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0章:瞠目伸舌

哒么哒么 50875

春花、秋月点点头,出了房门去传话。

她何其有幸

谢芳华浑身香汗淋淋,虽然累到极致,却没有困意,软软地窝在秦铮怀里,小声问,“你就那么肯定我会回来?万一我回不来呢?”

“从到我身边,他时常趁我不注意,去找隐卫过招,何止是悟性高?”秦铮给她绾好发,又画眉,漫不经心地道,“心思深着呢。”

“此事如何彻查,父皇得到消息后自有定论”秦钰缓缓道,“既然云澜兄回来就好了,芳华小姐也不用担忧了。我们今日是不能启程了,还是找个地方休整下来吧”

“我赶来的时候,便看到有人闯进了府中的书房,本来是为说服你,但是有了意外,便跟了去,从那人手中夺了这封信。还夺了些东西。”谢云继又从怀中拿出些信笺和几方私印来,见李柳氏立即上前要拿回,他后退了一步,摇摇头,“夫人,你没能力保管,这些还是在下替你保管吧反正保救下柳妃娘娘和柳氏,咱们便是一家人了。”

她一时拿不准他的想法,也板下脸,“爷胡思乱想什么呢我是叫来我带来的陪嫁给你认认,话赶话地谈到了这,咱们这院子以后又不是不进人了早晚有什么区别爷端着做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

“谢世子自然不用说了,朕是看着他从小长大的,除了身体差些,聪明好学,比朕的皇子们还有出息。老侯爷能有这样的子孙,朕心也甚是安慰啊。”皇帝笑道。

皇帝看向左右相等人,“你们可还记得?”

谢芳华将手递给他。

谢芳华想起上一世,不再说话。

郑孝扬这次彻底的清醒了,顿时不干了,嚷道,“喂,秦铮,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小爷差点儿以为你们死了自杀啊,你们没死,怎么那么半天没声没息的不吱一声?”

“抓紧!”谢芳华轻喝一声,忽然对着上空出手。

云水看怪物一样地看着他,他发现自己昏迷醒来,似乎不认识言轻了一般。

“自然有关系!因为北齐皇后是她谢家的人。天下除了父皇,还有谁关心挂怀她的性命?非谢家人莫属。小舅舅一定与谢家有某种联系。”言轻道。

这阵风看着像是掌风,明面上并无异样,可是临近了,谢芳华才发现,这阵风竟然能穿透她的一瞬间竖起的防护,瞬间笼罩她。

初迟脸色不快,“凭什么给他们马?”

两名仵作上前,一人给孙太医验尸,一人给车夫验尸,片刻后,二人又对换。之后商议一下,对刘岸得出结论,“回大人,孙太医是被人一招毙命,杀人者,显然会武功,正中太医心脏,而且是在太医遂不及防之下。时辰约莫是一个时辰之前。而这名车夫和孙太医是一样,被人杀害,时辰也是同一时间。”

那仵作面色一变,立即齐声道,“我二人在这一行做了多年,验尸无数,小王妃质疑我二人的水准,这是从何说来?难道小王爷比我们更会验尸?”

谢芳华当没看见,不多时,药温热了,她端起来,一口气喝了,之后对他挑眉。

英亲王这一日待在书房,一夜无眠,他细细回想着这些年发生的事儿,这么一想,才恍然地觉得这些年他疏忽了很多事儿,很多本来应该能弄得很明白的事儿,却稀里糊涂被他绕过去了。

刘侧妃脸色更是难看,气闷道,“他自己不要卢雪莹,推给了你,也就罢了。明明知道宫里的皇上和咱们府的王爷定会不放过他的婚事儿,总要过问的,但是如今竟然要挟王爷写了字据。他是想做什么?”

“记住你的话!”秦铮脸色稍霁。

谢芳华放下水,点点头,出了门。

春兰欷歔,她从来没听王妃发这么大的火骂人,几乎把大公子骂的狗血淋头,立即大声道,“王妃,小王妃来了。”

刘侧妃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谢芳华见秦倾吃下,回头对秦铮道,“都出去。我救人时,不喜欢多余的人在这里。”

秦倾疼得额头的冷汗如雨点般往下落,看到秦铮,喊了一声,“秦铮哥哥……”

地上一只大毒蝎子被他似乎拿匕首还是什么东西砍成了两半。

“那就先将那十几位草药现在给我抓了。”秦铮吩咐掌柜的。

“大姑姑,我昨晚离开王府时,娘给我配了两百护卫,这些人,我都留给您,和您府中的护卫一起护送您回京。”谢芳华道。

那人上前几步,看清了腰牌,连忙见礼,“原来真的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小王妃恕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谢芳华敛了神色,点点头。

李沐清瞥了他一眼,“虽然是黄金打造的椅子,但是夜夜坐到三更。你觉得皇上真好?”

李沐清又点了点头。

“进来!”秦钰声音有些沉,听声音显然是心情不好。

郑孝扬忽然一拍大腿,“我知道皇上要找我们是什么事儿了!”

英亲王妃看着秦钰,“皇上,你是说李沐清和郑孝扬知道?”

小泉子吓的一哆嗦,叫皇上臭小子,也就王妃胆子大,如今敢这么叫。

去西山军营也没什么需要准备的,所以,秦铮和谢芳华径直来到府门口,喜顺早已经吩咐人备好了马车。二人上了马车,侍画侍墨玉灼三人依旧坐在车前,马车离开了英亲王府。

秦铮看了他一眼,冷笑,“你在这军营里坐镇,竟然还让人悄无声息死了?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你为何说他半夜起来打开过窗子?”秦钰疑惑。

谢云澜失笑,“若是让你多在平阳城住些日子,我手里的银子怕是会被你吃光?”

谢云澜脚步一顿,断然道,“不可以!”

秦钰转回身,向太后宫走去,“去太后宫里坐坐,先皇去了,太后也寂寞。”

马车顺着秦铮的意思,没直接回英亲王府,而是来到了右相府。

秦铮点点头,无所谓地道,“今日不见也罢,改日请他喝酒。”

秦铮点点头,“看出来了。”顿了顿,他冷哼一声,“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车而已,能碾碎珍之重之收在怀里的情人花怎么没将人也给碾碎了。”话落,他拉上谢芳华,不再理会右相府一众人,“走了,回府了。”

春兰见英亲王妃脸色十分难看,她一惊,“王妃,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是。”喜顺闻寻赶来,也吓得脸发白,闻言连忙去了。

“王妃可请了衙门的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赶在咱们王府害人。”卢雪莹道。

谢芳华点点头。

补空缺之人,自然是年轻有才华的英俊之才,自此次文武考上过了左相和李沐清的考核,秦钰依照早先之言,立即直接提拔任职。

谢芳华点点头,扬起脖子,“怎样我聪明吧”

“我敢不按时喝吗喝了,身子很好,没什么不适。”谢芳华摇头。

秦钰皱眉,走到她身后问,“怎么了”

金燕闻言仔细一看,顿时唏嘘,“可不是吗?我一下子被这个金色晃了眼睛,到没看到它旁边的这个翡翠更好些。”话落,她看着谢芳华,“芳华妹妹你可喜欢这个?”

金燕闻言喜滋滋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落,对那掌柜的道,“这个我选了,先给我收着,我再看看别的。”

看过了首饰,又走到胭脂水粉处,金燕挑了七八盒,谢芳华也选了两盒。

    风梨知道里面有赵柯在,他并没有跟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