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17章:峻宇彫墙

哒么哒么 50875

咔!

“我不生气呀。”上官云端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微微一笑,只是随即眉头微蹙,再次故意装做一脸疑惑地说道,“但是,休书是真的呀,王爷怎么能够骗人呢。”

老夫人的身子微微的一颤,脸上更多了几分慌乱,不过却仍就不觉的自己做错了,再次争辩道,“她做出那样的事情,死有余辜,她还脸活在这个世上吗?”

“那好呀,那就真的要恭喜你了。”只是,上官云端的脸上却一直都是那淡淡的轻笑,而且说出的话,更是让众人愕然,怎么别的女人说出这样的话,她仍就一点都不生气,竟然还说祝福。

皇上的脸上仍就是满满的轻笑,说出的话,却是让凤忆希望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几分。

心中虽然有着太多的疑惑,但是却也不敢多问,只能跟随着那太监向着大殿走去。

上官云端微愣,她先前,应该让隐暗暗的拦下了,所有的关于她怀孕的消息,相信皇后的那封书信,也一定被隐拦下了,如今叶寒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她真的不敢相信,她都把话说出这个份上了,他竟然还要如此的坚持,一点机会都不给她。

蓝城城主是凤阑绝的师傅,而蓝城城主的夫人又是母后的结拜姐妹,或者皇后结拜姐妹的关系对凤阑绝没有太多的影响。

双眸再次望向那些不断涌上来的百姓,脸上更多了几分激动,再次说道,“看百姓们都这般的积极,说不定真的能把皇兄超了呢。赢过皇兄呀,那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呀。”

“一招定输赢,也不见的就一定要动手呀,本王妃不是野蛮人,不喜欢那些打打杀杀的。”上官云端望向她的眸子中隐过淡淡的轻笑,那话语中出带着些许意有所指的暗嘲。

“云端。”凤阑绝的手,紧紧的握住了上官云端的手,很紧,很紧,但是却仍就带着他那无尽的柔情,并没有弄痛她。

她故意微微的思索了一下,然后再次说道,“不如这样的吧,若是谁输了,谁就罚酒三杯,如何?”

他们刚刚看到,王妃翻动的很快,只是这短短的时间内,竟然翻动了三分之一了。

“怎么,看来,你们都对朕的话有意见?”皇上的脸色明显的阴沉了几分,冷声说道。

他屏气凝听,房间内除了那丫头的气息,并没有发觉其它气息的存在。

那个女人,竟然这般的一口回绝了她,真是太可恶了。

她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隐着几分冷笑,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还是,王妃怕输,不敢跟本公主比?”

“蓝城公主的琴技是无人能及的,这是众所皆知的,公主你就不要再逼王妃了,若是王妃当众出了仇,绝王的面子上也过不去呀,王妃这也是顾全大局。”被皇上请来的几个重臣的千金小姐中的一个突然开口说话。

而此刻的她脸上更是带着满满的自信,她对自己一直都是十分的自信的,她相信,不管比什么,她都不会输。

夜如梦本来听到上官云端的声音,就愣了一下,身子就有些微摇,再听到皇后的话,更是暗惊,虽然知道皇后会护着她,但是若是被其它的人发现了,就不好了。

跟在后面的上官凌雨看到众人看到上官云端的样子,恨的牙齿狠咬,没想到,她的衣服竟然会让这个女人变的这么美。

“呵呵。”上官云端微微失笑出声,这个丫头真是可爱,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她发觉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上这个丫头了。

凤阑绝暗暗摇头,这丫头真让人头痛。

不过,那个过道就如同一般的凉庭一样,并没有太多的异常呀。

丞相夫人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牵强的笑意,低声回道,“我也不清楚。”只是,一双眸子中,却似乎微微的闪过一丝什么,而隐在衣衫下的手,也不由的收紧了几分。

看来,那侍卫也是极为的讨厌她,刻意的想让她离夜无痕远点。

看来是有人嫌她太无聊了,专门给她送乐子来了,人家这般的有诚意,她又怎么能够让人家失望了……

他也知道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唯一能求的就是,凤阑绝能够让柳如絮少受点折磨。

再次的在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要说,应该感谢皇后,这件事,肯定是皇后为絮儿求了情,要不然,絮儿只怕还要受更多的罪。”

不由的微微压低声音说道,“皇兄,你的心上人来了,你还不快点过去。”

对,尊重,正如皇嫂所说的,爱情里面,最重要的其实是相互间的尊重与信任,但是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尊重过她的意思,更不要说是什么信任了。

“两年前,我们的婚事就已经定了,就算中间有些误会,耽搁了两年,但是今天本王是正式来提亲的,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嫁给谁?”蓝魅辰此刻似乎完全的被她激怒了,此刻似乎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意了。

“王爷,他的手上沾了剧毒。”飞赢那低沉的声音,突然的传来,打断了上官云端的思绪,也打断了众女人的错愕。

“儿臣不是那个意思,只是,雪凝这么珍贵的东西,自然要好好的收着,怎么会轻易的。”夜无志欲言又止,双眸别有深意的望了一眼上官云端手中的茶壶。

“父皇,你一定要查出这下毒之人,为儿臣报仇呀。”夜无志看到皇上脸上的沉思,心中更多了几分得意,再次哀求道。

他们都已经安排人进了宫,暗中保护着上官云端,不过,也都只是吩咐上官云端有危险的时候才出现。

遂主动的开口道,“父皇,这件事就交给儿臣来处理,儿臣会将一切都查的清清楚楚的。”

她想喊,却喊不出声,她想动,却又不能动,只能无力的蜷缩在地上,心微微的有些疼。

“老夫人,奴婢有重要的事情跟将军说。”李妈虽然有些害怕老夫人,但是却没有退下去,而是鼓起勇气说道。

“请他进来。”夜无痕连连说道,然后转向秦思柔,沉声道,“或者他真的能够医好你。”

“或许吧。”秦思柔有些闷闷地说道,说真的,她真的不抱太多的希望,而且,她觉的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神医吊儿郎当的,没有个正形,不太可信。

那几个黑衣人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却都纷纷的惊住,二皇子这意思,是让他们诬陷绝王?

当然,这话她只是单纯的为了气老夫人,那绝王可凤月国的王爷,听说现在凤月国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是他在打理了,所以,将来肯定会是凤月国的皇上。

“奶奶放心,雨儿记住了。”上官凌雨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得意的冷笑,只要有老夫人这句话,她做什么都不怕了。

上官云端却仍就如同平时一般的随意,没有刻意的掩饰,也不见任何的惊讶。

说到此处,上官凌雨的话故意的停住,接下来的意思,大家自然都明白。

上官云端此刻正一个人坐在一边的凉亭下,虽然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她却还是听到了。

“你明知道他是为了别的女人心痛,你还为他心痛,你不觉的你太傻了吗?”叶寒的眸子中再次漫过一股怒火,有些气恼的望向秦思柔。

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房间里便只剩下凤阑绝与上官云端。

不,他不甘心,不甘心,他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失去的,不仅仅是那皇位,只怕连他性命都难保。

凤阑锐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冷声道,“立刻进宫。”

那个拦他的侍卫,微微的僵了一下,神情间多了几分害怕。

只要太上皇还没有醒过来,他就能够利用太上皇对付凤阑绝。

凤阑绝听到他的话,脸色也微微的一沉,神情间隐过一丝愧疚,当年,的确是他不小心,遭成了凤阑锐的受伤。

那么,就只有另一种可能,就是那个人事先便猜到了夜无痕的心思,料到了他的举动,事先做了准备。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你的男人都已经全招了,你现在想抵赖也没有用了。”老夫人怒声打断了她的话,望向她的眸子中更是那快要将她焚烧的怒火,特别是在说到你的男人时,更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恨。

“就你,也配吗?”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一脸狠绝地说道,说出的话,更是伤人。

站在他身后的素容暗暗心惊,她跟随主子这么多年,对主子也是了解的,身知主子笑的越灿烂,就越危险,但是,这样的主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话可不是本相说的。”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她离开。

随即转向尚书大人与夜无痕,轻声道。“王爷尚书大人,王爷,您们说是吧?”既然夜无痕自己来了,那她自然要好好的利用一下。

叶寒平时虽然说话大大咧咧的,但是也不是那种不分场合的人,毕竟如今皇后还在场呢,他这话,似乎也太过了点,毕竟,他跟上官云端可没有任何的关系。

“什么?竟然会有这种事?是谁?为什么要这儿做?”秦思柔忍不住的惊呼,忍不住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好在,男人们也都走了过来。

只不过,上官云端也是故意的想要吓吓南宫雪。

站在月儿身后的上官云端,快速伸出她那修长的玉指,狠狠的拽住二夫人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然后快速的收回手,将因为太过用力拽下的一缕头发甩在了地上。

五夫人虽然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但是却也毫不示弱的回击。

尽管此刻的她笑的春风荡漾,尽管她那张脸足以让所有的男人疯狂,但是,遗憾的是,偏偏对凤阑绝没有影响。

“此刻,你拦的是绝王的王妃,或者,下一刻,她就是你们的皇后,你可要想清楚了。”夜无痕是何等联明之人,一下子便明白了上官云端的心思,而且,他对于这种事情,是最了解的,最清楚如何的应付这些侍卫。

“你可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事?”凤忆希见这宫女挺机灵的,不由的急声问道。

“母后应该不会有事。”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沉声说道,既然皇上都要被废了,皇后就更没有威胁了,所以皇后不会有什么危险。

上官云端跟凤忆希都松了一口气,既然这边没什么异常的戒备,她们便也不用再躲闪了。

“母后可知道,太上皇是想要立谁为新皇?”上官云端再次一惊,竟然连皇后的自由都限制了,不过好在,他们没有派人守住皇后这儿。

“云儿,不如先等一下,等大殿那边有了消息再说吧。”皇后生怕上官云端坚持,不由的再次劝道。

上官云端再次沉声的解释着,她现在,倒不是担心凤阑绝的安危,毕竟她知道,以凤阑绝的能力,一般人是不可能伤害到他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