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5章:大海一针

哒么哒么 50875

“大哥,怎么了?”侯费疑『惑』道。

禹皇如今达到九级仙帝,可是孙猿八级妖帝的超级神兽,单论功力相差无几。但是孙猿一旦使用棍法战斗起来,禹皇便是远远不如了。

“你的意思是……”秦羽猜到了。

秦羽不由惊叹起来:“这大千世界果然无奇不有,这清心风我从来没听说过,竟然可以保护人不受宇宙碎金流攻击。”

在青禹仙府中,能够在他身边的也就澹梦他们几个,虽然是亲人,可是总是这么几人,牛娃心中也期盼着外面的花花世界。

秦羽心意一动便解除了孔岚几人的灵魂束缚。

“好吧,史信,从今天起你也自由了。”秦羽心意一动便解除掉灵兽圈对史信的束缚。

秦羽微笑着点头:“石峰宫主客气了,我只是来到这里一时间没有办法和好友联系,所以想要借贵宫的传讯密阵一用。”

“那也好。”石峰十分干脆,“前辈,请随我来。”

“花费了多少?”秦羽眉头微皱。

秦羽苦笑着喝了一杯酒,想必这也是一些人猜测出来的吧,只是传久了也成真的了。

秦羽点了点头。

“陛下。”

禹皇瞳孔一缩,身旁十一仙帝都时刻准备出手。

冰冷的声音还在响着,敖无虚整个人便化为了一道红光,那道红光一下子一分四,四道红光同时攻击向禹皇四人,『逼』得四人无法逃窜。

敖无虚传音道,随后就消失在了太空中。

两个狼狈的身影凭空出现在这个星球表面。

秦羽、也瞿、屋蓝等人一时间愣住了。第六十九章 屋蓝的承诺

秦羽还记得在逆央境中的事情。

“对了,你要小心禹皇和玄帝联手。”屋蓝忽然说道,“他们二人都是八级仙帝,可是一旦联手,不单单堪比九级仙帝,最重要的是……他们的神器可以合二为一,那可是上级神器。就是无虚估计也挡不住。”

万兽谱的七名妖帝都出现在了姜澜界的土地之上,这七个妖帝实力虽然强,甚至于有人比秦羽强的多,可是秦羽是万兽谱的主人。

“一万?”

“我和龙族没有关系,为什么要受他恩德?更何况……我对于仙魔妖界也没什么期待了,能够值得我挑战的人太少了。”敖无虚淡然说道。

听到这个问题,屋蓝笑了。

“是,是寂尽天火!”那剩下的八名金仙已经呆了。

破神器?

“二师傅,秦羽大人什么时候出来呢?”壮实少年忽然询问道。

二人说话间,已经穿过了锁元炼火阵。

玄曦看着绿『色』颗粒,眉头皱了起来。

秦羽会给他机会吗?

靠着这个原理,禹皇发现了秦羽刚才的位置,秦羽屁股下面的小草无缘无故地被压趴下了,虽然山谷内有微风,可是山谷其他地方的小草弯腰的幅度很小,没有受其他力量,小草为什么被压趴下?

秦羽惊讶了起来。

原来他们竟然是暗星界三大君主之二。

“恩,说的也是。”龙皇赞同。

这四个人,就是九级仙帝‘隐帝’林隐,秦羽也有感觉……林隐不如这四人。

“『迷』神图卷?哼,丰禹,逆央拥有『迷』神图卷的时候,你和玄帝还有他一起去『迷』神殿的时候,我去了吗?你们邀请血魔帝等人一起去的那一次,我去了吗?我好像一次没去吧。你说我看上『迷』神图卷?是不是太可笑了点。”青帝有些怒意。

星际传送阵总共才那么几个,大量的仙人冲了过来开始争夺那些星际传送阵,靠武力强『逼』,靠钱财诱『惑』……总是一片混『乱』。

忽然……

“来,秦羽,我来帮你介绍一下。”银花姥姥笑呵呵拉着秦羽的手,而秦羽已经仔细看向这金衣白发老者了。

秦羽的仙识很灵敏,但是眼前的几人,秦羽都感到一种模糊的感觉,眼前的四人,秦羽竟然无法看透其中任何一人的。包括传说中八级仙帝的青帝。

“敖前辈?你也算我儿子的兄弟,以后叫我伯父就行了。”龙皇对着秦羽微笑着说道。

“松石道兄不必介意。”秦羽丝毫不在意。

青帝啧啧道:“我记得十年前吧,那蓝湾星域蓝雪星上出现了一场大战,那一战有两个人还高喊雷锤仙帝要杀秦羽……”

秦羽听到青帝夸赞,当即道:“晚辈实力还远远不够,当日逃得了『性』命也是运气。”

羽梵仙帝心中一颤,他刚和对方仙识接触便感到了对方的强大,那是超乎他想象的……对方绝对可以捏死蚂蚁一样捏死他。

青帝的实力,禹皇和玄帝都深深忌惮着。

当年对『迷』神殿没有企图的青帝,现在会对秦羽出手夺那『迷』神图卷么?

“休走。”怒喝声传来,一道掌影再次劈来,来人正是羽梵仙帝。

而此刻和羽梵仙帝谈论的玉清子根本不知道,在冰风宗外面已然有一杀神到来了。

“蓬!”

“何人在我冰风宗撒野。”一声冷喝响起,如同由玄冰构成的战衣包裹在一名高洁的美女身上,那女子正站在秦羽左方数十米处。

第一式……万重指。

不知道怎么回事,秦羽似乎回忆起了在潜龙大陆的岁月。

对于这两个八级仙帝、魔帝,秦羽经过思索,有八成把握是雪天涯和禹皇。

缴了三块上品元灵石,秦羽踏入了星际传送阵内。

这份仙魔妖界的地图上,各处的星球星际传送阵都十分详细,而且这份星际地图还是龙族最新更新的一份的地图,制订日期只是一百年前。

“大师兄,三师弟,我倒是听说这次为什么师尊召集我们回山门。”四人中的二师兄神秘道。

秦羽仙识一扫有关于飘月星系的星球,一下子便找到了冰风宗所在的这个星球。

“老板,没有事情不要让人打搅我。”随便扔了一块上品元灵石,秦羽便走向酒楼后面的一座庭院。

即使是禹皇、雪天涯二人联手也根本察觉不到姜澜界到底在哪里,他们的仙识、魔识已经不止一次搜索过姜澜界这颗沙石颗粒,却依旧只当成了普通的沙石颗粒。

秦羽瞳孔一缩,仅仅这突兀的一眼秦羽终于非常肯定的判定了,这个神秘的八级魔帝就是来杀自己的。

到了这个时候,秦羽连伪装都不伪装了,因为自从禹皇施展‘天籁音术’,雪天涯也不再隐藏本意了。

蓝衣壮汉、红发少年根本不瞧秦羽一眼。

所以不到最后关头,秦羽还不想逃入姜澜界。

“轰!”

蓝雪星一片平静。

雪天涯淡笑道:“你的仇人。”

走出大厅的玉清子脸上满是疑『惑』:“陛下竟然亲自来我这,连知白仙帝也到了这。看来要有了不得的大事发生了。”

客厅中。

“比白发血魔‘血依冷’实力还强。”秦羽心中一颤,“八级魔帝?魔界这个级数的高手又有几人,他是谁?”

外界实际上才过去十五年而已。

“无名,天才仙帝可不是说了玩的。”一旁的怜竹笑道。

“对。”敖无名想起了秦羽自己的仙府便笑了,“你有那仙府的确不需要担心有什么危险了,只是你为什么非要进入宇宙空间中呢?”敖无名还是有点不明白。

“好吧,我是劝说不了你了。”敖无名无奈一笑。

随后将姜澜界放入星球深处。

“雪天涯,这一次先是你徒孙强要我孙女当他道侣,你以为你那徒孙是什么?敢在隐帝星如此霸道。随后你的儿子更是直接要让我女儿陪葬。你以为……仅仅一句道歉就够了吗?”

“我林隐就一个孙女,不管是谁我都不容他欺负到我孙女头上。今天这事情你如果无法处理的让我满意,我也绝对不会罢休。”

敖无名、君落羽、姜妍、秦羽几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惊讶了起来。

放眼仙魔妖界。

九级仙帝,快度神劫的超级高手,堪称仙界第一人。

雪天涯毕竟是魔界三大巨头之一,他的实力也就比林隐差上一级,而且加上雪天涯的一些特殊手段。即使林隐要杀雪天涯,都非常难。单单一掌……最多让雪天涯受伤。雪天涯可以在眨眼间修复伤势。

“没看清。”君落羽的传音在秦羽、敖无名二人脑海中响起。

秦羽微微错愕。

“红『毛』鬼,没听到吗,本姑娘我喊你呢,就是喊你,别东张西望,说的就是你,拿着砍柴刀的。”接连的怒喝声让魔帝‘血衣’醒悟过来,那姑娘喊的就是他。

“让你瞧不起我,你不是说我是废物吗?说我是个运气好,空有宝物的幸运小丫头?”姜妍便攻击便怒骂着。

魔帝血衣就这么被困住了。

秦羽无时无刻不注意着魔帝血衣。

“对,是我。”敖无名站立笔直如枪,那金『色』长发肆意飘洒着。二人气度上一下子分出了高下。

“血衣,龙族有两大高手你要小心,龙皇那是不必说,连为父也自认不如。至于另外一个龙族皇子‘敖无名’,他虽然只是七级妖帝,但是他身为五爪金龙,真正实力不在为父之下,你虽然有神器战衣,但是敖无名拥有至强至刚的神枪破坚,在他面前,你是否能够保住『性』命还难说。”

禹皇同时站了起来:“诸位,抱歉,我就先走一步了。”

但是……

绿『色』小塔开始渐渐震颤了起来,道道金『色』光芒从绿『色』小塔亮起,渐渐的……随着秦羽灌入的能量越来越多,金『色』光芒终于完全覆盖了绿『色』小塔。

“陛下,莫不是隐帝他要度神劫了?”下方的一名白发白衣男子说道。

至于禹皇、玄帝……等等各大势力的首领,却早早便做出了反应。

看上去,就仿佛……糨糊!

秦羽的意识直接穿过黑洞通道,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身体内部。

达到黑洞前期,体内能量竟然在另外一个空间,自己攻击也只能靠金『色』光环的能量了。至于别人是休想察觉到一丝了,而且……他自己的‘意识’也发生了一些特殊变化,秦羽对于‘意识’这种存在是不怎么理解的。

如今那些恐怖能量聚集地太多了,只要抬头就可以看到。只见整个天空黑压压的一层,各种颜『色』的恐怖能量不断流动着。

“没事。”秦羽摇了摇头,心中却很是震惊:“看来我丹田中的这黑洞还是不够稳定,特别是攻击而来的能量,想要一下子吞噬炼化还是有些难度。”

残影!

沸腾。

那把血红『色』战刀狠狠劈在秦羽身体上,一股恐怖气劲透过神器战衣,只剩下一成后穿入秦羽体内,开始让秦羽体内的肌肉不断被撕裂穿透。

“秦羽。”君落羽面『色』大变,他眼睁睁看着另外一个秦羽竟然被一刀劈碎了脑袋,身体也被劈地砸入地面之中。

“血衣。”君落羽眼睛赤红,“你杀了秦羽?”

一成的力量攻入体内,在魔帝血衣看来,除非秦羽是四级、五级的仙帝高手,可能撑得住。但是秦羽散发的气息来看,应该不足帝级。

神器战衣穿在身上,道道气劲环绕整个身体,其中头部的防御是最低的。

从头到尾,秦羽根本没有问这个绿衣女子的姓名。

不需要问。

可是等到他来到这个时候,他的徒弟‘郭奴’已经死了。

林霖和思思看到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红发中年男人心中大惊。

“你是我徒儿看上的女人,他死了,你也准备下去陪他吧,你应该为自己能够为我徒儿陪葬感到荣幸。”说着魔帝血衣便是一挥手。

这时候秦羽满脑子都是和柳寒舒的交往的情景,从一开始相识,到二人成为师徒,还有柳寒舒跟他讲述喜欢上女孩的情景,以及最后柳寒舒七窍流血死去的场景。

林霖这个时候正在看着秦羽,看到秦羽看了过来,林霖微微错愕但是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微笑着点了点头,秦羽一怔随即也微笑点头。

在说的时候一直放在腰间刀上的左手闪电般一挥,思思便毫无抵抗之力的被砸到了一边口中逸出了鲜血。

秦羽在看着。

“从那个侍女被甩到一旁的手法来看,这个红发少年出手很有分寸。”秦羽瞥了一眼已经站了起来走到林霖身旁的思思。思思只是皮肉伤而已。

“死吧。”

到底怎么回事?

“小友,小友,这个小友到底是谁呢?”

小友是谁?

敖无名、君落羽、蒙闳几人也都笑了起来。

沙炎流和乌陨流相互碰撞。

“我已经知晓,让禹皇他来吧。”青须中年男子淡然道。

白发老年人应命转身便要离去,就在白发老年人刚刚消失在竹林中,一身紫『色』长袍的男子便出现在了竹林中,正是禹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