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10章:霜凋夏緑

哒么哒么 50875

八个人,前后相隔五六十米。为了不引起程晨注意,曹继忠七个人,分成四个小组。夫妻的、朋友的、打电话的,非常自然。走前面的程晨,根本没有在意。

而国防军却是当之无愧的精锐部队,装备精良。

“参谋长,你通知一下老黄,还有我二叔,还有你,晚上到帅府吃饭,到时候我们再讨论!”(未完待续。。)u谁也不清楚当天晚上国防军四大巨头到底讨论了什么内容。

练武房?

……

……

六公主目中闪过赞许和激赏。

谢明曦目光一闪,竟也捡起白子。两人的手同样灵巧,几乎不分先后,将棋桌收拾一空。然后,重新对弈一局。

李太后听得心烦气闷,更不想看俞皇后的脸。勉力翻身,侧身向内侧。

往日她常憋屈隐忍,有怒不能言。现在,被气得有口不能言的人换成了李太后。真是痛快解气!盛鸿和谢明曦,并肩携手而立。

淮南王府和四皇子过往甚密,算是提前站了队。盛渲和三皇子自不会亲近,寒暄过后,便住了口。

方若梦:“……”

谢明曦笑着嗯了一声:“江家几个男丁都被送进官衙,肯定要吃些苦头。江家人想救他们出来,也不是易事!”

……

一直跪着未起的盛渲,心中骤然一凉。

不过,就连最率直的尹潇潇,也知道此事不宜多言。有什么话私下里说说就罢了,当着众人的面,还是谨言慎行才是。

阿萝回京后,谢明曦对阿萝的要求陡然高了起来。教导精心又严格,为了催阿萝奋进,连激将法也用了出来。

今日特意撩拨盛鸿,一来是天性好强不愿落了被调戏的下风,有意“投桃报李”。二来,也是为了借此举动来试探自己。

谢明曦身手敏捷利落,又心急见顾山长,用了不到两炷香时间便到了山脚处。

俞太后口中的四叔叫俞光正,是俞大人的同族堂弟,也是死去俞淑妃的亲爹。俞淑妃之死,在俞家也掀起了一阵风浪。好在被及时地压了下去。

谢家是寒门出身,可就是谢老太爷当年,也从未做过这等强行奸~污少女的恶事!靠着一张俊俏的脸孔,骗得徐氏倒贴人和银子倒是有的……罢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当年淮南王亲自登门,为嫡孙提亲。盛渲出身好,相貌才学俱是一等一,怎么看都是前途无量的出众儿郎。穆家这才欣喜的应了亲事。

这个促狭淘气鬼!

“外面之人,不知是谁的属下,还算有些良心。”方阁老声音压得极低。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原来宫中有一种秘药,服下之后,女子便再难有身孕。

杨夫子若舍得下女儿,也不会吃这么多年的苦头了。

谢明曦的心思太过敏锐犀利。他心中一闪而逝的念头,竟被她猜到了。

萧语晗说话颇为委婉,不过,话中之意谁都能听得出来。

谢钧也就罢了,更令人头痛的,是藏在暗处的谢明曦!

他们夫妻一番好意,倒成了多管闲事?

再想到儿子这些年来受的委屈,谢老太爷心中愈发不快。不过,谢家势弱,攀附淮南王府,受些闲气也只能忍着。

……

李湘如颓然的心情为之一振,满面愉悦的笑容:“来人,去宣太医。”

“小伤而已。”六公主故作淡然。

这才能彻底地压下四皇子的嚣张气焰!

六公主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一张美丽的脸孔绷得极紧,将复杂混乱的心绪遮掩得严严实实:“谢明曦!你这么说是何意?”

建文帝目光一扫,匆匆看了一遍,面色也有几分不喜:“书院乃是静心学习之地。这个盛锦月,学业不如人,倒用这等不入流的手段。”

……

四皇子在原地僵立了片刻,缓缓用力呼出一口气,大步上前,伸手开门。

李默热血冲动的脾气,多年未改。此时咬牙切齿,满面潮红,神情激动至极:“是,我李默无关紧要。只要皇上相信殿下清白,殿下便什么事都没做过。是我多事,是盛渲该死!谁让他眼盲看错了人……”

“李默,快住手!”陆迟焦急不已:“殿下也住手。”

这个李默!真是自恃太高!该不是以为自己少不得他这个好友吧!

颜蓁蓁:“……”

由此也可见,世人皆势利。考中头名,便是最有力的证明。便是庶出,也依然风光赫赫。

方若梦语焉不详,众少女又岂能猜不出来?

你怎么能这般可爱?

沉寂了多日的李湘如,今日精神倒是好了许多,神色间隐有几分轻松喜悦。

然后去林微微的铺子里,买了几盒精致的点心。这才进了莲池书院。

又笑着奉上点心:“这是林姐姐铺子里新出的点心,我特意买了几盒,你和山长尝上一尝。”

穆大人也只得哈哈一笑,口不对心地应对几句。心里却掠过一丝悔意。

颜夫人看着眼热又气闷,忍不住又数落颜蓁蓁两句:“瞧瞧谢大人,今儿个多风光。你这个不争气不成器的,我算是白疼你了。”

方家内宅那点事,早已被众人口耳相传。

五皇子照例笑着打圆场:“我们一起进椒房殿,给父皇母后请安吧!我们要参加早朝,七皇弟要去书院读书,都耽搁不得。”

莲池书院里温和从容博学多才的“俞夫子”,椒房殿里心思深沉手段凌厉的俞皇后。

蜀王夫妇也联袂而来。

移清殿里的龙椅,盛鸿自不会去坐。卢公公早已命内侍另搬了一张宽大气派的椅子,设在龙椅一侧。

淮南王世子咽下心头不满,气闷地应下。

谢钧心中不忿,正要张口,门口忽地响起一声熟悉的嗤笑:“好大的威风,好大的脸面!”

闺房里,只剩谢明曦和丁姨娘。

喊杀声,刀剑交击声,响彻皇陵内外。火把燃起的火光处处皆是,一眼看去,令人心惊胆寒。

赵阁老有气无力地叹道:“他们顾虑着皇上的安危,岂敢全力出兵!这些逆贼也着实心狠手辣,几个武将都被杀了,又杀了三个文官。今晚朝廷一出兵,又要有人身首异处了。”

方阁老赵阁老对视一眼,俱都看到彼此眼底的惊恐和不安。

盛鸿恶狠狠地在心里发狠。待成亲后,他定会好好和她“算一算账”。

谢明曦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她一直酒量平平。今晚来之前,提前服下了特意调配的解酒药。喝得再多也无妨。

“殿下,你怎么来了?”成亲半年,萧语晗和三皇子颇有些举案齐眉的意味,看着英俊温和的夫婿,萧语晗心中如喝了蜜一般甜。

最是无情帝王家!此话半点不假。她对建文帝已死了心,唯一企盼的,是儿子能够安然长大成人。

宫中伺寝的规矩严苛。像她这等常年养病的嫔妃,根本无资格伺寝。若不是沾了六公主的光,便是想见建文帝一面也不易。

梅妃稍稍打起精神,轻声道:“你父皇叮嘱你的话,你可记下了?明日皇后娘娘去授课,你万万不可轻忽走神,定要好好学习。若能博得皇后娘娘另眼相看,日后在你父皇面前美言几句再好不过。”

顾清成了大齐最尊贵的长公主驸马。更难得的是,夫妻相得,颇为恩爱。昌平公主从不以公主身份欺压夫婿。

建文帝朗声笑道:“皇后不必多礼,快些平身。”

可看着俞皇后愉快的笑容,李太后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忍不住暗骂李淑妃母子。都是不中用的东西!

就在此时,一个宫女笑着来禀报:“皇上和廉将军一同来了。”

盛鸿也咧嘴一笑:“说起来,在莲池书院读书的三年时光,真是美好,令我至今难忘。”

没想到,用力稍大了些,女婴立刻扯着小嘴哭起来了。

尹潇潇:“……”

穿着罗裙的“六公主”,满面惨白,全身簌簌发抖。

“染墨,”梅妃又看向垂头不语的染墨:“你每日贴身伺候,切记照顾好安平,绝不能让任何人窥破她的真实身份。”

他对她的“另眼相看”,一是看在子嗣的份上,给她这个生母几分颜面。二则是因她的谨慎识趣,善察人意。

盛锦月这一张口,众少女都有些失落。谢明曦的心情却未好转。

第二轮的比试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四皇子。

这一笑,右手就没那么稳当了,略略一颤。

林微微看着手中的帕子,陆迟看着桌上的茶杯。

然后,又正色道:“我向你保证,我和四皇子殿下只论私交。天家立储之事,我绝不掺和,也没那份能耐掺和。”

之前落魄如丧家犬,自己肯出手相助,李太皇太后欣喜若狂。现在境况有所好转,李太皇太后便想端起长辈架子来了……

梅太妃听在耳中,心里阵阵发紧,后背渗出了细密的冷汗。

待玉乔退下后,俞太后又吩咐芷兰:“替哀家去一趟寒香宫,赏梅太妃二十盒燕窝,让她安心补身子。”

现在,他已经彻底清楚了。

建文帝心意摇摆,迟迟未定。

宫女大多出身低微,芷兰却是例外。她的父亲曾为江州知府,因渎职获罪,被罢免官职,流放千里。

卢公公是内侍,只能算半个男人。结了对食之后,对芷兰却是极好。将存了多年的私房银子交给芷兰不说,平日建文帝的赏赐,卢公公也都给了芷兰。凡事无大小,俱不隐瞒。

就像昔日坐在闺房里闲话一般。

俞皇后哑然片刻,无奈一笑:“娴之,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只是,我也有我的苦衷。这些年,我这皇后之位看似安稳,实则波涛暗涌。”

顾山长鼻间微酸,伸出手,轻轻放在俞皇后的手上。

两人相视一笑。

俞婉的信念在不断地摇摆。

人一旦浮躁易怒,便容易出昏招。

六公主神色冷漠地揍人。

谢明曦不会骗她!

从此以后,她一定会死心塌地地留在谢府,尽心尽力地做出珍馐美味。绝不会再辜负谢明曦!

王氏低着头,轻声解释:“弟妹前些日子受惊过度,一病不起,不能下榻。这才托我前来。”

俞太后的身子忽然晃了一晃。

时近正午,阳光刺目。福临宫三个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出异样的光泽。

然后,屋子里响起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声。

“这几年,能和你时常见面说话,能得你时时温柔照顾衣食起居,我心中已经毫无遗憾了。”

卢公公在宫中风光十余年,一朝落地这等田地,心中阴郁憋闷,不必细述。前些时日,被建安帝寻衅罚跪了两个时辰,跪后晕厥倒地,然后便一病不起。

输给汾阳郡王,无疑是靖江王生平最大的羞辱!更是临江王难以言喻的耻辱!

盛鸿无声笑了起来:“我刚才是说笑,郡王别是当真了吧!”

魏公公代天子送汾阳郡王一程,回转复命后,低声笑道:“郡王刚才塞了一个分量颇重的荷包给奴才,追问皇上为何会选中他为宗正。”

守在门外的周侍卫和魏公公对视一眼,颇有默契地视而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