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7章:吊形吊影

哒么哒么 50875

易峰也能料到这种情况,知道无法避免被看破,索性放开星空中的防御和警戒,随便他们来看。上次既然已经暴露出那么强悍的实力来,相信也没有谁来找死。

这些攻击虽然浩大无比,可被十系神灵之力紧紧包裹的易峰,虽然如狂风骤雨中的一叶扁舟,却是不会当即陷落。斩天估计,如此强大的攻击狂潮,估计就是下界而来的神君也不能抵挡,也就易峰这种逆天级别的特殊存在,才能靠十系神灵之力的强大品质硬扛下去,可似乎也绝对难以坚持太久。

“相对于你的速度而言,是不算太快,但你要知道,你走了多少捷径,你有着多么高的运气,可我们的主人,他却是在地球上修炼到天级的。地球的环境如何,你应该非常清楚,虽然之前灵气还算充足,但你认为地球可以让一位修士修炼到了天级吗?”斩天瞪了易峰一眼,随即说道。

“当然,主人之所以能有那般成就,也是因为意外得到了一缕本源之光,而且他对各种法则神通的领悟能力十分强,对天地至理感悟得十分深刻。当主人晋入天级之后,他便离开了地球,因为当时地球的灵气实在是太匮乏了,他为了造福后来的修士,以无上法力开辟了一条时空通道,将当时地球上所有的修士都送到了你曾经修炼过的修真界或仙界。”斩天的语气又恢复到了平淡,仿佛在讲述一件毫不关己的事情。

那霞衣女子只是稍稍瞥了一眼这边,并未多看,仍旧看着脚下不断飞起流光,然后遇到血莲花后炸成漫天血雾。

这种舒服的感觉,让易峰很是受用,可没有等易峰完全好转,也有别的修士发现了这里,却是那沙鼠妖。

可在明面上,他和浙州依然是联盟的一员,答应易峰的这个条件,联盟又岂会放过自己。只怕是消息传出后,武门等势力就会立即先放弃对付易峰,而是先铲除叛逆。

武门等大势力肯定不会再对付自己了,因为他们估计自身都难保了,云空天尊岂会轻易放过他们。而易峰也去武门本部查过,也得到了冷依依与南宫雪琪被救走的讯息。

几位妖皇从易峰这边离开后,当即就带着妖族大军南归了。

小黑则是勉强提起最后一丝力气,挥动中品魔器迎了上去,整个人形宛如一根离弦之箭矢一般飞射着。

那团紫金色的光团,霎时间分解开来,竟是化成漫天星辉!

易峰暗自庆幸,若自己也急匆匆地来到这里,而忽略了第一、二重天宫,虽然自己依然可以比那些大主神要快,毕竟自己有着十系魂珠,但绝对不会比现在的自己快,只怕是每个台阶上都有停留百年以上。

于是,猛然扑来的烈焰雄狮还未到易峰身边,就感觉到了一股子强大的劲风卷着炙热的火浪冲向自己,那威势之强,令它这玩火的仙兽都感到一阵心悸。

方才那颗疗伤的极品神丹虽然只发挥了万分之一的药力都不到,但已经开始挥发药力,任凭你实力如何强横,除非是神王或天尊,否则就不可能阻止那极品神丹的药力发挥。如果这神丹此时不用掉,就会浪费。

正如易峰所料想的那般,自己刚刚登临天界,便被一股子浩大的神念扫过,但却不能完全锁定自己。

易峰毫无顾忌,那天级高手也似毫无顾忌,跟着竟打来一道更为粗壮的本源之光。

易峰大骇,方才击中自己的正是那黑水玄蛇的蛇头,怪不得冲劲儿那般猛烈。

易峰此时才算是真正意识到,这大乘后期的黑水玄蛇竟是强悍至斯,从这股黑水的威势就可以看出,它已经有着不弱于七劫、甚至是八劫散仙的实力。

可惜的是,饶是斩天剑威势强大无匹,也穿透了易峰身上的死气,但却只将剑身刺穿出去,剑柄依然留在死气之中。

四位神界大陆主宰看到了九块石碑,与正围绕石碑翻飞不止的两位不死主宰,眉头全部清晰可见的皱了起来,似乎情况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又像是会有什么令他们都会感到恐怖的事情要发生。

冰霜巨龙虽然可以战胜三位人类渡劫中期高手,但易峰同样可以轻松战胜,它若是不发动天赋神通,还不是易峰的对手,只是易峰想要完全破开它的防御也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

报仇之后,易峰顿觉浑身一阵轻松,自己在仙界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日后只要好好修炼便可安心飞升神界。

忽然,易峰听到一阵苍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二更,求收藏、推荐……

“这老家伙会不会害死我?”易峰忍受剧痛,同时与斩天交流着。

醒灵的过程其实十分简单,只是需要施法者以自己高深的灵力激发受法者的灵根,若是施法者手段高明,技术娴熟,只需几息之间便可完成。

云空天尊霍然立起,表情显得十分复杂,易峰强势回归,对他而言不是好消息。

既然那炎傲祭出战刀来,就已经没有安什么好心,为了不失败就动用大招杀人,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几息之后,极品灵器级别的血灵镜也是被火焰焚烧得挺不住了,也回到易峰的体内。

一阵女子的悲泣声,震响在四下,阴风卷着落叶翻飞不止。

虽然妖兽数量太多,它们其中的高手可以攻击到小黑,可惜的是,小黑的鳞甲防御力实在太过强悍,根本不是一般妖兽可以击破的。

那次小黑自己进入到法宝光门里,遇到了和易峰差不多的情况,其中没有法宝,却有着材料与器鼎用来炼制法宝,小黑对炼器不在行,却也见识过易峰炼器,随便鼓捣了一番,居然鬼使神差地炼制出了一件中品魔器,只是模样太过难看而已。

“快将天火玉净瓶收起来吧,你那蓝冰火灵与朱雀似乎都畏惧星辰真火之威,并不敢上去将之拘束进瓶中。”斩天有些可惜地说道。

说着,易峰便将血灵镜推到女魔面前,而神情之中稍有丝丝不舍之意。

来者是人类,但个个都有着帝级后期的实力,他们之前应该不会知道易峰与冷依依在这个星球上,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是冲着三位超级神兽而来。

在那极品仙剑退走时,其自带的剑之领域也渐渐远去。

易峰也没有多想,更不敢在此处多留,驾着斩天剑就向星空而去。

要娶韩烟儿的决心已定,但易峰也不想让韩烟儿留下遗憾,要娶就明媒正娶,要风风光光地娶。眼下弄明白韩云为何这般生气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其他飞禽族高手,则是挣扎在魔气之中,与悍不畏死的鬼头大军进行殊死搏斗。

也就在如此危急的时刻,从东南方向忽然破空飞来两道虹光,转眼便到了战场边上,速度之快,令易峰都有点咂舌。很显然,妖族一方又多了两位天尊级高手。

与此同时,斩天剑与魔剑一起出动,带着如潮般的镇天诀,杀将出去,而魔化神婴则是二话不说,直接准备了十系神灵之力的裂变。本来魔化神婴想用聚变的,一是聚变需要准备的时间稍长,二是因为聚变威力太大,易峰担心会毁掉了凤凰天尊的身体,也担心那六位新晋天尊猝不及防下受到影响。

剑祖实在是太恐怖了,饶是易可儿与九魅狐妖都很特殊,但易可儿已经是被打成了本体状态,纵然是高级的雷母石,此时被道道剑芒攻击,随时都可能溃散了去,九魅狐妖的媚功与幻影分身发挥到极致,却也难以影响到剑祖,反倒是被剑祖化身连连斩去了两条尾巴。

不过,十万年之后,易峰取得的进步,足以让他离开这一步台阶,他也没有犹豫,毕竟这是需要苦修的,单凭一步台阶不可能让他取得圆满。

“本源之光,本源之力!”易峰心中更是惊讶。

武门只需要在每个星球的传送阵上派几人看护,一旦发现易峰二人便传讯通知,易峰二人便要被围杀。以武门的实力,绝对可以做到这一点,而易峰二人想要不经过传送阵离开这片星域,却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而不多时后,本来还想和易峰二人闲聊几句,革膺帝君忽然收到一条讯息,随即脸色稍变,便告辞离去了。

“这一方帝君就是身家丰厚啊,付出千万仙晶与这么多极品材料,居然是眉头都不皱一下。”一边飞行,冷依依一边赞叹道,而仙识却是一直在储物戒指中查看着。

虽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剑裂空还是无力地点了点头,道:“你很强!”

小黑傲然场中,对方竟是半晌无人敢出来应战,无趣的小黑,道:“既然没人打了,我先撤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们,你们配不上可儿妹妹。”

而在一边的暗彬却是腔调怪异地说道:“神界大陆的爷们都萎了,都是女人出来接战!”当然,他这句话是将小黑排除在外了。

“是啊,神界高手都知道。你看你,一直死咬着自己是刚刚飞升的,而且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你是如何知道我师傅有条九爪神龙坐骑的呢?露馅了吧!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快死了,想说实话了?”小莲略带笑意地问道。

易峰的噬魂魔杖被收起后,魔道修士自然压力增大不少,而妖族大军则是趁势反扑。

可是十天过去后,易峰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自己却是已经不能前进半步了。此时他只要向前一步,浑身的功力稍有松懈,便要退开十步不止。除非他能够一口气坚持走下去,否则就只能停留在原地,甚至在原地都无法长久而立。

扫过一眼后,易峰就不得不后退几步,洞穴边上的疾风与高温实在太过强盛。

“小子,快在你身后自爆几样中品灵器!”眼看只过了几息,那白色灵光就要击中易峰,斩天提醒道。

如此这般,妖婴最终还是被连连击中,口中不断喷着鲜血,随着冰霜巨龙被魔焰完全蒙蔽意识,妖婴也在当空一晃,接着就坠落下去。易峰连忙飞上去,将冰霜巨龙的妖婴禁制起来,收进了储物戒指中。

这雷母本来就不能收入储物戒指,个头又这么大,带着肯定不方便,就算是不计后果强行将之收入储物戒指,在这么多小怪物的包裹下,也根本无法办到。

————————————————————

于是,易峰有理由怀疑,那九魅狐妖当初故意修改了天妖诀才传授给自己,幸亏自己一直没有空修炼,不然的话,会出现什么结果就难说的。

斩天此时也无语了,易峰这种情况实在是棘手无比。那种残留在易峰体内的诡异能量太过强大,也太过霸道,根本不能将之驱逐出去,甚至都无法感受到它的存在。

也难怪斩天曾经说过,星辉大成后,便有了足以傲视修真界的实力。不过,那些强大到变态的散仙,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旦他们拥有一件仙器,攻击力同样不逊色于星辉剑诀后期。易峰还没到修真界实力的真正顶端。

小芙的速度确实不怎么样,但她却是在自己周围的空间连连点了几下,顿时一种类似于域场的冰封效果出现了,炎傲直觉自己的速度被极大限制,而且还有了多少年都没有过的寒冷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