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18章:为母则强

哒么哒么 50875

方继藩这才心满意足的顺着梯子下来,他很佩服自己上房的勇气和手脚,嗖的一下就上去了,看来人的潜能发挥出来,简直可怕。

每日一大清早,心情良好的方继藩便匆匆的起来,全心全意的扑在了大明的教育事业上。

张懋大喝一声,长身而起,壮硕的胸膛上如山峦一般起伏,瞪大眼睛道:“无仇无怨,就是看不惯你这等不求上进、吊儿郎当,文不成、武不就的败家小子。你跑,你跑老夫看看,乖乖在这挨拳头也就罢了,若敢跑,抓回来吊起来打你三天三夜。”

这已是方继藩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十七天,当然,他已不知被扎了多少针,每一次扎针,对方继藩而言,都是鬼门关里走一遭。

青衣小帽的邓健忙上前,点头哈腰道:“少爷,是太早了,可小的怕少爷肚子饿……”

弘治皱眉,露出严苛的样子:“你是太子,将来是要克继大统,若不读书,如何明理,不明事理,如何治天下?”

父亲……回来了?

“几千亩!”方继藩道:“准确的来说,是两千多亩。”

这金腰带,现在还在张懋的腰上系着,虽然他位极人臣,既承袭了国公,又拜为了太师,想要系什么腰带都不算纂越,可他在心里,这金腰带才是荣誉的象征。

方继藩听到动静,吓了一跳,口里还留着青菜叶子,一张俊美的脸霎时白了,还以为这一次是父亲发了疯,要揍人。

为了让太子能够迅速的成长,能够使其成为一个合格的储君,继藩在暗中不知付出了多少的心血。

百思不得其解啊。

他太熟悉杀猪匠的手法了,杀之前,先给猪吃一顿好的,放放风,让它娱乐一下,然后捆绑起来,一刀封喉,放血。

弘治皇帝轻飘飘的丢下这句话,已是走了。

另一边,刘健匆匆而来:“陛下,陛下……不妙了。”

朱厚照撇撇嘴:“现在多说也是无用,这里头出了太多太多的问题,这么样吧,一日……给儿臣一日的时间,从现在开始,算十二个时辰,这十二个时辰之内,儿臣定要扭亏为盈,父皇……且在这高坐,等着便是,若是十二个时辰,收益若是不能暴涨,便算是儿臣输了!”朱厚照只看报表,心里便已有数了。

紧接其后,朱厚照便走出了公房去。

“老方……老方……”

………………

见到有匠人将大量的盐巴丢进了鱼里,气咻咻的冲上前:“你们这是要做什么,这般奢靡无度,这……这是暴殄天物啊,省着点儿,省着点儿。”

洪健已是吓得冷汗淋漓,他犹豫了再三:“不错,是蜀王的罪过,臣等,不过是奉命行事,陛下仁德,还请……”

“诸卿的话,都不无道理,也都是某国之言。”慕太后沉默了片刻,看了一眼主战的赵王,又看了一眼,似乎想要议和的礼部尚书。

张家的大公子张金生一见到父亲回来,忙是迎了出来,给张煌言行了个礼,道:“父亲,东西都收拾了,不过顺天府派了人来,说是让咱们张家,贡献几个壮力,协同守城,儿子不敢贸然答应,所以……”

可现在,他们杀出了一条血路,一个个面目狰狞,他们看着项正,面上全无一丁点的敬意,这令项正毛骨悚然的眼睛,赤裸裸的盯着他。

“还有!”项正冷笑:“朕乃天子,我大楚的高祖皇帝,更是有不世之功,大楚延续了数百年,再艰难的时候,依旧社稷安好,你胡说什么?”

既是天子,难道不该作为大楚的表率吗?为何因为你的一己之私,而做这等不义之事,去偷袭陈人,陈楚二国,本已歃血为盟,可为何偏偏要偷袭?

陈军来了……

楚军的官兵,开始思念起自己的家乡起来,他们这时竟开始意识到,或许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回到家乡去,那凶名赫赫的陈军,虽只有五六千人,却给予了他们无以伦比的恐惧。

焦虑的项正,却因为白日的身心疲惫,显得格外的疲倦,他今日睡得早,不久,便传来了鼾声。这位所谓的大楚名将,在楚人心目中,虽非战神,可在这些楚人官兵眼里,却如神明一般的存在。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

那么接下来呢?

而与此同时,如丧家之犬的梁萧,却将噩耗带回了大楚的中军营地。

大楚皇帝项正,铁青着脸,他默默的听着,梁萧所带来的消息。

却见一个校尉匆匆而来,他冒着雨,却是跑的很急,脚下路滑,摔了一跤,却很快翻身而起,他高声道:“都督,都督……探马来报,探马来报……在五里外,发现了贼军的踪迹,都督……有贼军朝这里袭来了……”

一般情况之下,这种攻城之法,叫绝户之策,各国之间虽也有攻伐,可多少,为了防止遭人口实,总还会留有一些余地,毕竟灭国之战,已有数百年不曾出现了,而现在……大楚皇帝,却是直接断绝了攻城的念头,直接采取了水淹,这令吴燕竟有些瞠目结舌,无论如何,这毕竟是最下作的办法,至少,也得等攻城失利,再做最后的手段。

晏先生也跟着失笑起来,他本是不苟言笑之人,可今日却是不免带着喜感。

这个问题,直接将他逼到了墙角。

为首之人,乃是大陈的翰林,叫刘涛,他带着数十人,飞马而来,他们所持的旌旗,猎猎作响。

在其身后,他们哀嚎哭喊,这凄惨的声音,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楚国起兵,袭击了江陵,在侵吞了江陵之后,他们马不停蹄,一路北上,跨越了襄水,兵锋直指关中,跃跃欲试着,甚至妄图攻略关东之地。

何秀口里反反复复的念叨着,可他心,已是彻底的凉了,出关十五年,这十五年来,一次次的为胡人谋划,可谁料到,最终却成了今日这光景,原以为的荣华富贵,现在却是朝夕不保。

陈无极苦笑,道:“我也以为,我们汉军已是全军覆亡了,万万想不到,会是一场大胜。”

“快,流血过多,再不救治,怕是不成了,抬到担架上,去附近的营帐。”军医皱着眉,蹲下,确认了陈无极的伤口,随即,便指挥着辅兵将陈无极抬上担架。

于是一双双眼眸,布满了血丝,有的人,眼角里留下了泪痕,有泪水要夺眶而出。

而迎接他们的,却是一个个红着眼睛,满带着复仇的汉军。

附近的队官见状,悲壮的大吼:“刺刀!”

“杀光他们!”蜂拥如潮水的胡人们,不得不放弃了战马,两支军马啪的一声,狠狠碰撞一起,接着,无数的刀剑碰撞,所有人只重复着将手里的武器送入对方身体,却很快,又被人用武器刺入自己的身体。

而顺着那耳朵流出来的滚烫鲜血,却只令陈无极更加的疯狂。军心渐渐稳定下来。

而现在,他察觉自己错了。

此起彼伏的,壕沟里许多的武官和老兵都开始随着陈无极一起高吼:“预备!预备!”

赫连大汗骑着战马,任由寒风刮面,而他的身后,乌压压的护卫和骑兵也开始动了,显然,赫连大汗还觉得不够,他要将剩余的预备队一齐投入进这场锋芒对锋芒的战斗中去,他自喉头发出了长啸,对于一个大汗而言,他已经很久没有这般策马驰骋,不曾亲自上阵,也不曾亲自握刀了。

战场之上,尤其是如此大规模的战役,任何意外都可能发生。

营官们早已开始令人清点弹药。

这是赤裸裸的阴谋,

所以他们喜出望外。

王翔愣了一下:“陛下,胡人会在关内有所作为?”

陈凯之好整以暇的道:“你有没有想过,胡人尚武,以冲锋陷阵为乐,可是为何,这次如此的谨慎?”

内阁大学士……苏叶……

“住口!”何秀却是暴怒,厉声道:“休得胡说什么,老夫怎么教你的,要谨言慎行。就要快了,很快,只要帮助胡人入了关,到了那时,才有了我们的机会,你也不想想,历来只有马上得天下,没有马上治天下的,胡人们擅骑射,可一旦入了关,就免不了要治理关内,可胡人哪里擅长治理,到了那时,还不是得倚仗我等?你啊,万万不可糊涂,我们现在在胡人眼里,没什么用处,至多,也只是出出主意罢了,可一旦大汗破了三清关,全歼了陈军的主力,你我便大有可为了。”

此时,探马深入了关外,竟再搜寻不到胡人的踪迹了,不只是如此,在附近的城塞,便连西凉人,居然也迁徙了军民百姓后撤,显然……对方一丁点想要攻关的打算都没有。

“用苛刻的操练,磨练士兵的耐心,日复一日的操练,又可使这些官兵成日待在营中,犹如一群关在笼子中磨牙的老虎,数千数万个精力充沛的人,用各种令人发指的操练消磨掉他们的精力的同时,也使他们肚子里憋了一口气,他们为战斗而生,磨砺了这么久,几乎所有人,现在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等陛下打开笼子,将他们放出来,而后用于实战。”

这样的情况,他在大汗身边,也遭遇了许多次,虽然大汗深谋远虑,倒也从未因为他是汉人的身份,便轻看了他,可何秀也能体谅大汗的难处,毕竟胡人是各个部族组成,因而若有胡人对自己不规矩,大汗也大多不会吱声,毕竟一旦为了一个汉人而惩罚这些武士,势必会使各部离心离德。

何秀大喜过望,他怕就怕赫连大汗不听自己的建议,独断专行,这些年来,何秀一直在暗中搜集情报,早对大陈的变化了然于胸了。

大军依旧向西进发,一路过了长安,陈凯之只在长安的别宫里歇了两日,随即便又抵达了三清关。

过不多时,赫连大松与何秀便已到了,赫连大松没有这么多规矩,见了自己兄弟,便见大汗起身,二人熊抱一起。

中队官大致相当于上一世的营长,不过陈无极的这个中队官职务,却颇有不同,他隶属于第一营的第一大队第一中队,负有保护銮驾的职责。

他很能理解陈凯之,陛下能痛下如此决心,绝不只是率性而为,这一仗输了,后果无法承受。

“何事?”陈凯之诧异的看着晏先生,不解的问道。

何秀方才道:“陛下的话,臣已传达给了赫连殿下,赫连殿下说,既然陛下要问臣私事,臣可以但说无妨。陛下突然对臣有兴趣,臣实是意外,臣的祖上,其实也是陈人,不只如此,臣也算是出自诗书人家,因而早年,便中了秀才,只不过,此后屡试不第,明明心里又抱负,却没有施展的空间,此后臣便只得随人去经商,恰好在大漠,遇到了赫连大汗,大汗对臣,可谓是礼遇有加,以国士待之,臣心里感激不尽,自然愿意为其效劳。”

听到何秀这番言论,陈凯之竟是莞尔一笑,一丁点都没有发怒,因为陈凯之似乎已明白了这何秀的心思了,于是他轻轻点头:“既如此,那么你就该明白,你出卖了别人的同时,就可能要付出你无法承受的代价。”

至于不加税赋,也令人觉得惊奇。

一下子,所有人都明白了。

方先生,还有哪个方先生呢,自然是方师叔来了。

陈凯之忍俊不禁。

方吾才颔首点头:“不错。不过,陛下可要小心了。”

连续十几日,都是太平无事,而下头的事,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平定了叛乱之后,再加上以刘傲天为首的都督们的支持,裁军进行的尤其的顺利,宫中的选秀,更是突然让朝野内外安分起来。

朝廷已在各州,开始征募良家子,此事由陈义兴负责,除了各州之外,这京师之中,亦是如此,不只如此,讲武学堂和水师学堂也同时开设,讲武学堂设在洛阳,而水师学堂设在济北。

最新一批的新兵,足足有两万人,直接拉到了洛阳开始新兵的操练,在这新兵营里,以许杰为首的数百个教官和文吏早已严正以待,就等着训练新军。

陈凯之心里想,可不就是贪恋美色吗?不然是为了什么,难道还需要后宫来权衡前朝不成?即便他们要,可是他的实力,却不要这样做的。

而洛阳宫里,所有人俱都忙碌了起来,宦官们凯之擦拭着地砖上的血迹,这里的血腥,虽是弥漫,可只怕用不了多久,这里便会冲刷个干净,以至到了最后,一丁点的残迹都不会留下。

几乎可以想象,原有的武官,可能俱都解散,因为新军本就是传统武官们完全陌生的存在,大家对于新军的了解,可谓是一无所知。

他看着杨正。

似杨正这般见识过大风大浪之人,什么样的场面不曾见过,可此时,却是身子一颤,他竟感受到了一丝恐惧。

陈凯之却是上前,只是冷笑,脚一踩,又踩住了杨正的肩头,杨正疯了似得凄然惨叫,含糊不清的道:“饶命,若是饶我一命,愿……”

明明自己运筹帷幄,可如何能想到,会输的如此彻底呢。

张昌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苦涩。

浩浩荡荡的大军,根本没有给叛军任何时间,不等叛军们关上宫门,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那刘傲天为首,冲杀了进来,士气低落的叛军,根本无从抵抗,早已是丢盔弃甲。

………………

他恐惧的双肩微颤,瑟瑟发抖,随即,他打起了精神,咬牙切齿,他回眸,看了一眼身后茫然无措的将军们,厉声道:“还愣着做什么?难道不怕全家死绝吗?陈凯之心狠手辣,绝不会给你们丝毫活路,事到如今,能胜即胜,不能胜,亦非胜不可。今日,不死尽最后一兵一卒,也绝不可退却,我等,无路了!”

都督和指挥使们,这时才打起精神,方才他们心底,只有恐惧,还有更多人,只有后悔。

所谓的意大利炮,其实并非是炮,只是外形像一门小炮而已,而且火力异常的强大,在飞鱼峰上,经过了无数次秘密的训练,而结果,却令人咋舌。

他一声咆哮之后,战鼓如雷,且这战鼓,愈发的频繁,宛如千军万马在咆哮。

在武官们一次次的催促之下,他们跃跃欲试,紧接着,一队队的兵马,浩浩荡荡的开始前进,鼓声催促着,这震撼人心的声音,令他们开始变得斗志昂扬起来。

“空无一人……”

一听到有敌人,而且勇士营护着正德殿,张昌竟是心情无比轻松起来。

自太祖高皇帝以来,大致抵顶了皇帝与士大夫,以及勋贵们一起治天下的国策,那么,到了现在,陈凯之却发现,一切弊病,本质就是这群坐享其成了五百年的家族和肉食者们的问题。

而今日……

而后,他才发现,这剑,竟不是朝自己来的。

第二章送到,感冒好了一点了。正德殿。

何况,自陛下登基以来,便有意改革京营和羽林卫,甚至还要对府兵进行改革,陛下所想要实施的,乃是精兵之政,到时,将要裁撤掉天下超过六成以上的兵马,这倒也罢了,其中针对的,还有大量冗员的问题。

“倘若大权旁落,对杨卿家你,岂不又是得不偿失,所以,你才想尽办法,命人在飞鱼峰上盗窃了火药,是吗?只有在那里盗取火药,才可以既除掉朕的同时,栽赃靖王;不只如此,你还收买了靖王身边的宦官,将一切的证据,俱都指向了靖王,还有那内膳房里的洪恩,想来,也是你的人吧。即便是刑部尚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