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9章:猛志常在

哒么哒么 50875

孟千寻的心中欣慰之时,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如今就因为小宝儿的这一举动,便让眼前的情形,发生了约对的变化。

随着他那激烈而缠绵的深吻,孟千寻的身子也慢慢的绷紧。

那时候的他,又怕,又饿,又痛,而且,心中,更是冰冷的,他真的没有想到,他死里逃生,母后不但没有丝毫的安慰,反而还骂他,惩罚他。

北尊大帝凝重的隐隐的多了几分思索。

北尊大帝自然也是急急的跟了出来,虽然他的病还没有完全的好,但是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是什么呢?

孟千寻听到众的议论时,双眸微闪,然后再次说道,“三天前,本公主已经说过,若是三天后,三皇子跟月教主都拿不出证据,那么这次的招亲大会就这么结束了,如今竟然两位都没有拿出证据,那么这件事情就只能这么结束了。”

老虎不发威,还真把她当病猫了,这一次,她就让他们知道,她孟冰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李逸风的眸子微眯了一下,快速的隐过几分危险的冰冷,不过,随即又更快的掩饰了下去,随即脸上漫开了一丝温柔,体贴,柔情款款的轻笑。

行了,听到这些,已经足够了,他现在也可以回去,去跟老爷汇报了,相信老爷听了一定会十分的开心的。

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你越是想要忘记,你若是痛苦。

没有半点要伤害他的意思,反而此刻的脸上似乎多了几分异样的情思。

而此刻众人望向花断尘的眸子中便都是满满的鄙视了,

“皇上,一个人断然不会伪装十几年,突然的展露出一切了,更何况,以前的公主还只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也不懂的伪装呀。”花断尘此刻明明听的出皇上的意思,明明知道皇上是在维护着孟千寻的,但是,他就不想放弃。

所以,他倒假称是以前就认识孟千寻,而且,把孟千寻说成了江湖流浪女。

前段时间,白容一直都在监视着花断尘,难道就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吗?

此刻,这样的神情出现在他的脸上,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难以置信。

“不管她是谁,不管她是不是朕真正的女儿,但是朕既然认了,他就永远是朕的女儿,永远是北尊王朝的公主,这一点,任何事情,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北尊大帝脸上的笑微微的敛起了些许,唇角微动,然后突然一字一字十分清楚地说道。

他望了一眼孟千寻,然后一脸阴狠地说道,“要死,我们就一起死,就跟以前一样?”

孟千寻望向他的眸子再次的一闪,自然也就猜到了他的心思,毕竟,她对他还是了解的。

所以,一时间,花断尘有些看不清上面的内容。

侍卫那敢缓慢,连连的将皇上扶好,放平。

可见,他此刻心中有多的紧张,多么的担心。

一双眸子微微一转,看到站在花断尘的面前,拿着一张纸的侍卫时,心中更加的明了。

“哼,你还嫌时间短了,我以前给你的时间短吗,我都已经给了你快三十年的时间了,你还不是一个女人都没有带回来,现在,没的商量,只有十天的时间。”李老爷子冷冷一哼,态度更加的坚决了。

只是,坐在她的身边的秦敏儿,唇角却是忍不住狠狠的抽了几下,这样的话,也只有娘亲说的出,而且,还能够说的这么的认真严肃。

走在前面的花断尘看到他那轻松随意的样子,脸色再次的一沉,心中也隐隐的多了几分压力,他竟然这般的轻松,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终于再次的见到她,而且,终于可以真真实实的将她抱在了怀里,这样的事情,是他这一年来最想做的事情。

可能是因为心中那快要咆哮的冲动,他此刻的吻略带粗鲁,但是却并没有弄痛她,既便是在最冲动的时候,他都会顾及着她的感受。

夜无绝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反应,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果然如此。

一年的分离开,她每天每夜在想。

他此刻的身子紧紧的压着她,他的脸,离的她也很近,很近,那双眸子,那般直直地望着她,似乎要将她穿透了一般。

这一次,她说的更加的明显的,不再丝毫的掩饰,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她觉的,感情的事情,爱了就是爱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掩饰。

这样的她,也让他更想紧紧的揽在怀里,保护着,疼爱着。

只不过,他就是不相信,就是认定了她的心中一定还有他,只所以那么说,是故意气他的。

她知道,这一次,他不会再像上次一样了。

为了这件事情,段红可以说真的下了很大的功夫,关于孟千寻的这副身份的以前的一切,她也都查清楚了。

而李逸风那边。

这件事情他可是一直都藏在心底的,谁都没有告诉过的。

但是,随即一想,逸风也不是这样的人呀,若是他喜欢,他才不会管那么多的。

这招亲大选的事情还没有结束了,他怎么可能去进宫提亲呀。

“臭小子,冰儿可是个好孩子,我跟你娘亲可以说是看着她长大的,对很喜欢她,这一次,你的眼光倒是不错,所以,你要尽快的把她娶进门。”李老爷子根本没有理会李逸风此刻的心情,再次接着说道。

“恩。”李逸风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句谢字都没有,便慢慢的转身,离开了。

“对不起,花公子,没有公主的传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宫。”拦下的他的侍卫,而无表情的说道,没有半点的回旋的余地。

“寻儿,你还是在意我的,要不然,你也不会在意这件事情。”

可能以为孟千寻此刻没有说话是被他感动了,便更加的一脸深情的说道以前的事情,希望可以用以前的事情打动她。

白容的眸子此刻也是微微的眯起,虽然,他不知道公主跟这个男人之间以前发生过什么,但是,他却十分的确定,公主爱的是人三皇子,而不是他。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可是泼妇的风格,而他现在,除了没有哭,其它的也都算是做全了,而且,做的可绝不比泼妇差呀。

那神情,仍谁看了,都会联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男人,对,就是这个男人,是深爱着花断尘的。

“他最厉害的,可不仅仅是他的表演呢。”夜无绝的眉角一挑,声音中略略的带了几分神秘,他要做的事情,自然不会那么的简单,今天,他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那个男人。

北尊大帝微愣了一下,望了雪太医一眼,自然明白雪太医的心思,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声说道,“恩,你下去吧。”

“刚刚太医跟李逸风都说了,你千万不能再着急,不能再操劳了,所以,以后,你就两耳不闻窗外事,只要好好的养病。”李灵儿的手也紧紧的环上他的腰,声音虽然很轻,但是还是隐着太多的担心。

“这也是对她的一个锻炼,她就算不接管北尊王朝,将来嫁给了夜无绝,到了凤阑国,面对的只怕是更多危险。现在让她开始锻炼,也未必是什么坏事,何况夜无绝在这儿,也可以帮她。”北尊大帝的脸色微沉,神情间多了几分凝重,凤阑国的情形可是比北尊王朝复杂的多。

而她这句话,分量有多重,大家心中也都是明白的。

此刻,孟千寻的神情间多了几分严肃,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坚定。

她之所以反对招亲的事情,无非就是因为夜无绝,若是最后能够让夜无绝成功的成为她选中的驸马,那么一切不就都圆满了吗?

丞相大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望向孟千寻的时,眸子中多了几分赞赏,昨天她那般的坚决,不顾一切的闯进大殿,就是为了让皇上取消招亲,肯定是有原因的。

那么长的时候,他们这些人,都无法解决的事情,竟然此刻拿出来,让一个小丫头去解决,这不太过分了吗?

“项大人带着粮食达到明城后,便按上报的人数发放粮食,本公主特意准备了一个小册子,凡是领取了粮食的百姓,都在这小册子上签上名字,按上手印,注明领取的粮食数目。”孟千寻自然看到的出那些大臣们的疑惑,慢慢的拿出一个小册子,递给了一边的刘公公。

站在一边的白容看到公主脸色突变,便也明白了,这花不是三皇子送的,而且看公主的神情,似乎已经知道了是谁送到了。

刚刚公主听到有人送花的时候,可是有些高兴的,而且若是公主不喜欢,应该就不会让他去取那上面的字条来了。

“这是什么?”夜无绝心中思索着,手已经下意识的伸出,拿起了那些字条,打开,望去。

而很显然,夜无绝是早就知道了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所以,此刻,她也不想再隐瞒了,全部说清楚了,或者更好,因为,她真的不想让那个男人再影响到她以后的生活。

孟千寻的眉头微蹙,心中多了几分不满,若不是因为他现在正在修筑河渠,也算是在为北尊王朝做事,她根本理都不会理他。

“不过,下次你若是有公事禀报,请先让人通报,得到本公主的首肯才可以进来。”孟千寻微微顿了一下,再次冷声补充道,她不想给他任何的误会。

她直接的下起了逐客令,她是真的,真的不想见到他的。

更何况,她现在还主动的帮他,虽然她说,那不是为了他,虽然她说那是为了北尊王朝,便是最后的结果却是真真实实的帮到了他的。

所以,两个人此刻跪在地上,不断的发着颤,头更是极力的垂着,那声音中更是满满的害怕,或者还隐着几分绝望。

“你们两个,把小公主照顾好。”孟千寻也不想再继续在这件事情上打转,看到床上宝儿睡的正熟,不由的小声的吩咐道。

“是,是、”两个宫女连连应着,这次才终于相信了公主是真的不会惩罚她们,真的放过她们了,而且还让她们照顾小公主,便说明,对她们是信任的。

所以,她想到了一个人,就是,跟她一样,从现代穿越而来的,那个曾经她爱过,却更是伤她最深的男人。

而她刚刚还在怀疑父亲是装出来的。

而且,他这么多年,为了找灵儿,对于朝中的事情,也忽略了太多。

这个时候,能交给谁来处理?

“千寻,既然太医说,父皇需要静养一段时间,那么这段时间,朝中的事情就暂时让由来处理吧,父皇相信你的能力。”北尊大帝的眸子直直地望向孟千寻,一脸认真,一脸严肃地说道。孟千寻微惊,手下意识的收紧了些许,一双眸子更是快速的望向皇上,神情间下意识的隐过几分担心。

孟千寻没有回答,只是,扶着他的手轻轻的颤了一下,“雪太医虽说是旧疾,但并没有说不能医治,相信一定会有医治的法子的。”

而外面的孟冰跟夜无绝赶到大殿时,皇上与孟千寻便已经离开,那些大臣也都纷纷的出了皇宫。

孟冰带着宝儿,很快便来到了皇上的寝宫,此刻,寝宫外,已经乱成了一团,皇后也已经得到消息赶了过来,孟千寻仍就守在外面。

“不行,我要进去看看皇兄。”虽然那侍卫说不能让人打扰,但是让她等在外面,那还不把她急死了,所以,孟冰不顾侍卫的阻止,直接的进了宫院。

“外公不会有事的,外公一定不会有事的。”小宝儿慢慢的从孟千寻的身上溜了下来,轻轻的走到了北尊大帝的床前,看到北尊大帝昏沉的样子,一张小脸上是满满的担心与难过。

“是呀,皇上,这万万不可,这件事若是取消了,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呀。”另一位重朝也跟着跪了下来。

那太监的身子惊颤,微动了几下,似乎想要站起来,但是却又没有一下子站起身来。

一边的雪太医唇角微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只是却被他一记冷光止住了。

那种亲情的牵连是绝对无法割舍的,是天生的,是本能的。

皇兄竟然决定的事情,而且都已经公告天下了,那么多人都是因为看到了昭书而赶来北尊王朝的,那么这件事情,就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我现在就要一个解释,还请皇上当着全朝大臣的面,给我一个解释。”孟千寻的眸子快速的望过那些大臣,脸上更多了几分坚定,她既然来了,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的离开,就一定要一个结果。

她怎么都不可能会去举行那个什么招亲大会,她都已经嫁人了,孩子都有了,那不是胡闹吗?

那些大朝们看到皇上咳成那样,一个个都纷纷的变了色,都是一脸的紧张。

“姑娘,看来你还不知道这件事呀,这可是北尊王朝的皇上下的昭书,而且是公告天下的,如今应该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全天下符合条件的人都已经纷纷赶去北尊王朝了。”边上一人听到孟冰的惊呼,好心的解释着。

孟冰微愣了一下,顿时恍然,“对呀,夜无绝肯定也看到了这样的昭书,那他肯定也赶去了北尊王朝了。”

李灵儿语气,是的,其实她也是担心的,毕竟现在的夜无绝跟当年的他真的太像了。

就在宝儿跑到水池边,开心的看着水池中各种各样的鱼儿,欢快的游来游去时,突然看到假山后面慢慢的走出一个男人。

夜无绝听到她的问话,微愣了一下,对上她脸上的笑意时,心愈加的颤抖,更多了几分亲密的感觉,突然有着一种想要将她抱进怀里,好好疼着的感觉。

当然,娘亲说过,爹爹是最厉害的,所以就算突然出现在皇宫中,也不奇怪的。夜无绝听到她的话微愣,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错愕,这个看上去只有两岁的孩子,却是聪明的很,那思维也远远超过她看上去的年纪。

除非这小丫头认识他。

呃,夜无绝彻底的无语,这小丫头说的这是什么话呀,介绍她的娘亲给他认识,他怎么听着这话,有些怪怪的。

夜无绝有些好笑的暗暗的摇了摇头,可能是他太想千寻跟孩子了。

“走呀。”小宝儿看到他略略犹豫的神情,便向前拉住了他的手,甜甜的笑道。

他有女儿了。

跟在一边的侍卫,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对于自己主子这样的命令,真的不知道做何反应,主子向来冷静,处事谨慎,此刻竟然发出了这样的命令。

他们的剑更是齐齐的向着他们剌来。

所以,并没有太多的侍卫。

当时,在大殿中那么黑,相信那些人,也没有看到她的样子。

“若是你们这么多人都保护不了朕,那朕就是白养你们了。”皇上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冷冷了望了那侍卫一眼,狠声说道。

皇上眸子微沉。

仍就在望着她的皇浦拓看到唇角慢慢绽开的轻笑时,微怔了一下,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异样。

皇浦拓此刻是越想越恨自己。

“没有想到,这北尊王朝的皇上竟然这般的痴情,那么能够让他这般深爱的女人,一定十分美丽呀,这公主肯定也差不到那儿。”

夜无绝快速的回神,意识到刚刚自己失态,连连的掩饰住自己脸上的情绪,恢复了平时的冷静,只是淡淡的说道,“本王还真是有些惊讶了。”

被北尊大帝抱在怀里的宝儿格格的笑着,笑声随风吹开,散到每一个角落,角落中的花儿听到那笑声,慢慢的开放了,角落的草儿听到那笑声,越来越绿了。

树叶儿听到那笑声,不断的摇摆着。

那些叫的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小动作们听到那笑声,有的安静的趴在地上,有的兴奋的跳着舞。

这丫头绝对是最好的继承人,所以,他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必须让这丫头答应。

当年,这一切原本是应该由李灵儿来承担的,但是没有想到,李灵儿第一次出山,就被那个男人迷住了,然后就跟着他走了,竟然将这儿的一切都不管了。

“外公,美。”当北尊大帝将小宝儿从高处放下,抱在怀里时,小丫头望着北尊大帝,痴痴的笑了起来,可能是想到了刚刚北尊大帝的样子,那口水再一次慢慢的流了出来。

“笑话。”这一次然翁是真的郁闷了,这小丫头也太小看他了吧,“小丫头,听过独尘吗?恩,你还小,可能没听过,不过,你的娘亲跟你的外公肯定都听过。”

他也会为宝儿尽量的创造出最好的环境的,要说传授武功什么的,由他也就够了,宝儿若是能够把他的本事都学会了,走遍天下都不用怕了。

侍卫看到她时,身子下意识的僵滞,平时极为冷静的他,此刻却忍不住的慌张了起来。

“白容,你站在那儿做什么?”孟千寻看到直直地站在那儿的侍卫,微微的挑眉,有些奇怪的问道,而且看到他的神情间似乎有着几分紧张,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疑惑,“发生了什么事吗?”不跳字。

白容惊滞,没有想到孟千寻又将话题饶了回来,而且还是这般直接的问,他若就不是,那就是明显的欺骗公主,若说是,公主若问起上面的内容,那他要如何回答?

李灵儿一脸的纯净,让人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他还能有什么反应呀,你都要为他的女人选夫君,为他的女儿选父亲了,你觉的他还能有其它的反应吗?”不跳字。李灵儿略带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那说不定到时候,他真的会为千寻另外找一个夫君,为宝儿另找一个父亲。

“对了,千寻,你们这一年,到底去了哪儿?,那儿是不是跟这儿一样冷呀?”孟冰上了马车后,忍不住问道,毕竟,当时他们消失的实在是太奇怪了,而且,一下子就消失了这么久,回来后,又真的反皇嫂带回来了,她的心中可是有着太多的疑惑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