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8章:打牙配嘴

哒么哒么 50875

这一路上倒还挺热闹的,一点儿也没有快要十一点的样子。甚至路边还有很多小店都还开着,我感到十分的惊奇。

比起张兰兰这样的身世,我觉得我脸上的伤口都不算是什么了。起码虽然可能会留下一道疤,但是我是活下来了,只要还活着,我就能知道更多的东西。我一定要知道我们这个店铺的阴谋,不然我就算是死了我也不会瞑目的。

现在这幅样子就像是已经煮熟了的鸭子,却从嘴里面跑了出去,这到底是怪谁呢!

师傅说完,我们的车也拐进了宫家的私人地盘。

“宫弦我告诉你,你爱怎么折腾我不管,钢琴你得给我留下来。”说完我就将电话给挂了。我懒得再跟他多说。

我很想当着宫弦的面跟陆雅撕逼。但是想到自己还顶着一身粉色的油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像泼妇,我也就索性作罢。

张兰兰想了想对我说,“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但是我知道有一家弄的菜还不错,我就带你去那家吃吧!你也可以这个时候百度一下看看打胎之后需要做什么保养?”

只见丹凤朝餐桌这边走过来,然后一把将我抓了起来,一边看一边说;“是谁什么时候捏了一个泥人呀,倒是做得不但跟林梦一模一样,而且竟然还做出了很有弹性的触感,不知道的还是以为是真人呐。

丹凤在等着花店给她送鲜花过来的空隙里,又将我拿起来玩耍。

张兰兰似是对他们说,又似是解释给我们听。

“放开我,放开我。”小女孩一面挣扎一面破口大骂:“我不小了,妈妈说我再过几年就一百岁了。”

“哎呀,好痛啊,好痛啊。”小女孩双手捂住她的头,不停的在地板上打滚。我跟大明连忙跑向了张兰兰的方向,跟张兰兰汇合在一起。

程秀秀看了自己的脸,本应该高兴的她却大声痛哭起来,抱着自己的头,揉乱了一头的长发。“哇哇……我以后不会再有人喜欢了,我喜欢的男人也会离开我。可是我又能怎么办,这都是我自己贪心得到的结果。”

看着宫弦现在这样子,确实是不像之前病恹恹的。早知道如此,之前好几次宫弦那么危险的时候,我都应该直接多买点东西在家给他供奉,说不定还能让他早日康复。

局长却依然镇定地说:“老板让我们来看一看厨房,关于骨头汤是怎么弄的。”

我与张兰兰不再纠结于她救了我还是我负了她的问题,赶紧朝着宫弦那边看过去。张兰兰说得不错,若是宫弦斗不过那怨魂鬼刹,那么我们都会命不保,还何淡谁负了谁又或是谁累了谁。

事实证明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那个怨魂鬼刹一看就是一个说话不算数的小人。前一妙他还信誓旦旦的说让中弦放了他,日后他会去跟宫弦请罪,下一妙他就对宫弦发起了攻击。

本以为在婚礼上,会看到将我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宫弦。

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这个宫一谦不知道是因为人太耿直。还是因为什么缘故,平时怎么单纯都好,但是偏偏在宫弦面前就都如同看小猫小狗一样。

我瞪大眼睛,企图用被子简单的遮挡一下我的身体。可是双手被宫弦的铁臂禁锢得动也动不了,只有我的头可以不停的转动,以躲避宫弦铺天盖地的吻。

随着离机场越来越近,我的就渐渐的将宫弦给我造成的困惑抛到脑后了,我的所有思维都已经被将要见到一谦的开心而代替了。

可能是我的紧张情绪感染到了大妈,她连忙说:“有,有,有。”然后她就匆匆的往她家跑去。

也许他正是通过他的手心,跟远方的某个什么人在取得联系。又或者是互通消息的一种方式。

“那怎么办,怎么样才能救她?”虽然宫弦说了张兰兰性命无忧,可是看到她此时那昏迷不醒的一脸的灰色的状况,我还是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怨气坑,顾名思义,就是提炼怨气的地方,他们把活人扔进这个坑里,让他们求救无援,心中的恐惧于怨气日积月累,直到他们死去时,就会积累出很精纯的怨气为他们所用。”

我的哭泣让宫弦的脸上现出了怒容,只见他对白雾说:“既然如此,那么你也去尝尝被怨气坑提练怨气的过程吧。”

宫弦手中的火苗想来他也是看到了,他的身体抖得已经不成样子了。

“当然可以!”说完之后晴雨还直接伸出了手臂。

黄拓跋的家是三层高的洋房,四周全部被各种各样的鲜花围绕,各种果树也是一应俱全。

张兰兰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测,我心中大惊:看来此时,我跟张兰兰遇到的怪事并不是鬼打墙那么简单了。

那些像雾一般的黑气,在她的头顶上先汇集成一团,然后就朝着宫弦他们方向飘去最后飘进了棺木之中。

结婚?宫一谦和陆雅已经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了吗?

“那是她的前几世吧,应该不是这一世的事情,听他的爱人说,这一世的她是一个极为善良的女人。”张兰兰诱导那个飞天蛮,希望她能够放下屠刀立即投胎去。

好在张飞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张飞,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我们这里,将我们接到你家里去,记住,一定要赶在鸡叫之前回到。”

小路婉婉延延,要不是金龙带路,我跟张兰兰就算是知道了这里有猫腻,也找不到那个棺材真正的所在地。

张兰兰没好气地瞥了我一眼说,“你这个人就不能想好一点的事情,我本身已经很紧张了,你还不给我打打气,毕竟啊,今天做流产手术的人是你!在旁边当保镖的人可是我。你被推进去,指不定什么意识都没有了,就留下我在旁边给你善后!真是希望你那个男鬼老公今天不会过来捣乱。”

医生的眼睛眯出了鱼尾纹,对我说:“别担心,我们这个医院开了这么久,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到过。你一会儿,我让护士带你再去检查一遍,找到胎心,我们就可以把它给做掉了。”

“后来呢,后来有发生什么事情吗?张先生?”张兰兰看来对于张飞说的事件很感兴趣。不再理我而是去询问张飞。

大明的话彻底的让我笑开了,我明白他的意思,可是怎么经他这么说出来,却是那么的容易引起别人的他想呢,说得好像是我想强上了他似的。张兰兰下了车以后,我也跟在她的后面走了下去。一下车,确实是感觉到这边不论是视野,空气,或者是什么东西,都跟我们在另外一边所感觉到的东西不一样。我想要掏出手机,看看我的手机在这边有没有信号,但是当我真正掏出手机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手机早就没有电量关机了。

我现在的这一副身体太小也太脆弱了。根本无法经得住那种伤害,如果宫弦不出手,我知道我肯定活不到明天了,再不用去纠结我会不会被丹凤扔到外面的垃圾桶里去了。

果然,才没过多久,张兰兰就回来了。脸上喜悦之情不用言表。

小钰拉动旁边的滑行条,脸色越来越难看。一时间她就沉默了,也忘记跟我对话了。我知道小钰一定在心里纠结的做着各种各样的思想斗争,但是这毕竟不是我的命。是别人的命,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一丁点儿插手的理由都没有。

“现在在怎么办,就可在这儿等待天亮吗,还是张兰兰你有办法出去。”

大明惊讶的看着我,张兰兰则是一脸的同情,无奈的对我道;“知道话不能随便乱说了吧,否则最终伤害的还是自己。”

我与张兰兰对视了一下,我们知道,这个小女孩有问题,可是她似乎不是一般的鬼魂,因为她有实体,所以张兰兰跟大明也能够看得到她的存在。

“这个小女孩不简单,想办法让大明离开她。”张兰兰用极小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悄然的说道。

我们可是活生生的人,如果要是从高空中掉了下去,那可就惨了。

医生的话还真的是说得过了头,大明与小功倒是态度挺好的直跟他们道歉,然后又面带疑惑的问医生:“医生,我们的朋友在拍片,可是为什么拍了那么久也没有拍,我们也是太过于着急,担心她有什么事,所以这才……”

“这是?这是……”我惊讶的指着手上的视频,现在我明白了为何他们给我拍张x片却花了那么长的时间,估计他们也是被这一情况给弄蒙了吧。

可是还没等我跟宫一谦说上两句,就看见陆雅极其自然的依靠着宫一谦,不仅如此,她还娇滴滴的说道:“一谦,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刚刚都让你好好休息了,怎么还出来。你就是太辛苦了。”

我是不敢将手中的刀子变作针一样狠狠的扎下去,毕竟再怎么样也是十指连心。随便扎上哪个都会很疼。我左看右看,实在是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了。于是我只能将手臂反转过去,然后轻轻的在手腕上划了一下。

“你没有跟着我,那你?”想想我都一阵恶寒,一个女鬼就站在我的身边,告诉我她要去把她的女儿给带走。难道我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她这么做?不然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还是看看这个女鬼究竟想要怎么样,我再看看能不能拖延点时间。

我看到了正常的常见景物,心中的狂喜无法用语言来表示。

宫弦说着,也不见他怎么动作,只见一股强大的红光就朝着钟明而去,就在钟明一愣神的功夫,那条红光就化为了三条红线,其中两条红线就一边一个将兰兰与蓝先生拦了回来,别外一条红线就缚住了钟明,令他动弹不得。

我决定开门见山,跟大陈聊聊他这个佛珠的差评的事情。

“夫人只要用了这个酒杯就会变成这个模样吗?”我疑惑的问道,先前只是听了华先生的介绍,但是只有真实的见到,才更能让我知道事情的棘手。

这样的安排甚合我意。我最是不喜欢跟陌生人同行用餐。

我跟张兰兰对视了一眼,我们不敢开口说话,只是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大门边,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去。

我隔几分钟就发一次,希望她能够在方便的时候回我的短信。

“哦!还有这事,你细细地把这件事情给我说了。”

我心力交瘁的说:“知道了……”

没办法,我继续拿起电话打给王先生。

王先生说:“我不稀罕那1千块钱。我女儿都不能正常生活了,整天搞的家里人心惶惶。如果她能变好,别说删差评了,再给你一千我都行。”

我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却是知道萝卜和人参同吃会滞气,尤其对我这种体虚滑过胎的人来说,这种东西最好不要碰,今晚这东西来的这么巧,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

丹凤撸起袖子走了过来:“我倒是要看看现在都是谁家的小孩子,怎么大人也不管管的。”

“知道了!你撑住。”张兰兰干脆利落说完这句话,然后挂了电话。

说完,她又对着丹凤的脖子舔了舔。脸上的神情如同吸血鬼准备吸血一样的贪婪。我身后的门在这个时候突然被敲响,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这下好了,我埋怨的瞪了张兰兰一眼,我自己被冷一冷,倒是没有什么关系,张兰兰这才病刚好,可挨不了冻。

顿时间,一阵森然的感觉从我的手指弥漫上来。我吓的不行,猛的往后退!

张兰兰连忙大声的喊道:“你不是赶尸人吗?你倒是赶紧把他们定住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