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5章:著述等身

哒么哒么 50875

而不远的时间魔神,同样可怕,他找到了时间源头,从而一跃成为与盘古一样等级的可怕魔神,这才有了能力抗衡这位掌控者。

很快,皇上便按太上皇的吩咐,将皇室中的重要的人,以及朝中一些大臣,都召进宫来,去了大殿,等待着太上皇的到来。

凤阑绝看到她的顺从,唇角的轻笑更多了几分灿烂……

如今,她被二夫人这一捏,才慢慢的醒了过来,一醒过来,便感觉到那撕裂的疼痛,刚要痛呼出声。

其它的人,都是纷纷的愣住,一时间根本就反应不过来,这王妃一会儿就好好安顿这个女子,一会儿又说要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王妃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呀?

其它的人听到那个女人的话,微愣了一下,但是随即便都相信了她的话,再望向她时,眸子中便全都是满满的怒意。

对一个身为王爷的他而言,能够在凤忆希刚刚说出那样的话后,还这般谦和的跟她道歉,表明他的心意,的确是极为的难的。

凤阑绝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看到她安然无恙时,便也暗暗的放了心,只是想到她怀孕的事情,想到,她可能受到的伤害,望着她的眸子中,便漫过满满的心痛与愧疚,若不是他没能保护好她,她就不会受到那样的伤害,这件事,怪他,都怪他。

这一次,他就是要让蓝岚彻底的,完全的死了心。

他的唇慢慢的从她的耳边移开,慢慢的,移向她的唇,然后慢慢的落向她的唇,轻轻的吻着,动作极为的轻柔,带着他的疼爱与珍惜。

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就是想要把上官云端赶出凤月国。

此刻,那些观看的人,只怕比她们两人都还紧张,至少要比上官云端紧张了很多。

前面加上南宫雪的迷惑,再加上她无懈可击的隐藏,她相信,应该能够暂时的迷惑过那人了。

那个女人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当众人拒绝她,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上官云端起身,慢慢的向着那个位子走去,双眸微垂,只是盯着自己的脚下,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

只有夜无痕的眸子中隐着几分沉思,他是清楚上官云端的能力的,而且也是深知凤阑绝向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凤阑绝如此的坚持,答案不用猜也知道了。

“你这孩子,还谦虚呢,这要是还不好,那怎么才算好呀,雨儿的刺锈可是无人能及的。”老夫人回过神后,连连接口说道,只是一双眸子还望着上官云端,脸上也带着几分不在自,目光也微微的有些闪忽,似乎在确定着什么。

“好,雨儿就听奶奶的。”上官凌雨没有任何的异议,顺从的答应了。

“恩,这样也好。”上官傲天自然明白的他的心思,微微的点头应着。

“那就多谢王爷了。”老夫人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说真的她也一直担心着这件事,生怕皇上知道了后,会连累了整个将军府。

用过午膳后,上官凌雨便真的收拾了行装,由下人护送着去了青缘寺,这一去,就是五天,而三天后迎亲的队伍就会进京,上官云端就会跟着离开,她五天后才回来,这样算来,她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危害了。

只是,老夫人要发威的对像凤忆希却突然的跑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脸惊喜的喊道。

“皇嫂,我告诉你呀,我老早就想要来看皇嫂了,但是皇兄就是不让我来。”

“云儿,本王衷心的祝福你与绝王幸福。”夜无痕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仍就隐着几分不舍,似乎还有着几分无法控制的伤痛,但是,他知道,有些事,必须要学会割舍,学会放手。

“是。”那个侍卫再次恭敬的应着。

各位大臣已经都陆续到来,而那些大臣的夫人却都迟迟的没到。

夜无忧瞬间呆住,脸上的笑也随即僵滞,一双极力圆睁的眸子错愕的盯着上官云端,直到她的身影完全的消失,他才回过神来。

叶寒抬眸,微微的扫了她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继续向前走去。

对,她以前是爱过她,这两年也因为他的悔婚痛苦到生不如死,但是,现在的,听到他说会娶她时,已经没有了那种激动的欣喜,反而有着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抵触,或者,还有着一种害怕。

“上官云端,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皇上的眸子再次望向上官云端,略带不耐地说道,特别是在看到上官云端那张脸上,他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厌恶。

前些日子,雪山族的人恰恰进贡了一些,不过,却也不多。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好笑,呵,原先还把所有的目标指向她,结果,她什么还都没有说呢,就变成了两个人窝里斗了。

而且,看到此刻李贵妃与夜无志一身狼狈,衣衫不整的样子,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但是,这个柜子放在这儿已经很久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动过,里面装的都是一些杂物,平时连她都没有碰过。

坐在花轿里的上官凌雨此刻的心情那叫一个兴奋呀,特别是悄悄的透过帘子,看到外面那些人的羡慕,或者是妒忌时,心更更多了几分得意,她现在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你想要的,只能靠自己去争取,这是你告诉我的,但是你自己现在呢,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要嫁人了,却这般死气沉沉的坐在这儿,我都有些看不起你了。”秦思柔见他仍就没有动静,便用话激他。

而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呵,看来二皇子还想耍花样,既然这样,那她就……她毫不容易获得的自由,才不想那么快就断送了呢。

上官凌雨轻叹,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再次慢慢的说道,“听说绝王的容貌可是绝世无双的,所以我更担心,她等会见了绝王,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若真的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这次的选亲只怕就真的黄了,听说绝王本来就不怎么同意这次的联姻,只是因为凤月国皇上的命令,不得不来的……”

“恩,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上官凌雨也微微点头,双眸微转,看到前面的树枝时,唇角扯出一丝冷笑,“等会,出去的时候,走在她后面的人,在经过那根树枝时,把她的衣服划破,然后再挂在那树枝时,其它的人,围在四边,做掩护,到时候,别人只会以为她不小心挂在了树枝上,把衣服挂破了,不会怀疑什么的。”

随即便感觉到自己的衣衫被人扯住,然后便听到一声细微的撕裂声,接下来,她便走不动了……得罪了夜无痕,落在他的手中,是绝对不可能会有好下场的,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上官凌雨自做孽。

说话间,双眸微微的转向上官云端,看上官云端仍就没有醒,不由的望向叶寒,有些担心地问道,“你不是说皇嫂很快就会醒了吗?为何皇嫂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

“随便你怎么喊,只是这个称呼,以后除了云端,谁都不能用。”凤阑绝一脸坚定地说道,话虽然是对叶寒说的,但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她对他的称呼,就应该是独一的。

“毒,我毒?哼,那个女人才更毒,从小到大,爹爹就只爱她一个人,不管有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现在,凭什么,好的男人也都要一个个被她抢走,我不甘心,我甘心,我得不到,我也不会让她得到,很好,上天有眼,那个贱人已经死了,死了,你们一个个再爱她都没有用了,她已经死了,哈哈。”

进了皇宫后,他便直直地去了太上皇的寝宫,只是,到了太上皇的寝宫外时,却看到,他原先的那些侍卫,都已经被换下了,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太上皇清醒来不没有?

上官云端愣住,突然意识到,凤阑锐对玲妃的尊重与顺从。

众人再次的惊呼,不过,这一夜,受的惊吓太多了,这次的惊呼声,明显的小了些。

而房间里,那男人仍就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见上官云端没有说话,以为她生气,遂再次解释道,“小晚,你生气了吗?我也知道,那样可能会坏了你的计划,但是你也知道,我的心中一直只有你,不可能会碰其它的女人的。”

“就你,也配吗?”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一脸狠绝地说道,说出的话,更是伤人。

说话间,便慢慢的倒了下去。

上官傲天的脸色明显的沉了几分,原本,他是因为那个男人想要放过二夫人,没有想到二夫人竟然这么狠,这样的她,万万留不得,留着她,接下来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

如今这局面,便明显的对玉儿不利了,看来,他倒是小看了这小子了。

夜无痕的眸子慢慢的从上官云端的身上略过,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人,而且竟然在刚刚那随意般的闲谈中,便将李玉绕了进去,就连丞相都无所防备,不得不说,她的确是够狡猾。

“回尚书大人,我还有人证。”上官云端就等着尚书大人问她这句话呢,所以尚书大人的话一停,她便连连的回道。

丞相本来就离的凤阑绝很近,中间只隔着上官云端,此刻似乎也感觉到了凤阑绝身上的那股惊人的气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唇角微动,再次说道,“若是绝王真的没有暗中帮她,也应该证明给大家看,让大家信服吧。”

不过,此刻他仍就没有开口说话,很显然此刻的他,没有帮助任何一方的意思。

皇上再次的气结,一张脸更是瞬间的铁青,这绝王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不是当众明显的嘲讽他吗?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见那女子没有再开口,不由的再次问道,“那主子有何计划?”

上官云端的心微动,望着他一脸的严肃,听着他那低沉的誓言,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怀疑,那个女人,不可能影响到他们的生活。

只不过,上官云端也是故意的想要吓吓南宫雪。

凤阑绝的唇角的笑微僵了一下,但是随即再次慢慢的上扬,虽然那声音故意装出几分嘶哑,但是他却仍就听的出,正是她的声音。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没有想到,他带她进个城,竟然会有这么多的拦着,好,很好,若是让他知道是谁在捣乱,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几天,她一直在忙着希儿的事情,凤阑绝也一直在处理她中毒的那件事,所以,她跟凤阑绝除了每天早上去给太上皇请安,陪陪太上皇外,其它的时间,她都没有进宫。

一路上,遇到了几个轿子,很显然应该是朝中的大臣,一个个赶的都很急。

“不必了。”上官云端的眉头微微的轻蹙,望了那几个轿子一眼,低声回道,那几个大臣,都不是一品大臣,不是朝中举足轻重的人物,而且,很显然,他们都是最迟得到消息的,所以这么晚了才急急的赶来。

“那要怎么办?”凤忆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她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

平时,太上皇的这儿,可是没几个侍卫的。

“母后今天见过太上皇了吗?”上官云端不想再讨论那个三王爷的事情,而是再次沉声问道。

“真的不用,我一个人,更方便些。”上官云端对着她微微安心,让她放心。

一直派人去找寻那个女子,只是,找到十几年,却仍就一点消息都没有。

凤阑绝还没有走进房间,看到在场的所有的人,心中便不由的一沉,这样的阵势,难道?

太上皇此刻的眼神,似乎是以前见过云端一样,而且似乎有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

听到凤阑绝的问话,便纷纷的望向床上的太上皇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但是,那些大臣们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话,却都是纷纷的惊住,这个时候他说出这样的话,若是皇上同意了他的提议,那便表示,他以后在朝中,便没有了地位,便如同永远的放了他的假,他以后就可以天天在家陪着他的王妃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对王爷已经十分的不利了,王爷不但自己不争,不但没有任何的动作,反而带着王妃出去玩,而且一玩就是一天。

“奇怪呀,丞相竟然在这个时候,让人来请你?”进了王府后,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疑惑。

虽然她只见过丞相大人几次,但是却可以肯定,丞相大人绝对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人,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来请凤阑绝呢?

突然想起了上次宴会的事情,难道说,那几个人,其实是凤阑锐的。

“这种时候,他竟然整天出去玩,一点都不担心他的将来?”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上却带着几分明显的怀疑。

“怎么回事?”上官云端看到他的脸色微愣了一下,忍不住问道,能够让凤阑绝吃惊的事情可不多呀。

不过,不得不说,那个人还真的计划的万无一失呀。

上官云端安排好一切,才跟凤阑绝离开了那个密室,回到了房间。

她的声音仍就恭敬,但是,更让上官云端疑惑,这个女子虽然语气恭敬,但是却没有一般宫女所有的那种卑微。

只是,她原本就是为了逃避选亲才配合着那些女人把自己的衣服弄破的,现在,她竟然又给她弄来一件新的。

但是,皇上若是那么做,丢脸的就不止她跟爹爹,只怕是整个夜阑国,皇上就算再想对付爹爹,也不会用那么愚蠢的办法。

用人中龙凤形容他一点都不为过。

她此刻虽然很痛,很痛,但是她却仍在笑,记忆中,这是爹爹第一次握着她的手,记忆中,这是爹爹第一次这么关心着她。

老夫人怔住,是呀,她也是女儿,若是让她去承认那样的事情,她也情愿死,所以一时间无言以对,只是微愣了片刻后,才再次说道,“那你也不能杀了她呀?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

她知道,娘亲的死肯定是跟老夫人有关的,就算当年的事情,不是她的阴谋,但是娘亲绝对是被她逼死的,所以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的。

老虎不发威,还真的当她当病猫了。

他现在应该祝福她。

上官云端又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意,感激之余也有着几分感动,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有这般细腻的心思。

“是呀皇兄,你快点回去阻止他呀,只有你才能够阻止这一切。”凤忆希更是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南宫雪倒是反应的快,向前恭敬的行了礼,然后才慢慢的抬眸,望向凤阑绝。

只是,看到凤阑绝紧紧地抱着她,一脸的轻柔,一脸的宠爱,她那疯狂变态的心理更加的不平衡了,她的脸上此刻已经是满满的让人惊颤的仇恨,甚至整张脸都因着那仇恨变了形,先前因为夜无痕的命令,那个侍卫的刀在她的脸上狠狠的划了一道,那伤口很深,也很长,如今还在滴着血。

老夫人望向上官云端时,眸子也多了几分恨意,只是,碍着绝王的面子,她自然不敢说什么,只是转向上官傲天,沉声道,“傲儿,雨儿的脸被毁成这样,难道你也不管,难道你还想纵容,不处置。”

“王爷,雨儿到底犯了什么错,竟然让王爷下此狠手?”老夫人微微的停了一下,然后才望向夜无痕,低声问道。

那律法的书,皇上拿着一本,丞相拿着一本,来检验两人背的对错。

他们自知,今天不管换了是谁,都不可能会背出这么多。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呀。”严大人微微的摇着头惊呼,似乎直到现在仍就不敢相信。

“这?”那个女人再次的语结,虽然她还没有成亲,但是,若是真的遇到那种情况,她真的愿意死守着吗?当然不愿意,但是不愿意又能如何呢?难道真的要分离?

只不过,看到凤阑绝的脸上不但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带着满满的笑,正一脸柔情的望着上官云端。

一个弹琴之人,却不懂的爱琴。

“怎么?本王的王妃还不能进宫给父皇与母后请个安吗?”凤阑绝的唇角扯出几分冷意,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声音中,更是带着明显的冷意,或者还有着几分狠绝。

她隐隐的感觉到,背后似乎有着几只手,同时的在阻拦着这件事。

只是,他的声音中,却是满满的笑意。

月儿进了房间,便微微的放慢了脚步,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将一个苹果放在了上官云端的手中,轻声道,“这是这个了,李妈吩咐让小姐上轿的时候一定要拿着这个,说是会保佑小姐一生平安,一生幸福。”

这对于平时几乎不会停嘴的月儿而言,的确是很正常的一句话。

“小姐,我,我是月儿呀,你,你这是怎么了?”她却仍就不承认,还做着最后的挣扎。

“是你?”上官云端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惊住,上官凌雨,竟然是上官凌雨,上官凌雨现在不是应该在青缘寺吗?

“你以为,绝王是那么好欺骗的吗?”上官云端冷笑,这个女人想要嫁给凤阑绝,只是,她以为她能够骗的过凤阑绝吗?

双眸微闪,心中猛然的一沉,难道?

“不防实话告诉你,你的这件嫁衣,跟我的嫁衣是一模一样的。”不等上官云端开口,上官凌雨再次得意地说道。

“没什么,先进去吧。”凤阑绝不想让她担心,而且事情还没有确定之前,他也不想妄加猜测,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进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上一脸的沉重,只是听到太医的话时,却似乎并没有更多的伤痛,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而旁边的几个皇室中人听到这个消息,也不见太多的伤痛,可见这皇室中亲情的淡薄。

想到那种可能,她的心中竟然有着一种莫名的害怕与心疼。

只有……

上官云端微愣间,他已经走到她的身了,冷冷的扫了那个宫女一眼,沉声道,“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