有神宝幻化,通体还神光熠熠,令人叹为观止。

沿着洁白的玉石路前行,不多时后,易峰就到了一座高大的四层楼阁门口,却是那位仙尊大人正临门相迎。

而且,万一真是动起手来,易峰可没有把握打跑人家神君,虽然神君在仙界根本发挥不出神界神君的实力来,但不论怎么说,人家的境界和法宝肯定都不会弱。

这一战,易峰不仅得了许多储物法宝以及其中的收藏,还让三只鬼头成功晋级合体中期,自己的战力又涨了几分。

依照计划,当末原仙帝带领强盗团落到邀霞城外时,护城大阵就应该开启了门户。

“那前辈的伤势可能坚持一会儿?”易峰貌似关切地问道。其实在易峰心中,则是认为确实是此地不宜久留,早走为妙。

观骨龙之威势,比之一开始见面时要凶猛很多,看样子是要动真格的了。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六爪骨龙肉身不复,灵魂也十分孱弱,不仅没有了强横的血统与肉身,也没有了天赋神通,单凭这副骨架,两只麒麟应付起来绰绰有余。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不然后果将不堪设想,可是,易峰虽然是速度占了点优势,但那大个子怪物就堵在洞口左右,死活不让易峰离开,就算是拼着被易峰砍小一条胳膊,也让易峰无法前进一步。

易峰只看了一会儿,就已经明白,这应该是一种新酒水诞生,而邀霞酒楼这是在为新出的酒水做宣传,一旦大家都喜欢了,日后的生意肯定是红红火火。

进入城主府很简单,事实也如易峰料想的那般,城主府本来就没有多么深的实力,此时更是空虚无比。等易峰二人杀进来,在斩天与小莲那强横的神识之下,自然可以找到设置在城主府地下密室中的大阵阵基。

几位都是高手,方才的一记硬拼大家也看得分明,此时都为易峰与斩天剑的表现有点震惊。再看易峰此时浮立半空,那淡漠中透着从容的表情,简直让众人心头一阵恍惚,好像处于弱势的自己一方几位渡劫中期高手。

出来后,易峰却是见到芸霜与那雪人族公主居然在门口等着,二女貌似关系不错,有说有笑的,宛如姐妹。见自己出来,雪人族公主却是对易峰道:“易公子,父皇请你去藏宝室。”

那两位合体后期高手均是发出一阵畅快的笑意,想也不想便是奋力再追。

一番拼斗后,两位合体后期高手也看出了易峰的综合实力,也清楚易峰之所以能够如此强大,完全是凭借法宝之威,并不是其本身就有多么深厚的功力修为。

但是,对于这种欺师灭祖的家伙,易峰只当他是一条疯狗,被疯狗咬一口,自然是不能再回咬疯狗一口的。不过,那刘一川见到易峰脸色不对,却是有恃无恐地说道:“怎么了易师弟,莫非你还惦念着那倒霉蛋?呵呵,也是,当初他对你可是不错呀。”

现在易峰在时间法术上的修炼,又更进一步,身体与能量的修炼还欠缺,但神通与法术绝对强到逆天。

分神中期高手自爆,威力足以将整个岛屿炸成虚无,就算易峰法宝再强,也绝难挡住。

谁也不敢再去靠近战场,谁也不敢去查看易峰是否在自爆中身亡,一个个都像惊弓之鸟一般,一刻不停地向大陆的方向飞去,中间又遇到许多强大的妖兽,能够安全回到的宗门的,也就两、三人而已。

见过面后,易峰就回到了康庄星,将辰震仙帝唤到屋子里商谈了半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