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6章:偃甲息兵

哒么哒么 50875

速度快的惊人。

苏放的身影,却没了踪迹。

“大帅你也想到了扩军!”孙烈臣赶紧接口道。

新书《重生之铁血战神》,重生抗战小说,欢迎大家!做出这个决定时,也有部下提出异议,担心北洋军从海上进攻两广。

谢元蔚自觉唐突孟浪,不顾众人取笑,压低了声音说道:“对不住,我不是有意轻浮。”

过了片刻,有丫鬟送了热腾腾的饭菜来:“这是三公子特意叮嘱厨房备下的饭菜,请三奶奶趁热用一些。”

盛鸿呵呵一笑:“我也是随口说笑,绝无讥讽之意,穆大人别放在心上。”

一提庶出,不免就要想到同是庶出的谢明曦。

“对不起,往日是夫子小瞧了你们。”

过了年,三皇子四皇子便都已有十七岁,也到了大婚之龄。

没有人能怀疑他此刻说话的真诚。

打趣的,戏谑的,嘲弄的,揶揄的,泛酸的,看热闹的,什么都有。

谢明曦凝视着盛鸿,心里的坚冰,被忽然涌起的热流融化。

俞皇后淡淡一笑,头也未回,又落一子:“和我对弈,你竟还敢分心去看学生的动静。今日你是非输不可了。”

他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的左右逢源!

海棠学舍的学生,已胜过往年的新生。

若谢明曦能拜顾山长为师,以后便多了一个真正的靠山。再无人敢轻视小瞧!

淮南王世子心中急切,不时询问:“父王身体到底如何?你能否将父王救醒?”

别人说话气人,谢明曦说话简直是要命啊!

写完之后,谢明曦深深呼出一口气。只觉心胸畅快淋漓。

淮南王额上青筋不停跳动。

谢明曦轻笑一声:“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公主殿下心志坚毅,头脑聪颖。射御数三门学得好,便是明证。四书五经,想来也难不倒公主殿下。”

全身上下没一块完整的皮肉,到处是用刑过后留下的伤痕,有几处伤口还一直在滴血。看着既可怜又可怖。

怎么也没料到,事情急转直下,闹到圣前对峙的地步。

一直跪着未起的盛渲,心中骤然一凉。

闽王乐了,耍起了嘴皮子:“二哥,到底是不能还是能啊!”

淮南王生生咽下心头恶气,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感激:“多谢殿下宽宏大度。”

谢明曦也只随口问问而已。

颜蓁蓁目中闪过一丝犹豫挣扎,咬咬牙起身:“谢明曦,你考了第一,我输了你一筹。从今日起,我替你铺纸磨墨!”

师徒见面,各自心中欢喜激动不必细述。

沉浸在琴音里的李湘如,也如明珠一般,闪出熠熠光芒。原本的八分容色,也成了十分。众少年凝神倾听之余,免不了瞩目一二。

盛渲嘴唇动了动,目中满是笑意:“那是当然。”

……

谢明曦也不绕弯子了,淡淡说道:“皇上对谢家并无不满。只是,皇上想取缔封爵的惯例。”

“封爵之事,不必再想了。”

“都是你这个不中用不成器的东西!连累得你老子也挨骂!”

夫妻反目动手的事一旦传出去,替考之事想遮也遮不住了!

四皇子身体僵硬,目中闪过一连串复杂的情绪。张口打断满脸愤慨的李湘如:“住口!陆迟既是这般态度,以后你不去陆家便是。”

几位藩王妃也无离开之意,各自在宫中安歇不提。

午休时,谢明曦照例褪去外裳,只着中衣,躺在床榻上。

“逆贼”们皆悍不畏死,还剩一口气的,也在拼力厮杀。朝廷的精兵们也厮杀红了眼,围了皇陵一个月一直不得枉动的憋闷,在军鼓的催动下化为热血骁勇。

三位阁老颇想表露出临死不惧的大义凛然。奈何双腿绵软无力,身后冷汗如瀑,兼之大半日米粒未进,半点力气都没有。

单独进密室?

人总有冲动热血之时,这种时候,最易铸成大错。万幸有谢明曦在身边时时提醒,他从未走错一步。

这些时日,宫中内外变故连连,建安帝和俞太后之间的关系也格外紧张。又因朝中御史们纷纷上奏折,奏请俞太后搬出椒房殿,将凤印交于她这个中宫皇后。她每次去给俞太后请安,也多提了几分小心。

“奴婢不能出院子半步,打听不到府里动静。”文绮压低声音禀报:“今日我用银子买通了在门外洒扫的粗使丫鬟,总算得了些消息……”

俞皇后:“……”

几个儿媳中,赵长卿最为年长,又是俞皇后的弟子,格外亲近些。试探着笑道:“顾山长一大早匆匆进宫,莫非是为了七弟妹?”

她戴着面具,以慧黠的脸孔示人。一众夫子便蒙在鼓里,一众同窗无人窥见她的真面目。

谢明曦用稀松平常的口吻答道:“考了满分,是头名。”

皇室宗亲的力量,从来不能等闲视之。

一众同窗里,颜蓁蓁素来瞧不上她这个方家庶女,时常出言讥讽。她平日能忍则忍,不愿和颜蓁蓁生口角。

“三妹如今毫发无伤,父亲就别罚我了……”

室内燃着炭盆,暖意融融。

谢明曦穿着大半新的家常衣裙,长发半挽,半是垂在胸前。肤白似玉,明眸皓齿,微微抿唇,脸颊边梨涡浅浅。

谢明曦随口笑问:“你从宫中出来,少说也得小半个时辰。怎么菜肴还是热的?”

门开了。

面对四皇子的怒火,李默丝毫无惧,挺起胸膛,冷冷应道:“我为什么这么问,殿下心知肚明!”

输给别人也就罢了,竟输给了阴险狡诈的谢明曦!一想到谢明曦会在自己面前何等耀武扬威,她便怄得不得了。这几日,她一直怏怏不乐,直至今日报到,心情才稍稍好转。

颜蓁蓁故意提起此事,显然是有意戳林微微痛处。

由此也可见,世人皆势利。考中头名,便是最有力的证明。便是庶出,也依然风光赫赫。

说着,谢明曦扯起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的弧度:“在皇后娘娘看来,储君之位不仅是三皇子的,也是她的。这份皇权,也应该在她的掌控之下。”

一想到要给女儿写这等家书,谢钧就有些头痛。可是,上司直接发话了,不写也不行啊!

谢明曦若无其事地笑道:“我这般善良正直的人,怎么会随意算计人。师父多虑了!”

若早知淮南王府风波不断渐失圣心,他绝不会应下这门亲事。

瞧瞧那副被逼无奈的样子!

只是,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隔日,天子早朝迟了半个时辰。

闹到这等地步,和离已成定局!哪怕淮南王亲自前来赔礼也不能退缩……应该是赔礼的吧!不会再带人痛揍他一顿吧!

“这两日,京城有些不太中听的谣言。想来是谢家传出去的,你想办法,平息流言。”

比起才学,谢钧更出名的是貌若潘安的俊脸。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靠脸吃饭的男人完全可以将此事业发扬光大!

这世上聪明人比比皆是。自诩聪明的更是数不胜数。

谢云曦捂着脸,哭着走了。

他还指望着沾一沾岳家的光。这等时候,不宜和永宁郡主翻脸。

第一个出声的,是鲁王:“现在,该、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