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7章:羿射不中

哒么哒么 50875

凤轻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又怎么会不欣赏这最后的结果呢,至于半夜不能出城这个问题,对凤轻尘来说是个大问题,可对九皇叔来说,那绝对是小的不能再小的问题。

“他们不敢坏文渊先生的名声。”知晓的人不多,可当事人展颜和南陵锦行都知道了。

“想一想,你崔叔叔最先是效忠谁的?”

凤轻尘是小偷,偷走属于她的一切。

“西陵天磊手上的三十万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如果他能在瘴气林活下来,终归是一个祸害,早些除去对本王来说百利而无害。”

有九皇叔这话,凤轻尘就不再多想,每天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和玄医谷谷主聊聊哲哲的病情,小日子悠闲的让人嫉妒。

江南是清王的地盘,她可以抱怨这两人不谨慎,害她被困江南,可不能插手江南的事务。

“轻尘……”王七连忙追了上前,一脸讨饶。“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说话,罚我,罚我,全部誊写一遍好不好。”

王七点了点头:“你不会想去下注吧?”

还在努力压下自己的欲望,让自己的身体平静下来。

“疯子。”凤轻尘暗骂一句。却不知九皇叔之前,也做了类似的疯事。

南陵锦凡接过,打开一看,通体玉色的玉华兰芝,正静静地躺在玉盒里。

王七虽然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去,但看到凤轻尘坚定的样子,也明白这凤轻尘下了决心的事情,他无权更改……

和凤离忧分开后,凤轻尘悄悄朝江南走去,到了江南的境内,也没有去找清王他们,而是自己先找合适的地方,如果能买下来就买下来,要买不下来,那就只好让清王和江南王出面了。

离得近,子弹的威力更大,一枪过去冰墙就炸出一个口子,凤轻尘毫不吝啬子弹,一路扫射过去,把整个冰室都毁了,包括他们脚下所踩的地方。

李玄月一脸失望,玄月宫主似乎早在预料中,只是在走之前,说了一句:“暄宫主,四大玄字门派关系密切,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历史,我希望暄宫主你回去后,好好问一问你父亲。”

这样的箭伤,别说在心口了,就算不在什么要害,硬拔出来,那也是会带出一大片血肉。

敏夫人坐在椅子上,神情傲慢地打量着九皇叔与凤轻尘三人,完全没有当日柔弱委屈的模样,让凤轻尘一度怀疑,自己认错了人。

“绝配吗?”九皇叔坐在马车内,将逐风楼外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原本就黑沉的脸,听到这句话后,更是黑得彻底了。

她曾说过,如果有一天九皇叔伤了她,她不会恨、不会怨,因为是她给了九皇叔伤害她的可能,她没有资格去怨恨别人,她能做的就是不给九皇叔再伤她一次的机会。

“别谢得太早,我不一定能查出问题,毕竟我不是专业的。”法医也不一定能从每一具尸体上找到问题,更不用提她这个普通的外科医生了。

实力决定一切,经过思行这番动作,哪怕是赤炼水和郭保济也不敢小视凤轻尘,不敢拿她当普通后辈,更不会用先前那般傲慢的姿态来对待她。

九皇叔见王锦凌不答话,咄咄逼人:“怎么?大公子不赏脸。”

“凤轻尘,滚开!”说话间,东陵子洛一伸手,就准备将凤轻尘推开。

真背!凤轻尘握枪的手指泛着白,手心满是汗,凤轻尘盯着暄菲还有她身边的人,看看能不能寻到机会,把暄菲抓来当人质。

要是皇上处死,洛王的下场不痛不痒。

它太伟大了!

“都一样。”凤轻尘将杯子放下,示意符临该说了,她没功夫耗在这里。

除了本国的压力外,南陵、西陵、北陵还有九城,也不甘寂寞,纷纷发来国书,要求东陵销毁震天雷,禁用震天雷,他们害怕,怕东陵皇上一个不高兴,拿震天雷对付他们。

“居然能做到这一步。”面前这些士兵,除了动作呆滞外,完全和活得没有什么区别。

不,应该说面前这些鬼兵,一摆出进攻的架势,比战场上的士兵更强悍。鬼兵身上散发出来的肃杀之气,就是暄少奇也忍不住心惊。

凤轻尘只听不说话,不多时就有宫女打来温水,绞了帕子给凤轻尘净面,按理这个时候九皇叔应该回避,可九皇叔却像是不知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主修心脑外科不错,但在古代她最不想接的就是心脑外科相关的病人,一个不好,病人就会死在手术台上。

“真的吗?你已经检查出来了?”崔浩亭这个时候也不淡定了,凤轻尘说让他安心等结果,可他……怎么可能安心。

蓝氏摆明了柿子挑软的捏,玄情怎么咽得下这口气,她们玄情阁虽小可也不是好欺负的。

黑着一张脸回到太医院,刚一踏进去,在屋内等消息的太医们就冲了出来,拉着两人急切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多争取到了几个名额?我们明天有几个人能进去?”

“这种事还是早做打算。富贵迷人眼,权势迷人心,人总是会变的。”说到这里,凤轻尘不免又想起南陵锦行。

场中气氛不对,东陵子洛没有任何犹豫站了出来,端起酒杯朝南陵锦凡摆出一个道歉的姿势,众人不解,一脸责怪的看向东陵子洛。

宴会就这么僵着,两个男人一阴柔一温雅,谁也不让谁,谁也不会服谁,皇上不满地挑了挑眉,动了动唇却是没有说话。

王业见凤轻尘半天不说话,犹豫一下劝说道:“苏绾小姐虽然缓解了疼痛,可情况不是很好,属下听侍侯的宫女说,苏绾小姐脸色惨白,有气无力。”潜台词就是孙太医这药用得很保守,没有药到病除。

“想办法。你是姑娘家。”左岸这一次是摆明立场,站在豆豆这一边,豆豆找到了组织,更加傲娇了,直接拿下巴看凤轻尘。

杀手中,像他这么洁身自好的实在太少了。

其实,九皇叔没有老头所想的那般不在意,至少他不喜欢身上这味道。到了客栈九皇叔并没有直接回房,而是让掌柜准备好水和衣服,他要沐浴。

“脸厚心黑也要有度,那是他儿子,他自己怕死没有人笑话他,毕竟谁不怕死,老夫也怕死。可老夫就是再怕死,也不会把自己的儿子推出来,他这种行为真叫人不耻。”谷主气得胡子都快立起来了,越想越生气,真恨不得往皇上身上扎两针,扎得他半身不遂,从此卧床不起,再也不能祸害未成年的小孩。

谷主和郭保济摩拳擦掌,两眼放光。

凤轻尘正在想着,除了动手术以外的救治方案,一时不察,就被苏文清拽开了,整个人朝地上摔去。

“你……”凤轻尘咬牙:“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杀了他。”

唰……的一声,侍卫同时拔出腰间的配、刀,面色凝重,却不显慌乱,以最快的速度,将凤轻尘护在中间。

“哼……在我狼族的地盘说我大胆,你们凤离族好大的气派,我狼族招呼不起,1;148471591054062三位请吧……”狼主越发不留情面

没有指甲,蜥蜴人有些不习惯,可却更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人,蜥蜴人感激地朝凤轻尘和九皇叔点了点头,心中暗暗决定,除了要帮他们找到万剑林中最好的剑,还要把自己打造的那把剑,送给这两人。

好吧……凤轻尘低估了雪狼,因蜥蜴人吃得又快又多,雪狼受刺激了,蜥1;148471591054062蜴人吃一桶,它也要吃一桶,其结果就是,一顿把一个月的口粮吃掉一半,然后……

凤轻尘乖乖地坐在一旁听着,可听了半天,她发现自己完全不懂,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羞愧,摸摸鼻子,乖乖地退了出来。

呃……谷主弟子不敢吭声。

得知萌宝只是一个小医徒,士兵就没有再多问。

如果不是这个时代的大夫,很少朝外科方面研究,她根本就没有优势。

“我把凤1;148471591054062轻尘当弟妹。”九卿的妻子,不就是弟妹吗。

“难道我听错了?那人不是你打小定下的未婚夫,对方手拿着玉佩上门不是来求娶的?”王锦凌这话充满了火药味,凤轻尘听得那叫一个心虚呀,随即又想,她心虚个什么劲儿呀,可一转身就对上云潇那玩味的眼神,看样子……

在九皇叔和凤轻尘与鬼兵鬼将战斗,冒死闯皇陵时,凤离忧正带着手上的兵马,与南陵的军队交战,再一次让南陵见识到凤离一族人领1;148471591054062兵的能力。

占了的地,怎么可能吐出去。别说王锦凌,就是凤离忧也不会同意。

“臣亦认为此举可行,锦凡公子擅战,四国少有敌手,肯请皇上准锦凡公子出战,好将功折罪。”先不论他们私下收得好处,此时推南陵锦凡出来,对他们本身也有利。

在九皇叔的人还未攻上岛前,鬼王将岛上的事交待清楚,并让自己的替身带上鬼王的面具,由他主持大局,关键时刻拖住东陵九,而他自己则孤身乘小船,前往临近小岛。

九皇叔知晓百鬼宫个人实力不凡,当船抵达岛上时,九皇叔并没有让人冲上岛,而是毫不吝啬火药,利用长长的桅杆,远距离投掷震天雷,先用城天雷轰出一个口子。

百鬼宫的宫主要真是鬼王后人,那么他第一个要对付的人,不是分裂前朝的四国皇帝,也不是灭了百鬼宫的凤离王后人,而是蓝景阳!

夏挽先是把夜城的产业,和这段时间她在夜城所做的事,一一告诉凤轻尘,并请示凤轻尘如何处置夜城的产业。把自己的事汇报完,夏挽才将这段时间,收到的消息一一汇报给凤轻尘听。

不过,凤轻尘可以肯定,面前这些活死人,就算不是什么丧尸,也是用毒物造出来的,反正这些活死人不是鬼。

九皇叔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这一天奔波下来,别说凤轻尘,就是他们也累了,凤轻尘这个时候能睡着,也是好事。

“嗷呜……”雪狼不满地叫了一声,可见凤轻尘挥刀砍向鬼兵,也只得认命挥爪子,替凤轻尘开路了。

“啪……”鬼王双手按在扶手上,只听见咔嚓一声,整张椅子裂成了碎片,而鬼王则凌空跃起,如同大雁一般,俯身朝九皇叔攻去。

凤轻尘从不远处射来一颗子弹,同样没有拦住鬼王,鬼王看也不看一眼,衣袍一撩,直接将子弹击落在地。

“明儿,你太天真了,华园对我们陈家来说那是祖宗基业,对山东的人来说,这是山东最雅致的园子,可在九皇叔眼中,这华园不过是他暂住的地方,再好再华贵又如何,九皇叔并不会在山东久呆。华园于九皇叔而方不过是个华而不实的园子罢了,别说华园了,就是我们把陈家奉上,九皇叔也不会看在眼里,别忘了九皇叔是亲王,是我们高不可攀的人。”

蓝景阳看了一眼,开口说道:“这是一个很邪恶的巫阵,在这里布阵,也许是想要逆天改变什么。”

左岸要保护凤谨,夏挽不能离开凤谨,来接凤轻尘的一人,便是一个陌生的下人:“奴婢宣草,奉左公子之命,前来迎接姑娘,请姑娘随奴婢来……”

血衣卫在这一点上吃了大亏,再加上血衣卫用得是长茅,那长茅在走道里也不好使,时不时就被走道给卡住了,一时间就看到凤府的护卫,提起盾牌砸血衣卫,拎起刀,拿刀背往血衣脑袋上敲。

要是以前,他也许会冒险,可现在?洛王能不能登基还是个未知数,他可不想成为权利斗争下的牺1;148471591054062牲品。

唉,她果然还是太感性,想到那三个人为她而死,一时冲动,握刀就挖土,却没有想过,这个工程有多么浩大。

凤轻尘笑了笑,没有说话,看着玄霄宫的方向若有所思,身上似有化不开愁绪。

“在这里,不怕九皇叔来抓我们?”王锦凌笑道,完全发自内心的笑,他觉得让九皇叔那张冰山脸露出别的表情,比让凤轻尘接受他,更有意思。

虽然,现在没有凤离族的人来执行这一条,但孙正道自己便会做到,这是烙在孙家人骨子里忠诚。

孙夫人将绷带全部减掉,凤轻尘背后鲜血淋漓,可这还不够,孙正道取出一把青铜戒尺,在凤轻尘背上敲打起来,直到凤轻尘整个背部没有一块好肉为止。

孙正道这是第一次给凤离嫡女纹印记,可却做得想当熟练,他学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学会纹这个印记,孙家的人存在,就是为了传承这个古老的印记。

翟东明的话刚开头,就听到“吱呀……”一声,门开了……1766令牌,九皇叔的危机

王锦凌与他合作是图谋这天下,泄露出去了,就是灭族大罪,为了整个王氏一族,王锦凌也必须要这么做,只有把身边的风险都清除,把王家上下守得如同铁桶一样,才能放开手脚做大事,这样一来,即使败了王家也有一个回转的余地。

云潇知道自己这也算是惹上麻烦了,摸了摸鼻子自认倒霉:“云潇求之不得。”

两位大夫虽然不解,可看云潇都没有反驳,两位大夫也就安安分分的随下人去休息了,他们忙了一天,也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