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3章:饶舌调唇

哒么哒么 50875

凤忆希望听到她的话,身子彻底的僵滞,心中没有丝毫的欣喜,一时间反而感觉到似乎一下子沉入了无底的深渊中。

这人时候,怎么不是在国库附近,反而都去了大殿?

身边的侍卫,听到他的命令,怎么敢有半点的耽搁,连连想要去准备马车,毕竟这路途太远,做马车会舒服一些。

不过,听到凤阑绝要回来,她的心中也多了几分欣喜,几分期待。

但是,她此刻就是故意装做不知道,而只是一脸平静的喊了一声蓝姑娘。

上官云端隐隐的感觉到,凤阑绝似乎有些紧张,不知道是对那个女子的紧张,还是因为其它的。

但是,此刻他赶也不赶,说也说不清楚,留也不留,就这么站在这儿,难不成还要她也一直这么陪着他?

“云端,我们回去。”凤阑绝的耐心似乎也被磨光了,没有再理会那个女子,而是揽着上官云端,想要回王府。

只是,此刻的上官云端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上官云端的眸子慢慢的望向皇上,平静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比记忆力,现场当众比试。”

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要把上官云端赶出凤月国。

他那么的爱她,好不容易才将她娶回家,她若是为了一个比试,就轻言离开他的身边?

上官云端冷笑,这个女人,是想要置她与死地吗?只是,她有那个本事吗?

有一种,天生高傲,太过自信与狂妄,那样的人,是经受不住失败的。

众人虽然都是一肚子的疑惑,但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一个人出声,都生怕打扰了她们。

“怎么,看来,你们都对朕的话有意见?”皇上的脸色明显的阴沉了几分,冷声说道。

她再次故意的提起了她的皇兄,而且在说那话时,还故意地望了凤忆希一眼,凤忆希虽然在心中暗暗的告诉自己要坚强,但是听到蓝岚的话,身子还是明显的僵滞。

蓝岚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变的阴沉,特别是看到上官云端那慢悠悠的动作,完全不把她回事的样子,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的怒火似乎已经到了极限,都快要控制不住了。

就她一个傻子还想要证明什么?

凤阑绝暗暗冷笑,这个皇上实在不怎么着,难怪这么多年来,夜阑国越来越衰败。

“怎么样?”夜无痕看到他的表情,心也微微的一沉。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大意,他的脸色微微的一沉,再次不些不放心的命令道,“要随时与他联系,一有情况就要禀报与朕。”

再次的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要说,应该感谢皇后,这件事,肯定是皇后为絮儿求了情,要不然,絮儿只怕还要受更多的罪。”

“我有一次无意间听到絮儿说过,她给皇后下的毒,会给皇后留下病根,这个是我们柳家的传家宝,当年我爹爹交给我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过,这是一个用多少金钱都买不到的宝物,它可以让死去一个时辰内的人起死回生,而就算那个人死的时候超过了一个时辰,也会让那人的尸体永不腐烂。我相信,它一定能够医好皇后的病根的。”

“没什么事。”他似乎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闷闷的说道,声音中,明显的有着几分无奈,甚至可以说是无措。

他明白母妃的苦,而且,当从母妃带着他独自离开,而皇上却根本不管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中便只有母亲,没有父亲,所以,他不会阻止母亲再追求自己的幸福。

他只知道,这一刻被她拒绝,心中有着太多的无法控制的情绪,需要发泄。

只是不知道她是在喊着清儿的灵魂,还是在说那丫头死了,清儿的事查不清楚了。

而如今,这丫头还是易了容的,并非府中的人,这事情,就更难查了。

皇后气结,一脸阴狠的望向李贵妃,不由的冷哼道,“哼,李贵妃这是什么意思,有这雪凝的,除了皇上,就只有本宫跟你,你不会是怀疑本宫给你们下的毒吧?”

“时辰到了,快上轿吧,月儿,快扶小姐上轿。”老夫人连连的吩咐着,生怕错过了时辰。

“或许吧。”秦思柔有些闷闷地说道,说真的,她真的不抱太多的希望,而且,她觉的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神医吊儿郎当的,没有个正形,不太可信。

“父皇问你们话呢,你们还不快说,你们犯的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快点说出你们的幕后指使人,你们这些大胆的狗贼,定然要将你们一个个都全门抄斩。”二皇子看到那侍卫的动作,心中大惊,生怕他们将他供了出来,便也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

当然,这话她只是单纯的为了气老夫人,那绝王可凤月国的王爷,听说现在凤月国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是他在打理了,所以,将来肯定会是凤月国的皇上。

她们都是第一次进皇宫。

“喂,还真是傻到家了,我们这么说她,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有个女人看到上官云端竟然无动于衷,不由的再次取笑道。

“不管怎么样,本王这次都不会放过那个女人,本王不会再留下任何的祸根。”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仍就一脸坚持地说道。

这个男人,不会是为了她报打不平吧?

一是,有可能是夜无痕自导自演的这出戏。

一个血气方刚的硬男子,用这般绝裂的方式,表明了,他绝对不会出卖那人的决心。

“你在做什么?”只是,恰恰在此时,一道声音,突然的传来,在这黑夜中,让上官云端惊滞。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终于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套出他的话来了,他这话,便承认了当年的事情的确是二夫人所为,而且也说明了当年去娘亲的房间的男子正是他。

二夫人的心中多了几分害怕,双眸微抬,颤颤的喊着。似乎还想狡辩。

虽然皇上是他的父皇,但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不对在先,既然他们一开始想要戏弄上官云端,那么就应该承受起这后果。

而他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的惊滞,这么一来,性质不完全的变了。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见那女子没有再开口,不由的再次问道,“那主子有何计划?”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似乎刻意的提醒道,“李公子可要一个一个地看仔细了。”

随即转向尚书大人与夜无痕,轻声道。“王爷尚书大人,王爷,您们说是吧?”既然夜无痕自己来了,那她自然要好好的利用一下。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一次冷冽,沉稳的夜无痕都忍不住问道,冷冷的声音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担心。

叶寒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微眯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危险的冰冷,才再次开口慢慢的说道,“那人可能知道,凤阑绝并没有碰过云端,造成云端假怀孕,是想让凤阑绝误会云端。”

折腾了一夜,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就躺下来休息一下吧。

只是,却没有跟着南宫雪,而是直直的走进了南宫雪的房间。

房间内……迈入正厅的那一刻,她的双眸微敛,隐去眸子中的神采,也隐去了身上的锋芒。

月儿本要从正面给她们奉茶,只是上官云端却是暗暗的拉拉了她的衣角,将月儿拉到她们的后面。

凤阑绝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笑意,这个女人还真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而这次他也明白,她之所以出面,其实也是为了帮他减少一些麻烦。

更何况今天也只能她自己出面,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完全的服众,以后才能够得到百姓的真正的认可,得到百姓的敬畏。

所以,他们肯定不知情,问了也是白问。

上官云端再次沉声的解释着,她现在,倒不是担心凤阑绝的安危,毕竟她知道,以凤阑绝的能力,一般人是不可能伤害到他的。

“恩,我知道了。”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担心,“皇嫂,真的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