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8章:正名责实

哒么哒么 50875

自从父亲去世后,一个又一个手下,就迫不及待开始远离自己,还有,那些曾经的兄弟,也无视自己。

大概是太过疲累之故,俞婉连紧张忐忑的心情都没了。

死者入土为安!

娴雅温柔的淑妃,含笑提起了三皇子大婚之事:“……三皇子已有十七岁,正是成亲大婚之龄。恳请皇后娘娘早些为三皇子操办亲事,待新妇进了门,早日怀孕生子为天家开枝散叶,臣妾也没什么可烦心的了。”

众人纷纷表示。

萧语晗微不可见地略一点头。

想来,此事早已成了笑话在众人间传开了。

年过五旬的名医迅疾为淮南王看诊,仔细听了一回脉后,神色颇为凝重。开始为淮南王施针。

“二皇子夫妇,明日来伺疾。”

事实却是,哪怕她被抬做四皇子侧妃,也只能穿一身樱红衣裙,卑微又憋屈地给诸皇子妃行礼。

小鸡肚肠!斤斤计较!半点皇子气度都没有!以后谁做了五皇子妃,算谁倒霉!

六公主忽地问道:“今日江家人来书院闹事,你似半点都不惊讶。莫非早知会有此事?”

今日,便是约定好进牢房探视的日子。

“我以为,这便是家父说的生死关头了。我自知身份卑贱,没有觐见皇上的资格。听闻三皇子殿下宅心仁厚,便鼓起勇气去了三皇子府。”

六月初六这一日,蜀王设宴,宴请昌平公主及一众藩王和藩王妃。年少的平王安王也一并来赴宴。

亲眼目睹最器重最心爱的嫡长孙被杖毙,对年迈体弱的淮南王来说,不啻于是致命的打击。这一昏厥,不知还能不能安然醒来。

谢明曦舒展眉头,略一点头:“请她进来。”

顾山长夸赞几句,又将第一名的嘉奖给了谢明曦。是一本前朝书法大家的真迹。

然后,一脸愧色地拱手向建文帝请罪:“儿臣办事不力,恳请父皇降罪!”

谢明曦和顾山长对视一笑。

徐氏说话坦白直接。

话未说完,已泪雨纷纷。

折断了谢元亭的右手!

帮理不帮亲,说着容易,做来何其困难!

“你如今领着嫁妆归家,和夫家已了断。淮南王府之事,牵连不到你身上。你且在家中安生住下。待过两年,风声淡了。娘再寻摸着为你说门亲事。”

……

永宁郡主面无表情地看了谢云曦一眼:“明娘天资聪颖,读书远胜过你。你这个做姐姐的,有闲心和明娘斗嘴怄气,倒不如多花些时间读书。月末考核未得甲等,你也不必回来见我了。”

……

众人都在跪灵,抬眼时只能看到俞太后哀恸的背影。

自己最清楚自己的斤两。谢钧自知才学尚可,做官的能耐本事也过得去,不过,也说不上如何拔尖出挑。他最大的优势,就是皇后亲爹天子岳父这个身份了。

宁王身手不及盛鸿,不过,比起他们两个还是要强一大截。刚才两人出手想制止宁王,被宁王各自踹了一脚挥了两拳。

盛鸿定定神,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明曦,幸好我有你在身边。”

萧语晗说话颇为委婉,不过,话中之意谁都能听得出来。

被人拿捏住把柄的滋味,便如一把刀悬在上空,随时会落下。不知会被刺中何处,更不知会受多重的伤!

……

丽妃赏赐的两个美人,早被冷落一旁。谢云曦伺寝的次数,也少得可怜。便是李湘如再善嫉,对谢云曦也生不出什么嫉恨之心来。

“住口!”谢钧沉了脸:“明娘考试一日,定然乏了,回去歇着也无妨。你身为兄长,不但不体恤,一张口便是责罚,实在刻薄!”

五百份试卷被分为五组,每组一百份。要从这一百份中评出二十份甲等,自不是易事。每一份都得细细批阅。

谢明曦平日戴着厚厚的面具,真实的情绪被遮掩在面具后,无人能窥见她的喜怒哀乐。

话音未落,一个宫女便行色匆匆地进来禀报:“启禀丽妃娘娘,射箭比试结果已经传至宫中。拿了第一的……是六公主殿下!”

这才是真正的谢明曦!

随在谢元亭身侧的年轻妇人,正是谢元亭的妻子孙氏。

此时被顾山长笑着打趣,谢明曦终于有了一丝少女的羞臊。

两人不约而同地张口,然后又异口同声地说道:“你先说。”

同是庶出,方若梦对谢明曦顿生亲近之意。

谢明曦目光掠过方若梦微红的眼眶和强颜欢笑的脸,心中隐约猜出几分,却未说穿。顺着方若梦的话音笑道:“我这便打发人去厨房说一声,今日中午多备几道菜肴。”

婚期已经改了,还能怎么责罚?

可惜,谢明曦脸皮厚度丝毫不弱于未婚夫婿,半点不见害臊,悠然笑道:“准备嫁妆这等事,由祖父祖母父亲他们操心便是。我有什么可忙的。”

那双深幽的眼睛里,闪着的是冷厉的寒光和孤注一掷的决绝。

李湘如已无资格时时进宫请安。消息也比原来闭塞得多。

“谢侍郎身为蜀王殿下的岳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等时候,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

谢明曦听出六公主的言下之意,扯了扯嘴角,并未多言。

今日,她却有了继续挺胸抬头的勇气和底气,朗声应道:“多谢母亲夸赞。”

说起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三个月前便曾有过一回,再往前,半年前母女两人也争执大吵过一回。

这等话焉能随意出口?

宁夏王冷冷说道:“现在说这些废话还有何用。当日我就说过,现在动手太过仓促。是你坚持要提早动手!”谢明曦略略侧头。

此时,那张俊美绮丽的脸孔上,浮着一抹略显坏坏的笑意。

她能窥透尹潇潇,能勉强摸清李湘如的性子,对谢明曦,却至始至终如隔着一层纱。

俞太后早已气得面色铁青,冷笑连连:“哀家亲父死了还未到一个月,皇上便开始清理俞家。有你这等好儿子,哀家真是三生有幸。”

……帝后年少相识,情意深厚。

内向少言的性子,也有一桩妙处。不想回答的时候索性闭口不语。谁也不会和一个“阴郁孤僻”的半大孩子计较。

新年上元节,进宫觐见太后皇后,少女们个个精心装扮。谢明曦也未例外,今日穿的是浅粉色新衣,红如鸽子血的宝石发钗,熠熠闪光。

盛鸿未着龙袍,穿了昔日的玄色锦袍,长发纶起,面容俊美。在场诸多美人,竟无人能压过盛鸿的美色。

这是拿盛鸿来打趣了。

尹潇潇颇有几分尴尬地抬头:“三皇嫂,我真不是有意要弄哭她。”

可不是么?

此时,盛渲和淮南王世子都在淮南王床榻边。

被一一点名的俞夫人顾夫人临江王妃笑容皆为之一顿。

可惜,直到闭眼前的一刻,也没等来心冷如冰的天子。

盛锦月这一张口,众少女都有些失落。谢明曦的心情却未好转。

花宴过后,丫鬟们迅速收拾凉亭,搬了古琴长笛等乐器来,还有棋盘笔墨等物。便连投壶玩耍之用的器具,也都已备好。

“不知道。或许是要送我们去蜀地,那里是七弟的地盘。且山多林多。将我们放置在那一座深山老林人迹罕至之处,定然无人察觉。”

顾山长不知该气还是该笑:“这个六公主,算学棋艺堪称天才,四书五经和音律却是一窍不通。真不知该如何形容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