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5章:不知所言

哒么哒么 50875

“这是修炼武功返老还童的现象,这个老家伙得有一百多岁了。”陈青云从地上站了起来,占到了陈晴风的身边。

事实也相差不远,因为在雪地里掩藏痕迹不是容易的事,他们只要顺着痕迹往下找,总能找到人。

“哼……”秦寂言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一手抱着顾千城,一手拉着缰绳。

“躲在这里,不要跑,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跑出去,听到没有?”脑海里,还回旋着姐姐叮嘱的声音。

顾家其他人的死活他不管,可是承意和承晨怎么办?他们还那么小,他舍不得他们死呀。

“楚世子这个样子,他还能坐稳世子之位吗?”老太爷眯眼,心中渐露不耐。

老太爷没有吭声,而是盯着顾千城看……

“殿下,乖……不要伤心。你没有听错,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我们顾家未嫁的姑娘,都没有看上你呢,怎么办呢?”顾千城坏心的再往秦寂言的伤口上撒一把盐。

可是,消息有那么容易传出去吗?

“明天,于谦他们就要到达支灵川。”他们只比凤于谦早了一天,而且这还是在凤于谦故意拖延行程的情况下。

“你是最好的饵,要是让北齐人知道你出现在这里,北齐人会选择放走凤家军,而对你下手。”别说一万,就是十万凤家军也比不上一个秦寂言。

这个小官差,还真是不凡,刑部这地方藏龙卧虎呀。

心大呀!

圣旨下到顾家时,顾家愁云惨淡,顾老夫人和顾候爷直接跌坐在地,久久没有回神。顾老夫人回神后嚎哭一场,比死了亲娘还要难过,顾候爷亦是弯了背,久久直不起来。

这些家具,都是按赵王府新房尺寸打的,选用上好的紫檀木,价格不菲,甚至有价无市。当然,打家具的木头,自然不是顾府出来的,而是她母亲的嫁妆。

这个时候,秦寂言要哄哄皇上还好,可偏偏秦寂言板着一张死脸,严肃的道:“皇爷爷,事实摆在面前。”

不好去封家,顾千城也不愿意呆在顾家,便让车夫送她去六扇门。她现在也算半个六扇门的人,老皇帝对她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太爷也就管不着了。

顾千城朝她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冠军候受伤了?严重吗?我这就让人去请太医来。”老管家一脸担心,想要上前查看,却被武毅拦住了,“不必,冠军候只是外伤,大小姐已经帮冠军候包扎好了,无须再麻烦太医。”

老皇帝心疼,当天就训斥了大理寺卿,让他把这宗案子压下来,一点小事也闹得沸沸扬扬,成何体统。

在北齐,太后的话才是圣旨!

弓箭手搭箭再射,可他们刚装上箭,就出事了!

“我们皇后在里面。”大秦的将领是个有成算的人,心知不能把秦寂言进去的事说出来,不然长生门的人该拿侨了。

有顾千城在,炸药造成的外伤还不至于让他们毙命,只是每次遇到炸药攻击,凤于谦都会让一批受轻伤的人诈死,然后草草埋在郊外,待到他们走后这批人就可以起来了。

“是,殿下。”早就计划好的事,凤于谦只需要做做面子功夫就好了。

他们真得好为难呀!

秦寂言摩挲着下巴,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气……镜子里,清晰的照映出,被顾千城切开的伤口,也清晰的照映出,顾千城把手伸进去,在里面寻找孩子的动作。

双方交班,确实没有意外后,前一批人离去,而这就是最好的时机。

石墙铁门?

什么?

可是,顾千城晚了一步,等她跑进来时,宫殿已在唐万斤一拳下轰然倒塌,而上面的夜明珠直接变成粉末。

他自己都腿软,他自己都想跪,他哪里有立场去说自己的弟兄。

“嗯……记住,朕要灭了他们的老巢。”秦寂言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抱着顾千城往船舱里走……

总捕快想到这个可能,全身瞬间冰冷,身体比脑子反应过快,“咚”的一声脑袋着地,匍匐在地上:“卑职失职,肯请圣上责罚。”

封老爷子虽然身子健朗,可终是老人,跪了这么久身体也有些吃消,脸色煞白煞白的,看上去就像是大病一场,要不是封老爷子悄悄拉了她一下,顾千城还真以为封老爷子晕了过去。

安顿好两个老人,顾千城也不管太上皇怎么想,直接给两位老人倒两杯茶,喂完茶后才对太上皇道:“太上皇,封老爷子晕了过去,不知可否为封老爷子请太医来看看?”

“我数三声,景炎不出来,就别怪我大开杀戒。”景炎胆敢威胁他,就别怪他拿这群小兵开刀。

“唔……放。”跛脚男人渐渐无力挣扎,舌头不断地往外吐。

明明京城离这里更近,为什么是皇太孙殿下比他们庄主先到?

可是,子车能想到的问题,秦寂言会想不到吗?

秦寂言再次越过他们了,看向赵王,“赵王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拿这些无辜百姓的性命,也掩饰你的失败吗?”

可是,“不是”两个还没有说出来,秦殿下被顾千城用吻堵住了,“殿下,我很高兴,我很高兴听到你跟我求婚。”

“既然如此,我就进去抄第四道门上的数字,等他们醒来再算。”顾千城再次带着纸笔往前。

顾千城默默望天,已不指望自己能算出开门的数字。术业有专攻,计算不是她的长处,她只需要记住这些数字就行了。

“再帮你一次?”秦寂言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嘲讽的道:“凭什么?本王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你,你是本王的谁?本王有帮你的义务吗?”

他到要看看这姑娘要做什么。

“不必。”秦寂言摆了摆手:“把凶器与血衣交给顾家。”

十一起案子,犯案手法相同,六扇门的人一致推断为一人所为,可一人要如何在十一家大户下杀手?

她舍不得!

“你是说,风遥极有可能,真的是凤家人?”顾千城的脑子还算清醒,尤其是刚刚发泄一通,情绪得到了缓和……

“想了一整天,硬是等到三更半夜才来找你,我还不够低调吗?”秦寂言后退一步,可就在顾千城以为他不会有别的动作时,秦寂言却突然往右退了一步,然后在顾千城没有反应过来前,一把将人抱起,“抓住了,怎么办?”

“我……也想你。”顾千城鼻子一酸,抬手挤开秦寂言的脑袋,双手挂在他脖子上,然后凑上去……

“换个条件,朕不会立你为后。”他也不会考虑立后的问题。

她等了封似锦三年又能怎样?她不可能嫁给封似锦,一如封似锦不会娶她一样。

他不会告诉秦王殿下,他很期待的。

平西郡王妃也不怕顾千城知道,苦涩的道:“我的儿子我了解,如果你劝说都无用,那就谁都不行,我们夫妻也认了。”

在秦寂言从长生门出发,前往活火山时,顾千城一行人已抵达活火山脚下。

“圣上小心。”武将大喊,拔刀挡了一记,禁卫也蜂拥上前,手中的刀反手刺入土丘里……

凤老将军无比庆幸,他们把京郊大营的兵马调来了,不然今天还真是头大。

“将军,小心!”风遥的亲卫,见风遥像是发了疯一样,吓得大叫。

回到寨子,土匪们紧绷的弦松了,一路嘻嘻哈哈,勾结搭背的往里走,暗卫静静的看着,冷笑:这群蠢货,真以为他们不追,是被那条着火的船阻了路吗?

“就这么走出来了?”直到走出宫殿,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这也太简单了!

“白天睡了一上午,此时不困。”一晚上经历这么多事,她要还能睡得着,那就叫奇了。

他不是皇爷爷,他们的孩子也不会和他父王一样。

“我就怎么就混得这么惨?”顾千城坐在梳妆台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湿发,眼神迷茫没有焦距……

江南是个好地方,山多水多,朝廷要派兵攻打绝不是易事,可是……

没有想过占据江南,可并不表示景炎会把江南拱手送给秦寂言。

景炎容貌与气质都是一等一,傍晚的霞光一照,整个人就像是仙人下凡,让人不敢直视。

“要不要寻个大夫来看看?”景炎放下碗筷,关心的道。

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吃得下饭,他快烦死了好不好。

“之前以为会,现在看来是我想太多了。”秦寂言大大方方的承认,换来顾千城毫不客气的嘲笑:“殿下,你真得想太多了。你答应给武毅一个机会就足够了,而机会这种东西,本就是稍纵即逝,武毅没有抓住也不能怪我。”

秦寂言一听,心情大好,伸手就将人搂到怀里,“本宫的乖……”

一个从战场上踏着万千尸体活下来,仍旧保持稚子之心的人,顾千城无法不信。

……

现在,大家身上都一样有罪名,皇上总不能只处理他们这批人,对自己的心腹就不处理吧?

可就在此时,传令兵急切的声音,打断了秦寂言的话……顾千城伤心难过,顾夫人就高兴,每每看到在家金尊玉贵的顾千城,顾夫人就会想到,在赵王府受尽折磨的千雪。

和一般人相比,天天和尸体、死者打交道的她,确实比一般冷清,也比一般人更能接受生死,可并不表她不会悲伤,不会难过。

连下十二道急诏的事,史书上也不是没有过,他们能捂住一道,可却捂不住十二道。

是以,当那几个闹事的官员,穿着朝服出现在城门口,立刻引来众多百姓的侧目,不少人都悄悄的问身边的人:“咦,这可是一品大员,怎么来城门口了?而且还不止一位?”

京城的百姓平日见多了,看到朝中大臣出现在城门口,第一反应就是有大人物要来。

“呃……”顾千城一怔,义愤填膺的道:“秦王太不厚道的。”简直是无耻,居然公报私仇。

终于要结束了!

一个渐老的旧主,一个是正在成长的少主,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要倒向谁,就算明面上没有动作,私底下也要给秦云楚几分面子,至少不能得罪。

赵王抢城中百姓的粮草,他们就去抢赵王的粮草,回来接济城中百姓还能落得一个好。

从地上跃起,景炎没有耽搁,立刻提起,纵身跃出火海……

这一下,跟在后面的人也不敢上前,举着刀,戒备的看向秦寂言,“你,你是什么人?找上我们有什么事?”

“讨好呀?让我想想要怎么讨好你。”顾千城歪着头,不让秦寂言对着她的耳朵吹气,在秦寂言满心期待下,顾千城一脸狡黠的道:“皇上,我帮你解决粮草的问题怎么样?”

秦寂言大晚上的跑来找顾千城,是听到属下汇报,说顾家老太爷打算把顾千城嫁入言家。

秦寂言不想深究,他把一切归为,顾千城要是嫁了人,用起来就不方便了。

“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出城。”顾千城深吸了口气,知道接下来的事不是她能参与的,果断选择跳出去。

作为大秦的帝王,这世间没有人有资格给他“赐座”,可偏偏圣后就说了,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明摆着是要压秦寂言一头。

心腹为景炎出了一串的主意,其中有几个确实不错,可和丢下一切去找顾千城的秦寂言相比,都弱暴了,他就是做再多,也换不来顾千城那一刻的怦然心动。

托和唐万斤一起去西北的福,顾千城对在山里怎么找食物、水和药材非常熟悉。等到天亮,顾千城便爬下树,先是寻了一处水源,灌了半饱才开始找吃的。

“皇上,你可不要忘了当初的事,小……亦安她只是药王的女儿,就能召集数十位高手帮她,要是药王重出江湖,经营十几二十年,必成气候。”

顾家祖孙和乐融融,一派慈孝。不过,这些都与顾千城无关,顾千城和六扇门的众人,正忙得晕头转向,眼睛发花。

“咳咳!”秦殿下轻咳一声,提醒众捕快他来了,可是……

六扇门提前来的小吏,第一时间上前,把案情说给秦寂言听。

“这,这……”两个仵作面面相视,这个问题可不能随便答,要是答错了,他们以后就别想再吃皇粮了。

这世间有一种人,祈祷幸运之神眷顾,有贵人看中他们;还有一种人则自命不凡,想要靠反骨、傲气、特立独行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不识好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